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霍克家族的晚宴(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腿妞的一声河东狮吼,不仅吓了理查德一跳,连带着麻了半边子,差点就拜倒在那个昵称下。--凤舞文学网--还好他的反应足够敏锐,很快就明白,此“理理”非彼“李理”,这恐怖的大召唤术,恐怕是针对自己边那位的。

    果然,本来缩着脖子要躲回人群的理查德,听到声音以后就像被打了兴奋剂的猩猩一样,猛然窜了出去,带着一脸几乎称得上谄媚的笑容迎上前,一边利用这最后一点空隙,用风系的“传音术”提醒着李理。

    “她的名字叫安吉莉娜*海茵里希!无论你听没听过,小心求多福!”

    安吉莉娜*海茵里希?!

    刚刚还在幸灾乐祸的李理乐不起来了,恨不得扎个马步,一招正步右掌透力推打飞理查德这混蛋,再召唤一百头大象从他上踩过去。

    李理咬牙切齿地同样用传音术回道:“你要真有提醒我的那份好心,可不可以别死拽着我不撒手?!”

    也难怪李理反应太大,从他出门到现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听到的关于这位大小姐的传言实在太多了,如果说整个蒙巴城里还有一位他既好奇又不想面对的人,那么只能是她——号称是“蒙巴公国无冕女王”的安吉莉娜*海茵里希。

    为什么安吉莉娜*海茵里希会有这么巨大的影响力?这先~姓氏谈起。

    海茵里希是凯特帝国时代最为古老尊贵的姓氏之一,范*海族也是凯特帝国皇室以下最有影响力的强大家族——直到今天,它仍旧是凯特王国的军神世家,以勇武着称于世。

    凯特帝国分裂前3,范*海茵里希家族的嫡长子意外亡,连同他地妻子、子女。这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全帝国的大事,但其中具体况如何,知道的人无一不讳莫如深。3的时光一晃而过,当凯特帝国遭遇大变时,宣布立国的蒙巴公国突然多了一位永远戴着面具、自称复仇天神的神秘将军,以及一支名为“天界净炎”的精锐骑军。

    那是一个遍地战火的年代,复仇天神率领着天界净炎南争北战,无一不胜,很快成为蒙巴公国的“军神”。在蒙巴立国以后地最终之战上。他正面击败了号称“辉煌军神”的范*海茵里希家族当代家主,亲斩其后,在数万敌我军官的眼前摘下面具,宣布恢复海茵里希的姓氏,消息传出,举世哗然!

    凯旋以后,海茵里希顶着蒙巴公国“开*神”的至高荣誉,以及公国里除了蒙巴大公以外绝无仅有的“世袭神武大公爵”爵位进入半归隐状态,直到战争再次爆。以6o高龄征战沙场,凯旋而归,彻底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中第一人。

    蒙巴立国一百余年来遭遇战争无数,光是比较大的“蒙巴阿里边境战争”就生了六次,海茵里希家族似乎继承了凯特帝国时代军神世家的神之祝福,每当国难当头,总会出现一位天纵横才地后代,稍加磨砺,便又成一代军神,力挽狂澜于大厦将倾。

    时至今。海茵里希家族已经出现4获得军神荣誉的将军,离现在最近的那一位,正是安吉莉娜的父亲,“狂澜军神”阿里克斯*海茵里希。

    有个位军神的父亲,这在重视武力与荣誉的蒙巴,基本就等于获得了全*人的认同。另外。安吉莉娜还是海茵里希家族这一代的唯一后裔——通俗点解释,当老海茵里希过世以后,安吉莉娜就是蒙巴公国里唯一一个在份上与蒙巴大公相当的女公爵!

    如果这位未来的女公爵还美貌如花……那么,她简直就是神地宠儿!

