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大尾巴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李理心愉快地打开别墅大门时,一抬眼就看到了端的法拉。--凤-舞-文-学-网--

    李理一愣,脸上恰倒好处地浮现出了惊讶:“诶?!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法拉毫不遮掩地审视的目光紧盯李理,答非所问地回道:“看起来晒月亮的确能让心变好。”

    李理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膀:“可惜下雨了,否则你也应该试一试。”

    法拉面色突然一变,绽放出一个足以魅惑众生的微笑:“没关系,总还有机会的。对了,蒙巴的狂欢夜,气氛怎么样?!”

    李理头皮麻,暗叫不妙。自打出生起,他就没参加过任何一次类似的节庆典,唯一的这一次还用于在王宫里外跟人扯皮,他哪里知道狂欢夜应该是什么样的气氛?甚至,他连狂欢夜是否取消宵都不清楚。

    李理心中凛然,此时再看法拉的笑容,立即觉得有些高深莫测了。

    犹豫了只有一瞬间,他决定剑走偏锋,微微皱眉,略带疑惑地反问道:“不是宵了么?”

    宵,李理巧妙地只说了这一个词儿,没说“常宵”,也没说“临时宵”,更没说“区域宵”,他觉得,在这么多可能里碰上一个,机会还是很大的,尤其生了这种事,城卫军很可能会临时取缔今夜的狂欢,驱逐平民们回家。否则,即使他处北城贵族区,也断然没有听不到喧嚣声的道理。

    “哦。”

    法拉淡淡地应了一声,便不在纠缠于这个话题,既没附和,也不反驳,仿佛她就是随口一问。根本不在乎答案一样。

    李理眉头一皱,他现这时的法拉很有政客的风范,神态语气滴水不漏,叫人琢磨不透,远比往常难缠。

    应该不至于对自己产生怀疑,那么……终于把对自己的重视上升为警惕了么?!看来,表现还是稍显过火,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心里面转着暗的**头,李理状似随意地坐到了法拉边。子一歪,斜倚在沙扶手上,懒洋洋地问道:“阿里王子怎么样了?”

    法拉瞟了李理一眼,微不可见地向右倾了倾,终于还是没挪地方。--凤舞文学网--

    “外伤不重,刺客级别并不高,但那把武器上附着地毒很不一般,如果不是隆力奇主教救助及时,阿里王子很难活下来。即便如此。恐怕他也得在上好好躺几个月。”

    李理灿烂地笑着:“那不是很好?这下子你们不用担心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了。”

    法拉听到这种没心没肺的话,气得躯直抖,她强自忍耐着不要扭头去看那张可恶的脸,冷声答道:“政治婚姻还存不存在都难说,就算现在有人送上门去,阿里王子也不见得愿意。”

    “那有什么关系?阿里大公愿意就好了。”李理继续挥着他的毒舌,没有一点为同居公主排忧解难的觉悟。

    法拉在心里默**:不要被他激怒,冷静!这家伙是故意的……

    李理清晰地感受到了这种被强自压抑下来的怒火,但是为了打破法拉心中的壁垒,他咬着牙又往上浇了一桶油——脸上还带着让人恨得牙痒痒地惫懒笑容。

    “话又说回来。其实阿里王子长得蛮帅,看起来也不像花花公子,也许嫁给他真能得到传说中‘深宫里的幸福’呢?你看,当时在舞会上有多少名门淑媛兴奋得两眼放光……”

    法拉握紧了拳头,继续催眠自己:冷静!这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

    “……如果阿里王子的抵触绪太大,那也不要紧。实在不行。我们可以鼓动志愿直接嫁给阿里大公。老是老了点,不过肯定死得快,子倒也不会太难熬。阿里公国的政治风气与凯特一脉相承,不避讳女执政,说不定,到时候某位志愿还能混个女王当……”

    法拉深深地垂下了头去,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表一定会很破坏形象。李理正说到兴头上,对她的反应全当没看见,直接用他的奇思妙想打出了致命一击。

    “恩,要不然这样好了——以养伤的名义把阿里王子扣在这里。找个女人先嫁过去,等老阿里死了,再让她嫁回来,嫁妆嘛,自然是阿里公国了……恩?!这办法貌似还真可行?!就是志愿比较难挑,放着女王不做,回来相夫教子,这需要多高地忠诚度……”

