正文 第七十二章 血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理那扭曲的面部表可以证明,成为米琳达梦中的王么悲惨的事。--凤舞文学网--然而米琳达本人却没有这种觉悟,她觉得亲吻男人的肚脐眼更能表达倾慕,不得不说,这种想法真是怪异。

    更为怪异的是,米琳达似乎能从这种行为里获得某种程度上的满足,李理根本没有碰她,但她修长脖子上本已消退的红纹却再次浮现出来。

    李理伸出手指轻轻摩挲着那处肌肤,米琳达像一只被人挠在了肚皮上的小猫一样,慵懒的哼了两声。这种从喉咙深处飘出来的声音迅点燃了李理的一切,他忍得够久了,这份定力与一具处男躯完全不相符,单凭这个,他就有资格获得一枚“骑士”勋章。

    李理觉得,既然已经表现出了心上的坚韧,接下来就该表现一下*的强大了。于是他拉着米琳达趴在自己上,在她的颤抖中把罪恶之手滑向了她的后腰,一边用另一只手不住地抚摩她露在外的肩膀,忙得不亦乐乎。

    米琳达虽然决定迎合李理了,但心里仍旧别扭着,所以李理的动作让她紧张得全僵硬,然而一分钟过去后,她趴在李理前,吃吃地笑了起来。

    “看起来,你似乎需要帮助?!”

    李理感到脸上有点,这种况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想成为花间浪子,脱女人衣服的手段不够隐蔽、度不够快,那怎么行?李理一向觉得自己这方面的技术还算熟练,然而他在信心满满地伸手探向纽扣时忘记了某件事——这里是异界,女人们穿的内衣连扣子都没有,外衣的穿法却复杂得堪比穿着盔甲,尤其是米琳达穿的这种宫廷礼服。没有两个侍女帮助,谁也不可能自己上它。

    帮助?!完全不需要……恩,也许需要……

    在伸手撕碎她的衣服营造施暴气氛和老实呆着看美女脱衣这两之间犹豫了几秒,李理选择了后,直到目前为止,米琳达地表现还算让他满意,看看她能做到什么程度也好。

    这样想着,李理收回手,双臂交叠垫在后脑。略显无奈地开口道:“好吧,我承认需要帮助,尽管我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个小问题。”

    米琳达的脸色瞬间一暗,她大约能猜到那是什么样的办法,如果让事展到那一步,明天她一定会很难堪。于是丝毫不敢怠慢的,她开始解脱上的束缚。

    米琳达先是直起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过双手伸向腰后。那个位置的确是关键所在,只是需要一点技巧。然而李理已经没有心去关注那种事了,这个动作本,比它所代表的意义还要勾人。

    随着小腹的收缩与膛地扩张,米琳达本就丰的*又涨大了一圈,露在外的半球像是要挣脱出来似的,被挤成了一个既扁又*的形状,随着她双手的动作而漾,那种颤巍巍的果冻般的观感,让人喉咙里直冒火星。

    很快。上衣与外裙的连接被解开,米琳达扭动着体,将宽大地外裙从上脱了出去,然后又轻轻地把外衣拽到腰间,三下两下脱到了一边。这时,她的上就只剩下了一件马甲似的内衬和一条内裙。

    内衬又叫里衣或小衣。听名字就知道,这东西和罩应该是同一级别的私密内衣,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但是两相比,李理觉得还是内衬更可——它是束腰和半罩杯罩的结合体,然而它的任务仅仅是托起*,所以通常都不会高过*,所以,展现在李理眼前的,几乎就是一对全的绝美丰

    很难形容那种美感。洁白浑圆的*,小小地粉色的晕,颜色稍深,高高翘起的*……李理呆住了片刻,突然一把扯倒米琳达,拥着她紧紧贴住自己,一翻压了上去。

    他贪婪而细致地吻着,从米琳达的额头到眼角,再到唇角。再到耳根,然后沿着那条敏感带一路向下。在越过精致的锁骨以后,终于抵达那对让人狂的白腻酥

    酥,酥得不是,而是接触到这地人。李理就已经完全酥掉了,白种人对于他来说,本就是一种新鲜的体验,尤其是,这种体验距离上一次已经过了18年,李理已经快要忘记了女人香的在这种时候,如果不是还有那份绝强的毅力在控制着,他一定早已化成了野兽——当然,现在的他也是野兽,有理智的野兽。

