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为皓 书名:永恒择
    <---凤舞文学网--->

    经过找怪物和看灯会的耽搁后,苍穹不敢再做停留,赶回了泶山。--凤-舞-文-学-网--不过这也是几天以后的事了。

    这里就是天罚部落的基地了。

    泶山城五大原本确是奥精灵所有,因泶山之战后奥精灵灭绝,这里才被荒弃。天罚部落成立于泶山之战后的几年。领导层份未知,成立目的未知,杀人目的更是未知。

    这个杀手组织的构成基本上照搬奥精灵,中央通灵是主,什么事也不做只知道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的部落领主郢噬以及由领主和四大护法组成的管事的部落议会属于这个大;另外的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就是正儿八经的杀手小分队了。

    青龙的第一杀手是龙破。除了领导级别的人以外他的武功全部落排第一,武器是神器青龙爪。在大家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一次龙破躲在一个树林里练习青龙法“龙游”——当时他在地上扭来扭去的,那样子完全不像龙,根本就是一条……说虫吧这世上还真没这么肥的虫,那就是一条巨大的泥鳅吧,所以说得躲起来练嘛——而这一幕恰巧被苍穹看见了,苍穹似乎对龙破奇怪的姿势有些好奇,便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然后龙破就莫名其妙地生气了,再然后两人就更莫名其妙地决裂了。苍穹很久以来也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朱雀的第一杀手是艳乌。武功除领导级别的以外全部落排第二,武器是神器朱雀鞭。这女人——应该说是女孩儿有点奇怪,在过去的某一天,不知道是什么事想不通了,下令朱雀的服装改向青龙学习,全部使用迷彩式样。但是部落里有个奇怪的规定是朱雀服装的主色调必须是红色,于是艳乌亲自设计,把他们的服装全部弄得满是红点。更为夸张的是,艳乌似乎觉得这么还不够显眼,便在自己的两颊上也分别弄了个硕大的红点。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了整个天罚部落,有说艳乌和龙破两人私下那个什么什么,有说非主流来了的等等等等——当时霜语不知道非主流是什么意思,便去问苍穹,其实苍穹也不知道,便胡诌说:“主流嘛,就像我们,我们都是正常人,非主流嘛,意即不是正常人啦。”把霜语唬得一楞一楞的。其实苍穹的想法没其他人那么复杂,很简单,非常简单,就是觉得朱雀的人集体变瓢虫了。

    白虎的第一杀手是霜语。武功除领导级别的以外全部落排第三,武器是神器白虎刀。她除了和苍穹的关系比较好以外,没什么特别的。

    玄武的第一杀手是苍穹。武功嘛,其实很一般,把领导级别的除开了能不能排到第四都是问题,也就能在玄武嚣张一下而已。不过苍穹的法特别好,就算是和领导级里的人比苍穹也不一定输。其他方面苍穹和前面三人比就更没什么特别的了。

    在玄武里,北护法蛟屿未卜先知地等着苍穹,更未卜先知地问道:“失败了?”

    蛟屿说得很平静淡定,苍穹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七上八下。--凤舞文学网--苍穹低下头,说:“是,我还把玄武剑弄丢了,落在了夕月的手上。”

    “哦。”

    蛟屿地表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语气也淡定得让苍穹感觉他完全是在确认一件他早已经知道地事。对于刺杀夕月地失败。苍穹倒相信北护法会因为某些客观原因而不在意。但是苍穹不敢相信蛟屿对于他把玄武剑弄丢了也会毫不动容。毕竟在名义上。玄武剑是代表玄武地东西。而北护法蛟屿就是分管玄武地高干。

    苍穹斗胆问道:“师父。为何我把玄武剑弄丢了。您却丝毫不在意?”

    蛟屿看着苍穹。苍老却有力地面容始终坚如磐石。他说:“我。以及部落议会都相信不到万不得已。你是不会把玄武剑落到敌人手上地。反正议会仍旧安排你去执行这个任务。到你任务完成地时候。你再夺回来便是。”

    看来议会果然是早就知道这次任务地失败了。话给蛟屿这么说是没错。不过议会对苍穹任务失败地不重视已经有些匪夷所思了。苍穹隐约觉得事似乎不简单。于是试探地问道:“那么关于任务失败。我要接受什么惩罚?”

