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危急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四章危急

    夜晚之中,难得的出现了一轮明月,在乌云环绕之下,洒下点点荧光,落在这神州大地之上。--凤舞文学网--而此时的牛皋山下的振武营大寨也是火光闪亮,不同与以往的肃静,此时此刻,全营的官兵们都欢快着品尝着自弘光年以后难得一吃的美味食,载歌载舞,把水高歌!

    是夜,他们疯狂,他们欢快,他们放纵――因为第一战,全军从上午发兵,下午归营,未损一兵一卒,便斩敌八百余众,俘虏一百余人,更是缴获了白银四千两,粮食一千石,绢布数百!

    当然欢快与放纵还能让他们忘记今的血与火,忘记那层层尸体,忘记那鲜活生命在他们手中流失的罪恶感觉。

    秦弦武站在大帐帘下,望着正在高歌,正在欢宴的兵卒们,沉默无言,相对于大帐之外的欢快景象,大帐之内,却是一片沉默――原因无他,只因为一封武宁县送来的公函。

    弘光二年四月二十四,李自成兵败武昌,再败皖南,率军南渡,躲避阿济格,屯驻于武宁之北四十里处,其兵马四派征集粮草,一时之间修水之北,再无一村一镇有安宁之,无一人一户有余粮可支,其前锋兵马,已经将指治所所在!武宁、宁州两城顿时双双告急!

    而蒋胜奇更是连派三人,请示该当如何!

    十万李闯可战之兵,十万久经战阵的李顺精锐,一如千钧巨石一般压在众人心头,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压得人感觉似若那天地就要崩碎,就要化为混沌!

    压抑与沉默在振武营大帐之内蔓延。

    无论是与李顺有深仇大恨的喻世恩、李从善,还是老于战阵的陈金武、马玉哉、王忠良只是用眼神交流着,他们都很清楚李顺大军虽然为清军所败,然而其部下十万大军,乃是辗转千里,经百战的堂堂雄师!

    就连左良玉,就连孙传庭,就连那畿辅诸镇官兵都为其所败!

    何况而今草创的振武营?何况兵不满员的振武营?何况这区区振武营!

    赣北之地,一时之间,危若累卵,势危急!

    秦弦武也沉默着,他犹豫着,他彷惶着,他知道历史上,李自成即将被阿济格击败,他也知道阿济格并没有继续挥师南下,征剿江西,但他仍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谁知道李自成是否攻克武宁?谁又知道他秦弦武能否凭借区区一千多员兵将挡住这百战雄师!

    谁也不知道!

    忽地,秦弦武最终打破沉默,说道:“闯逆南下,武宁、宁州告急,诸君以为我当如何?”

    仍然沉默无人应声,他们都知道秦弦武治军严谨,尤为厌恶避战惧战之人,是以谁都不敢轻易发话,陈金武扫视众人一眼,最后叹息一声,道:“将军,而今闯逆兵马十万兵临赣北,武宁、宁州虽有拓林湖、修水可恃,然而我振武一部,号称一营,然而兵马不过一千三百余众,大多新丁,所以,末将以为,闯逆既然要东下,又有清虏尾随,我部不若暂避敌锋芒,以存有用之,好图将来啊。--凤舞文学网--”

    秦弦武听了仍然遥望着大帐之外,用那听不出感波动的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们以为呢?”

    帐内众将顾盼相望,最后齐齐起,单膝下跪,齐齐喝道:“但请将军定夺!将军剑指之处,末将等莫不追随杀贼!”

    心中一跳,秦弦武面色一整,缓缓转过神来,肃容道:“诸君,闯逆是有十万众,此事不假。闯逆兵马经百战,此事也不假。然而我军势小,他兵势大,此事是假!”

    忽地声音一抬,加快语速道:“他李自成,率兵东下,湖北五府之地尽数沦陷,十万可战之兵,加之数十万家属随员,粮草何来?屡战屡败,弃城失地,仓皇南遁,军心何在?兵甲何在?他后有阿济格九万精锐追缴,前路不明,还有芜湖黄镇台的六万精锐,进退促狭,时间又何在?!”

    忽地,几步上前,站到地图之上,指着拓林湖道:“他李闯大军,无粮无饷无地,缺兵少甲,累赘众多!后有追兵,前有阻击,进退促狭,时间稀少!而我军呢?粮饷充足,军心稳固,得战方胜,士气高昂!武宁之城,背靠拓林,无有围城之忧,进退随意,无有覆灭忧患!”

    扫视众人一眼,又道:“我以有粮草根据之师,战无地无粮之军。我以军心稳固,方胜之师,战屡战屡败,新丧之军。我以地利之险,战进退促狭之兵,怎能不胜,又如何不能胜!诸君若是心中惧战,则必败,诸君若心怀高昂战役,则我军必胜!”

    一众将官听了,心中也安定许多,那十万大军似乎也并非先前一样,似乎不战胜了,众人都大声宣泄,喝道:“将军威武,我军必胜!”

    秦弦武中气十足,大声喝道:“好!传令下去,明卯时三刻全军用饭,五刻斩贼祭旗,挥师回援!再命蒋胜奇加固城防,准备汛地!”

    众将低头垂首听了秦弦武如此充满自信,如此血高昂,无不精神振奋,大声喝道:“诺!”

    秦弦武听的众人振奋,大声喝道:“好!来人传膳,今虽然无酒,然而也不要让那闯逆,坏了我等大胜之后的心!”

    一众将官齐齐起,通通回应,一时之间,偌大一个营帐之内,又是豪气纵横,众人欢颜笑语!

    秦弦武仍然笑容满面,仍然下筷如风,与众人打成一片,似乎真的对那兵临武宁的李顺十万大军,有必胜把握,事实上,只有他内心知道,这一仗,他也是拼了。

    因为,如果一支军队遇敌则,遇敌不敢战,心生恐惧的话,那么这一支军队,必然不堪一击!

    而秦弦武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家这支刚刚得胜,刚刚组建的新军避敌惧战,那么士气低落之后,必然不堪再用了,而就算损伤大半,只要根骨犹存,那么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

    何况,辛苦勒索积累的粮草银饷尽数还放在武宁之内,若是武宁陷落,这些最后的家底秦弦武又哪里去找!

    要知道而今整个江西的藩库与最为富庶的南昌府库,都快可以跑马了,何况其他府县!

    秦弦武知道,陈金武知道,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所以众人在被激发了一丝希望之后,自然是不会再惧战,逃遁了!

    ps:什么叫憋屈?憋屈就是当你只差一名的时候,死活冲不上去,人家比你多更也就算了,偏偏是一更,还楞是推荐比你多....。。。悲剧啊~~~~~

    psps:各位大哥大姐,你们就顺手那么一点,就是拯救了一只迷途憋屈的羔羊啊...我很年轻)

    pspsps:顺带聊一句,昨天半夜我十分无聊就去看了下pps的快乐女生十强赛,然而原本就没瞌睡的我,在曾哥的歌声之下,更加的没瞌睡了,那个实在太好笑了...特别是评委淘汰和曾轶可pk的另个女孩时的表,那叫个精彩...这女孩也是,在赛场之上都看的出来被夹毛驹了,居然还死皮赖脸的不走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圣徒1645》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