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不过如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宴最后平平安安地结束了,没有小贵族围着他拉东扯放女赖着他放浪、也没有亲教会的贵族对着他冷嘲讽——这些本来是必然存在的花絮,但是大能的安吉莉娜女王庇护了李理,让他免受折磨。--凤舞文学网--

    其实一直到最后,安吉莉娜都没有开口**到大家的交谈中,她突然诡异地变成了淑女,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偶尔微笑,偶尔皱皱眉头,偶尔漫不经心地转动着目光,仅仅是这样,就保证了这个小***不受打扰。也正是因为现了这一点,李理才耐着子和亚当、塞琳娜磨了下去,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营养的话题。

    塞琳娜给李理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成熟妩媚、善解人意,绝对称不上端庄稳重,但也不像传闻里那么放——李理完全能明白为什么会有那种传言,塞琳娜绝对有放的资本,容貌艳丽、材火暴、皮肤白腻、气质迷离,这样的女人,只要柔柔弱弱地抛个媚眼,愿意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就会从中心广场排到星巴山,就连一付小心谨慎模样,把关注重点放到李理上的亚当,都经常会因为塞琳娜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而激动上半天,每到这时,他就会用喝酒掩饰或干脆转头望向李理。

    但是,脸可以板得正气凛然,精神上的紊乱要如何控制?!

    更有趣的是,每当亚当有变化时,塞琳娜的精神也会略微波动,女人在这方面总是敏感的,以她的成熟,很容易就能分辨出男人的眼神是赞美还是贪婪。

    李理为此差点笑破了肚子。脸上始终一片灿烂,亚当自以为很得体,殊不知正主和看闹地早对他洞若烛火,之所以不表现出来,只是想看他能耍到什么时候罢了。

    四个人里,惟有安吉莉娜比较古怪,以她高达1o级的实难从亚当的细微动作中看透他的绪,但是。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精神波动从开始到最后,始终稳定得如同老僧入定,脸上的表虽然寡淡,偏偏还很生动,并不像掩饰,这让李理意识到,他的新异能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直到酒会结束,李理还在考虑这个问题——他感应到的。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可以肯定,那种波动绝对不是纯粹的精神力,法术和神术都有感应精神力地法门,但是仅能感应强弱,像李理这样,可以像记住外貌一样记住每个人的波动,这种能力简直已经达到了灵魂层面,而对于灵魂的研究,那是11级以下法师的区。

    李理很兴奋,单纯的记忆波动并不能给他的个人实力带来提升。但是,他的异能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个作用。

    “天眼”这个名字真的很贴切,除去更加敏锐的眼视力不提,他能够比正常人看到更多地东西,包括魔法元素、包括能量波动、包括还不能确认的“空间缝隙”,这里面的每一种能力都是极其强悍的。强悍到了逆天的程度。

    能够看到魔法元素让李理的冥想更有效率,实力提升更快,这是最基本的能力。

    景象化能量波动就像是景象化魔法元素这个能力的升级版,当魔法元素不再单独存在,就说明它们已经形成了法术,比如结界,这东西上面没有魔法元素,也不阻隔元素流动,但是结界本会散能量波动,只要有波动。就逃脱不了天眼的探察。

    这两种能力结合在一起,让李理能够轻易地现结界、法阵、法术陷阱、魔法物品、施法痕迹、元素聚集异常等等,如果他想凭此而成为一个宝藏猎人,专业的寻宝盗贼完全可以下岗再就业,他们需要学习很长时间地专业知识,在李理眼里就是个笑话,当他们绞尽脑汁想要通过年代、形状、材料、能以及历史记载去判断一把匕是不是魔法武器时,李理只需要搭眼一扫,就能得出结论。

    至于“空间裂隙”。这个不好说,凝神观察。他的确是能看到空间里存在着一些细小的像裂缝似的东西,但是那究竟是什么,以他目前的水平,还没法确认。这种程度的观察,一是太耗费精力,二是会模糊掉视野,所以李理还没有仔细研究过。

    这些能力给李理地个人实力带来了极大的提升,并且还会随着他对魔法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而产生越来越巨大的作用。

    在向塞琳娜和安吉莉娜解释卡通版火球时,李理并没有说实话,如果有另一个法师在场,一定能够意识到问题所在,那是被李理故意忽略掉的关键——既然火球术只要形成球体就可以存在,那么,李理既然有能力制造小火球,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同样有能力制造大火球?!

