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特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秋的阳光干燥清爽,晒在上暖洋洋的,让人从里到慵懒。--凤-舞-文-学-网--

    李理睁开眼睛,以莫大的毅力起,离开了散着美女芬芳的被窝。这番动作惊醒了法拉,羞涩的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只好紧闭双眼,继续装睡。

    李理笑着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毫不恋栈地走出卧室,回了自己房间。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被门隔断。法拉抱着被子坐起来,怔忪了片刻,才若有所失地起

    站在穿衣镜前,缓缓褪去睡衣,镜里的体美得让人窒息。皮肤白嫩,材匀称,*不是非常大,但形状很漂亮,拔秀气,顶上的两颗蓓蕾是那种极其人的粉红色,微微陷进同样粉嫩的晕里,带着处女特有的羞涩。拔的山峰下面是平坦的小腹,光滑洁白,既没有赘,也没有肌,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两瓣不大的似乎脱离了地心引力,骄傲地向后翘起,和纤腰细腿一起勾勒出一个夸张的弧度,这样的美感,是丰满型女人无论如何都无法拥有的,不够惑,却比任何艺术品都更让人惊叹。

    法拉收腹提,双手交缠在头顶,两脚前后分立,脚尖点地,缓缓转

    这是贵族女训练礼仪时的形体动作,也是绝大多数小姐贵妇们在上真正的宫廷礼服之前必须摆出的姿势,为的是让体形更加匀称柔美,法拉从来不需要这样穿衣服,也就从未想过,她居然会有一天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找回骄傲。

    一个男人,搂着她在上睡了一夜。双手最过分也只停留在腰背上,走时更是毫不留恋,还有比这更大的藐视么?

    好吧,没被那个可恶家伙占去更大的便宜是值得庆幸地好事,深呼吸,放轻松,你是最美的,看看你那修长的双腿、尖、优雅的脖颈……

    恩?!那是什么?!

    正安慰着自己,法拉突然现了意料之外的况。连忙向镜子凑进了一些,白嫩的脖子上赫然印着一个小小的、紫色的……吻痕!

    混蛋!

    法拉半是愤怒半是委屈地骂了一句粗口,慌慌张张地冲向梳妆台,折腾了半个小时以后终于无奈地确认……弄不掉!

    三下两下上睡衣,法拉带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冲出了房间,一抬眼就看见了李理房门上那张大大的字条。

    “法拉宝贝,我给你留下了一个的印记,用以纪**这难忘的一夜。我去了卡尔老师那里,关于刺杀的事。我必须向他说明,不用等我吃午饭,希望晚上见到你时,你已经像我一样喜欢这份礼物了。另外,今天要去参加伦道夫家族的酒会,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希望你不要忘记正事。以上,再次吻你。李理字。”

    法拉颤抖着一把扯下字条,狠狠地把它撕成碎片,仍旧不解恨。右手五指灵活地结出几个符号,一道电弧闪过,纸片彻底化成了飞灰。

    好,很好!你的礼物,我很喜欢……法拉咬着牙笑了起来,眼里还回着那道电弧。把眸子照成了银色。

    ************************************************************************************************************

    “什么?!你说有人打算暗杀你?”卡尔震惊地停下实验,漂浮在法阵中央地那团光芒炸碎成点点星痕。

    李理惋惜地连连摇头,他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很是为那些湮灭的材料心疼,却更为卡尔的关心感动。耸耸肩膀,回道:“事实上,已经有人尝试过了,就在昨天晚上。”

    卡尔停住还在运行的法阵,拉着李理坐了下来:“你把他赶跑了?还是杀掉了?昨天公会并没有收到遇警信号。”

    “杀了。--凤舞文学网--”李理答得轻描淡写,仿佛刺杀不是6级的战士。而是个醉鬼一般,“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而已,战斗过程远远称不上惊险,所以没用上警报术。”

