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瑞昌知县

    <---凤舞文学网--->

    第五章瑞昌知县

    辞退众人,只领了县城一人入了内堂之后,陈玉兴这才道:“你见那秦弦武部兵士军纪如何?”

    那县丞虽然离去之前被吓到了,然而刚到的时候,到也按照离县之时陈玉兴的吩咐,好好观察了秦弦武部的兵马。--凤舞文学网--想了想,县丞就道:“那武夫似乎所言非虚,他的兵士见了我县的犒劳,并未一哄而上,就连那队列军阵都没有乱,虽然一个二个颇为眼馋,然而却也还能约束,而且那军官倒也稀奇,居然不跋扈,不虐打兵卒!”

    陈玉兴若有思索的点了点头,又询问道:“那你观那武夫,又如何?”

    县丞想了想,道:“那武夫倒是奇特,不似一般武人那样嚣张跋扈,还有些....嗯,还有些不同常人的气质,看起来不似一个恶徒啊。”

    陈玉兴听了,踱步来回,思索了片刻,慎重问道:“此言非虚?”

    县丞作揖而下,道:“若是跋扈恶徒,下官万万不敢隐瞒。”

    陈玉兴点了点头,道:“既是如此,这武夫所言倒是可信了。”顿了顿道:“前些子,盐商不是将屯在城北仓库的盐货都搬走了么。你带些人清扫下,明在整备些酒菜吧。”

    县丞听了这陈玉兴的话,也知道言下之意便是要放军入城,却也悄悄的松了口气,毕竟若是秦弦武真的要抢城的话,三百兵丁足够攻下这座县城了,到那时莫要说合县士绅遭难,就是这些官员也难逃大难。--凤舞文学网--而今既然放兵入城,纵然劫掠也不至于动县内官员的宅院了,是以在领了令喻之后,这县丞便步伐轻快的前去置办了。

    陈玉兴望着县丞的背影,不可察觉的摇了摇头,随后又吩咐师爷衙役家丁等明迎军的事。

    等到瑞昌典史到了秦弦武的跟前,秦部兵马离瑞昌县不过二里地了,远远望去,那城郭已经尽收眼底。

    那典史虽然颇为干练,然而而今武将跋扈,见了秦弦武也不气短,道:“好叫将军知道,知县大人说,本县残破,须的时辰打扫,而今时已晚,还清明入城。”

    秦弦武似若未曾听见,举目远眺,那城郭之内虽然炊烟渺渺,然而城池之外,却是一片惨败景象,田野荒芜,房屋破坏,许多地方更是焦黑一片,有无数百姓散落在这片大地之上,或是刨食,或是埋葬在兵难中死去的亲人。

    乌云之下,末世景象,动人心弦。

    秦弦武回过神来,叹息一声,道:“也罢,贵县刚遭兵难,便给你一晚时辰,若是明早巳时(上午9点-11点)还拖拖拉拉,不能入城,便莫要怪本将无礼了。”

    顿了顿,面色一冷:“你带我军前往贵县安排的驻地吧。”

    那典史暗中擦了擦汗,听了秦弦武的话,心中也大石落地,这武将跋扈,他这些子可是深有体会,而今见的秦弦武颇有进退,又怜惜地方,也松了口气,连忙恭声道:“将军率军且随下官前去。”

    秦弦武点了点头,便传下令去,一众兵马便默默的服从军令,随那典史而去。

    瑞昌县安排的驻地在县城东北一处被攻破的庄园处,这庄园不大,然而也有一丈来高的城墙,四角还有角楼,就驻防来说,也比普通营寨要好的多了。

    但虽说名曰是安排的驻地,事实上,时间匆忙,哪里来的及整治?不过是拨了些锅碗棉被柴火等等物资而已,又招了些民夫做些杂役。

    是以,秦弦武一众上下兵马将弁见了这庄园到也凑合,待那典史又安排好了些杂事,便来告辞,秦弦武也不留他,待典史走后,秦弦武又安排了些防备营宿,便领着千总、都司四位将官到了大堂内。

    诸将刚刚落座,蒋胜奇便皱着眉头道:“将军,这瑞昌县将我军安排在县城东北,若是左逆追击而来,我军首当其冲啊!”

    王忠良本就是个躁脾气,也看出了其中端倪,大声嚷嚷道:“老蒋说的对,左逆就在九江城内,这狗官却还推三阻四不须我军入城,着实可恨!”

    秦弦武如何不知道其中三味,然而他却颇是感到欣慰,虽然才来到明末三个月,然而在九江那个官员庞杂城市里,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明末官员士绅的颓废心态,无论百姓官员,一心只关注着一己私利,莫要说区区一个知县,就算是一个知府,保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保人不若保己的心态,也大多放军入城,毕竟死道友,总比死贫道好,是以他笑着道:“呵呵,此言差矣,这知县虽然将我军置于东北,有用作屏障的意思。”忽地面色一整,话锋一整,道:“但是,我等而今从军,若是只顾自家命,贪生怕死,士卒将弁一众都在乎一己命,那只能遇敌即溃,每战必败,莫说保家卫国,就连自家命能否从溃退之中保存都是两说!”

    顿了顿,冷冷道:“诸君若是想剃发易服,不想见祖宗,不想报家破人亡之仇,便继续存着这般念头吧!”

    话语一激,四人似若如寒沁骨,打了个激灵,连忙起,单跪道:“末将不敢,必然不敢再存这般念头!”

    秦弦武也知四人虽然是自家从九江两万明军之中,精选出来的血愤勇之士,倒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弘光朝的明军风气极为糜烂,将官贪生怕死,只为荣华富贵,上行下效,底下的士卒也是只顾自家命,时局习气终究不是三个月内匆忙能改掉的,只能潜移默化,言语刺激。

    是以话锋一转,面色一暖,起将四人扶起,道:“此事罪不在诸君,乃是时气如此,然而我军若要报国振兴,让鞑子清虏血债血偿,则必须尽出陋闭风气才是,而今国朝倾危在即,诸君定要勉励!”

    这一番话下来,四位将官似乎想起家人流离失所,生死不知,愤愤道:“将军大人高义,末将一定不负所托!”

    ps:收藏和票票很重要哇...强烈求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圣徒1645》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