    作为给李理“**”的女人,米琳达撞在了枪口上,李理不怎么温柔但绝对清醒地进行着挑逗,就像是在试炼。随着时间的推移,动作的继续,李理对于这方面的技能,掌握得越得心应手,只苦了米琳达。

    她先是轻微地喘息,然后喘息声渐渐变得急促,并且开始伴随着不安分的扭动。她的体忽而紧绷,忽而放松,体温越来越高,喉间的呻吟越来越难以压抑,当李理逐渐吻到她的小腹时,一股湿*的气息已经蒸透了薄薄的纱裙,蒸腾出人世间最美妙的味道。

    时候到了。

    李理动手脱掉了两人上最后的束缚,伸手拨开那两片滑不溜手地阻碍,轻轻一,呼声骤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米琳达地叫声越激烈,她的整个上,已经红成了一片,脸颊是酡红,脖子是粉红,口是浅红,*是深红,还有那条敏感带,莹

    ,红得如同宝石。--凤舞文学网--

    体质这样奇怪的女人,李理还是第一次见到,那道艳丽的花纹似乎是某种血统的显表达,除此之外,她那出奇强烈的*,也带给李理绝大的享受。

    时间大约只过去了短短的一刻钟,就这么一会功夫,米琳达已经享受了四次*,每到她濒临绝顶时。那处美妙所在就会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那种自然的蠕动在腔体内部简直无处不在,全面而又持久,在这样地挤压下,李理这一生中的第一次只坚持了不到两分钟,然而在感官上却已越了所有。

    天幸小李理也是久经锻炼的狠角色——当然,效果究竟是出自于专门的培训,亦或是浑圆功所带来的健体特效,这个已经无从考证了。但事实是。小李理育得的确蛮好,强壮,并且精力旺盛,这是李理能够挽回颜面的根本原因。

    终于,在米琳达一声近乎于哀号的嘶喊中,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终于以李理地胜利而结束,米琳达双眼失神地仰躺在上,任凭李理在她上搓弄着,累得几乎动不了一根手指。

    尽管过程很惊险。但是这样的胜利才显得更加可贵,酣畅淋漓的享受和来自心里的成就感让李理的心变得很好,他一边进行着事后的抚,一边毫不吝啬地夸奖着米琳达,成功地让她的余韵保留了近十分钟——证据就是她脖子上的红纹。

    可能是由于终于得到了解脱,也可能是因为兴奋,总之,当*彻底消退以后,米琳达并没有像李理想象得那样沉沉睡去,反而很快恢复了正常。她主动地搂住了李理的脖子。将半边子紧紧靠在李理上,就像一个内心里满是依赖地妻子般,笑盈盈地开始反吻李理。

    李理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尽管这只是一时的迷恋,而非彻底臣服,但是一个好的开始能够省下他许多精力。力量是无法削弱女人内心的抗拒的,但是强悍的功和事后的温柔抚就可以。

    李理和米琳达又柔蜜意了一会,气氛越来越融洽,眼看机会正合适,李理趁打铁地问出了心中疑惑:“亲的,你脖子上的红色花纹是怎么回事?”

    “红色花纹?!”米琳达愣了一愣,茫然道:“你在说什么?我脖子上有东西?”

    李理搂紧了米琳达,这小妞有点蒙,当时就要下去照镜子。

    “现在已经没有了,看不到的。”

    米琳达还不放心:“那什么时候会有?”

    李理实话实说:“当你兴奋地时候。”

    “天!太可怕了……”米琳达担忧地摸着脖子。“是不是很丑?”

    李理赶紧安慰她:“当然不,非常漂亮,人犯罪。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我的吗?”

