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恶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到自己的卧室,李理压下心里的绮思邪**,第一时间毒刺。--凤舞文学网--

    从一开始,李理就没打算要留下这东西,现在他已经和法拉绑在一起,成为了可疑对象,这东西就更不能从他手上出现了。

    之所以要当着米琳达的面拿走它,主要是想向米琳达施加心理压力,第一重意思就是“我手里握住了你的把柄”,第二重意思是“我不怕这东西会给我带来麻烦”,但实际上,李理怕得很。

    这把毒刺,在米琳达转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李理本打算找个地方埋掉它,但是又害怕这东西上面会有什么特殊的痕迹可以让人找到,于是干脆带回了对外部有屏蔽的法师公会。等到他藏东西的时候,突然现魔法练习室里似乎有炼金设备,也许可以更好的毁灭证据,这才急匆匆地下来查看。

    转悠了一圈,没费太大力气,李理在其中一张石台上找到了全的初级炼金设备——包括几个阵、一堆型号不一的、一堆形状各异的瓶子、一些其它的零碎器具,以及一堆不认识的药品材料。

    炼金术起源于魔法,算是魔法研究里的其中一个分支,如今几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单独的学科。如果要简单描述一下炼金术的作用,那么一个词儿就能高度概括——非生命体固化。

    对于炼金术来说,熔炼、锻造、锤打、开锋等等一切步骤都是非必要的,真正关键的只有一个“附魔”过程——即如何在非生命体上附着法术或魔法效果,除此以外,其它的一切步骤都可以交给铁匠来完成,兴许还要比炼金大师做得更好。

    所以。尽管李理对炼金术一窍不通,却也敢摆弄炼金设备,打算融掉那把毒刺。

    按照书本上的指点,李理把那个最大号的架起来,摆到了复合加阵上,把毒刺随手扔进去再盖上罩,启动法阵,估摸着应该得烧上个把小时,李理干脆回了卧室。准备研究研究精神和天眼地变异。

    精神方面,感受起来似乎没有太大变化,更加圆润,控制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这两点,是他勉强能够体会到的东西。相比较起来,天眼的变化更加直观,也更加清晰。

    李理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以前动天眼时。还得用意识去指挥,而现在,似乎只要一动**,效果立即出现,就仿佛天眼已经是自己体的一部分,或说,天眼已经通过精神的作用,和眼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李理现,当他用眼凝神观察时,所能看到的已经不只是物质层面。波动、微光、裂缝,只要细细观察,这世界根本就是千疮百孔,恐怖怪厉。

    用了蛮长时间才习惯这种怪异感觉,李理重新回到练习场,刚一掀开。一股蓝色的气雾就蒸腾而上,吓得他疾退几步,再三确认自己没有中毒,这才喜滋滋地等待毒雾散尽。

    当毒雾彻底被练习场内的净化设施净化掉以后,李理才敢上前查看,仅仅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马上垮了下来——地底已经被烧得通红,而那把毒刺却还一如从前。--凤舞文学网--

    哦,不对,这种说法不太确切。事实是。刃面上的微蓝光芒已经被全部蒸掉,连一点痕迹都未曾留下,露出了细刺的本来面目——那是一种很冷峻的暗金色,和它雕成了钗模样的握柄如出一辙。

    看到这样的结果,李理失去了融掉这把毒刺的信心,他突然想起了老管家那道璀璨的剑气,被刺客用这把毒刺一挡,结果只挥了那么一小点的作用。由此可见,这把毒刺绝非一把普通地淬毒武器那么简单。能削弱斗气伤害的武器,不是材料特殊就是附有某种魔法效果。这种东西扔到哪都价值千金,看起来,不动用点特殊手段很难搞定。

    所谓的“特殊手段”,李理仅仅是知道而已。

    众所周知,炼金大师基本上都是魔法师,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之所以选择这个学术分支,主要是因为已经没能力在魔法上更进一步,迫不得已之下,只能从开自转为研究外物。

    研究外物也有讲究,毕竟他们早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博学的一群人了,所以抛开基础和零碎不提,他们通常只研究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已经被研究了几百年,并且看上去还要再研究几百年。

    按照难易程度,三个问题从低到高依次是:

    如何在一种已知或未知的材料上附魔?

    在特定材料上应该采用何种方式进行附魔?

    如何在已经附魔的材料上进行二次、或二次以上附魔?

    这就是着名的“炼金源解”,炼金术里的一切问题,都是由这三个问题衍生的,包括李理现在面对地难题:如何取消魔法物品上的魔法效果——在非暴力破坏的前提下,这就相当于用二次附魔的手段去中和掉第一次附魔的魔法效果,将材料还原。

    李理不是不想暴力破坏,但问题是,11级的斗气都没破几千度地也没能烧得化,现在他还哪有什么暴力手段了?!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二次附魔了——并且还是中和质的二次附魔。

    这个答案几乎要让李理崩溃,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拣了这么一个大麻烦回来。话说,他都不知道蒙巴是否有能够进行二次附魔的炼金大师,如何才能不露痕迹地把它还原成材料,再炼化?!