    法拉猛地抬起头来,动作之激烈。前所未见。李理愣愣地注视着她,心

    期望。法拉却潮红着脸。颤抖着道:“抱歉,我失说完话,迅消失在楼上。

    “失陪一下”由女孩子说出来,潜台词就是“我想去洗手间”。

    得到这样的回答,李理这下子是真愣了,他没想到,自己都折腾到这份儿上了,法拉居然还能控制得住——按说,今晚生了这么大的事,这会儿正应该是她精神最不稳定的时刻啊?!

    很好,等她冷静下来,自己就算是彻底的弄巧成拙了。果然,做人不能总耍小聪明,教训啊……

    李理苦恼,懊悔,几乎要捶顿足——刚刚要动起来,他猛然间感受到了仍旧揣在怀里的凶器。

    几乎没有丝毫迟疑,李理也上楼回了卧室,把毒刺扔到了法术练习厅中央的那一堆杂物里,匆匆赶回卧室以后,他又换了一居家服,这才不慌不忙地出了卧室。

    走到楼梯口向下望了一眼,法拉还没有出现,李理心里一动,一个极妙但风险也极大的主意蹦出脑海。

    迅地衡量一下得失,李理暗道:反正今天已经投机取巧了两次,迫不得已之下,也不差多这么一出,搏了!一咬牙,返敲响了法拉的房门。

    “请问是哪位?”

    即使隔着房门,李理也能清晰地感受得到,法拉的回应里带着一丝慌乱。事到临头,他微微一笑,反倒平静了下来。

    “是我。可以进去么?”

    “请您等一下。”慌乱更甚,连好久不曾出现地“您”都冒了出来。

    不用刻意去听,一阵悉悉梭梭的穿衣声传了出来,紧接着是关柜门的闷响。

    “请进。”

    李理轻轻推开门,灵巧地闪进去,再轻轻关上门。一**作熟练有度,就像是经常偷香窃玉的**贼。

    法拉看得来气,偏生李理还振振有辞地给了她一个解释:“芬妮和海伦应该就快回来了。我猜,你一定不希望我们接下来的谈话被人打扰,所以就自作主张地冒昧打扰,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你想得很周到。”

    法拉微笑着在周到二字上加重了语气,但李理恍若未闻,只是礼貌地躬了躬,目光绝不乱瞄,老实得一塌糊涂。

    这家伙的确是老实了,但法拉反倒更加不知所措。卧室里倒是有一个小会客室,也就是两人目前站立地位置,但这里与走廊只隔着一道木门,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一点,外面就一定听得见——等到海伦和芬妮回来了,自己该如何向她们解释?!这样的话,还不如就在楼下大厅里大大方方地谈呢!

    法拉恨死了李理,李理却正在偷笑,在敲门之前,他就已经考虑到了这栋别墅的建筑布局,也料到了法拉的为难——很明显,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自从见到法拉起,他就把自己与她之间的交往当成了战役来看待。两个同样坚定自我的人,想在一起长久的相处下去,那么必然要有一个强势,一个弱势。如果想让这种相处变得和谐融洽,那么其中的一个必须要臣服于另一个——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上——这是很自然地道理。

    李理不想和法拉互相敌视,又不想臣服,他的个人实力也没大到能拉平她公主权势的程度,那么,想要制胜,也就惟有出奇了。

    法拉犹豫了两秒,终于整理好了心,大大方方地拉开卧室门,说道:“请进来说吧。屋里有些乱,让你见笑了。”

    李理这时候又不晓得什么是客气了,轻轻一点头,迈开大步就跨了过去,经过法拉边时,目光还在她优雅的笑脸上流连了一瞬间,垂下目光时又顺便一扫她握着门把的手,脸上突然换上了似笑非笑的表——那支纤纤玉手,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绽满了苍白。

    小样,你要是再大几岁,也许我就不是对手了,可是现在嘛……嘿嘿,咱上辈子人送外号大尾巴狼,最擅长治理各路少女处女。法拉公主,您自求多福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