    在安吉莉娜还小的时候,上门为子侄提亲,甘愿让子侄改姓入赘、“嫁”于安吉莉娜的贵族就已经多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在数量以及质量上全面过了正牌公主法拉。

    但是,当安吉莉娜慢慢长大以后,还抱有这种想法的贵族就越来越少,直到她18岁成年。所有人都彻底放弃……

    关于这个迷团的答案,李理听说过不下二十种版本,全部收集起来足够写成一本传奇小说。最后还是通过一次闲聊,他才从法拉那里得知了一个勉强靠谱地原因。

    安吉莉娜15岁时将家传斗气练到6级,打遍蒙巴城中青年贵族无敌手——所谓的中青年,是指下到15上到35…1525的打起来比较顺手,这个肯定是没什么疑问的;至于25到35的,就算打不过,也没人跟她较真。安吉莉娜全当是在找人陪练。

    其实实力强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她可从来没当做切磋。完全是真打!在蒙巴城这个都贵族圈里活跃或活跃过的,下至爵士,上至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从法师到牧师到骑士,只要她能打得赢,哪个逃过了?!

    李理一听法拉提起安吉莉娜时的语气就知道,这个正牌公主以前应该也挨过打!

    打架打多了,实力提升就快,再加上她确实天赋惊人,居然在18成年礼之前突破了7级,于是在成年礼上放话:想娶本小姐的都滚远点,本小姐看不上你们,需要给海茵里希家族留下后代时,本小姐自然会找个顺眼的男人挤。如果只是想和本小姐上,那很简单,打赢本小姐就行,赢一次陪一天,随时兑现!

    原话是不是这样的,李理并不清楚,不过关于这段有名地“宣言”,外界流传的版本倒是惊人的一致,据说当时就吓退了所有想提亲的贵族——就算心里惦记着美女、惦记着荣华富贵,不怕挨打、不介意自己戴什么颜色的帽子,起码也要脸面上过得去才行啊……这么一闹,谁还敢提这茬儿?!

    除了这个,另外还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据说:据说老海茵里希当时激动得踩碎了一大片理石地板,当着脸色青的蒙巴大公吼道:好!我海茵里希家的女人。--凤-舞-文-学-网--就应该有这样的气势!

    呃,实话说,那一刻地老海茵里希究竟焕着怎么样的光彩,李理实在想象不出来。只是,他在听完这两个“据说”以后就决定,以后一定要离姓“海茵里希”地远一点,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却没想到,今天一时不慎,居然被理查德这个龌龊小人拽上了门去。他怎能不恨?!

    理查德死猪不怕开水烫,很明显,与独自面对安吉莉娜相比,李理的威胁简直不值一提。他狗腿子似的弯腰媚笑道:“大姐,您什么时候来的?小弟忙昏了头,这群该死的下人也不知道找我报个喜,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前来问候,您见谅。”

    安吉莉娜笑盈盈地听理查德胡扯,目光倒有一多半放在了李理上。等理查德终于扯完。才不紧不慢地拉长了语调:“理理小乖乖,你有这份心就成了。”

    安吉莉娜居然没有为难自己,这让理查德大喜过望,觉得顺手拽上李理实在是一个再

    过的决定,眼见着安吉莉娜确实对李理很感兴趣,马友求荣。

    “哪里哪里,您能来是小弟的荣幸,更是霍克家族地荣幸……让小弟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先生是李理*昂纳多,跟随卡尔大师学习.)年仅18岁就已经成4法师,是蒙巴法师公会近5o年来最杰出的天才。狂欢节的宫廷舞会您没在,当时李理先生的表现震动了所有人,机智、勇敢、坚韧、谦虚,我真诚地认为,李理先生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法师。”

    纵然李理已经做好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准备,听到了理查德这滔滔不绝的赞誉之言,心里也忍不住开骂。这家伙,哪里抱着什么好心了?!分明是怕不能把自己撇干净!

