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意想不到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凰 书名:天龙灭情不灭
    <---凤舞文学网--->

    盛夏满意地目送两对新人离去,不同的是这队伍后面还跟着两队峨眉,每走一段路队伍里就会有人放出烟花,而较前面的夜凰和青年一则是隔一会儿就放一个玫瑰花雨,从西湖走到洛阳这一路上基本上都飘着玫瑰花瓣。--凤舞文学网--

    此时的洛阳聚集了许多人,因为玫瑰花雨每次在释放的时候都会有系统提示,众人都很好奇这短短十分钟内放掉将近五六千金的有钱人到底是谁。

    等到迎亲的队伍进了洛阳南门,原本跟在队伍后面的两队峨眉全都骑上红白凤来到了队伍前头开路,每隔五六米就是两个骑着凤凰的峨眉,开路的队伍一直到月老那里才到头。

    两个轿子并排往月老那里走去,一路上烟花依旧不停,洛阳的天空被烟花映成各色,道路两旁的围观者都吃惊地看着这惊人的排场,天上飞的可都是金子啊。

    等到两对新人到月老那里的时候,盛夏和雪蝉已经先到多时,雪蝉是和晨风坐着雪橇,盛夏则是被神月抱着坐在大象上。

    “啧啧啧,这排场,想当初我成亲的时候也没这么铺张啊雪蝉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两队人马叹道,

    “?”雪蝉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除了吃就没要不我们再办一次?”晨风侧过头问,既然老婆大人不满意那他就一定得做到最好。

    “姐夫,当心挖了坑最后要自己往里跳哦。”盛夏笑道,当初老姐会嫁可是为了她,要是他们俩真的离婚了,就算雪蝉对晨风还有好感,但是会不会再嫁给他可真是未知数了。

    “那还是算了吧,老婆你要是很喜欢玫瑰花雨的话我可以天天给你放。”晨风眨眨眼,接收了小姨子的忠告,至今为止他还不能确定雪蝉是否已经原谅他了,两个人都绝口不提以前的事。他是不敢,雪蝉又是为了什么呢?

    “与其放那个东西还不如做一桌子菜来得实在呢。”盛夏扁扁嘴看了晨风一眼,都是有钱没地方花的主。

    “老妹,你这样子以后还会有人要么有别的好了。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地。”看盛夏被雪蝉堵得没话说。神月低笑在她耳边轻声道。温地气息让盛夏地脸上又烧了起来。--凤-舞-文-学-网--淡淡地红晕一直蔓延到耳后。

    “老婆。新人要进礼堂了。”晨风看见世界上公布完两对新人结成夫妇地信息之后。轻声提醒还在和自家老妹大眼瞪小眼地雪蝉。

    “哼。人家管脑子里长草地人叫草包。而你这样满脑子玫瑰花地女人就应该叫花包。”盛夏可没想轻易放过雪蝉。

    雪蝉瞪了她一眼。“真是太谢谢了。起码我还能开花。你就是一名副其实地饭桶。不对是饭缸。”

    看着两个斗嘴斗得不亦乐乎啊地女人。她们俩旁边地男人终于忍不住将各自地女人带走。免得自己地耳朵继续遭受荼毒。

    从婚礼接待员喜来乐那里进入事先布置好地豪华礼堂。众人都围在堂前等着看着两对新人行礼。

    拜堂结束后,整个场面就开始混乱起来,在场的人也不管自己等级多少,峨眉的还是武当的,抄着“武器”就往新郎那儿冲,霎时间钓鱼竿矿锄药铲满天飞,两个新娘着急护着老公,最后却被夜凰给拉到一旁免得她们俩被殃及。其他人可不管那么多。一群人对付一个,青年和指尖伤每次被摁倒在地都有人“好心”地将他们复活,然后接着被摁倒。最后他们实在受不了了,竟然趴在地上说什么都不肯起来。

    礼堂内欺负新郎地,放烟花的,调戏新娘的乱哄哄一片,一直持续到礼堂关闭人们这才意犹未尽地传送出来,看着真理几个人头上挂着三四把滴血的刀,盛夏忍不住在想青年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们了。竟然悲惨到在婚礼上被人杀了二十多次。

    “还好就一次婚礼。老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对不起你青年趴在追魂夜叉肩膀上。他现在需要安慰,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吓人了。至尊和绯红的那帮人疯了一般往他那儿冲,他也不过是把至尊的前内务娶了,至于这么凶狠地对待他么!

