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四月十四

    <---凤舞文学网--->

    第十九章四月十四

    当张焕斗匆匆返回南昌,步入巡抚衙门后院书房的时候,书房内的邝昭与李元芝都面色铁青,神色有些慌乱,而原因归根到底还是一件事,缺兵――然后大敌压境。--凤-舞-文-学-网--

    而此时的大敌除了不知何时可能南下的十万闯逆流贼以外还多了一位追击这十万的满清阿济格!而此时由这位满清大将统领已经受降了王体中的四万大军,拢共合计战兵九万中路大军已经陈兵皖南,仅仅与江西有一江之隔,可谓朝发夕至,江西势,危若累卵!

    张焕斗见此,虽然不明就里,然而也知道若是此时将秦弦武的公函呈上去,恐怕免不得要受一场封疆雷霆之怒,但眼下这势,若是不报,恐怕就是人头落地了。

    张焕斗很老练,也很聪明,所以万万不会做那人头落地的蠢事,神光一闪,作揖行礼,神色安定,道:“见过邝公。”

    邝昭心繁杂,见了张焕斗完事归来,心稍稍一松,抬了抬手,示意免礼,道:“焕斗,那武夫可曾为难与你?”

    张焕斗叹息一声,苦笑道:“邝公,而今武夫坐大,跋扈无礼。虽说这秦弦武礼节周到。”顿了顿,取出秦弦武的公函拍了拍手,又道:“然而这银两粮草,又如何不为难?焕斗惭愧,未能给邝公解忧,还请责罚。”

    邝昭听了,将那公函取来,看完不怒,反而叹息一声,将那公函又递给李元芝,向张焕斗询问道:“这秦弦武练的兵马怎样?”

    张焕斗沉吟片刻道:“兵是好兵,军纪严明,不扰百姓。--凤舞文学网--不过大半兵马看似都是新兵,但缺少兵甲武器,恐怕难堪大用。”

    李元芝看完了公函,冷哼一声,道:“区区一千兵马尽然敢如狮子大开口,还要总兵官衔?当真是,当真是跋扈!当真是无法无天,挟贼自重!若是按张师爷所言,邝公,与其将这些个物什给这贪匹夫,不若拨给标营招兵买马,也好以为巡抚屏障!总比给这个贪婪武夫来的好!且,流贼所来,无外求财,清虏来了可要杀人屠城!”

    邝昭沉吟片刻,叹息一声,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那面容之上,愁闷不堪似若一个迟暮老人――流贼满清兵临赣北,手官贪财,外有武官勒索,又如何不让这一省巡抚心中悲苦?

    过了半晌,邝昭疲惫道:“罢了罢了,而今国朝文武贪生怕死,功名利禄,喜荣华富贵,这秦弦武能花钱招兵买马,惜百姓,也是个忠心体国的人,胃口大了些,也总比好将这一省藩库送给满清鞑子来的好!”

    顿了顿,忽地精神一振,道:“传我命下去,秦弦武所要一该准,命藩库武库马上准备,三之后,仍有焕斗押送去!”

    张焕斗、李元芝听了,都是一愣,相顾惊诧,不待说话,邝昭又对李元芝道:“元芝,而今清虏大敌当前,我手中几无可用之人,你虽只是一介白,然也是忠心体国之人,我且命你率二百标营,领一万两白银,去九江驻守,想来招些民夫,凭借大江险要,也可守的一二,若是事不可为....不可为,你便回来吧。”

    李元芝听了,无若呆若木鸡!

    要知道,有明一季,从无听闻一介白幕僚能带兵出征的,固然幕僚乃是封疆大员或是将军幕府里的近臣,然而白终究是白,没有官面上的职司,一来没有这个道理,不合国朝规制。二来骄兵悍将也不定听你的。

    然而巡抚标营乃是巡抚亲卫,李元芝自然使唤的动,且大明风雨飘渺,这许多祖宗旧制早就烟消云散,而邝昭让李元芝带兵入九江,除了无奈以外更是深深的信任!

    要知道他江西巡抚亲兵标营一共也就五百人!

    而再当张焕斗带领一百标营押运离去之后,那么邝昭手里就仅仅只有一百拱卫之兵,若是他李元芝不战而降,乃至拥兵作乱,拿了江西巡抚的头颅去向清虏献降也绝非难事!

    而今世道,哪怕是至亲至人,为了荣华富贵,公侯万代,尚可刀兵相见,何况幕僚与封疆?!

    一时之间,不大的书房之你,沉默弥散。

    忽地,邝昭似乎疲惫了,子靠子椅背上,挥了挥手,坐在一旁的李元芝与张焕斗起施了一礼便匆匆退下了。

    轰隆!

    雷霆划过天际,倾盆暴雨也随之而来!

    不大的武宁县城也在雷声轰鸣的那一刻起,无数的百姓们都步伐匆匆开始回家,没过多久,整个县城街道之上,只剩两三个挑着肩担冒雨回家的买卖人。

    秦弦武站立在大帐门前,斗大的雨点或是打在地里或是溅落在衣襟之上,然而他却一动不动只是出神的望着那已经空无一人的校场,一旁的亲卫们站在匆匆打好的遮雨棚里一丝不苟的警戒着,近的两位亲兵侍卫虽然他们不懂将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望向那被雨水打湿而已经成为泥潭的校场,但却并不妨碍他们捍卫他们的灵魂――一支军队的灵魂秦弦武。

    只有秦弦武知道,虽然他的目光落在校场之上,虽然他的躯仍然在武宁城之内,然而他的神念,他的灵魂已经飘落在了千里之外的扬州城...

    四月一十四,就是在这一天...

    得知清虏不战而过淮,攻占已经空无一人的淮河重镇泗州的江北督师史可法,冒着倾盆大雨率领原本要前往救援泗州的大军,夜不停的返回了扬州城驻扎。

    也就是在这一天,世界上最大的一次规模屠杀的序幕也将拉开...

    也就是在这一天,千古忠臣史可法来到了他陨落之地。

    大雨倾盆,是千古哀歌,还是大明朝或者说整个中华四百年气运的挽歌?

    秦弦武不知道...

    因为他不知道在这倾盆大雨之下,他这朵微弱的火花是否能过,是否能让这星星之火,重新化为熊熊圣火,将那抹杀文明的黑暗,将那屠戮人民的魔鬼,将那一切痛苦与屈辱的根源化为灰烬。

    雨,在下。

    ps:最近在看走向共和这部电视,意义非凡啊。

    psps:继续华丽三百六十度求票求收藏啦!

    给飘飘,赏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圣徒1645》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