    琢磨了一会,仍旧是毫无头绪。李理烦躁地把已经冷却了的细刺拿到手中细细把玩,很快,弄懂了上面简单的机关。

    这是一件类似于钗、簪子之类的女饰物,大约只有不到两寸长,中空,用力扭动钗头某处。保险似的锁就会打开,尔后用力把簪子从中间对折,折断处就会弹出双面带刃的细刺,再扭一下保险,细刺固定。按照相反地顺序作,细刺就会还原成簪子。

    以李理地眼光看来,这东西远远称不上有多精致巧妙,唯一值得给点赞赏的,就是簪子中间折开处。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出一点端倪。

    究的是反向还原,若非如此,让他在不知况下簪子,恐怕也很难现其中的奥妙。

    把玩了一会,李理偶然间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现了一个小小的纹章,他大喜过望,赶紧找了个迎着光地位置凝神细看,这一看。几乎吓出了他一冷汗。

    ***********************************************************************************************************

    与此同时,蒙巴城里地一处隐秘所在,也有人在惦记着这支利器。

    “你说什么?!刺剑丢了?!”出这声怒吼的,是一个同米琳达一样打扮,一黑衣仅露双眼地魁梧男子。他质问的对象,却正是米琳达。

    米琳达此刻倒是洒脱,不但摘下了蒙面的黑巾,还有心对着镜子补妆,一边扑粉一边不满地回道:“您能不能温柔点?难道这和我有关系么?在我现她的时候,刺剑就已经不见了。她也奄奄一息——早知道救不活,我才懒得扛她跑这么远呢。”

    米琳达后还肃立着另一个刺客打扮的家伙,材瘦小,从体型上看,倒像是李理最初现的那位。他几乎是一直在观察着米琳达,没有把目光移开一刻。直到这时,才沙哑着嗓子慢声慢气地道:“可是,您所描述地时间似乎不太对。我们两个一起搜寻的那片区域,按照您的说法,我们应该能够在规定的时间里汇合,而不是迟了7分钟。”

    米琳达透过镜子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哼。您似乎忘了,我并不是擅长潜踪隐匿的刺客,并且还扛着一具……一个人。为了躲避城防军,我不得不绕一点路。”

    瘦小刺客丝毫不为所动。冷静地反驳:“在制订汇合时间时,我们就已经考虑过了这些因素。”

    米琳达冷下脸,猛地转过头,对上了他的双眼:“您是在怀疑我吗?”

    瘦小刺客耸耸肩膀,不置可否。

    米琳达愤怒地低吼道:“你最好搞清楚状况,我和你们只是合作关系,而非是你的手下。如果你觉得那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的话,那么大可以杀我灭口!否则……请收起你独狼似的不信任感,去考虑考虑其它可能!”

    眼见事开始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展。最开始质问米琳达地魁梧男子反倒开始圆场,温和地对米琳达说道:“米琳达小姐。我们绝对没有怀疑您的意思,仅仅是想确认一下,您是否有所遗漏,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生这种疏忽也是有可原。但是既然您能够确定,那么剩下的问题就交给我们好了。您也说了,我们是合作伙伴,合作伙伴之间是没有仇恨的,您尽可以放心,杀人灭口这种事永远不会生,那对我们同样没有任何好处。”

    琳达狠狠了瘦小刺客一眼,抓起原本属于她的衣服,冲进了内室,不多时便换好了衣服,重新变成了那个蒙巴之花。

    “那么,我可以走了吧?”

    魁梧男子肯定地点头:“当然。您现在就可以离开,并且永远不需要再回来。”

    米琳达挟着一股香风掠过两人,走到门口时突然回头,冷声道:“约定里有关我的那一部分已经全部完成,希望你们也能作到你们所承诺地东西——刺而不死这种拙劣表演,实在太让人恶心了,想必,没人会愿意看到两次吧?!”

    “您放心,我们是专业人士……”

    魁梧男子的话才说到一半,米琳达已经消失在门外。瘦小刺客扫了眼神沉的他一眼,似有意似无意地感叹道:“这女人太猖狂了,简直不知天高地厚,真想一刀宰了她……”

    魁梧男子摇摇头:“小杂鱼而已,不必理会。”

    瘦小刺客还不甘心,又问:“你真的相信她的话?!”

    魁梧男子不答反问:“你不是一直在观察她么?看出什么了?”

    瘦小刺客耸耸肩膀:“那倒没有。只是始终感觉不太对劲,好象就这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魁梧男子随口道:“大约是绝了退路以后,终于开始自暴自弃了吧?现在哪还有功夫理会她,随她去吧。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样才能找回那把刺剑,没了它,往后的计划全都要搁浅,前期的那些准备工作也白忙活了,这种损失,我们承受不起。”

    “我有什么办法?!去找他吧,让他试试看能不能感应定位。如果再不行,也就只能动人手按时间排查了。”

    魁梧男子点点头,疲惫地道:“也只能如此了。走吧,这里不能再呆了,把痕迹收拾干净,过一阵子找人处理掉吧。”

    瘦小男子点点头,打开一处暗格,利落地开始换衣服。就在他换衣服的过程中,诡异的事生了——他的体竟然开始膨胀,胳膊、腿、腰……当他换好衣服以后,竟然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贵族!

    他细致地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把饰剑在腰间跨好以后,抽出剑来轻轻舞动两下,满意地收剑入鞘,一边略带嘲讽地喃喃自语:“刺客?谁说汇合时间是按照刺客标准订制的了?这样还Tm迟到,女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哎,希望你在上时,能表现得好一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