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刺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巴是个大城市,蒙巴的贵族圈却不是个大***,在这真正称得上是豪门的仅有那么几个,无论是男是女、美丑胖瘦,这些豪门中的每一位成员,都是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凤-舞-文-学-网--

    为伦道夫家族中最活跃的一员,亚当比他的兄弟姐妹更受人关注,他在大部分贵族眼中,仅仅是一个喜好美色、好斗善妒、险狡诈、欺软怕硬的浪公子哥,只有不多的人知道,剥离掉那层伪装以后,他其实还是一个剑术高明的战士,在众多纨绔中,6级的实力已经足够让他横着走了,比他还硬的豪门公子,真的不多。

    包括他的堂弟四王子德华在内,绝大部分人对他的了解到此为止,绝少有人知道,他修炼着家传的正统战士斗气,却在暗地里锻炼刺杀技巧——他,其实是一个披着战士外衣的刺客。

    为什么会这样,就连他的战友大胡子肖*伯恩都不知道。他把自己隐藏在重重迷雾中,连同他的刺客老师以及他的真实实力,因此成为那个小小联盟中最让人忌惮的一位,也因此,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次任务的执行。

    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中只挂着一弯月牙,光芒暗淡。不怎么宽阔的马路上,只有这一辆马车在疾弛,吧嗒吧嗒的马蹄踏地声、咯噔咯噔的车轮滚动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孤独地回响着,毫无疑问,一切低于它们的响动,都会被人忽略。

    亚当平心静气,竭力保持着脑海的一片空白。刺客斗气有着极大的隐匿特,但是他所修炼的家传斗气却没有,所以他只能通过这种人为手段来抑制杀气。为了不被车厢里的人感应到他地精神力,他甚至放弃了精神锁定,改用*感官去感觉目标的存在。

    亚当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了出去,短短几秒时间就从后面接近了马车,在这个位置上,他甚至可以感觉到目标的心跳,平缓、有力,就在车厢中线偏右三寸的位置上。

    体不错,也许你更有习武的天赋。

    亚当不无嫉妒地想着。一个法师。拥有这样惊人的体素质,真让人不平衡。不过没关系,很快就会平衡的……

    像个幽灵一样贴在车厢后面一秒,亚当终于确定,车里的人毫无所觉。他畅快地微笑着,猛地刺出了手中地利刃。在暗淡的月光下,狭长锋利的匕上,闪着幽蓝幽蓝的光。

    “刺客信条”第一条——永远只在敌人背后起攻击。小爬虫,你是本少爷的第一个实习对象呢……

    亚当狞笑着。手上一沉又一松,匕已经穿透了车厢后壁的木板。

    对不起,一切都结束了……噫?!

    亚当的笑容只在脸上停留了一秒不到,便扭曲得不成样子——匕毫无阻滞地穿透木版,继续前进,直到借着惯连根没入,也没有感受到一点点刺入*的阻碍!

    被现了!

    亚当大惊失色,马上意识到了况不妙,但是已经晚了,几乎是匕连根没入的同一瞬间。一阵强烈地能量波动闪过,车厢后壁猛地炸了开来,数以千计的细碎木屑像利箭一样,扑头盖脸地暴而来。

    亚当什么也来不及做,下意识地用左手护住了头脸,然后毫无反抗地被那股狂暴的力量炸得远远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亚当彻底蒙了,极度的震惊甚至压过了上剧烈的疼痛,混乱中只剩下一个声音在轰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会呢?!

    李理跃出车厢,脸上挂着嘲弄的笑,稳稳当当地站在马路中央,双手连舞,嘴里**起了晦涩的音符。

    在他后,受惊的马嘶鸣着,把庞大的车狠狠地甩了出去砸在墙上,爆起一声巨响。盖住了李理细微的持咒声。

    亚当在空中滑翔了两秒以后,终于压下了浑上下那股撕裂般地剧痛,勉强恢复了对体的控制,下意识地蜷缩起体,放松腰背,触地的一瞬间猛然一拧,像个皮球似的弹了起来,弹向斜后方。

    条件反似的保护动作流畅地做完,亚当终于确认。自己的伤势不算特别严重,上处处流血。看似恐怖,但是实际上,木刺入并不深,也没能击中要害。

    除了失血比较厉害,这次诡异地“偷袭”并没有对亚当的*产生很大伤害,但是却对他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体弹在空中,用眼角的余光瞄着李理,亚当心里全是一个个大大的问号,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被现的?李理怎样掩盖掉了能量波动?他是如何在瞬间躲掉攻击的?又是怎样反击的?

