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完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凰 书名:天龙灭情不灭
    <---凤舞文学网--->

    盛夏有些懊恼地瞪着神月,“别这么小气嘛,稍微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就好了。--凤舞文学网--”

    神月有些无奈,知道她不得到答案绝对誓不罢休,“有个朋友在里面,他告诉我的,正巧看见蝴蝶带人进去,我就顺便让她弄些请帖把我们送进去了。”

    “哦。”盛夏点点头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我改天去谢谢他。”怎么说也算是救了自己一条小命,如果不是神月进来了,估计名门和绯红加起来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和刀光一拼的人。

    “不用,他不重要。”神月的神色有些古怪。

    盛夏狐疑地看着他的侧脸,不重要?还是他不想说,神月的表让盛夏更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了,“人家怎么说都救了我一命呢,我一定要去谢谢那个人。”

    “……”神月不语,干脆扭过头去不看眼前这个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小女人,如果让她知道了那个人和他的关系,神月敢用自己的头保证,自己以后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子过了。

    “别跟我装深沉,快说。”难得看见神月这样的表,盛夏对那个人就更好奇了。

    “你不是要去踢球么,再不去的话副本就要关了。”神月试图转移话题。

    “你要是不说我就一直跟着你,哪里都不去了。”盛夏直接威胁道。

    “……花毒。”神月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把名字给说了出来。

    “什么?”盛夏脑袋一时没转过弯来。

    “我地那个朋友叫花毒。”

    “花毒。哦。不就是个女地。至于问你那么多便你都不说么盛夏白了他一眼。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拔高嗓音问。“你说花毒?零度风他老婆。你怎么认识地?!”

    盛夏这才想起来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原来零度风刚刚给她介绍。神月认识花毒这没什么好说地。但是他为什么吞吞吐吐不肯说呢?难道就因为她是零度风地老婆。应该不是这样地。而且刚才花毒看自己地眼神就有些奇怪。这让盛夏更加好奇。

    “嗯……以前认识地。后来她有段时间没玩游戏就断了联系。”

    “就这样?”盛夏有些不相信。--凤-舞-文-学-网--

    “当然。快走吧。追魂她们都在夏青青那等你踢球了。”

    “恩,那我先走了。”看神月的表就知道再问他也不会说什么了,盛夏只好先去找追魂夜叉她们刷副本去了。

    跟着队伍进了牡丹碗,蝴蝶一边打刷出来的蹴鞠一边感叹,“才几天的事,感觉好久都没和你们在一起了。”“你这几天的卧底当得很成功啊。不仅把刀光他们地计划破坏一空,还把缘分弄到自己手上了,不知道想痕和飞舞穿云现在是什么表呢。”夜凰笑道。

    “哼,只能说想痕想得太简单了,以为只要把缘分的帮主之位还给我我就会原谅他,然后乖乖给杀手,哪有这么美。”蝴蝶冷笑。想痕让她回去当帮主的时候。蝴蝶就和盛夏他们商量好了,由绯红的名门各出一些人让她带回缘分去,这些天那些人陆陆续续进了缘分,慢慢的缘分所有的高级干部都变成了蝴蝶带过去的那些人,而想痕在不知况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最后连带他边的所有人都被蝴蝶给踢出帮了。

    “对了,那飞舞穿云呢,她真和想痕分开了么?”柳心好奇地问。

    “你认为可能么。只是飞舞穿云不知道怎么和刀光他们牵扯上了。所以才拉着想痕设计我,想把我骗回去给他们卖命。”蝴蝶想到想痕和飞舞穿云偷偷见面被她看见的那个场景就忍不住想笑。搞得好像地下工作者一样。

    “我们该庆幸发现得早,不然真等到刀光他们这个计划完成。我们帮肯定会被他弄得四分五裂。”追魂夜叉有些严肃地说道。

    “是啊,刚才可真是危险呢,差点就被他设计了。”盛夏有些心有余悸,自己死了倒是不要紧,关键是如果自己被杀的录像发到官网上去,那就丢人丢大了。

    “对对,都是蝴蝶反应灵敏拿了一堆请帖把我们弄进去了。”夜凰点头道。

    “其实那个还真不是我想的,是神月突然找到我,告诉我这么做的。”蝴蝶给众人解释。

    几个人了然地点点头,神月的神通广大她们可是早就清楚,知道这事儿是他让做地也没什么大反应,只有盛夏心里地疑惑越来越深,或许她该找个知人问问,那个花毒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

