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夜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了厅门,李理才现,宫城里并未像他想象的那样乱

    沉重的脚步声、盔甲碰撞声、简单的口令声,几种单调沉重的声音混在一起,形成一种很压抑的厚重感,却并不嘈杂。--凤-舞-文-学-网--由此可见,不管宫城里的防御是否像个筛子一样漏洞百出,起码卫兵们的素质还算合格——这让李理觉得,刺客逃脱的几率又大了几分。

    每一种防御机制都有所针对,不可能面面俱到,在科技、通讯都不达的世界里,这是单纯人力组合的自局限,与卫兵素质无关,而蒙巴王宫的防御,明显是对外的。

    如果放在平时,宫里起码还有几位值勤的法师可以通过魔法手段来现并狙击敌人,但今天的况很特殊,魔法师们大多不知所踪,很可能是另有聚会,值勤法师们是否呆在岗位上,这很难说。

    看起来,刺客在行动前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由此可见主使的可怕。李理甚至怀疑,假如没有那个意外让刺客脱离侍卫们的包围,也许还会产生其它的某些人为变故,给她创造出一个同样效果的机会,以达到逃出大厅的初步目的。

    越往深处推测,李理越能体会到那股隐在暗处的力量的强大,这让他再次庆幸,自己没有冒失地出手拦截,否则,现在又怎么可能无事一轻地回家呢?

    拒绝了带路侍卫派马车相送的好意,在路过宴会厅前门时,李理现仍旧只有零星的一部分贵族被批准先行离开,他们急匆匆地走着,偶尔用眼神进行短暂交流,其间不一言。

    李理玩味地笑着。仔细回忆法拉的言行,试图判断出她放自己先走的决定是出自信任还是怀疑,但结果如他预料的那样,一无所获。

    等到终于走出王宫大门,听着喧嚣逐渐远去,呼吸着不曾被圈养在宫墙里地新鲜空气,李理觉得自己整个地轻松了下来。

    心复杂地回头,看着这处充斥着酒香、香、女人香的*之地,回忆着几乎是一片空白的第一次舞会体验。李理觉得,曾经让他极度向往的奢靡生活,原来并不那么有趣,未接触前怀着3憧憬7好奇,接触了以后才现,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啊……

    李理轻搓手指,指尖上一蓬火焰不住地欢欣跳跃,随着他手势的变化,不断变幻着形状。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如此诡异。天空中,一轮红月在厚重如山的铅云里忽隐忽现,撒下一路血辉。

    望着那轮和记忆里截然不同的月亮,无尽的疑惑又浮上了李理地心头。

    以这个世界所掌握的科技水平,还不能对世界的形成作出准确的推断,所以从未有任何一本着作客观地描述过世界的形成、人类的起源、以及相关的一切其它——包括神学书籍。

    《神恩》、《神音》、《神喻》等宗教典籍在这方面并不是一片空白,但很多东西说了和没说一样。

    《神恩》第一章说:神创世界。

    那么,如何创造的?!为什么创造?!定下了什么样的规则?!这些统统没有详细描述。

    《神恩》第二章说:神世人。

    如果人类是由神创造地,为什么不说“神创世人”呢?!如果人类不是神创,那么是从何而来?!

    这说法很是可圈可点。也是教会内部两大派别之间,最大的分歧起源。

    “永恒神论”的核心观点是这样的:神是宇宙间唯一永恒存在的,是不灭的,是无所不能的。神创造了宇宙世界、人类万物,并定下世界运转的规则,掌握一切——这里的神。单指至高神。

    “始终神论”的核心观点则正好与之相反:真正不灭地永恒存在是宇宙,神的存在有始有终。--凤-舞-文-学-网--神有大能,但不大过宇宙;神创造安亚大6,自亦生活于其上;神亦有国,始不可考,终覆灭;至高神曾为神国一员,于覆灭后另辟天界,给亿万信徒安置灵魂,并率其余众神迁往宇宙。

    教会两派的内部分歧并不值得李理关注,让他感觉到为难的。仅仅是如何给安亚大6定位的问题。

    从个人私心上来说,他更愿意相信“始终神论”,这一派里的许多观点都能和他所了解地东西对上号,也正是这一派学说,早在几千年前就将掘出了香烟的这种远古遗迹,定义为“神文明”。

    在看到香烟以前,李理对于传说中的“远古神遗迹”仅仅抱有了一丝好奇,而非是兴趣,所以对很多也许会揭示真相的细节一略而过。现在带着先见为主的针对印象回想起来,太多的东西有迹可循。

    “深埋地底”、“材料前所未见”、“除了大量奇怪装置以外空无一物”、“未曾现大量记载着文字的载体”……除了“深埋地底”这一点。这一条条不正是科技高度达的社会里,电子化办公场所的显着特征么?!