    输入足够多的魔力,制造一个篮球大小的火球,用一个一级法术的施法难度,换回一个三级法术的威力,这并不夸张。--凤-舞-文-学-网--

    还有另一个关键:小火球在落入杯中时并没有因为碰撞而爆炸,以那个火球的体积来说,这明显不合理!要知道,法术体积越小,就意味着结构越脆弱——用李理自己地理论来解释,就是“壳”越脆弱。

    所以,那一个小小的火球,实际上包含了两个极其了不起的突破,毫不夸张地说,这两个突破,每一个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自从开始学习魔法,李理一直以来就有这样的想法:魔法很神奇,但说到底,不过是对于能量的一种应用,比较起前世的电能、核能,这种应用方式比较另类,但也有规律可遵循。那么,是不是可以用科学来解读魔法?!

    这是一个很伟大的设想,并且只有李理这个21世纪来客现。

    本来,这个过程会很漫长很艰苦,但幸运的是,李理居然拥有了能够看到元素地异能!从刚刚意识到自己的特殊,李理就开始有意识地锻炼天眼在施法过程中地应用。几年

    间断,一直在制约着他地,一是理论基础的薄弱,二不受控制。

    来到法师公会以后,理论基础方面的短处很快被弥补上,接着天降馅饼,他的精神力彻底与灵魂*结合到了一起,更幸运的是,天眼异能居然也得到了飞跃式的进化!

    受到了这样的鼓励。李理开始潜心研究这两个难题,就在前天,他终于初步掌握了这两个设想,实现了质的突破。

    若非是这样,今天他只能向大胡子肖*伯恩低头。一时地退让,这本没什么,大胡子稍微收敛一点,李理就会用更委婉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不会像现在这样。给自己惹下一个死敌。

    不过这也没办法,越是融入这个***,李理越能感觉到两种价值观**的差异。这些贵族中的绝大部分,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中庸之道,他们只相信实力,在没有展示出足够的实力之前,所有的宽恕、容忍都是懦弱无能,而非是襟大气;在展示出足够的实力以后,宽恕、容忍、避让仍旧不是襟大气,而是莫名其妙。

    为了能给亲近自己的人一个交代。也让看自己不顺眼的人有所顾忌,李理不得不拿大胡子立威。但是很明显,理查德是乐于见到这种况地,所以他压根就没怎么出力气,否则他大可以把火球再做得大一点,多压缩进一点元素。一杯就能炸到他从此不想吃,三杯摆在那里,要么拒绝然后名誉扫地,要么喝下去然后找人收尸,冒点烟那种程度,顶多只能算是个教训。

    李理不知道,他是好心留了手,但大胡子压根没领,正在算计着如何收他的尸。不过命运这东西难说得很,终究谁会因此而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自然有分明的那天。

    一路琢磨着有的没的,李理很快回到了公会,一进家门,法拉果然还没睡,穿着那件她最喜欢的蓝色棉布睡衣,正坐在客厅里看书。

    李理手上捧了一个大盒子,心想要聊天也不差这一会,环境也不合心意,于是一边上楼一边无赖地招呼道:“我上去洗个澡。等下去你卧室和你细说。”

    法拉眼都没抬,认认真真地看完那一页。才把书签夹好,起回房。

    直到进入法拉的卧室,李理仍旧没有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把确认了亚当就是刺杀一员的事告诉法拉。

    当李理从沉思中醒来时,法拉正玩味地打量着他,那眼神里的笑意让他一怔:“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我?”

    “没什么,只是在好奇你地收获如何。怎么样?!蒙巴的小姐贵妇是不是很?”