    这短短的片刻时间实在不足以让他想明白一切,更为关键地是,李理还在他前5处吟唱着咒语,他面临着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

    是战?是退?

    他很清楚,在7级以前,同级法师和武的实力是基本平衡的,影响胜负的第一要素,就是距离。5的距离,对于法师来说是极其危险的,即使能够瞬法术,命中几率和自防御也是一个大问题。就在几秒钟以前,他还坚定的相信,自己有过一千种办法干掉李理,然而最简单直接的那种办法,也最简单直接地失败了。

    战?!如果李理还藏有另一种诡异的杀手锏怎么办?!尽管亚当不肯承认,但事实是,李理这一击已经吓坏了他。

    退?!错过这一次,还可能有比这更好地机会了么?!若是被他猜出刺杀原因怎

    !整个计划也许都会受到影响!

    这一生中,亚当从未面临过如此让人为难的局面,毫不夸张的说,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了什么样的选择才可以被称为抉择,可惜这样的认识只能让他感到悲哀。--凤舞文学网--

    电光火石间想了许多。下一刻,他轻巧地翻落地,完全卸去了冲力,脚尖一点,抽飞退——他终于做出了这个屈辱的决定。

    “刺客信条”第二条——为刺客,你永远只有一次机会。

    “刺客信条”第三条——逃跑并不可耻,否则这一次就是你地最后一次。

    用刺杀宝典上的教导安慰着自己,亚当给自己的战略撤退找到了合适的理由,然而他的眼神仍旧充满了怨毒——这完全可以理解。谁会喜欢这样糟糕的第一次呢?!

    用两个小跳退出5以后,亚当猛然现了不对,这个法术的吟唱时间长得乎寻常,直到现在,仍旧没有一点动的迹象。如果全前进,李理已经倒在地上了!

    看着李理得意的勾起嘴角,在脸上写满了嘲弄,亚当地心像是被毒蛇撕咬一样,懊悔得几乎要吐血。

    就在这时。这漫长的吟唱终于结束,李理恶劣地大声吐出了法术名字:“幽暗迷雾!”

    亚当脚下一个踉跄,把牙齿咬得咯吱做响,恶狠狠地瞪着李理,那目光里的恨意,几乎能把寒冰融化。就在深暗的迷雾彻底遮住他的视线以前,他看到了李理最后一个动作——惋惜地摇着头,脸上满是怜悯,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眼前还没有彻底变成一片黑暗的时候,亚当敏捷地翻侧跃。悄无声息地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向旁边移动,很快摸到了特殊的地面——那是排水沟上面的盖板,用的虽然是和马路一样地材料,但是每隔半米就有一条宽约两指的缝隙,用于排水。

    下水沟里散着让人做呕的气味。最多只见过腐的亚当第一次知道,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让人崩溃的味道,比腐还要难闻一百倍、一千倍,但是他不敢有丝毫反应,紧紧贴在石板上,蛆虫一样的向后蠕动。

    这份屈辱,无法形容,无法比喻。亚当已经愤怒到了极限,他对着臭水沟誓,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李理,只要自己还存在一天,折磨就不会休止!

    但是现在,他只能像蛆虫一样向后爬,不敢出声、不敢加大动作、不敢运用斗气、甚至不敢集中精神力!

    幽暗迷雾?!怎么会是幽暗迷雾!

    亚当悔恨哭。

    马车撞击墙壁的声音太大了,大到盖住了那个杂种的吟唱声。自己也太紧张了,这突兀的反击在瞬间剥夺了自己地理智,如果早些判断出来,那个杂种已经是个死人了!

    好吧。好吧……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冷静下来。况还不算太坏。再过一会,找不到攻击的机会,他也该跑了吧?!跑吧跑吧,错过今天,一切早晚有清算的时候……早晚,我要和你清算!