    李理的安慰收到了效果,米琳达有点不好意思,但总算放心下来,释然道:“我真的不知道,除了你,我甚至没有和别的男人接过吻。”

    李理知道实确实如此,却装出一副夸张的样子。逗她道:“哇噢,这么纯洁?!”

    然而米琳达地神色却黯淡下去。强笑道:“我也不想,可惜没办法,初吻总是送不出去,没想到便宜了你。”

    李理仍旧没心没肺的笑着,伸手环住了她的细腰,问道:“说说看,都打算送给过谁?”

    米琳达无所谓地开始掰手指:“16岁时,喜欢上了一个师兄,他长得不算好看,但是很沉稳,又很努力,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于是就想做他的人,和他一起私奔——哦,忘记说了,他是个平民。但是当我向他表白以后,把他吓坏了,他跪下来求我,不要**他,他还有父母和两个弟弟……当时他还说了些其它的什么,现在记不清了,只记得很倒胃口,很恶心,很失望,反正第一次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李理继续体会着米琳达腰部的细腻和部的丰润,漫不经心地问道:“现在呢?现在你怎么看?”

    “现在?!现在觉得,他的确是个很有责任心地男人。和我在一起,除了能给他的家庭带来伤害,还会有什么收获吗?我的美貌对于这样一个人来说,是种承受不起的负担,但是能够认识并拒绝这种负担的,终究不多。所以说,他是个不错的男人,只可惜运气不好,在成为佣兵以后没多久,就死在了一次危险的任务中。”

    米琳达把头深深地埋在了李理的颈侧,略带哭音地道:“和他一同参加那次任务的还有另外两个师兄,他们带着他地剑。活着回来了,不久以后就注销了佣兵份,成为了我师父剑馆里地教官。”

    抽泣了片刻,米琳达深呼吸两次,继续道:“再后来,我喜欢上了一个年轻地男爵,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同为众议院议员,但是他母亲的家族却算得上是名门望族,我以为这样的家世应该可以保护我了。但是在肖*伯恩向我表示了慕以后,那家伙竟然在第一时间就同我限。后来我才知道,那家伙的父亲有一些把柄落在肖*伯恩手上,并且他父亲只是区区一个宫廷官员,权势又怎么能够和军队系统出、拥有封地的实权子爵相比呢?”

    “不过肖*伯恩最后也没占到什么便宜,随着关注我的贵族:}多,那些强硬地手段注定不可能被使用,只要同时有两个男人在

    就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不受侵犯。直到尊敬的多华王子介入这场争夺,我开始不由自主,再后来,就生了那件事。”

    “这一个月以来,我难得地获得了一段宁静时光,然而心里却总是充满了恐惧,这都是因为你!”

    米琳达绪激烈起来,张嘴咬向了李理的肩头。李理轻轻一耸肩膀,用同样的方法卡住了米琳达的下巴,不动声色地道:“乖一点。不要激动。你看,现在不是好了么?不但初吻送出去了,连初夜都是那么美妙,以后不但不用再为那件事担心,更不用迁就那些苍蝇,你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米琳达抬起头。含泪道:“可是我还得迁就你,不是么?!”

    “不,不。这可不是一回事。”李理笑了笑,煞有介事地辩解道:“先,我很容易迁就,只要你乖一点,不给我添乱,不对其他男人假以颜色,那么我就不会对你有任何约束,你大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而不必担心受到限制。还有,我许你在任何场合向任何人宣布,你是我的人,这样,如果有人对你不怀好意,肯定没法绕开我,连着以前地麻烦,我都可以帮你解决掉,这样的报酬。应该足够了吧?”

    “真的?!”米琳达马上破涕为笑,但是下一刻。担忧又浮上了她的眉头,“可是,其他人还好说,多德王子和德华王子因为我几乎已经势同水火……”

    “不,你完全不需要担心他们。”李理打断了米琳达的话,坚定地道:“我会解决。”

    我会解决。

    除了在梦里,从没有人对米琳达说过这样的话,多么简单的一个承诺,却让她等了这么多年。不管是真是假,在刚刚交付出了珍藏了的体之后,得到了这样的承诺,米琳达觉得一切都值了。

    然而事实是怎样的呢?

