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晨风的未婚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凰 书名:天龙灭情不灭
    <---凤舞文学网--->

    “梅梅,我说过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凤舞文学网--”晨风叹了口气将妖狐妲己的体微微推开,他躲了这么久,想不到最后还是被她找到了。

    “为什么不能,你不是也说过你喜欢我么?”妖狐妲己神色有些激动的问,从小她就没对什么事执着过,林风是她唯一执着的,当初当她听见林父要林风娶自己的时候几乎不能形容自己心中的兴奋,可是林风却宁肯不继承家业都不要娶她,就算林父强行发布了他们要订婚的消息都没有让林风低头。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林风似乎接受了她,可是在两个人的订婚宴上,林风竟然当着众多记者和商界大亨的面拿出一张亲子鉴定书,上面鉴定的结果是----他不是林家的亲生骨,他只是养子。

    所以后来订婚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而林风也离开了林家,可是后来林父还是把他找了回去,把家业都交给林风,也不再他结婚。但是难道他们都忘记她了么,难道就没有人在乎过她的感受么?

    “梅梅,我只把你当妹妹看,喜欢和是不一样的,这辈子我只雪蝉一个人。”晨风将她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拿开,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狠心,很有可能把她的一辈子就这么毁了,而他也会永远夹在两个女人之间,虽然他的那个人不一定会接受他,但是起码他要尝试。

    “你们不是分手很久了么?难道你们……”她一直知道晨风心里有个女人。可是她也知道他们两个早已分手,如今晨风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他和那个女人和好了?

    晨风点头,“对,我们是分手了。但是我不会放弃地,除了她我不会上任何人。”晨风的话太过决绝,一时间妖狐妲己有些恍惚。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一点点地感都不能施舍给我?”

    “感是不能施舍的。”晨风无地说着。

    盛夏蹲在那里,看着远处正在说话的两个人。却感觉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一样,感是不能施舍地,当年她问了盛商行一样的话,盛商行沉默着没有回答,是不是其实他想说的就是晨风这句话呢?感是不能施舍地,原来在他的心里,他将所有地感都留给了他另一个女儿,而她分不到一丝一毫。--凤舞文学网--

    不知道晨风和妖狐妲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盛夏一直蹲在那里,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流。尽管她不想在意那些已经发生很久的事了。可是不经意的人和事总是能让她想起那天,想起盛商行为了怕他女儿一个人在家害怕。急着要离开她家的那天,难道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害怕么。自己也是一个小女孩么?

    那天盛商行走了之后,她就一直蜷缩在角落里,呆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直到她母亲拖着疲倦的体打开房门,然后在角落里找到她,就是从那天开始,她突然明白什么叫恨,什么叫伤心。

    后来她长大了。却留下了个毛病。不能一个人呆在黑漆漆地屋子里。所以无论雪蝉有多忙。她都会每天晚上准时到家陪着她。不让她自己一个人。

    每当看见人家一家三口在一起散步地时候。她地眼泪就忍不住想要流出来。其实她自以为治好了伤口。却并不是那样。她只是强行把心里地那处给剜了出来。让那里一直痛一直痛。没有人能够填补地疼痛。

    “小东西。你怎么了?”神月地突然出现好像一道光一样。把盛夏从黑暗中拯救出来。神月紧紧地抱着她。满脸焦急地问。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哭成这个样子。盛夏地泪水让他没由来地心疼。

    “没什么。想到一些不好地事。”盛夏将头埋在神月怀里。贪恋着他地温暖。

    “什么事能让你哭成这个样子?”神月眉头紧皱。她说地那些不好地事。他知晓了个大概。他知道盛夏和她父亲之间地关系很紧张。能让她这么激动地大概就是那些事吧!如果她不能原谅她父亲。她会接受自己么?想到这里神月不由得叹了口气。好不容易上一个女人。却还是这么命运多舛。

    “想到当年我被我亲生父亲抛弃时候地场面。那时候我才上小学。”盛夏双手环住神月地腰。将脸埋在他口。低声道。家里地事她从来不对外人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让神月知道。或许只有他才能让她地心重新温暖起来。

    神月的手臂紧了紧没有开口,心里却像炸了锅一样,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盛夏那么讨厌她父亲和她的异母姐姐,甚至连自己都一样讨厌。他甚至想象不到,她是怎么承受那些痛苦的,那时候她才是一个孩子!