    安吉莉娜的表没什么变化,她周那些大汉倒是笑得难看了起来,或嘲讽不屑或幸灾乐祸,表古怪,眼神闪烁。

    介绍完李理,理查德像个皮条客一样介绍这群人,先自然是安吉莉娜*海茵里希。

    “李理。我很荣幸能向你介绍这位女士。这位美丽动人、直率可、豪爽真诚、皮肤如牛般光滑、眼睛如宝石般明亮……的女士就是我们蒙巴地无冕女王,安吉莉娜*海茵里希。”

    李理微笑着倾听理查德那滔滔不绝的形容,一点不耐烦的表都没有。借着这个机会,他也认真地观察着这位“无冕女王”。

    她有一头黑褐色的秀,浓密而且没有任何自然卷曲,简简单单地扎成了马尾,垂在脑后,就像前世里最常见的中国女孩一样,让李理一望之下便生起一丝亲切感。

    她的皮肤很光滑细腻。泛着健康的小麦色,隐隐间似乎有光芒流动于上。

    她的容貌并不是那种精致的绝美。也并不特别有棱角,眉毛很细,在眉弓处挑起,有一种很锐利的感觉;嘴唇很饱满,唇线分明,极其感。

    她歪歪扭扭地半躺着,两腿架在茶几上,光滑地曳地长裙滑落到膝盖之后,露出了半截大腿,匀称圆润,线条流畅,并不像寻常女战士那样肌达、粗壮有力,反而更像是练惯了健美体的都市白领,既没有松松垮垮的赘,也看不见成块的肌,漂亮得让人眩目。

    不同于法拉的精致、芬妮的妩媚、海伦地古典,这是一个极其感的美女,她的感来自于她那内敛的野,也许她的内心比绝大多数女佣兵更加狂野,但她终究是个血统高贵的贵族,她那粗放的语言并不能抹掉她的气质,她所接受的教育也决定了她终究不是那种只有斗气、没有知识的战斗机器。

    李理一阵恍惚,遥远地记忆浮上心头,一个梳着马尾辫、手持双枪、大腿修长、感狂野的形象与面前的“无冕女王”迅重叠,眉、眼、唇、腿,无一不像,惊人的像。

    那也是一个无冕女王呢……盗墓界的无冕女王,李理前世的终极梦想——劳拉。

    很快驱散掉对前世的恋栈,李理笑着道过“您好”。理查德开始介绍下一位贵客。

    “这位美丽地夫人是塞琳娜*海茵里希*本贵、交游最广阔的女伯爵。她所举办地沙龙和冷餐会,是蒙巴城里最具有人文艺术气息的,在那里随便扔块石头,砸到地不是艺术家就是学,像我这样的贵族纨绔,通常都很难进门。”

    周围的人善意地笑了起来,塞琳娜眯起了眼睛,看样子被奉承得很开心。

    李理其实并不满意。理查德铁了心要站到那一边,介绍时有用的一句不提,拍马倒是不遗余力。透过他的话,李理能确定地东西不多。

    先,这个有着雄伟双峰、细腰**、皮肤白腻如牛的美丽少妇是个寡妇;其次,她是安吉莉娜的姑姑;再次,她很喜欢和高级知识份子打交道,就是不知道这种“交流”通常会停留在哪个层次;最后,她很有势力。

    简单地客一下。理查德介绍到了把他们吸引过来的罪魁祸,那位声音如雷的大胡子。

    “这是肖*伯恩子爵,我们的保卫,蒙巴城卫军的大队长一个实力强大的战士,同时也是一个肚量很大的酒桶,如果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请他喝酒准没错。你可以叫他地外号‘大胡子’,他喜欢别人这么叫他。”

    “没错,但是仅限于朋友。”大胡子冷不丁地接口,这意料外的难震得大家一愣。细看他脸色,没有半分笑容,大家马上明白,这不是玩笑。

    理查德心里很不舒服,尽管两人暗地里不对付,但明面上一直过得去。大胡子这时候难,很难说针对的是自己还是李理,为主人,他有义务在这种时候而出,但安吉莉娜的存在让他顾虑颇多。

    安吉莉娜和塞琳娜笑呵呵地看着闹,周的人也不怀好意地盯住了李理。这一群人,基本上都是军官系统的,武向来与法师不和睦,这是一个世界现象。

    李理礼貌的笑笑,轻轻举杯:“没关系。交朋友总是需要过程的。”

    大胡子皮笑不笑地同样举杯:“说得很对,但前提是要相互认可。我是个粗人,我只想知道,您的酒量怎么样?”