    所谓的警报术是一个统称,法师在遇到危险时,可以向公会以及其他法师求助,方法不算少,一般况下,最常用到的是一种烟花似的法术。程大约在8o15o之间,在高空爆炸时会出很绚烂地光芒。它仅仅是一个1级的复合法术,总共有7、8,保证不同属的魔力都能释放,是个绝对意义上的通用法术。

    卡尔不满地皱眉:“即使你能够独自处理掉暗杀,也应该通知公会一下,起码可以帮你保护现场,搜索痕迹,处理后事。现在好了,只能等警务部那些废物们的查证结果了。”

    李理苦笑,他能怎么回答?!告诉卡尔,刺客的名字是亚当伦道夫?!并且后面还有一个叫做肖*伯恩地警务部废物在等着口?!为了迷惑肖*伯恩,他连亚当的面巾都没敢摘下。

    想了想,他决定暗示一下卡尔:“那刺客给我的感觉是有持无恐,当街刺杀不说,战斗了将近15分钟,却始终不见城卫兵的怪。所以我没有在原地多做停留。”

    卡尔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他沉吟了半晌,走到实验台前抓起一块水晶,输入魔力直到水晶亮起,开始对着水晶说话:“阿尔法,我是卡尔,生了一些不好的事,麻烦你来一4的会客室。”

    卡尔的话音刚落,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乱七八糟的说话声,吓了李理一跳。

    “哈,不好的事!小卡尔经常做不好地事……”

    “问题是,什么样的‘不好地事’才需要阿尔法出马呢?”

    没错,他可管不着材料的消耗。”

    “你确定需要我过去说?如果只是炸毁了半个实验室。你还是找文莱特吧。”

    “就是就是!”

    “……”

    卡尔翻着白眼,大吼道:“确定!另外,有谁感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过来,我保证,是大事件。”

    卡尔吼完,房间里的声音立即全部消失了,李理摇摇有些涨的头,望向卡尔,卡尔无奈地一耸肩膀。解释道:“这是一个蛮有趣的聊天工具,只是偶尔会有些吵而已……”

    有些吵?!

    李理没表意见,跟在卡尔后面来到了会客室。等了没多久,进来一位很“鲜艳”的魔法师。

    这位法师穿着一件样式奇怪地长袍,比法师长袍要宽松许多,绛紫色,并且有一个绣着金线的大翻领——不得不说,这真是一种诡异地喜好。

    除此之外,这位法师的外貌气质绝对称得上出色。5o余岁,花白短,材瘦削,眼睛清亮,嘴边总是挂着笑,很有文质彬彬的学风范。

    卡尔介绍说,这位阿尔法大师算得上法师公会的对外言人,大部分时候,与蒙巴各个部门的交涉都是由他完成的——甚至包括与蒙巴大公的交流。李理对于商高的大师总是会怀有更多的敬意,恭谨地上前喊了一声阿尔法大师。然后在他地要求下详细地叙述了一遍刺杀经过。

    听完李理的叙述,阿尔法的反应很平静,完全不像卡尔那样义愤填膺。他沉吟片刻,开始询问李理:“我需要再次确认一遍:你能肯定,刺客是贵族、刚从某个社交场所出来不久、使用附毒匕、接受过刺杀训练、但是修炼的不是刺客斗气;你推测,刺客武力达到了6级、刺杀经验不丰富、刺杀前有人指引、刺杀后有人善后、该刺客可能与狂欢夜刺杀事件有关、当时即将赶到的城卫兵并不能使你感到安全。以上,还有什么遗漏么?”

    李理敬佩地点头,他所想表达的意思,无论直白还是隐晦,阿尔法大师一点不差地全给具体描述了出来,这虽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但是这份条理,在他接触过的魔法师里就少有人能及。

    阿尔法也点点头,继续问道:“前面的都没问题,能不能告诉我。最后两点你是怎么推测出来的?”