    当然,李理生活的21世纪,电子化水平应该还达不到这:[但也不排除某些秘密基地有符合上述特征的可能,毕竟李理从未有机会见识秘密基地。

    那支香烟,无论形状还是味道,都和李理前世所了解的混合型香烟如出一辙,这说明,

    的是同一个世界,那么基地封存的时间距离21世纪不

    实话说,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将近18年,李理从未考虑过:的可能,斗气、魔法、神术,这些只在小说里出现的玄幻东西突然随处可见,这种感觉实在太扯了。

    但在今天,一支香烟打破了一切,包括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境,以及对整个人类社会的那种疏离态度,在成功适应了那种“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地荒谬感以后,李理仿佛感觉到了自己深藏在心里的*又开始……燃烧。

    舞会上针对他地一切不友善都早在预料中,甚至还不如预料里来得猛烈。可李理仍旧不爽。非常不爽。

    假如这里仍旧是地球……假如可以成功掘一处遗迹,或能够进入已经掘完毕地遗迹废墟里看一看,但凡有一点现……自己就有资格对任何人说“不”了吧?!

    只要小心点站在某个势力背后,别把自己弄**类公敌,当暗中积累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彻底无视某些让人不爽的规则了……甚至……也许还可以再进一步?!

    未来的无限可能让李理的心了起来,他微微笑着,记忆里的某个片段一闪而过——午后的明媚阳光、散着青草香气的后花园、稚气未脱的小女孩、认真地表、以及那一个动词质的“希望”……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愉悦,酝酿了半个晚上的云终于成功地连成了一片。遮住了夜空里仅有的光源,这让李理更加惬意——相对于明亮喧闹的白天,他更喜欢黑暗沉寂的夜,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总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脚步会不由自主地变轻,思维更清晰,感觉更敏锐,为此。他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更有成为一个顶级刺客地天赋。

    独自一个人,轻轻巧巧地踏着小碎步走在漆黑的夜里,这应该是一件蛮有诗意的事——假如没有那阵突然传来的波动,李理简直要以为整个世界都只属于他了。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天眼异能并未动,但是在极度放松之下,消耗过度的精神反而更加敏锐,仿佛是体的一部分——本来就应该是体的一部分,但李理况特殊,直到今天。他才可以肯定的说,他的精神力与体和灵魂终于紧密地融合到了一起。

    这是一个巨大地惊喜,但惊喜远不止这一点。经过几秒的仔细感受以后,李理现,与他整个融合在一起的,不仅仅是那庞大但总是难以控制的精神力。还有他的天眼异能——并且这异能已经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变异!

    让他确认这一点地,是空气中那淡淡的无形波动。

    说是无形,其实并不恰当,他确实观察到了涟漪一样的波纹,极其细小,波形锋锐,波段很长,就像一支支来的利箭。

    李理尝试着继续观察远方,但推进了十几米以后就无以为继,这让他明白。质的改变并未大到能够忽视量的程度,他现在的精神力,距离枯竭只有一线之隔。

    就是这临近枯竭的精神力,远远地就给了他警告,于是当细小的掠空声从前方传来时,李理已经拐进了边的小巷,在影里藏好了体。

    从路边地影里飞驰而过的,是一个一黑衣、面带黑巾的矮小影,他似乎是一个刺客。尽管度飞快,但行动间几乎是悄无声息。如果不是李理突然察觉到那股波动,纯靠耳力感知,只会让他先暴露在蒙面人之前,到时候会生什么,真的难说。

    李理待蒙面人走远,微微沉吟了一下,没有返回大路,直接从小巷里穿了过去。这位置离法师公会已经不远,他不想在马上到家的时候生意外——大半夜鬼鬼樂樂,肯定非即盗,今天又如此敏感,李理不得不从最坏的角度去考虑。

    小心翼翼地前行了一会,眼见着再转过两个拐角就能抵达法师广场,就在这时,李理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非常紊乱的波动。

    李理谨慎地停住脚,认认真真地感受着,终于确定了波动的源头——就在他前十几米外!

    波动的主人居然也算得上是熟人,一侍女装,一把在无光地暗夜里也散出微蓝荧光的短刺剑,可不正是那个逃出王宫地女刺客么?!