    亚当一边悄悄后退,一边安慰着自己,终于冷静下来,马上又想到了那个关键问题——李理究竟是怎么现他的?!

    亚当自问,在动攻击之前的一瞬间,绝对没有泄露任何绪波动,为了不被察觉,他甚至没用精神锁定的方式进行攻击,之所以要跟在马车后面,正是为了用听力确认李理地位置,即使他的行动带动了气流,7以下的武也不可能察觉得到,李理一个法师学徒,凭什么提前做好了准备?!

    想着想着,亚当突然意识到况不妙。刚才李理能够现自己,那么现在呢?!

    几乎刚产生**头,亚当就听到了锐利的呼啸,甚至还来不及思索,他的体就已经本能地产生了反应,全用力,向旁边翻了过去。

    紧接着,一爆炎火球炸在了他体右侧一米处,炽的气流瞬间烤焦了他的头、眉毛,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地将他顶在墙壁上,震得他五内焚,哇地吐出一口血来,掩盖住了匕掉在地上的脆响。

    “闪得不错,继续努力。”

    远远地,迷雾外面传来了李理带着笑意的声音,紧接着,一元素飞弹狠狠砸在了亚当地肩膀上,融出来一个浅浅的坑,另一接踵而至,他勉强歪歪体。用口迎上了法术,然后深吸一口气,撑着墙壁爬起跃向另一侧,蹲伏在了马路中央。

    “恩,反应也不错,值得夸奖。”

    又是一句揶揄,亚当连暗骂的心都没有了。刚才的险况,他现在回想起来还浑直冒冷汗。

    刚才他地位置是在石板正上方,左侧半米处就是墙根。右侧是马路,正常况下,闪避攻击时应该要向右闪,因为回旋空间比较大,可以减弱冲击波所带来的伤害。

    但是没想到,李理的攻击已经算好了落点,如果他真的右滚,恐怕会炸个正着,那时。哪怕他这夜行衣能够多抵抗一倍的能量冲击,也会被炸得血模糊吧?!

    那一刻,他根本就什么也没来得及想,经受过残酷训练地体,自然而然地判断出了能够减少伤害的闪避方向,如果想了再去躲……

    险死还生地亚当不敢再抱着当缩头乌龟的想法,尽力伏低了体,强忍着浑剧痛,调整出一个比较容易力地姿势,被动地等待着攻击降临。

    在这一刻。他彻底认清了李理的本质:这是一个比他更险、更毒辣、更擅于扮猪

    的小人!

    幽暗迷雾刚刚被释放出来的时候,亚当本以为李理是准备逃跑,会产生这种想法很正常,他是6级战士,李理是4级法师,在正在那种距离下,两哪有任何可比

    可是有了幽暗迷雾做掩护就不一样了,这个法术尽管只有2,却是黑暗法术里相当实用的一个。

    它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它能迷惑人的感知,被它笼罩的人,会失去一切方向感,这也是亚当不敢直接后退的原因。唯一能破除掉迷雾的方法,就是像他最初所做地那样,沿着固定的物理痕迹移动。

    所以当亚当看到李理脸上嘲弄的表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幽暗迷雾的半径通常都在1o米左右,可以想象,李理必1o米远的位置为中心,他主动退到了中心,李理有了更充足+逸,怎么会不开心?!

    但事实告诉亚当,幽暗迷雾根本就是为他准备的陷阱!李理不受迷雾的影响,可以正确感应到他的位置——即使,他已经收敛了一切存在痕迹!

    还好……亚当不无后怕地想。还好李理不会3黑暗系法术“黑暗能量附着”,如果他释放这个法术。自己地斗气被压制、体迟缓虚弱,恐怕只能任他宰割,现在么……一般的飞行法术恐怕还奈何不了自己,只要拖到幽暗迷雾散去……哼哼!

    绷紧神经,放松肌,静静等待着,却半天不见一个法术飞来,亚当诧异了。

    怎么回事?!难道……李理已经走掉了?!没道理啊?除非……他的魔力不够了!

    猛然想到这个可能,亚当立即兴奋了起来。

    算算看,一个2黑暗法术幽暗迷雾、一个2级火系法术:两元素飞弹,一个不知名但不应该低于2的爆炸法术,4法师全部的魔力也不过只够52级法术吧?