    心**电转间,李理推翻了原来地决定——原来,他打算隐瞒起曾经见过舞会女刺客的事,因为说了也没什么意义。现在么,他相信,阿尔法大师一定能给背后黑手增加不少麻烦,敌人的麻烦多了,自己的小动作就更隐蔽,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想着。他真真假假地开始编瞎话:“狂欢夜舞会中止后,我是第一批离开王宫的。步行回公会的路上,我见到过一个体型与昨晚那个刺客非常接近地黑衣人,一闪而过。当我在巷子里藏好后不久,另一个黑衣人出现,抱着似乎已经死去的女刺客,因为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我绕了一点路,很平安的回了公会。这件事本来我都已经快忘记了,这些人为了世俗权利勾心斗角,和我们法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居然同样有刺客找上了我,因为那把闪烁着同样蓝光的匕以及极其接近的体型,我把他们联系到了一起。同样,上一次和这一次城卫兵的不作为,让我对他们产生了不信任。大致就是这样。”

    阿尔法大师还在思索,卡尔先开口赞同:“很好,李理。为法师,就应该有这样的想法,无论是谁掌权,都不可能慢待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插手呢?”

    李理在心里偷偷叹了一声,说是这么说,可惜不该插手的事也早就甩不脱了。

    阿尔法大师随之接口,语气平静得就像是在谈论天气:“本来的确不该我们管,但是看来某些人并不放心,既然如此,如他们愿,拿出来点态度也好。法师地生命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每一个法师都是我们的宝贵财富,这样明确而肆无忌惮的刺杀,已经可以视作向我们宣战了。卡尔,呆会就把这件事向所有的大师们通告,我会通知伍兹伯爵。法师公会随时有可能通过自己地方式去惩罚凶手以及可能的凶手,不排除其中会有城卫军中的败类。”

    李理简直要开始崇拜阿尔法大师了,看看他的态度和语气吧,“自己地方式”、“可能的凶手”,什么叫强硬?这就是强硬!整个蒙巴公国,敢把警务总长伍兹伯爵视若无物地人,会有几个?!

    李理还没感叹完,阿尔法大师又笑着看向他:“李理,你是一个很出色的法师。更难得的是,你后并没有站着一个想让魔法师重新成为打手地家族,所以对于你,卡尔和我们都是寄予了厚望的,只要不损害公会的利益,整个公会都是你的后盾。”

    “这件事本如何并不重要,是否有其它法师与你对立也不重要,甚至你想主动站到哪位室友边也没关系,假如还有人对你抱有恶意或有可能对你抱有恶意——不管他和这次暗杀是否有牵连。尽管抢先出手,在未能晋级为魔法师之前,你太脆弱了,不要寄希望于被动防守,更不必担心后果,我们能够并且打算为你做的,绝对会出你的想象。”

    李理这回真的吓到了,阿尔法大师能够看出他有所隐瞒并不奇怪,能够猜到有其他法师与他立场不同也不奇怪,向他表示支持也不奇怪。但是这些话合到一起说就奇怪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这是什么?!杀人执照还是尚方宝剑?!法师、贵族、牧师随便杀,还他妈不用考虑原因?!

    “为什么?”

    几乎毫不犹豫地,李理问出了为什么。这其中的原因,他自己绝对猜不出来。

    阿尔法大

    尔同时笑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是阿尔法大师他没有直接解释,反问道:“李理,你对魔法师这个群体还是不够了解。你能背下来魔法师公约么?”

    “当然。”

    “毫无疑问,这份公约确立了我们地特权。那么,你知道为了这份特权,我们曾经流过多少血?!现在正在流着多少血?!未来还要再流多少血?!”

    李理曾经想到过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深入地想,这时又被问起,他开始琢磨魔法师与世俗君权、教会神权的关系。

    “就像人们看到的那样,我们魔法师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魔法。偶尔旅行也是为了提升个人实力,很少参与战争——无论内战还是外战,不为所在国家作出贡献,却享受着极高的福利待遇与社会地位,我们的存在,不但削弱了国家的世俗君权,甚至还因为众所周知的不信神而削弱了教会神权,但是我们并没有得到惩罚,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魔法师实力强大么?