    其实根本不需要解决,从明天开始,蒙巴城就会进入一个新地时代,一个混乱的时代。

    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战斗中,从蒙巴大公到狂澜军神,从阿里王子莱茵哈特到查尔斯下,从修斯敦主教到阿尔法大师,所有的人都会被逐渐卷入,那场表面上针对莱茵哈特的刺杀谋,也许其本只是一颗小石子,但是生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却有了掀起滔天大浪地可能,也许就在明天,来自阿里公国的诘问或宽慰就会传达到蒙巴,揭开这场混乱的序幕,即使阿里大公在弥留之际仍旧沉得住气,但大胡子肖死,就已经足够牵动所有人的神经了——城卫军四大统领之一,伯恩家族最后一个后裔,35o方公里肥沃封地的主人,公国中央卫戍军团长阿尔弗雷德&1t;.……这其中的任何一重份,都是那么敏感那么重要,可以想象,他的死,究竟会造成何等地影响!

    多德?!德华?!他们如果在这种时刻还有心争风吃醋,李理绝不介意再让拉里甚至冒牌亚当也人间蒸,大事做不了,搅混水还搅不成么?!

    当乱局过去,不管谁胜谁负,李理相信自己一定已经有了被当权重视的资本,而非潜力。

    那么,又有什么不敢承诺的呢?!

    米琳达却不了解这些。所以大受感动,也是自然的事了。她呢喃着搂紧了李理,看上去还想再要一次,小李理也有些跃跃试,但李理却深深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是用来泄的,而不是用来放纵地——所以他坚决地搂紧了米琳达,再次问起了那个问题。

    暂时放开了全部心的米琳达不太确定地对李理说起了她的家族地秘密:“我的祖先,有可能是‘斯里伐克多’地后代,这个秘密。是我在曾曾祖的笔记中看到的,但是他也不能确定,因为在我的家族中,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女成员,展现出过某种符合‘斯里伐克多’后裔特质地异常。”

    斯里伐克多?

    李理愣住了,扭着眉头思索了半晌,也没能记起这个略有印象的名字究竟出自何处。最后,还是米琳达扭捏着揭开了谜底:“很漂亮……人型……不穿衣服……哎!就是被人类命名为魅魔的那种魔族生物嘛……”

    魅魔!李理恍然大悟。

    魔族的两次入侵,都已经是很遥远的历史了。对于这方面的传说和记载,李理看过的确实不多,但是魅魔这种常见魔族,倒是在各种书中都不乏记载,所以了解得还算清楚。

    魅魔在魔族里属于低等生物,却是和人类最接近的魔族。魅魔只有雌,尖耳青,绿色眼睛,白色皮肤,其上布有简单的魔纹。肋生双翼,可以支持魅魔漂浮或低飞行。魅魔和人类地最大区别就在于翅膀、尖耳朵和锐利的指甲,除此以外,简直和人类女一模一样。

    魅魔最为人类所诟病的一点就是,她们从来不穿衣服——当然,这并不绝对。高等魅魔是有战斗能力的,她们会着甲。

    长得像人类女,又不穿衣服,并且还极其漂亮,魅魔的人类称呼就是这么来的,意思是善于媚惑的魔族。而她们也的确没有辜负人类所起的名字,在魔族入侵时,唯一一种对人类、精灵乃至兽人进行了无差别**的魔族生物,就是魅魔——就连以而著称地魔,也从未

    兽族的案例。

    魅魔不仅不挑食。需要也够大,她们**的次数最多,造成结果最恶劣,在魔族被击退以后,绝大部分被遗弃在安亚大6上的混血儿,都出自魅魔的手笔,这些混血儿大部分都有着越父辈的智力以及一些不同寻常地天赋,有些是来自于魅魔本,有些是来自于魅魔体内潜伏的特殊血统——然而讽刺的是。魅魔却是一种什么天赋什么力量都没有的低等魔族。

    是不是很诡异?!

