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安义之战 二

    <---凤舞文学网--->

    第四十四章安义之战二

    金色阳光照耀,然而温暖和熙之下,安义城池之外,明军清兵两杆大纛远远相对处理,两纛之间,却是一番修罗景象!

    数千将士们,浴血奋战,舍命拼杀,同为炎黄子孙却不见有丝毫联系!

    六月十九,金胜桓发兵三千,强攻振武营大寨,俯视战场,无数的振武营兵丁们有序的依靠栅拦汛地,或是充分发挥长枪的优势,或是用火铳弓弩进行密集击,每一时刻都有无数的金胜桓部清兵伤亡!

    哀号遍野,死伤无算!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个以为对手不过乌合之众的金部清兵们开始渐渐不支,萎缩不前。--凤-舞-文-学-网--

    原本还有些阵势的清军们,现在也散乱无序,几乎等同于械斗土匪一般,若非后有诸将们的家丁亲兵们督阵,恐怕这些清兵早早就撒腿而去了。

    金字大纛之下,金胜桓手持千里镜慢慢梭视的细细观察着前线战场,面色之上,神不动,犹若这些死伤的兵丁不是自家的人马一样。

    金永柯也站立在一旁,似乎前线那摇摇坠,几乎只要明军一阵反冲就要破灭的军队,并非自家的一半。

    作为久经战争,当初左镇的二号人物金胜桓又怎么不明白今派去的这些只能跟着精锐兵马冲杀,最多自己打打顺风仗的兵丁,怎么可能打下这布防严谨的振武营大寨?

    而事实上,今匆匆发兵也可谓犯了兵家方至用兵,气力不继的大忌讳。然而无论是金胜桓还是金永柯在昨观察揣摩之后,对于这兵马不少,军势严谨,又有些胜迹的振武营着实拿捏不准,所以才有了今这一场试探的进攻。--凤舞文学网--

    而按照这些个长于保全命的老兵痞,既无精兵带领,又没有强行催兵进攻,金胜桓与金永柯又怎么会担心这些人真的会舍命拼杀,损失过多,不能再战?

    所以金氏叔侄纹风不动,颇有大将之风,而秦弦武也没有对这些士气低迷,几乎一触即溃的金氏清兵反动反击。

    因为金氏叔侄以及一些将官们明白,秦弦武一众将官也大多明白,然而金氏芦台之上观战的大多数参将副将游击们却是紧张万分,哪里还有昨调笑打骂的从容?

    一些将领想进言退兵,好保全兵马,然而瞧了瞧金氏叔侄那般淡然神又不敢开口,只能在那里不知错所,满头大汗的左右观望,犹若无头苍蝇一般。

    毕竟而今的形式,粗粗看来,金氏清兵的确是风雨飘摇,虽说但凡只要有些眼里的沙场将领,都知道金氏精锐未动,又是初战一合,双方试探而已,万万不会真的动刀动枪。

    但毫无疑问,对于这些流寇出,投了官军,不是纸醉金迷就是率兵溃逃的大多数将领而言,是万万想不到那么深的。

    渐西斜,快到了未时,金胜桓终于取下了千里镜,面色无波的传令道:“鸣金收兵,今这场算是过完了。”

    芦台之上大多数清军将关门顿时松了口气,然而面上却是说到:“不能破敌,末将无能!”

    金胜恒扫了一眼这些将领,也不点破那些小心思,毕竟而今明季末世,兵为将有已是蔚然成风,摆了摆手,便率着亲信转而去了。

    看着栅拦汛地之外,如无序散乱的清兵如潮水般退下,站在用土累积而成的望丘上,秦弦武知道此战不过是接触试探而已,然而却也不豪气澎湃,指点着眼前景象,笑着对诸将说道:“七千之众,其中三千竟然是如此货色,此战当胜!”

    已经升任了游击的蒋胜奇却出声有些扫兴的说道:“军门,金胜桓虽然部众之中,良莠不齐,然而也是历经百战的大军,手中当有几百精锐敢拼冲杀之士。”

    此时振武营已经多少养成了自成一体的习惯,这样直接扫上官之兴,也是秦弦武故意放纵的结果,毕竟他自家清楚自家的斤两,除了穿越自未来熟知历史以外,其他的毛病是一点都不少――什么贪图美色,好大喜功,谨小慎微,多疑猜忌等等不一而足。

    所以,此番作为,除了刷新将官们的旧时习气以外,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提醒和约束。

    所以秦弦武倒也不生气,反倒笑道:“胜奇啊,你这脾气还真是这样,唉唉,算了。”

    一旁的王忠良也笑道:“军门说的是,蒋谨慎就是颇是?嗦了些,其他都好!要我说啊,刚才军门就应该派我出去冲杀一阵,斩些人头,也好杀杀清虏的胆气!料他金胜桓没那胆识将全军压上,将试探变成决战!”

    素来和王忠良交好的喻世恩一笑,锤了王忠良一拳,道:“你呀!又忘了军门所定的军策了!你一战就把金胜桓杀的落胆,打动了筋骨,真是生怕你的本家,王体中的二万多人马不来么?”

    王体中听了,呸了几声,道:“喻世千总,你这可是没大没小了。我老王好歹也是个大明的游击将军,你这般用王逆体中来污蔑我,说不得我老王要告你一状!”

    秦弦武笑着摆了摆闹,一整面容着道:“忠良说的对,军营之中岂能没大没小!”

    而今处乱世,军营之中,秦弦武犹重上下威仪,无论是看似没大没小的王忠良,还是蒋胜奇都知道这个底线,毕竟权谋术数,,无论治军还是治国,这些东西古往今来都是不可缺少的东西。

    况且而今在这世道崩坏的时代,这些重重羁绊也是保障统帅权威的不二法门了,所以秦弦武对这些倒是竭力保持,毕竟事关命,况且就算是现代也没听说哪国的军队军官士兵同吃同住的。

    顿了顿,又道:“王体中还没走远,一战就将金胜桓打痛了,恐怕最后要出奔的就不是金胜桓了,而是我们了。”

    喻世恩知趣也不敢打闹,静静的跟随在后。

    说完转头又向着马玉哉问道:“河面上的船只,搜罗了多少了?”

    马玉哉素来沉稳,刚才一番斗嘴也不过笑了笑,而今见的秦弦武发问,一整肃容,回禀道:“启军门,眼下差不多已经将能搜集到的安义船只都搜罗来了,大小舟船一百二十多艘,可载一千多人。”

    秦弦武微微一笑,转便带着众人往大帐而去,一边道:“不载人?不载人。你吩咐下去,继续给我搜罗船只,动静要闹的大,闹的对面的清军知道!”

    ps:这几天着实太忙了,所以呢没又去修电脑,只能在网吧更新,那个天字第一号bug只有回家修好了改,存稿也用的多,网吧写起来又没什么感觉。。。

    ps2:回答八方风雨汇中洲同学一下,明末之时,就算是在弘光朝也拥有很对武将很大权限的约束,如果秦弦武不跋扈不震慑,根本就不可能将军队指挥若臂,而在这样形式险恶的弘光元年,不能全权掌握,那么必然会被文官的昏聩与利益所影响,进而只能重现历史而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圣徒1645》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