    北护法却轻轻地哼了一声。似笑非笑。他倒:“这次任务比较特殊。你地失败是理之中。整个天罚部落没有人是夕月地对手。也没有人能保证有绝对成功刺杀她地办法。”

    苍穹心一惊。北护法地理由虽然貌似给地很充分。可问题是部落里给任务一向从不看目标与杀手地能力差距。而且不论什么理由。只要失败。就得严惩。至于现在地一切。虽然意外。但苍穹也只能把所有地问题揉成一团。塞到肚子让五脏六腑讨论一下就行了。他是不敢问出口地。

    蛟屿突然说:“你把你偷袭夕月到你失败离开的过程详详细细地告诉我,不能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于是苍穹凭着不错的记忆力将自己从起手偷袭到扔下玄武剑离开的过程真的是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北护法。

    听完后,北护法再次像是确认一样的口吻问道:“你可以完全确定你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而夕月没有问你任何关于玄武剑的问题便断定了你手上拿的武器就是玄武剑?”

    苍穹微微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立即说道:“是,可以确定。”

    蛟屿听后,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神色,仿佛是高兴。不过很快他便又正色说道:“记住,夕月是我们的敌人,只要有机会,你就绝对不能放过!你接下来就去白城,长期跟踪夕月,寻找机会。现在你的任务是两个了,一是杀夕月,而是夺回玄武剑。”

    “为什么一定要杀她?”苍穹突然脱口问道,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惶恐地看着北护法。

    北护法盯了苍穹一眼,说:“忘了我怎么教你的了吗?你不需要知道。”

    然后北护法就走了。在他转的那一刹那,他脸上的笑意终于毫无顾忌地表露了出来。他的嘴角弯着,浅浅的隙缝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堪比无比的寒意。

    苍穹走到内的环形阶梯上坐下。这是苍穹在这个黑色宫里唯一一个比较喜欢的地方。此时已经是黄昏了,夕阳的斜晖从顶的窗子照了进来,映在苍穹的上。

    曾经玄武有人提议封掉那个窗子,理由很多,比如说天罚部落里五大只有玄武才有窗子,显得过于另类不太合群什么什么的。苍穹历来反对。他当时说,这有什么关系呢,一天当中只有太阳即将消失的时候,它的光才能进入我们的宫,就像被我们刺杀的人一样,只有临死的时候才能看到我们。

    后来这个提议不了了之。而现在,夕月的存在讽刺着苍穹当时的理由。

    一直以来,天罚部落里都流传着一个不知道谁编出来的传说,说玄武剑以及青龙爪、朱雀鞭、白虎刀是天罚部落曾经追随的奥精灵所拥有的四大神器,后来奥精灵灭亡了,就由天罚部落保管。而天罚部落之所以要杀人,就是杀那些曾经和天罚部落一样发誓追随奥精灵守护大地和正义而最后却背信弃义投诚黑精灵的部落,以及黑精灵。苍穹对此的想法是——传说就是传说,大家传一传说一说就行了,没有必要当真。

    不过现在,夕月的出现开始让苍穹觉得,在这个时而虚幻得不着边际,时而现实得让人发狂的世界里,有的事真的不是他所能想到的那么简单。

    苍穹闲来无事,去了玄武北边的悬崖。他是在这里练就出全部落无可匹敌的法的,也是在这里认识血鹰的。然而此时血鹰并不在这里。

    “苍穹!”

    面对悬崖的苍穹闻声回头。来者是艳乌。

    苍穹道:“有什么事吗?”

    艳乌走上前来,淡淡地说:“没什么大事,只是来问你一些问题。”

    “噢?”

    艳乌也深沉地看着悬崖外萧索的大漠,她鲜红的眼影衬托下,更平添了几分荒凉。她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最近的任务多吗?”

    “不多,就两个。”

    “哦?”艳乌似乎有些吃惊,接着又说,“你都很认真地完成吗?”