    她一动不动地趴在角落里,远远看上去,仿佛死物。

    李理在她前5处停下,故意用细小的声音开始吟唱元素飞弹的咒语,一个几乎不往外散播光芒的光球很快成型,在他手里滴溜溜地转着,威胁着女刺客的生命。

    女刺客还是一动未动,呼吸、心跳是否有变化,在这种距离上,李理还感受不到。但那种精神波动的确是全无变化,仍旧乱得没有一点规律。

    这让李理放下了心,他一手握住了元素飞弹,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走到了女刺客前,蹲下去仔细查看。

    如果有另一个法师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吓得把眼睛瞪掉在地上……一边维持法术存在,一边还有余力去干别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控制力?!

    如果不是战斗派法师,有哪个刚升7级地敢打包票说自己也能做到?!要知道

    .||

    李理其实也是刚刚才能做到,但他并未觉得这有多了不起,反倒是那刺客让他更感兴趣。如果说她没人接应,那纯粹是天方夜谈,可是她偏偏独自一人倒在了这里,远处还有人在鬼鬼樂樂地搜寻,这就有意思了。

    刺客年纪不大,体型微瘦,长了一副娃娃脸。不算特别漂亮,但很乖巧可。如果不是那把毒剑还紧紧握在她的手中,李理几乎要以为,这根本就是一个侍女了。

    她的口有一处很诡异的伤,伤口不大也不深,在中间断裂成两部分,每一部分都像一个月牙,从边缘到中间逐渐加深。

    毫无疑问,这是那道璀璨剑气的效果,至于中间的断裂……李理把目光投在了那把刺剑上。

    剑很窄。也很短,如果不是双边开刃,倒更像一枚大号的针,而不是剑。仔细地看了几眼,李理突然觉得这东西似曾相识,犹豫了一下。他一脚踩在刺客的手腕上,伸出空着地右手去掰她的手指。

    “你最好不要乱动。”

    在即将触到她的手时,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生硬的声音。

    李理毫不犹豫地转,悬起左手,对准了从后悄然接近的不之客,微微一笑:“你也一样。”

    那人似乎没想到李理居然敢无视她的警告,反应又是这么灵敏,由于对他手上那枚网球大小的元素飞弹的忌惮,不得不停在了原处——离他差不多只有5远,仅仅是一个呼吸的距离。

    李理仔细地打量着不之客。这是一个和先前地蒙面人做同样打扮的女人,紧的黑衣将她的腰收束得盈盈一握,更显出了某两处所在的翘硕大。

    李理那不怎么规矩的目光迅激怒了黑衣女,她冷冷哼了一声,恶狠狠地道:“你确定你手上的那东西会有用?!”

    “当然。”李理灿烂地一笑,“否则你早就冲上来了。”

    衣女没有辩解,开始用那种不友善的目光和李理对峙,也不知是在打什么主意。

    李理也在思考对策。

    一边维持法术,一边分心观察侍女。这极大地影响了他对于周围环境的感应,否则也不会被人接近了才现。

    只是。让他极其不理解的是,黑衣女为什么要开口阻止自己呢?!莫非她不是刺客地同党?!看这打扮,也不像另有立场的样子啊?!

    还是不对。假如换了自己在那种况下,绝对会悄悄的在背后偷袭,先灭了口再说。是否能够成功暂且不提,只是,这样的道理自己都清楚,她为刺客不可能不懂得吧?!

    莫非……她不是刺客?!

    李理心里一动,微一凝神,马上观察到了来自于黑衣女的波动——和之前那位不同,她的波动形状宽大、度很慢、并且频率相当不固定。

    如果这东西观察到地是精神波动,那么这个小妞也许真的不是刺客——即使是,也是一个**鸡。

    李理做出判断以后,心里马上有了底,虽说对上刺客他也不怕,但能省些麻烦总是好的。

    就在两人斟酌着下一步行动时,李理突然在她衣领里现了一抹似曾相识的金色,应该是她的头。

    李理绞尽脑汁地努力回忆着,灵光一闪间,猛然想起了这种色的出处——米琳达!

    有了结论以后再回过头来一一对照,李理越看越像,高、体型、甚至包括站立的姿势,可不正是蒙巴第一美女剑士,米琳达么?!

    既然是她,那么很多东西就可以解释了。

    比如说,她和德华在一起时,头是挽起来的,而到了李理第二次见她时,她的头已经披散开,那么,她头上原来戴着的饰物哪里去了?!

    答案就在侍女刺客地手中,否则,凭她一介侍女的低微份,无论如何也没能力把利刃带进舞会。

    还有,米琳达在见到莱茵哈特时曾有过一点异常,当时李理没有多想,但现在回忆起来,正是她早已经知道刺杀行动的证明。

    至于她要这么做的原因,暂时还难以确认,但是想来不会少了一个“恨”字。不过那不是当前的重点,最让李理开心的是,在知道了她的真实份以后,目前的局面已经不再是问题,剩下的,就看他有本事捞多大好处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