    “没错。因为我们实力强大,因为无论是国家还是教会。他们奈何不了我们,也需要我们。”

    李理点点头,示意理解。这个世界,有截然不同与人类的外族存在,对于互为死敌的兽人以及魔族来说,魔法师是最强大的武器。对于友好或互不往来地龙族、精灵族来说,魔法师又是威慑力量。

    阿尔法大师突然又说出一句极其惊人的话:“李理,你必须要明白,法师学徒和魔法师其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集体,这不仅仅是因为法师学徒不受魔法师公约保护,还因为,我们根本不把你们看做同类。”

    突然听到这种话,李理懵住了,而阿尔法大师还在继续:“7级是个考验,考验你们是否有资格与我们为伍,没过7级的法师,即使魔力再强大,他的思维模式也是学徒而非魔法师的,没有一颗追求强大地心,以及对魔法力量的足够理解,就永远只能是学徒,而学徒既起不到保卫整个集体的作用,也不能把知识传承下去,更无法在魔法世界里与我们平等对话,我们为什么要视学徒为同类呢?”

    李理突然觉得很兴奋,这样的观**,无疑是符合他的价值观的,所以他产生了刨根问底的想法并把它付之行动:“可是,大师们对学生都很好。”

    卡尔慈祥地笑了,他接口道:“那是因为,我们希望你们能够成为同类。即使不行,也有感存在,老师对学生好,那不是应该的么?可是感再好,学生和老师仍旧不是同类——为什么学徒晋级魔法师以后就会和老师解除师生关系?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李理深深的点头。他已经基本明白了,为什么阿尔法大师会给予自己如此巨大的特权,但是他还是愿意再听阿尔法大师解释得更具体一点,于是把目光重新转向了阿尔法大师。

    阿尔法大师像是明白了李理地意思一样,温和地开口:“从集体的角度出,每一个魔法师都是极其宝贵的资源;从个人的角度出,每一个魔法师都是亦师亦友的同伴。在这颗星球,这个叫做魔法师的群体实在太小了,而需要我们去面对的东西却太多,魔兽、外族、遗迹、教会、国家……于是问题出现了,有战斗*以及战斗天赋的魔法师数量更少,他们是我们地位的武力保障,那么,在他们还没有能力去担负起战斗地责任时,我们难道不应该罄尽所有力量去保护他们么?”

    卡尔微笑着接口:“李理,这些话本来不应该现在就对你说的,这也是你在舞会上而出,却没有任何一位大师对你表示关心地原因。现在你惹上了麻烦,为了让你安心,我们也只能冒着让你失去平常心的危险,让你明白你的责任和权利。早在昂纳多领的时候,我就确信你是一个有战斗*的法师,接连的几次事,也证明了你的战斗天赋,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获得战斗能力。7级对于你来说,绝对不是问题,蒙巴不会和平太久了,你要抓紧时间,在问题进一步恶化之前,在有把握的况下,给自己增加点战斗经验也好,这才是我们的本意,明白了么?”

    李理真的很感动,这份巨大的、不含有任何私利的信任,除了法师公会,再不可能有别人给出了。他破天荒地对卡尔使用了敬称,认真地回答道:“是的,我明白了。请您尽管放心,我会把握住自己,不管生了什么,我对魔法力量的执著不会变。”

    卡尔笑得眼睛都没了,阿尔法大师也微笑点头,表示赞许,他需要的,正是这样的承诺。

    就在这时,阿尔法大师眉头一皱,轻声道:“伍兹伯爵来了,很不同寻常。”

    李理一愣,东方不败?!他来干什么?一次不成功的刺杀而已,至于让他堂堂总长亲自登门么?再说,这家伙本来就是嫌疑人……

    正疑惑间,阿尔法大师站了起来,对李理说道:“我去看看他打什么主意,你也一起去吧。”

    这个提议正合李理心意,他和卡尔道过别,跟在了阿尔法大师后。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