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坏消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力了一下午,收获并不多。--凤舞文学网--李理距离所谓的瓶颈期法这种力量全靠累积,学会法术以后,三五小时乃至三五天的练习,所能取得的进步微乎其微。

    倒是对于战斗风格的把握,李理有了一个初步的设想。

    我们知道,李理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法师,他能够轻易干掉亚当,靠的是与众不同的天赋以及由天赋带来的施法手段上的突破。

    突破总共有两个,意义重大。

    第一个突破,就是李理一直在研究的,以复制结构的方式完成施法,用这种方式释放出来的法术,被他命名为结构魔法。

    魔法这东西很奇妙,是这个世界文明的最高成就;结构这个概**也很奇妙,它涵盖了微观、宏观等一切事物的具化以及变化,在上一世里,分子有结构,大楼有结构,城市有结构,组织也有结构。

    巧得很,李理正好学过结构学,对于结构,他有着清晰的认识和深刻的了解,所以从最初刚刚能看到魔法元素开始,他就产生了把魔法用结构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头,通过对于元素飞弹的研究,他初步证实了这个想法的可行,并终于在前一阵子彻底掌握了包括火球术在内的七个法术的结构施法,这才有了昨晚那次轻松自如的反猎杀。

    结构施法的理论基础应该追溯到施法的源头——持咒。

    持是手势,咒是咒语,两在正常施法过程中缺一不可,但两都许被某种方式替代,这是1o岁那年,卡尔告诉李理的。

    那么。持和咒,在施法过程中究竟起到了一个什么作用呢?!

    这个问题,横亘在李理心头很长很长时间。如果换个人,也许连想都不会去想,可李理却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其重要、值得为之研究思索的基础问题,自己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就取决与有限的这几个基础问题。

    有了这样的认识,李理开始研究,并终于有了成果——说句题外话。思维方式地先进,正体现在这里,李理真正意义上的强大,同样体现在这里。

    施法手势的要求很严格,动作只集中在两手间——或说两手的十根指头间——魔力从指尖输出,随着手势在空中划出轨迹,这个轨迹,就是魔法结构的雏形。

    咒语的要求也很严格,不但不能错。还要与手势合拍,同时要求全神贯注——这个全神贯注,为的是在吟唱时附入精神力,可以说,起决定作用的,是精神力而非咒语,咒语只是用来激精神力的,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高级法师释放低级法术,可以达到默以及瞬效果。

    那么。精神力在施法过程中起到了什么租用呢?非常非常简单地一个作用——定位。

    众所周知,任何结构都有支点,比如说正方体的八个角,这是构成正方体的先决条件。球体也有支点,只不过比较特殊罢了,球体不能通过几个支点间组成的线进行平面延伸来得到。但是球体可以看做是由一个中心点与另一个支点间的线进行无限无规律圆周运动所构成的结构体——这就是结构魔法存在的可能证明,即:任何结构必须有支点。

    那么,魔法的形成原因就可以用比较直白的方式解释出来了。

    假设一个火球地结构是一个正四面体,那么,施法时,用手指画出一个四面体,这样空中就有一个魔力运行轨迹,如果显示出来,恰好是一个正四面体的形状。与此同时,保持吟唱的频率。当手指正好停留在支点时,通过关键的音节在魔力运行轨迹上固定出一个节点,四个节点固定了,手指划过的空间就成为了魔力通道,再通过最后的吟唱引动空气中的自由元素,元素就会自动填充到法术结构里面去,一个真正的法术就此成型。--凤舞文学网--

    这种另类的解释,也恰好符合法术形成过程,在当今的魔法基础理论中。法术形成过程共有四步,分别是激、塑型、赋予、切断。除了赋予是属于高级施法技巧范畴内地特殊步骤。其它三步正好对应着结构魔法的形成过程。

    这个过程说起来非常简单,前提条件是已经通过精神力确定了火球术的结构,包括支点的空间位置以及魔力流动顺序,然后用纯粹的精神力取代“持咒”式的施法过程,按照比例缩小支点地空间距离,先创造启始支点,这是“激”;然后引导魔力按照正确的空间位置流动延伸,在每个支点处定位一次,这是“塑型”;最后决定是用自由元素灌注施法,还是全部用自魔力灌注施法,这个步骤完成以后就可以切断法术与精神力的联系,一个默或瞬的法术就此完成。

    另外,如果用自由元素构成法术,消耗会非常低微,但是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元素波动。而如果使用自魔力构成法术,尽管消耗非常巨大,并且会延长法术的准备时间,但是不会产生任何能够引起他人注意的魔力波动,这就是亚当反被李理偷袭的原因。