    苍穹伏盘腿坐下,一只脚悬在崖下,随口道:“算是吧。”

    “你很喜欢杀人吗?”——艳乌突然突兀地问道。

    苍穹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思考良久,道:“不……不知道。”

    艳乌一愣,道:“那……你可以不再继续杀人吗?”

    这回轮到苍穹一愣了,抬头看着艳乌,虽然她浓重的眼影让苍穹有些看不清她的眼神。不过苍穹并不觉得她在开玩笑。苍穹道:“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

    “我是杀手,不杀人我能做什么。你不也一样吗?”

    “无可救药!”——这声低沉的男音从旁而来。苍穹突然觉得后颈一阵凉意,那是杀气的预警。苍穹立即侧滚开。右手撑了下地,手掌上的伤再次作痛。

    苍穹左手握住右手,回视后,龙破的青龙爪正停在自己的颈部刚才所停留的位置。苍穹怒道:“你们想干什么!”

    艳乌的朱雀鞭忽然出现在了手中。她道:“你觉得呢。”

    话音未落,朱雀鞭“倏”地一声飞向苍穹。苍穹急忙闪。

    龙破将青龙爪舞成一个巨大的绿圈,罩向苍穹。苍穹施展开玄影,勉强闪到龙破的圈子外。而朱雀鞭又像条恶心的赤练蛇,咬向自己脚部。苍穹一抬脚,龙破又攻了过来。顾此失彼,苍穹的左肩的抓了数道口子。

    纵然苍穹久经厮杀,但是现在得状况苍穹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龙破和艳乌要对自己下杀手?不都是天罚部落的人么?

    苍穹稍一迟疑,右脚中了艳乌一镖,左脚也被朱雀鞭缠住。苍穹挣开,龙破的青龙爪又向咽喉袭来。苍穹急忙侧。艳乌此时突然收鞭,苍穹一个踉跄,一头往悬崖下栽去。

    艳乌右手一松一放,朱雀鞭便收了回来。她站在悬崖边,看着苍穹随着无数沙石滚落下深不见底的悬崖去,叹道:“有必要么?”

    龙破也看了看,直到苍穹的影消失在缭绕的雾气中,这才啐了一口,拉住艳乌的手,道:“他该死。我们走吧。”

    但其实摔落悬崖是苍穹故意的。

    龙破和艳乌只知道苍穹法了得,却不知道苍穹这迅疾如影的玄影就是在这悬崖边上练出来的。从苍穹有记忆以来,北护法蛟屿训练他的方法就只有一种,相当之简单,就是把苍穹从这个悬崖边上推下去。从苍穹只能艰难地在滚落中稳定,慢慢地爬上来开始,一直到他能如履平地地迂回于整个悬崖。

    对于这个悬崖,苍穹再熟悉不过了。要在跌落中稳住形慢慢下落,对于苍穹来说早已是驾轻就熟。只待龙破和艳乌从悬崖边上走开,苍穹就可以在悬崖上停下来。

    其实苍穹从来没有下到过这个悬崖的底部,这一次,为了躲避龙破和艳乌,下落的时间很长,到苍穹稳稳地停下来时,已经“算”是悬崖底部了。

    苍穹惊讶地发现,原本他以为这个悬崖底部就是在悬崖上能看见的大漠,然而大漠与泶山天堑相连之处,却还有一个深渊。苍穹站在大漠边上,琢磨着这个悬崖下又会有些什么东西呢?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误打误撞下到这里,又不可能马上回部落以免碰到龙破和艳乌,索就再到第二个悬崖下去看看。

    回望整个悬崖,苍穹曾经在这地方留下了无数鲜血。甚至苍穹觉得,自己死后一定要葬在这悬崖下,才能算个全尸。

    因为有伤,很久以后,苍穹才下到崖底。这里异常冷黑暗。只有一束月光穿过重重阻截,跟随苍穹到达底部。

    而那束月光恰巧打在一个剑柄上。

    苍穹走了过去,觉得这玩意儿似曾相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永恒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