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清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信仰 书名:黑暗信仰
    <---凤舞文学网--->    时间流逝,李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凤舞文学网--  三年里,他的体并未有丝毫好转,但总算不再急地恶化。他还是照常的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偶尔哭两嗓子练练气,唯一的变化,就是他的意识已经可以在睡够之后自动苏醒,虽然只有那么一小会儿,但对于已经明了自处境的他而言,这一小会是那么的宝贵。  李理是在新历183年3月3o出生的,按照时间推算,他的第一次苏醒是在4月3o——大致上是这样,在此之前他没有意识,而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的苏醒。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更多次。  第二次他是被人吵醒的,一群人在喧闹,有个白袍怪拿水泼他,他懒得抗议,勉强地转了转眼珠子,又昏了过去。后来,根据其他人的回忆,他推断那应该是他的百洗礼仪式,在这个仪式上,他正式拥有了这个世界里的名字——里奥里奇*昂纳多。  此后,李理开始断断续续的苏醒,时间不定——他也懒得计算那个,反正他是否清醒在其他人看来根本没区别,他的意识不足以支持他展开任何行动,甚至连思索都很勉强,直到前一阵子,他才真正有了每天一个小时的清醒时间,于是他花了很长时间来熟悉思考,然后整理思绪,现在,李理终于可以骄傲地宣布:“我有正常人的思维能力了!”  好吧,尽管很可笑,但这的确是一件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李理决定再接再厉,尽快恢复正常人的语言能力,于是,当玛丽正在帮李理按揉体的时候,苏醒过来的李理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喊出了一声“妈妈”。  事实证明,妈妈这个词儿在人类世界里,无论任何种族都是通用的。巨大的幸福感瞬间击倒了玛丽,她两眼泛着泪花,一下一下地亲吻遍了李理的小脑袋,颤抖着确认:“我亲的里奥里奇,我的小里奇,你在喊我妈妈?哦!天父在上,你仁慈,你宽大,你无所不能……”  无辜的李理茫然地望着她,他听不懂玛丽嘴里喷薄而出的任何一个字眼儿,但他能确定,这声妈妈起到了应有的效果——尽管他的音是那么的含糊不清——事实上,初次开口的婴儿都这样,他只不过是比一般的婴儿晚了两年而已。--凤-舞-文-学-网--  被惊动的其他人纷纷赶来,于是这条惊人的消息迅地被传播了出去——昂纳多男爵大人家的病秧子小少爷开口说话了!  淳朴的农夫村妇们真心地为李理祈祷:愿仁慈的天父保佑小少爷恢复健康,茁壮成长,成为昂纳多男爵大人那样伟大的人物——天知道从来不干活的昂纳多男爵哪里伟大了……  乱哄哄的闹了一阵,卧室里终于只剩下了昂纳多一家三口,而其中只有李理是清醒的,至于他那神经脆弱的父亲和母亲,还沉浸在狂喜中无法自拔。  玛丽一个劲地要求李理再多喊两声妈妈,她是这样惑李理的:“宝贝乖,喊妈妈,喊一声亲一下……”  而特瑞则立誓要马上教会他喊爸爸,他的方法比较简单粗暴——直接拽着李理的小手按在自己膛上,爸爸、父亲、你老子,方言俚语一起上。  李理完全不明白他的双亲到底想干什么,但他很乖巧地喊了几声爸爸妈妈,得陇望蜀的玛丽抱着李理,温柔地对他循循善:“里奥里奇,宝贝,我是妈妈,他是爸爸,你是里奥里奇,我的小里奇。”  这次李理明白了,他的名字是里奥里奇,里奇大概就是自己的昵称了。但是他并不满意这个名字,更不满意这个昵称,于是颤巍巍地横过小手指着自己,翻来覆去的一个单词:“李理!李理!”  玛丽使劲亲李理,这明显是不满意的惩罚:“宝贝,不是里里,是里奇,来,跟我**,里……奇!”  但是任凭玛丽和特瑞怎么纠正,李理就是不松口,甚至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嚎一嗓子给他们听,好在挫败的两人提前放弃了,开始改口叫他李理。  于是李理来到这个世界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清醒,就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满意的名字——呃,虽然这暂时只是他的昵称。  