    “很强大。”李理不动声色地说了句俏皮话,“起码三杯不倒。”

    塞琳娜捂着嘴轻轻笑起来,低礼服前面的微微颤动,吸引了一大片贪婪地目光。

    “好!”大胡子打了个响指,召唤来一个侍,把托盘上的酒全部摆在茶几上。然后用力一拍茶几,三个半满的高脚杯唰地滑过茶几面。在即将冲出茶几的时候猛然停住,整齐地排在了边缘,杯中的酒竟然只是微微漾。

    大胡子趾高气扬地端起酒杯:“我敬您三杯,干杯以后,想叫我大胡子大脑袋大**,随您喜欢!”

    面对着大胡子的迫,李理心里非常不爽。这酒,他是绝对不会喝地,即使他不是法师,也不会窝囊到这个地步。像大胡子那样再把酒送回去,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1级风系法术“微风术”其实就能做到同样的事,但是,他最近练习的重点一直在火系上,对于“微风术”的掌握,还远远达不到那种层次,一次送回一杯,倒是完全没问题。

    得益于大胡子广播喇叭似的嗓音宣传,现在,乐呵呵看闹的人已经不止这么一小帮,他们后的诸多客人,早已经窃窃私语着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角落。

    李理放下了手中原本拿着的酒杯,却并没有拿起桌上的酒,他瞟了一眼大胡子,淡声道:“喝酒,也是需要认可的。”

    这句带着狡辩味道地话一出口,大胡子立即不屑地笑了起来,浓密的胡子突然裂开一条大缝,露出了半口大黄牙。大胡子总算还没有笑出声,但他边的一众军官却没有顾忌,哼哼哈哈地怪笑着,嘲讽的

    至不需要语言来点明。

    相比之下,塞琳娜和安吉莉娜就沉稳多了,两个美女还是笑盈盈地看着,好象突然就转变份,成了中立人士。

    李理玩心大起,笑眯眯地对着两位美女眨了下眼。然后伸出右手,掌心向下,从酒杯上沿平平地抹了过去。

    当李理做完这**作以后,奇妙的事生了……

    一个红艳艳樱桃大小的圆球凭空出现,砸落在酒杯里面,溅起半高的酒柱,然后随着深红色的酒液一起一伏,上下漾,散着柔和的光芒。

    李理在另一杯酒上同样施为。这次,瞪大了眼睛地贵族们终于确定,那个小圆球确实是从李理手心里凭空出现的!再一联想李理地法师份,反应快的贵族马上惊呼出声——火球?!

    没错,那正是一个缩小版的火球。

    这个正确答案让贵族们更加困惑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还算了解魔法,怎么可能有那么小却还能够稳定存在的火球呢?!

    安吉莉娜眼睛变亮,死死地盯住了杯中的小小火球,而塞琳娜的反应则截然不同,她用亮晶晶地眼睛盯紧了李理。脸上满是兴致盎然的笑容。

    李理也在笑,优雅但冷漠地笑。他觉得,这种学自法拉的死板笑容,在这种场合下比得意洋洋的嘲笑更有杀伤力。

    他随手一挥,勉强及格的“微风术”果然将酒杯四平八稳地送了回去。然后他端起另一杯加了料的红酒,再次淡淡地道:“喝酒,也是需要认可的。”

    这一次,没人还认为他是在示弱了。刚刚笑得最大声的那帮军官,一个个涨红了脸,只恨不得抄起沙砸过去。把李理那一脸可恶的假笑砸成真哭。

    大胡子脸色不变——事实上,由于那层厚厚地伪装的存在,他的脸色变不变都不会有人察觉——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犹豫。

    和那些看闹的贵族不同,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酒杯里的魔法波动,很明显。那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火球。

    单手,默,这代表着什么样的实力暂且不提,那不是他现在需要面对的重点问题。只是,一级火球术的标准大小向来是网球大小,李理究竟怎么样把它弄成如此之小地?!这个小东西会不会伤到自己?!