    “你不会离开我,对么?”盛夏抬头,直视神月深邃的眼睛。

    “不会,我永远都会在你边。”神月认真地承诺,他发誓,他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她,宠她,永远都不会让她再伤

    名门驻地,雪蝉神冷漠地坐在大厅里,刚刚盛夏把她看见晨风和妖狐妲己的事告诉了她,同时也把他们说的话告诉了雪蝉,盛夏知道雪蝉还对晨风有感,只是以前的伤痛并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尽管当年错不在晨风,但是他毕竟选择了分手而不是和雪蝉一起面对。

    “老婆,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儿?”晨风走进大厅,看见雪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开口问道。

    雪蝉看了晨风一眼,然后低下头,“想事。”她该想想未来了,或者从此之后对晨风放手,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或者把他们俩之间所有的矛盾解决掉,还有他那个麻烦的未婚妻。

    “什么事竟然让你神这么严肃?”晨风走到雪蝉旁边坐了下来,抬起她的下巴笑问。

    雪蝉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垂下眼睫,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在想生孩子的问题。”

    “孩子,什么孩子,你有孩子了?”晨风的脸色突然变得灰白,神激动地站了起来。

    看到他的反应,雪蝉无奈地翻翻白眼,这男人的反应竟然和以前一样,被同一个谎言骗倒两次,真不知道他那一百八的智商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如果是呢?”雪蝉故意语焉不详地说道。

    “孩子的父亲呢?”晨风握紧拳头,努力抑制着体的颤抖,心里好像在流血一样,孩子,她竟然有孩子了!

    “没有。”雪蝉撑着下颚,一直看着晨风的表,没有漏看一丝。不能否认的,她还是喜欢晨风,今天如果他给了自己满意的答案,那她决定给自己和晨风一个机会。

    “那……让我来照顾你……和孩子。”晨风闭上眼,轻声说道,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哀伤,当初他根本就不该放手的。

    听了他的回答,雪蝉站起走到晨风边,突然扯住他的耳朵吼了起来,“林风,你脑袋里长得是草么?!”说完甩开手走出大厅。

    晨风愣愣地站在那儿,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我真的没见过比他还蠢的男人。”盛夏和雪蝉坐在夜西湖的凉亭里,盛夏面带笑容地趴在石桌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的绿豆汤,听着雪蝉一直一直不停地说着。

    “哎夫他容易认真嘛,更何况他给的不就是你想要的答案么。”盛夏笑眯眯地说道,她可是很清楚,晨风一涉及到雪蝉的事,那个聪明的脑袋就会罢工。

    “哼,难道我看起来就像未婚生子那种女人么?还照顾我!”

    盛夏摇摇头没有说话,她知道雪蝉此刻的心还是很复杂的,毕竟一个男人肯说那样的话,就意味着他一定很这个女人,到可以接纳她的一切,而晨风的话一时间让雪蝉根本承受不了。

    “那……你准备以后怎么办?”既然敌已经出现了,而她也下了决心,看来未来的子是有场硬仗要打了。

    “抢我男人者……杀无赦!”雪蝉恶狠狠地哼道。

    “嗯哼,看来我今天晚上得搬出去住了。”

    “干嘛搬出去?”雪蝉不解。

    “姐夫这会儿应该是想明白了才是,我怀疑今天晚上他就能到家里来报道,人家不都说小别胜新婚嘛,所以我决定……”盛夏暧昧地笑道。

    “决定个头,你给我老实呆着吧!”雪蝉没好气地敲了盛夏脑袋一记。

    “我是想呆着,怕是有人不乐意吧,我闪了你们俩慢慢聊。”盛夏笑眯眯地看了眼站在雪蝉后的晨风,看来他们俩是有许多话要说了,盛夏很识相地拍拍走人了。

    盛夏离开夜西湖之后,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走,突然看见帮派里夜凰在说话,“有没有想收徒弟的,我看见一超级牛人要找师傅,快过来收啊

    “你在哪儿呢?”盛夏笑道,能让夜凰承认,看来是不一般的人物啊,反正没事干不如去看看。

    “来黄龙洞。”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灭情不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