取得了重大胜利的李理很快就沉沉睡去,清醒的时间远远没能达到他所估计的一个小时,因为他的体和精神还不能适应这么“剧烈”的活动。  开口说话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他的意识对体的控制力太薄弱了,那种有劲儿使不出来的感觉简直能让人疯,他觉得自己从没像今天这样焦躁过,如果不是因为“爸爸妈妈李理”都是单音阶的词,他估计自己会真的疯掉。  但是,对于这个脆弱的体来说,剧烈的感波动是危险的,所以他毫无征兆地睡了过去,因为休眠是唯一能够规避这种危险,同时降低脑力消耗的手段。  意犹未尽的玛丽继续她未完成的工作,温柔地按揉着李理那幼嫩的小胳膊小腿,偶尔用唇去亲吻,再用脸颊拭去口水留下的痕迹,她的神态是如此温柔,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意,这让她整个人都焕出不一样的神采。  特瑞宽厚的笑着,他似乎只会这一种笑容,但是不得不承认,一个棱角分明的硬汉流露出这种笑容,真的会让人感觉很温暖。  医生和牧师治不好李理那奇怪的昏睡病,但他们清楚这样持续昏睡的后果,婴儿的生命总是那么脆弱,在这个医术科技统统不达的世界更是如此,一个健康的婴儿应该在三到四个月内学会爬,这个时间最晚不能过六个月,绝对不能过八个月——六月不能爬意味着这是一个瘫痪痴呆儿,如果八月还不能爬……  玛丽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男爵夫人,但她绝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给婴儿活动肌是件无比枯燥,又无比需要耐心的麻烦事儿。不能轻,轻了没效果;不能重,重了伤;必须持续,不持续会急萎缩;必须全面,不全面会长成畸形。  时间是一种很难定义的概**,生活快乐,三年会显得很短,生活压抑,那么三年又太漫长。  旁人绝对无法想象,玛丽和特瑞是如何坚持过这三年的。  艰苦,压抑,看不到任何希望,与此相比,为李理治疗所花费的大量金钱反而不足一提——那真的是一笔很庞大的数字,医生为李理调制了一种特殊的药剂,用来保证肌体育,里面有几种成分很是昂贵,仅仅靠男爵那份不算小的田产并不足够,玛丽还搭上了她的嫁妆,以及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所有遗产。  就算是经过了他们如此精心的照顾,那些侍奉神的牧师们也曾隐晦的暗示过,先天不足的李理不可能活过2o岁。  在这个盛产早夭婴儿的时代,这样的付出并不常见,也很难让人理解,在大6东北苦寒之地的蛮人王国萨沙,父母们甚至会直接杀掉先天不足的婴儿,以免毫无意义的浪费资源。  但玛丽和特瑞就是毅然决然地为李理付出了一切。或许,是因为连老天都认为他命不该绝,才将这两个与众不同的父母赐予给他吧。  温柔地摩挲着,玛丽顺着手指掠过的地方贪婪地凝视着李理那苍白、瘦弱的体,这个漂亮的、眼睛比自己更美丽的、有着一头柔顺栗的、如同瓷器般脆弱的小生命,是她从未与之交流过但最最着的儿子,玛丽相信,不会再有人能够像她一样着他了。  不怀好意的人污蔑她,说她的自私刻薄、野蛮无礼活该要遭报应,看看,她的儿子生下来就是个白痴,那么大了还整天睡觉,不是报应是什么?!那些污秽怯懦的小人、虚荣**的所谓贵妇们,他们嘲笑她、打击她、诅咒她,那都无所谓,有什么大不了的?时间是那么珍贵,不去与人明争暗斗,就又可以多帮儿子多擦洗按摩几遍体。  心疼她的人劝说她,放弃了这个孩子吧,可怜的小里奇,他的体太糟糕了,注定要养不活的,你还年轻,为昂纳多男爵再生养一个健康的孩子吧,不要为他耗费太多心血……但是玛丽从未动摇,这是她的儿子,是父神赐予她最珍贵的礼物,谁都没有权利让她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放弃。  艰难的三年过去,被人认定为白痴、病秧子、注定养不活的李理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虽然造成这种况的病因还不清楚,更谈不上如何克服,但是,起码已经见到了希望的曙光,她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疲惫地向后靠去,那宽阔温暖的膛总是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一只温暖的大手同时抚在肩膀上,丈夫沉默的支持,迅消去了她骤惊骤喜后的一丝不安,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滴滴答答地敲成呢喃。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