    “这新郎果然不好当啊!“出了礼堂之后,看着两个被严重打击过的新郎,雪蝉同地叹息。

    “最可怜的还是青年吧,我看至尊的人就差没把他上捅几个血窟窿了。”盛夏看着那帮人咋舌道。

    “那还不是因为某人地默许。”雪蝉看了眼一直搂着自家老妹腰的男人,就算雪蝉这么说他依旧一脸平静,完全没有半丝尴尬的表。如果不是他示意地话,至尊那帮人哪敢在叉子的婚礼上这么虐青年。

    盛夏仰头瞪着神月,“真的是你指使的?”

    神月低头看向盛夏,嘴角翘起,他只是让手下人好好“照顾”一下追魂的老公,看刚才那个场面手下的人对他的意思地确领悟得很透彻,照顾得也很到位。

    没有得到神月地肯定,盛夏不满地把小手伸向他后腰,用力,没拧动,再接再厉,依旧没拧动。

    “喂,你上的怎么那么硬啊?”盛夏不满地嘟囔,小手依旧在他后背上摸索,期待能找到一块柔软地地方。

    “咳咳,老妹,还有人在看呢。”雪蝉适时地提醒盛夏,光天化的她老妹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神月上下其手,实在是有损形象啊!

    经过雪蝉地提醒,盛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好像是有点不大对劲,连忙把还在神月后背上的手给收了回来,撇了眼神月,发现他没有什么特殊表这才放下心来。

    “怎么今天还有人成亲?”看见广场上出现的迎亲轿子,盛夏有些吃惊地开口,刚才的婚礼阵势过于浩大,一般人是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举行婚礼的,毕竟被人家一对比也是很尴尬的。

    “人家成亲你也管。”雪蝉白了盛夏一眼,将目光移向白马上的新郎,“零度,怎么是他?!”

    这下不只盛夏吃惊,连雪蝉都忍不住叫了出来,坐在马上的人竟然是零度风,自从零度几个人离开名门之后,雪蝉很少听到他们的消息,如今突然看见零度风让她异常吃惊。

    神月淡然地扫了成亲的队伍一眼,对零度风还是有些印象的,而且他还记得当时零度风看盛夏的眼神,那种神色他当然知道,因为他也曾那样看过盛夏。

    “要过去打招呼么?”看着零度风从马上下来,看来是游街刚刚结束,准备进礼堂了。盛夏问雪蝉,怎么说当初她们俩和零度三兄弟的感也很好,虽然后来发生一些事让几人分开,但是知道了零度风成亲,她们于于理都该去祝贺一下。

    “我们俩过去吧。”雪蝉朝盛夏点点头,神月有些不悦地放开手,眼睛死死盯着远处一脸笑容的零度风,最好他没有对盛夏再抱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杀无赦。

    “风。”雪蝉和盛夏缓缓地走到零度风跟前叫了他一声。

    “妖孽,你怎么来了?”零度风吃惊地喊道,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你不够意思哦,成亲竟然不告诉我们。”

    零度火一把扯过零度风,“他还不是不好意思,怕你还介意他当初离开的事。”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雪蝉白了零度风一眼。

    “这位是……”看着雪蝉后一直微笑却没有开口的盛夏,零度火好奇地问。

    “我妹啊,怎么不过就是变张脸你就不认识了?”

    “妖精?!”这回连零度冰都加入吃惊的行列里,“不是吧,妖精不是删号了么,你确定这是妖精?”当时的盛夏一张小脸顶多算是清秀,如今变成妖艳的美人儿的确让人很难接受。

    “删号就不能重玩啊,是不是不想看见我啊?”盛夏没好气地问,亏得她还想着他们几个。

    “这么霸道的口吻……”

    “肯定是妖精无疑了。”零度火接着零度冰的话说道。“你回来了。”零度风有些伤感地看着盛夏。最后一次见她是在苍山,和她说完话之后,没想到他再上来听到的却是她删号离开的消息。过了这么久,没想到在自己的婚礼上竟然又见到她,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风,这两位都是你朋友?”新娘从轿子上下来,看见自己老公和他朋友都围着两个人,忍不住好奇地走过来。

    零度风看见自己老婆走了过来,连忙给盛夏和雪蝉介绍,“这是我老婆花毒,妖精和妖孽是我们一开始就认识的朋友。

    “很高兴认识你们,风,还不快人家给请帖,我们该进礼堂了大家都在等着呢。”花毒催促道。

    “哦。”零度风拿出两个豪华请帖交易给盛夏和雪蝉,“我们先进去吧。”

    进了礼堂之后,盛夏和雪蝉面面相觑,里面大部分人她们俩都不认识,不过认识的那几个却是格外的刺眼,她们俩不该来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灭情不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