    就算李理的魔力很多,但是,默会比正常施法消耗更多地魔力,他默了一个爆炎火球和一个不知名法术,并且还通过某种手段压制了能量波动……这样说起来,他应该是没什么余力了才对!

    这边亚当的心思刚活泛起来,李理就感应到了他的精神波动,眉头一皱,心里暗叫不好。

    李理剩下的魔力的确不多了,但要收拾亚当还是够用的,只是那需要时间,以及亚当的配合。

    李理瞬间有了定计,不慌不忙地开口道:“喂,死了没呢?”

    亚当一惊,浑瞬间绷起,过了片刻,却现并没有受到攻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更加恼怒——少爷是伦道夫家族的嫡二子,大哥伯雷入赘凯特皇室以后,少爷已经成为伦道夫家族实质上的未来家主,不是你可以随意耍着玩地阿猫阿狗!

    狠狠地憋了一口气,亚当闭口不语,却把感知提升到了最灵敏的程度,尽管在这该死的迷雾中作用不大,但总归也是一重保障,有就比没有强。

    李理也不气馁。自顾自地继续道:“阁下也是一个贵族,为什么要对我下杀手?我来蒙巴不长时间,自问不应该有您这样的敌人。”

    亚当又是一惊,这次再也拿不起架子,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贵族?”

    李理嘿嘿地笑着,揶揄道:“下次再干这种事之前,记得洗澡。您上的脂粉香气浓得能盖住水沟里的臭味,来蒙巴这么久了,今天地空气最新鲜。”

    亚当心里一松——还好。知道我是贵族无所谓,不知道我是谁就行。

    然后又一紧——如果不是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洗澡,我这个专业刺客会不知道?!只是没想到你通过这一点察觉到我罢了。

    然后又一松——原来是这样……早听说这世上有天赋异禀的人,没想到运气这么差,竟然在这种时候遇到。

    然后又一紧——哼哼,下次我一定记得洗澡,希望你还能像今天这样好运……

    亚当心里像松紧带似的一松一紧一紧一松抻悠了半天,这几分钟地紧张绪终于得到了缓解。头脑也清楚了起来,马上意识到了关键问题——李理想做什么?!或在做什么?!

    亚当脑袋里使劲转着,试图解读目前的局势,回答也就多了一分漫不经心:“神恩如海,神威如狱。神说:吾不罪凡人,但有辱吾,汝可高举起罚之鞭。”

    “扑哧”一声,李理笑了出来。这个亚当,也太搞笑了吧?!

    亚当听到笑声,也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整个脸登时变得火辣辣地,眼看着就快梳理清楚的思路,也重新乱成一团。

    李理的态度很明确:绝不给亚当留面子。恶劣笑地过以后,又开口讽刺道:“生命之主说:吾不罪凡人。混乱之主说:但有辱吾,汝可高举起罚之剑。命运之主说:无信、伪信。必受命运之鞭抽打。我说:你该不是被‘罚之鞭’抽傻了吧?!”

    亚当连眼睛都让李理激红了,刚要破口大骂,突然想到自己目前的体状况,张了两次嘴,又恨恨地闭上了。

    亚当不说话,李理也不再说话。就这样诡异地沉默了片刻,当亚当又开始疑神疑鬼时,迷雾渐渐有了散去地迹象。

    亚当狂喜,这该死的迷雾终于要散去了!但是因为不能确定李理是否已经离开,他仍旧忍耐着。没有立即起

    迷雾越来越稀薄,从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变成了深暗,又变成淡暗,终于,

    够看清楚了马路上的花纹,以及眼前那双靴子上的花

    靴子?!

    亚当大惊,双手一撑就要起攻击,肌却突然诡异的活动不了,软的硬不起来。硬的软不下去,整个人就这么歪歪地倒了下去。

    尽管不知道中了什么样的暗算。亚当地反应仍旧可圈可点,他在倒下去的时候拼力把右手压到了下,用一种很别扭的姿势护住,脸上却满是惊恐,颤声道:“你要做什么?别过来!”