    在车中时,李理没能瞬空气爆裂,但是直到空气爆裂正式挥作用之前,亚当对于它的酝酿一无所知。

    从这个角度来说,从此以后,为法师的李理,也有了像刺客那样偷袭别人地资格——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特,并且会随着李理级别的晋升,而变得越来越恐怖。

    魔法师的力量的确很强大,但是真正强大的魔法,准备时间通常都不短,并且会伴随着巨大的波动,这就会给敌人留下足够的反应时间,从而削弱法术的效果。

    所以在战争中,魔法师们要对敌人进行打击时,很有必要先设置一个能够隔断元素波动地封魔阵,这是一种

    消耗,并且限制了魔法师地灵活。在大型战争中。还不是那么明显,但是在小规模作战时,强力法术因此而失去了大部分的作用,这对魔法师而言,是一种极大地限制,可以想象,不受这种限制的李理,会有多么可怕?!

    恩……亚当应该是最明白这种可怕的人,他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据……

    除了这个在魔法本质层次上的突破以外。李理还有另一个小小突破,就是他所研究的“魔法壳”。

    这个突破的意义就在于,他的飞行类法术,从此有了更远地程。比如火球术,如果他愿意,尽可以让火球术的外壳厚到“程”内磨不漏的效果,这个程,就不再是曾经的12o,而是动力的及至——也就是说。直到火球术因为阻力,度降o后落下来,它才会爆炸,而绝不会因为“外壳”漏掉,而在半空消散。

    那么,这段距离会有多远呢?

    大致在3oo上下。这是李理的极限。

    每一个法师都知道,飞行法术的初度,来自于“场”。通俗点解释魔法的场,就是磁场一样的东西,法术在场中被激出去。获得一个初度,以此来飞行。

    场无须控制,精神力锁定目标后,飞行法术会自动获得调整,如果不计算飞行途中地外界干扰,绝对是指哪打哪。比狙击枪更适合狙击。

    另外,场越强,初度越大,这很容易理解。李理还不清楚如何制造和控制场,所以这东西只能在释放魔法时自然形成,强度和他的实力应该是一个正比关系——也就是说,他没有办法加强场强,也就不可能加强程,火球术的平极限,只能是

    不过程,已经很逆天了,魔法已经有了导弹的威力,没必要再要求它有导弹的程,不是么?!

    按照李理的设想,他的战斗方式应该是远距离狙击与近距离偷袭相结合的诡道,那种骑士之间堂堂正正、傻傻乎乎,先是深对视尔后吼出招式名称的战斗方式,想想就让他觉得可怕。至于一言不合冲上去就开打。这样地况最好也是能免则免,与人当面时大可以笑脸相对。仇啊怨啊统统藏在肚子里,有机会怎么报复都好,尽量别在旁人眼前落了下乘,毕竟是高等阶级里的一员,行事太随心肆意,或太谨小慎微,都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更别提还有安全因素了。

    说到安全,李理现在没什么有力的手段来保证,学魔法不是玩网络游戏,花点钱买张月卡就可以随便折腾,在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里,防护法术是凌驾在攻击法术之上的,这也很符合实际况——保护肯定要比破坏难。

    这个道理在魔法上的体现就是,所有类型地防护法术,最低都是3级,以李理目前的精神力,仅仅是勉强能够学习而已。

    另外,法师级别7级以前所能使用的防护法术,绝大部分都只能削弱能量伤害,并且削弱程度还不高——之所以说是绝大部分,是因为土系和气系里各有一个例外,土系的石化皮肤可以全面抵御物理伤害以及微弱的能量冲击,而气系的大气神盾可以偏转远程攻击,包括箭石和飞行法术。

    土系法术和李理无缘,这让他不无遗憾,那么气系的3法术大气神盾,就是他在7级以前唯一的选择了,它将是李理下个阶段学习的重点,但总体而言,他仍旧很脆弱,所以,正面冲突最好能免则免。

    折腾了一下午,成果不见得有多大,但李理的心地确不错,可是,这份好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回到卧室以后,法拉给他带来了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这是李理头一次在她面前失态,所以,尽管法拉的绪同样恶劣,却表现得无比轻松——轻松得甚至还有心笑:“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尽管这的确很荒谬。”

    李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事明显不对头,但未必是坏事。他思索了片刻,沉声问道:“从谁那里得来的消息?他的原话是什么?可信度如何?说详细点。”

    法拉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她知道轻重,很快就抛开了顾虑。答道:“消息是从我母亲的守护骑士那里得到的。如果这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人能够让我全心相信,那么这个人不会是我父亲,而是他。所以,要在这么敏感地时候打听这么敏感地问题,我只能求助于他,恰好他还掌握着一股不算太大地势力,所以……”

    顿了顿,法拉转移了话题:“这是很多人亲眼所见,昨天半夜。就在海伦家的舞会散场以后,亚当在拉里的院里与人争风吃醋,打了起来,结果受了点小伤。从我叔叔那里传来的最新消息说,大胡子上午亲自去看望了亚当,出来时心还不错,很明显地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争风吃醋?受了点小伤?”李理哂笑一声,“哼,惟恐天下不知啊……”

    法拉挑了挑眉:“看来你已经有了结论?”