    法拉坐在上,上后仰,双手后撑,*交叠,曲线玲珑浮凸,表似笑非笑,话里话外的味道,更是让人心醉。

    对着最终梦想劳拉和勾魂尤物塞琳娜坐了整整半个晚上,尽管李理的心绪完全不在那种事上面,又一直保持着凝神状态,却也积攒下来不少的*,这一刻,全部被法拉的小女生态点燃。

    李理贴着法拉坐下,毫不客气地环上了她细嫩滑腻地腰肢,重重躺倒的同时,拉着她盖到了自己上,笑道:“除了芬妮,总共认识了两个女人,一个相当冷淡,另一个还算但是太老,还是你好。”

    法拉紧紧贴伏在李理那不算强壮的膛上,感受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心里的羞涩简直无法言喻,夹杂在这份羞涩中的,除了屈辱还有解脱。在这种时候,她脑海里想着的居然不是挣脱,而是“这样也好”。

    带着这样复杂的绪,她强作不以为意地无视了敏感地带与李理膛的亲密接触,一抬眼却又对上了那双清澈但不见底的眸子,终究还是没能控制得住问出了口:“冷地是谁?老的又是谁?”

    李理恶劣地笑了起来,笑得法拉羞愤若死,满面红霞。她破罐子破摔似的盯紧了李理,终于出了答案:“冷女人是安吉莉娜,老女人是塞琳娜。”

    法拉撇了撇嘴,这个小动作让她分外惹人怜惜:“怪不得你这么急色,该不是在女王那里吃了鳖。或是被塞琳娜勾起了火吧?!”尽管语气里透着不满,但是她并没有挣扎,还是那么安稳地伏着。

    李理平静地解释道:“安吉莉娜表现得很疏远,但是她边安静些,呆着舒服。塞琳娜倒是和传闻里一样勾人,不过我光顾看亚当的闹了,没时间琢磨别的。”

    法拉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笑容马上活泼起来:“真应该恭喜你,那可不是疏远。而是女王的矜持。安吉莉娜古怪,对于新结识的人,越尊重就越矜持,就算是全大6都知道她地作风,她也硬要装出淑女模样来。还有,你是不是又干出什么事了?仅凭传闻,她不可能这么重视你的。”

    李理本来不打算提起和大胡子肖*伯恩地冲突,但他没想到此敏锐,居然仅仅通过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就推断出了事实,于是简单地讲述了一遍冲突经过。

    法拉听完以后,神色凝重地开口:“怪不得亚当宁肯面对着安吉莉娜也要凑到你跟前呢……”

    “恩?!”李理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他和大胡子关系很密切?”

    “相当密切。亚当地父亲阿尔弗雷德&1t;央卫戍军军团长,而肖*伯恩的父亲曾经担任过中央军的后勤官能当上城卫军的大队长,与他那区区6级的战士级别关系不大,我这样说,你明白么?!”

    “明白。”李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同样是军队系统,亚当、肖*伯恩和安吉莉娜是什么关系?看起来,她家伙相当缺乏友好。”

    法拉伸手支起了脑袋,耐心地解释道:“尽管同样是军队系统,但是伦道夫家与海茵里希家并

    。老海茵里希是在上一次边境战争中成为军神地。没能参加那场战争,伦道夫伯爵曾经公开宣称,如果许中央军参战,军神称号轮不到老海茵里希,但现在的事实是,即使在中央军里,伦道夫伯爵的威望也没有老海茵里希高。这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在这以前,两家倒是没什么仇恨,军神世家绝对中立,政治立场上也没有冲突。”

    说到这里。法拉俏皮地歪歪脑袋,揶揄道:“至于安吉莉娜,那家伙眼高于顶,除非是想找人撒气,否则根本想不起亚当和肖*伯..;能好得起来才奇怪呢。”

    “这样啊……”

    李理大致梳理明白了几人的关系,对于亚当主动接近他的用意,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现在唯一不能确认的就是,亚当的试探。是否有对于那把刺剑地怀疑在内。本来,他偷走刺剑的行动相当隐秘。但是以伦道夫家族的实力,绝对有能力通过排查的手段把目标缩小到他上。

    那个女刺客倒在了贵族区,贵族区没有狂欢夜庆祝活动,在那个时间段,会路过那个位置的人绝对不多,并且绝大部分都坐马车,而李理恰好是极少数步行之一。

    无论是肖*伯恩的针锋相对,还是亚当的试探关注,穿连起味,都透露着不同寻常的味道。

    那么,接下来他们会如何反应呢?