    李理心里暗笑,装作不屑地往前走了一步,看着亚当眼里流露出一丝喜悦,又迟疑地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

    无视掉亚当那夸张得掩饰不住的失望,李理笑眯眯地问道:“您想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亚当配合地眯起眼睛,看上去像是想阻止绪的泄露。李理很不善良地抽他:“您真可怜,难道您没有听说过,需要有幽暗迷雾才能挥作用的幽暗侵袭么?”

    亚当眼角一抽,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法术,毕竟,幽暗迷雾被重视的唯一理由就是拥有强大的迷惑作用,而幽暗侵袭挥作用的条件就苛刻多了。

    “……当迷雾中的敌人像您一样长时间保持肌静止时,幽暗侵袭才会产生作用,说真地,像您这样老实厚道的贵族真的不多了——您确定您没有被‘罚之鞭’抽傻?”

    亚当眼里冒出了怒火,却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

    “您刚才一定在想,我是不是没有魔力了,对么?”耸耸肩膀,李理用那种很无奈的语气继续道:“没错,我的确没有魔力了,不过,现在我要杀你,需要魔力么?”

    说话间,李理灿烂地笑着,从背后拿出了亚当用来行刺地那把匕,匕的刃上,仍旧散着幽蓝的荧光,照得亚当脸上一片惨然。

    “您赢了。我死得并不委屈。只是,在您杀死我之前,能不能告诉我,您究竟是怎样现我的?又是怎样屏蔽掉施法时的能量波动的?作为对这两个问题的回报,我将以贵族的份誓认同您对我的伤害,并且以信徒的份宣布您无罪。”

    李理怜悯地看着亚当:“假如您真能去往天国,记得以后少玩鞭子,多看书——幽暗侵袭实际上就是迷雾散后黑暗能量入体,要等幽暗迷雾开始消散才会起作用,散得越多,作用越大……”

    无视亚当那愤怒得似乎要吃人地眼神,李理蹲下去,轻声道:“记住我的罪罢,亚当&1t;

    在亚当惊恐的目光中,李理猛然挥刀,割断了他一切的留恋不舍。

    李理把左手按在地上,地面上传来了微微的颤动。李理笑了笑,右手突兀地燃起了橘红的火焰,两秒后,他把匕轻轻放到了亚当手边,果断地抽而退。

    两分钟以后,两队卫兵在车夫的带领下小跑着赶到了现场,为的骑着一匹灰色骏马,着重甲,一蓬乱糟糟的胡子不甘心地从面罩下露了出来——这位骑士,正是大胡子肖*伯恩。

    卫兵们迅地封锁了现场,开始查看痕迹,自然,一无所获。

    其中一位队长得出大致结论以后,回到大胡子边,问道:“头,那家伙死透了,怎么办?!”

    大胡子微微仰起了头,沉默了片刻,才沉重地吐出一个字:“……杀。”

    杀?!

    小队长迷糊了,下一个瞬间,一把刀从肋下狠狠地插进了他地心脏,在临死前的那一刹那,他终于听懂了这个“杀”字地意思。

    同样的形在同样的时间上演,两个小队总共2o人,5过后就只剩下了11个。另一个队长擦着刀,走到马前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头,怎么办?”

    大胡子疲惫地挥挥手:“把现场收拾干净,人都抬回去,伤口我会找人处理。车夫么……”

    大胡子沉吟起来,那车夫一早就被人捂住了嘴巴,现在已经吓得面脸眼泪,屎尿齐流,却连挣扎都不敢,生怕被这群凶神恶煞一刀切了。

    那位小队长见大胡子为难,小心地开口:“反正这家伙是被我们半路截下的,杀了也无妨。您要是觉得他满脏臭不好处理,直接让那两匹马踏死如何?”

    那两匹拉车马还拖着只剩半截的马车,正安静地站在一边,大胡子点点头,小队长领着残存的卫兵开始收拾现场,用一种药水清洗着血迹,把尸体一具一具地往一辆突然赶到的货车上抬。不长时间,杀戮的痕迹全部消失,仿佛什么都不曾生过。

    然而,被卷入其中的这许多人,真的可以若无其事的面对么?

    一场杀戮往往伴随着另一场杀戮。

    杀戮之门一旦开启,能够关闭它的就只有足够多的杀戮。

    月光还是一如先前地暗淡着,望着镰刀似的月,肖*伯恩想句名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