    压缩么?

    不对,那个小小火球分明不具备那样强烈的波动,由此可见,里面蕴涵的魔法元素并不多。

    未完成?

    也不对。那是一个完整的法术,威力也许不大。但如果把这杯酒喝下去,肯定不会仅仅闹肚子而已。

    那么,喝?还是不喝?!

    大胡子现在无比后悔,他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强行出头,试探李理。那本来应该是亚当和拉里的难题。

    李理平静地望着他,目光里既没有迫,也没有嘲讽。看闹的众人也不自地放轻了呼吸,场面一时间陷入沉寂。

    为贵族。脸面总是重要地,只要需要付出的不是生命。其它的代价都可以承受。更何况,这么小的火球会有多大威力?!自己有斗气护体,李理却没有,谁怕谁?!

    打定了用体与李理硬拼的主意,大胡子狠狠一咬牙,在众多女宾的惊呼声中,一口把酒干了下去。下一秒,大胡子全上下,所有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涌上了一股红色,尤其以脖子处最为明显。

    他紧紧地闭着嘴,瞪大了眼睛,终于熬过了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凝神感应一下,伤害果然并不太重,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他的舌头还有些酸麻火辣,说不出话来,于是用不屑地眼神望向李理,意思很明显——不过如此,到你了。

    大胡子正在为自己的勇武和睿智洋洋自得,突然闻到了一股焦糊味道,还没等他找到那味道的来源,四周的众人猛然狂笑起来,笑得他十分莫名其妙。

    眼见大胡子傻乎乎的转头四顾,李理这个始作俑也忍不住了。

    这憨货嘴巴闭得倒是紧,鼻孔和耳朵却在慢悠悠地冒着黑烟,像个没烧好的猪头,偏偏还在四下琢磨着味道来源!

    安吉莉娜和塞琳娜搂在一起,笑得倒在了沙上。塞琳娜的右手紧紧捂着肚子,把雄伟的双峰挤出了一个诡异的形状,随着她体地颤动,那两块白腻也不停摇曳着波光,简直要让人崩溃。而安吉莉娜则不停地用双脚砸着茶几,空出的左手死命揪着沙扶手,眼看快把扶手拆成碎片了。

    大胡子其实很快就现了问题所在,连忙用力一吸鼻子,两道颜色淡了许多地轻烟乖乖地被他吸回腹内,这憨货干脆拿出了闭气功夫,再不呼吸。

    但是……但是但是……他费了这么大牛劲,前窗倒是关好了,耳朵却还始终在冒烟啊……

    被大胡子这么一恶搞,众人笑得更疯狂了,起码有一半以上的女人都坐在了地上,另一半则不断地抹着眼泪,这一小块区域,立即成为了整个大厅关注的焦点,但在这种时候,已经没人在乎自己的形象问题了。

    大胡子愤怒了,非常非常愤怒!但是……他能找谁撒气呢?

    被大胡子用杀人似的目光紧紧盯住的李理,赶紧干咳了几声,一本正经地板起脸——板得奇形怪状。

    大胡子已经不在乎了,他现在只想拉李理一起下水,让这个无耻小人也尝尝被人嘲笑的滋味,如果他能被自己的火球烧死,那就再好不过了。

    李理举起酒杯,向大家示意,杯里的火球确实还存在,然后在大家的注目下,一口干掉了红酒。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李理上,包括恨海生潮的大胡子,包括好奇大于担心的安吉莉娜,包括隐隐感到不忍的塞琳娜,也包括像乌龟一样缩了半天头的理查德。

    李理喝下酒,大家开始怀着各种心等待。

    一秒,二秒,三秒……

    李理慢慢地放下酒杯,慢慢地抬起头来……突然灿烂地一笑,对着目瞪口呆的憨货轻声问道:“现在,我可以叫你大胡子了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