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与时间赛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当然,美丽女士的邀请是不应该被拒绝的,还未请教

    李理转过头去,绅士地举杯致意,脸上恰倒好处地带上了惊艳和疑惑。--凤-舞-文-学-网--

    米琳达有些气苦,如果没有生那件事,眼前的男人倒是一个好的倾慕对象,甚至还会是一个好人乃至好丈夫,在现今的蒙巴城里,愿意这样想的大有人在,可惜,这种对于白马王子的幻想注定了不会属于她,心理地位上的差距,让她在面对李理时只感觉到那种令人绝望的压力。

    这一段时间以来,她最害怕的事就是再次见到李理,伦道夫家今夜的酒会正是最容易生这种不愉快会面的场所,她有心拒绝邀请,却奈不过亚当的救命之恩和来自父亲的双重压力,为此忐忑了小半个晚上,终于还是迎来了这一刻。

    一瞬间想了这么多,米琳达失神了片刻,待到重新集中起注意力时,正好现了刚刚从李理唇角一闪而逝的讥诮,莫名的怒火和委屈瞬间翻涌上来,气得她恨不得摔了酒杯,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刚要把想法付诸于行动,米琳达一抬眼,对上了李理那对深邃平静的眸子,那里面既没有威胁也没有警告,但米琳达就像是被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一样,迅冷静了下来,她记得这双眼睛,在每一个被噩梦惊醒的夜晚,她对梦境的记忆都会停留在这双眼睛上,然后无助的瑟瑟抖,直到天明。

    我现在还不认识他,并且现实不会比梦境更可怕。

    努力催眠着自己,米琳达暂时抛开了一切,开始向这场对手戏投注精力。

    “米琳达*克里斯多。直接叫我米琳达就好,如果不介意,我希望您能许我同样叫你的名字。”

    “当然,一个亲近的称呼是好的交流的开始。那么,米琳达,我们已经有一个好开始了,接下来说说你地况吧。”

    “我?!”米琳达愣了愣,很快意识到,李理问的并不是那些表面况。否则根本不会特意加重那个“你”字的读音,很明显,李理这是在正大光明地打听她的*,尽管旁人很难听到两人的交谈,但她仍然感受到了屈辱——屈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屈辱但无力抗拒,这种感觉就像是把灵魂卖给了恶魔,无须惑,便得主动献出一切。

    米琳达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由小到大由浅入深地叙述着自己的况,开始时还有些滞涩,毕竟这种行为看起来就像是奴隶在向未来的主人进行自我推销,但是没多大一会,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以及打破忌地暗快感就占据了上风,她开始说得更多也更详细,把平时不敢说甚至不敢想的统统都说了出来。--凤-舞-文-学-网--

    “我的父亲?他是个权势胜过一切的人,把我和母亲加在一起,也只和他二十年前的地位相当,如果有可能再进一步。他会毫不犹豫地卖掉我们。”

    “我的母亲?也许她真的应该被卖到院里,从我懂事到现在,早已经记不清楚她究竟和多少野男人芶合过了,和艺术家上是为了浪漫,和男爵上是为了,和伯爵上是为了她丈夫的前途。那么和车夫上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的剑术老师?那是个畜生。他关注我地脯的时间,要远远多过于关注我的姿势动作——如果有例外,那只是因为他在思索这个姿势是否会比传统路干起来更爽。我修炼了十年,迄今为止还只4剑士,如果是我不努力,那么从化妆和跳舞上节省下来的时间都到哪里去了呢?!”

    “多德和德华,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谁也不比谁纯洁高尚。多德是想侮辱我,但是难道德华就只想着要保护我吗?哼,男人还不是都那样?给我戴上一顶蒙巴城第一美女的帽子。不过是希望在上我的时候,能让*来得更快一点罢了。至于你,蒙巴第一天才法师,无数怀少女的梦中人,你带着耀眼的光环出现在我面前,是想让我主动向你投怀送抱么?我告诉你,那不可能!如果没有把柄落在你手里,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米琳达越来越激动,俏脸通红。饱满的部激烈地一起一伏,看在周围的人眼里。惹起遐想无数。李理静静地看着她泄,脸上是一成不变地优雅笑容,似乎听得入了神。

    对于米琳达长时间积郁在心里的愤懑,李理能够理解,却并不打算体谅,他没有那么多的同心好施舍,即使米琳达也许真的很需要;他也没有更加深入地摧毁米琳达信心的想法,心理高度根本不在同一层次上,只要她能始终认清事实,这种程度的泄就是细枝末节。

    说起来,米琳达地悲哀根本不在于她的父母如何,她的老师如何,她边的男人如何,最本质的问题是,她没有一颗强大的心。社会是大环境,大环境却不代表必然,清醒、理智、坚忍,种种条件,她无一具备,成为男人的玩物只是时间问题,如果靠周旋于男人中的小聪明就能解决问题,那只能说明这个社会太浮躁了,浮躁的社会,根本没有长久存在的理由。