    李理没能思考出一个结果,因为法拉开口打断了他:“你完全不必为了这点小事忧心。恐怕你还不知道,你已经在公会里挂上号了,老师们的意见是不给你过多干预,等到你结束精神高增长期或突破后再对你进行指导,听说这是卡尔大师的建议……”

    尽管法拉完全猜错了方向,李理仍旧很感激。为了表达这种感激,李理坏笑着啄了一下法拉地额头,法拉马上没了声音。

    说起来,法拉在这方面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西方贵族女,尽管总是落落大方,但从不主动,李理很讨厌她的逆来顺受,非常讨厌——他一直在等待着法拉的逆推,但是从目前的状况看起来,离达成心愿的那一天实在是远得很呐……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也是法拉地聪明之处,她清楚的知道李理想要什么,所以就用了这样一种别出心裁的方式来抵抗,貌似什么也没做,却比做什么都强。李理有时会搞笑的想:所谓的高手,就是这样,浑上下处处破绽,仿佛一剑就能刺倒,但这一剑偏偏刺不出去,也就没了破绽。

    抛开这点小小郁闷不提,李理还是很喜欢两人之间的这种状态,很愉悦,又没有负担,尽管寡淡了点,但也不缺乏乐趣,算是别有一番滋味。

    抱着法拉暧昧了一会,李理又开始犯愁,明天法比斯家的酒会去不去呢?!不去怕不礼貌,去又嫌浪费时间,甚至惹麻烦。

    他又琢磨了一下安吉莉娜的警告,觉得最可能与那些牧师以及亲教会的贵族们有关,若是果真如此,肯定有法比斯家的拉里斯多夫一份;这样一来,塞琳娜和安吉莉娜肯定要去看闹,看完了说不定还会弄出点事儿来;假如海伦再表现得不理智或不友善一点,她地追求们也能折腾一阵;再想多点,大胡子的亲友团说不定也已经挖好了坑;运气再背点……这就已经够麻烦了,还能怎么背啊?!

    这时候就能看出来法拉把握时机的能力了,她轻轻敲了敲李理的膛,把他从思绪中叫醒,貌似善良实则居心叵测地问道:“有什么为难的么?说说看,也许我可以给你点意见。”

    李理哑然失笑,沉吟一下,到底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这也是他第一次把自己的想法向她坦言:“我觉得,我现在的地位相当尴尬——与这些家族的上一辈人交往,分量还稍嫌不足;与亚当、理查德这些人混在一起,一是接触不到权利核心,二是缺乏利益,三是年轻人之间的冲突更激烈,四是缺少共同语言,五是浪费时间地事太多。你怎么看?!”

    法拉认真倾听着,思考良久,慎重地答道:“也许你应该换个角度去想,先不要考虑为难之处。你看,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毕竟融入到贵族圈里需要一个过程,以及一定数量地台阶,缺少了这些,你始终只能是一个***里的外人。所以说,无论你再怎么排斥这个交际***,也不得不和他们保持一定程度的联系,那么,还是放松心去应付吧……感到为难的话,就想想我、海伦、芬妮,甚至安吉莉娜,我们每个人都不喜欢这些东西,不也熬了这么多年么?!”

    其实这道理李理也知道,但是听法拉说——尤其是认真严肃地说,感觉就是不一样。

    于是这家伙义正词严地说着“真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才好”,然后又坏笑着啄了她一口。这次直接啄在了法拉的红润嘴唇上,啄得她“嘤咛”一声,终于克制不住羞,埋下了头去。

    李理本来还打算向她再打探点别的消息,被这*的声音一激,马上兽大,唰地撑起体——道了一声“明天见”,急匆匆地跑掉了……

    法拉将脑袋深深地埋在上,良久才翻过来,脸上满是明媚灿烂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哼!装了一付禽兽模样,实际上,也不过如此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