    魅魔全部都是女,她们和其它魔族产下的后代。也全部是女,魅魔作为一个基数很大的种族,只能作为其它中等、高等魔族的泄物,从魔族诞生起即是如此。

    但是来到安亚大6以后,她们诞生的混血儿却男女都有,并且可以传承几乎是来自全部魔族的血统,以及血统内隐含的天赋。

    这是一份多么巨大地礼物?!

    然而遗憾的是,只有魔族和兽族享受到了这份礼物,在第一次魔族入侵以后,精灵最先现了这件事,他们的做法是……清洗。

    大批的精灵魔混血儿被清洗掉,连同他们的父母——由于精灵女的出众,所有类型的魔族都愿意和她们进行深入交流,而实力低下的魅魔在争夺中就不占优势了,所以在清洗中,男精灵并没有女精灵那样大的损伤,受到了巨大打击地精灵族从此一蹶不振,女的过于稀少,以及本生育能力地低下使得精灵族的人口增长逐渐停滞甚至倒退,这种状况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精灵彻底退出了世界舞台。

    人类在这场命运安排的岔路上选择了走上精灵的道路,他们也开始清洗混血儿,但是因为势力众多,总不如精灵清洗得那样彻底。

    兽族因为处极北荒原,并不是魔族入侵的主要目的地,再加上绝大部分的丑陋,所以只生了零星几件被魅魔强推的惨案,杂交惯了的兽人也并不在意,收留了许多魔兽混血儿并给予他们公平的待遇,也正是得到了成长机会的他们,给人类社会再一次造成了惨痛的伤害。

    到了第二次魔族入侵时,魔族们似乎也现了混血儿——尤其是魅魔产下的混血儿的奇妙,这一次,他们展开了更大规模的“侵略”,并且在失败以后,成功携带大部分混血儿退回了魔界。

    按说,魔族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但是人类太骄傲了,他们并没有选择宽容,被遗弃的那一部分,再次遭到了清洗。

    霍克家族,便是由这次魔族入侵而崛起的,而让李理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米琳达的血统也似乎传承于那次入侵——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毕竟在清洗中活下来的人魔后裔只是少数,并且绝大部分选择了隐藏份,米琳达的曾曾祖敢于在笔记中记录这件事,却还是没敢描述得更详细一些。

    不过这打不消李理的好奇心,他饶有兴致地开始询问米琳达,试图从她的感受中找到蛛丝马迹。

    “那么,在你最兴奋的那段时候,你感受到了什么异常么?”

    米琳达皱眉思索了片刻,犹豫着答道:“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恩……很舒服,整个人似乎要飞起来似的……如果说有什么异常,那么就只能是那种不同寻常的炽感觉,就仿佛心脏里的血液在燃烧一般……可是,难道正常的作……作,不是也会这样么?!”

    “也许吧……”李理也不敢确定了,毕竟米琳达的*太过强烈,反映激烈一些,也不为过。只是,来自腔体内部的那种强力吸嘬,似乎完全可以解释成天赋异禀呢……

    “先不管了。等回去以后,我会去查阅一下关于魅魔的记载,也许能找到与你的反映相符合的东西。如果有收获,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米琳达甜甜地笑着,主动吻了李理一口:“谢谢你……亲的,我现在觉得,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你,似乎也不坏。”

    “那就乖乖的,也许,你会上我也说不定。”

    李理满意地在她的翘上拍了拍,在她惑的轻哼声中,开始起穿衣。忙碌了一天一夜,也该休息一会了,而睡觉,总是自己的更舒适也更安全。

    李理瞥了一眼脸上略带不舍的米琳达,狡猾地勾起了嘴角,一把扯开覆盖在她腰部的丝被,偷袭了那处玲珑小巧的凹陷,然后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喜悦,在她的惊呼声中大笑着走出了房间。

    这下子,你也有公主待遇了,投桃报李,满意了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