    理微微点头。淡淡地道:“死掉的那个,绝对就是昨天晚上出现在海伦家里的亚当,当然,他是真是假,我不敢肯定。但是不管怎么说,事开始变得有趣了,不是么?!”

    李理的语气透露着强大地信心,受此感染,法拉也少了一分迟疑:“亚当还没有资格拥有替,事实上。就连我哥哥都没有这种资格。但是不排除他背地里的份需要某种掩饰,所以拥有一个影子替。说起来,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把一个人改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这并不困难,但是从未

    种手段。能够长时间隐瞒而不被现,我们可以等伯爵夫妇和伦道夫侯爵都是精明人,如果他是假的,很快就会露出马脚,装伤是拖不了多长时间的,但是在此之前,你应该尽力避免出现在他眼前。”

    “尽力避免出现在他眼前”,这话听起来有点不是味道,但是李理明白法拉的意思。假的无论如何不会变成真的。看起来,新出现的亚当除了能够暂时地迷惑一下大家以外,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被人拆穿以后还会造成更大地风波。但是,假的亚当还是有可能不被人拆穿的,方法很简单——制造一场意外让他光明正大的再死一次,并且,这场意外还可以有些别的作用,比如说:复仇。

    李理笑问:“你是怕我被他拉下水?”

    法拉没有移开视线。坦然道:“是的。我们必须考虑到最坏的结果。如果他是假的,那么一定活不长。而一个做好必死打算的人,有一千种办法让他的敌人为他陪葬,这太危险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从新考虑昨夜地计划,今天晚上伦道夫家的舞会,你应该找个理由推掉。”

    李理不以为意地耸肩:“你难道不觉得,所谓的受伤正是他为不能出席舞会而找好的借口吗?”

    但法拉却坚持她的想法:“也许他会因为受伤而导致心欠佳,心欠佳时,行事过分一些,大家都能理解。你是不是也打算理解?!即使他把怒火泄到你头上。”

    李理自然地点点头:“当然,如果今天生这种况,我会很同他,并且用我博大的襟去避免进一步伤害他。有什么不满意,大可以以后再清算。这样地答案,你满意么?”

    法拉细细的眉毛皱成了一个浅浅的对号,很好看。

    “这么说,你不打算放弃今天晚上的行动?”

    李理笑了,笑得非常灿烂:“亲的,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相当具有纪**意义,有困难要克服,没有困难,制造困难去克服,这才是端正的约会态度。”

    法拉饶有兴致的望着他,笑盈盈的道:“继续,这点理由可说服不了我。”

    李理知道法拉想听什么,但他偏偏不说,开始晓之以理:“好吧,你的决定有一大半是正确的,我地确应该缩在公会里直到事告以段落,所以,今天的这个机会才更加珍贵,错过他们还没作好准备的今夜,我们再难找到这样主动出击的机会了。另外,如果今晚能够成功地干掉大胡子,抓来拉里,成为孤家寡人的‘亚当’先生就要独自承担某些压力了,这样,他曝光的几率就会更大,并且将会在曝光以后承担起一切责任,去哪里找比他更合适的替罪羊呢?”

    “你说的这是理想况,要知道,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事未必就会像你说的那样展。”

    “地确。”李理耸耸肩膀,表沉静下来,“但是,除非我们被失败被杀,否则,况再坏也不会影响到我们,利益与风险如此不成比例,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法拉其实已经被说服了,但她仍旧没好气地反驳道:“影响不到你,但是却会影响我。别忘了,这个国家姓蒙巴。”

    正事一谈完,李理立即原形毕露,恶劣地笑答:“这个国家姓蒙巴,但是你很快就不再姓蒙巴了……你觉得,昂纳多这个姓怎么样?!”

    法拉完全不为所动,讥笑道:“不怎么样,和伦道夫、伯恩之类地比较起来,也就是半斤八两,假如你自己也不大满意,不妨好好表现,也许我会给你机会,让你改姓蒙巴。”

    入赘?!好主意。不过还是等查尔斯、多德和德华都死了再说吧……恶毒地笑笑,李理转回了卧室,开始给大胡子肖*伯恩礼”。

    夕阳渐渐落下,天色暗了下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