    不管怎么说,这次交流不但有了一个好地开始,还有了一个好的过程——起码对李理来说是如此,他对米琳达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这应该算在意外收获里。

    米琳达控制绪的能力还算不错,畅快淋漓地泄了一通以后,很快就恢复了冷静——甚至比来之前更冷静。于是她抛下了所有负面绪,开始考虑,李理特意叫她过来究竟抱有什么目的了。

    没错,正

    叫她过来的。突然传进她耳内的原话是:“等会儿讪,对我表现出点兴趣来。”

    李理没有解释,没心也没必要,他示意米琳达挽住自己,来到了靠近墙壁的餐桌前。餐桌上摆满了水果、沙拉、糕点、和酒。大多是冷盘,每一样看上去都是那么精致,前来小量取用的宾客络绎不绝。

    李理随口尝了几样,又抿了一口酒漱口,低声对米琳达道:“拿出你地手帕来,帮我擦擦嘴,动作温柔点。”

    米琳达一愣,本能地想要抗拒,但是抬手的动作只是缓了缓。仍旧顺从地照办了。旁边看到这一幕地宾客们也是一愣,米琳达和李理都是名人,名人总是更受人关注,于是针对这个现的窃窃私语立即蔓延开来,为他们争取到了更多的目光。

    法拉曾经提醒过李理,在酒会上不要随便接受女孩子的手帕或丝巾,这类物品在贵族女中是相当私密的贴物品,其重要还要高过于珠宝饰,在任何场合、以任何方式向男士递过丝巾。其中蕴涵的意义都可以等同为“我希望能和你进一步交往”,甚至是“我希望能够成为你的人”,而男士则可以根据感觉好坏来选择接受还是装做没看见,而这种人关系通常都是不固定地,和正常的侣关系不可同而语。

    正因为有这样的特殊含义,看到这一幕的宾客们才会感觉到诧异,讨论的话题也迅转变成“蒙巴城的带刺玫瑰终于要被人折下”、“三王子与四王子二虎相争,天才法师渔翁得利”之类的内容。

    李理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满意,尤其是大胡子肖*伯恩那一拨妒与不解的目光,让他真心地微笑起来。迅迷到了一片小姐贵妇,让米琳达同样饱受嫉妒。

    温温柔柔地拉着米琳达又闲扯了一会,李理看看时间差不多,带着米琳达悄悄地走出了大厅,很干脆地不辞而别。

    米琳达安静地任凭李理带着她走,心里却有化不开地疑惑。到了现在。她明白了李理仅仅是想借着她打个掩护,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李理不可能说,她也不可能问,唯一需要确定的问题是,李理在达成目的以后,会对她如何。

    李理瞟了一眼低头不语的米琳达,淡淡地开口道:“不必多想,等会到了地方,你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思考。”

    米琳达没有任何反应。典型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李理也不在意,领着她走出好一段距离以后,突然吩咐道:“好了,你跟着他走吧。”

    他?!米琳达诧异地四下张望,却没现那个他在哪里,就在她望向远处时,右边的影里鬼魅一般地冒出来一个人,差点吓她一跳。

    李理今天在衣服外面披了一条带兜帽的长披风。而米琳达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是同样的服饰,而且这个男人地体型乃至色都与李理那样的相似。米琳达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恍然大悟。她现在完全可以肯定,李理即将要去做的事,肯定不简单,于是她一声没吭,安安静静地随着那个男人而去,换来了李理一个投注到背后的赞赏眼神,有始有终地结束了这个第二次相遇的前夜。

    看着米琳达走远,李理展开精神力搜索了一下四周,确定了感知范围内再没有第二人存在以后,绕到了不远处地小巷,小巷最暗的角落里凌乱地堆满了杂物,恰好能够让人轻松地爬上相邻的房顶,李理毫不犹豫地爬了上去。

    房顶上空无一物,李理对着虚空笑了笑,踏前一步,眼前景色立变,凭空多出来一座线条繁复的法阵,和一个正在法阵中央忙碌的少女——不是法拉还会是谁?!

    法拉很没形象地半跪在地上,头也不抬地开口道:“还在回味蒙巴第一美女的香津甜汗?!我劝你先把那些放放,封魔阵还剩一半没有完成,如果不抓紧,我保证你今晚什么都捞不到。”

    李理二话不说,立即开始了之前就研究过的那部分工作,法拉的进度比预想中的还要好,可见是付出了极大努力的,整体准备,肯定能按照原计划完成——包括一个封魔阵,一个隐匿阵,一个隔音阵,以及一个可有可无地放大阵。有了这几个法阵的帮助,最多只需要半分钟的时间,大胡子肖*伯恩就会彻底失去给李理制造麻烦的能力,即使级别再高上两级,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搭建起炮塔的法师,是这个世界里的终极兵器。

    但是,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这里的确是大胡子肖*伯恩:路,但谁也不知道他会何时离开云雀堡,午夜?还是十分钟后?

    能够计算的东西都早已安排得滴水不漏,现在,李理和法拉唯一能做地,就是与时间赛跑,胜利,肖*伯恩死;失败,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