    打完一百四十九个蹴鞠,最后的boss孙美美被几人合力打到之后,盛夏捡起地上的五级神符就拉着追魂夜叉先走了,既然叉子以前一直跟在神月边,那她一定知道花毒的事了。

    “妖精,你要干嘛?”盛夏带着追魂夜叉跑到苏州郊外的农田,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所以很少有人过来种地,这里相对来说也就安静了许多。

    “我想问你件事儿,你认识花毒么?”盛夏扯着追魂夜叉坐到别人的花生地里。

    “花毒……呵呵,认识啊。”追魂夜叉的眼珠乱转,神色有些不安。都怪神月不把这些事早早告诉妖精,现在好了妖精过来问她,如果真的说了话,妖精要是生气了到底是怪谁!

    “她和神月什么关系?”看着追魂夜叉心虚地样子,盛夏眯起眼睛问道。

    “朋友。”

    “朋友?”盛夏挑眉,她看起来这么好骗么?

    “普通朋友。”追魂夜叉咬紧牙关,说什么都不能把这事儿给泄露出去,如果让妖精知道了,神月肯定会第一个来拍死自己地。

    “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我找人去调查,总会有人知道的。”盛夏拍拍上地尘土站起来。

    “额……如果我说了,你一定不能告诉神月是我告诉你的。”追魂夜叉想了片刻决定还是告诉她比较好,反正以她地人力肯定很快就能查出来这事儿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是一些老玩家都知道的。

    “那就说吧。”盛夏看着追魂夜叉,等待着她的答案。

    “嗯……花毒是神月的第一任老婆……也就是他前妻……”追魂夜叉说完之后小心翼翼地看着盛夏的表,然后右手拍上额头,坏了!

    盛夏的表很镇定,起码她没有立刻跳起来去劈了神月,不过她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先变白然后变青最后变成黑色的。

    “那个……妖精,我先走了啊追魂夜叉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召唤出凤凰就自己飞了,她要逃得远点,嗯……最近两天她决定还是不上游戏比较好,这样生命才能有保证,等妖精和神月把问题处理完了再说吧!

    “第一任老婆……神月,你完了!”盛夏火冒三丈地准备去找神月算账,结果跑到一半她又停下脚步,哼,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他了,他竟然敢隐瞒她这件事就得做好心里准备。如果刚开始自己问的时候神月肯解释清楚的话,也许自己还会原谅他,现在,晚了!

    绯红大厅里,盛夏慵懒地趴在雕花原木软椅上,一边吃着一旁茶几上的零食一边听冰雪儿汇报帮派的总体况。自从叉子嫁人之后,她的大部分时间都被青年占去,而同为内务的冰雪儿却变得更忙了。

    “就这些了,还有什么意见要提么?”汇报完之后,冰雪儿坐到盛夏旁边笑问。

    “唔,没有……雪还好有你在,不然我肯定会被帮务烦死。”盛夏把点心推到冰雪儿那边。

    “嗯哼,如果你肯让真理离我远点的话我一定会做的更好。”一说到真理冰雪儿不皱了皱眉,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就突然缠上她了,而且天天往绯红这里跑,她跟盛夏提了几次,结果盛夏说真理是至尊的副帮主要和他保持友好关系……去他的友好关系,那个混蛋就会用他那张造孽的脸勾引女人,然后拿她来当挡箭牌。

    听着冰雪儿的抱怨,盛夏笑眯眯地听着,收了人家的好处自然要帮人家办事不是,谁知道真理是怎么看上雪的,反正就是看对眼了,现在也不管至尊的事,就天天粘着雪儿。

    “真理也不错啊,除了那张脸长得妖孽了一点没什么大毛病吧。”

    “光是那个脸问题就很大了。”冰雪儿没好气地瞪了盛夏一眼,难道她不知道天天被其他女人用那种杀人般的眼神看着,寿命都会减少么?

    “那容易,让他把脸遮上。”反正以前真理都是那么做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再穿暗夜百合了,脸上的黑布自然也就没有了。

    “他带上那东西看起来像特务。”冰雪儿摇头,就是不喜欢他脸上遮块布才让他换衣服,谁知道布拿下来了,问题来了。

    “……那带面具吧,骷髅战甲上的银色面具也不错。”盛夏提议。

    “恩……可以考虑,哎对了,差点忘了正事,你家神月还在外面呢,他都在这里等了你三个多小时了,你也不出去看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灭情不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