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为皓 书名:永恒择
    <---凤舞文学网--->

    “就是第一节武术学院课的那天。--凤-舞-文-学-网--”

    话说当神梦诗在杲尻教堂和苍穹等人分开后,便去了北国大图书馆,翻遍典籍阅尽文献,最终发现,尸体以没有生命的形式复苏的怪物有两种,一种是僵尸,另一种是亡灵。两者有着巨大的区别。僵尸又分两种,一种是人死后魂魄没有被收走,继续留在了体里,不过还是会像普通尸体一样腐烂,生命特征会一直持续到魂魄被收走,这种僵尸被归为红石世界的鬼类;另一种僵尸是人死后,魂魄是被收走了,不过尸体因处的环境而产生变异,最终妖化,从而复苏,这种僵尸被归为红石世界的妖类。而亡灵是黑精灵使用两仪勾玉创造出来的,他们的生命特征来自于创造他们的魔法源泉,而非自。亡灵则应该算是湮灭世界的附属。

    神梦诗认为,虽然她们遇到的怪物行动迟缓,更像僵尸,但是从僵尸和亡灵的形成原因来看,僵尸其实就是诈尸或者尸,这种现象极其罕见,不可能会一次出现那么多。所以,那些怪物全部都是亡灵。

    苍穹插嘴道:“怎么你还没有说道重点?”

    神梦诗怒道:“闭嘴!”

    苍穹只好继续玩布条。

    神梦诗接着说,她觉得那些亡灵之所以行动迟缓,是因为都是半成品,而之所以是半成品,是因为池里只有两仪勾玉中的一个。接着苍穹抱着石头下去晃了一圈上来,更是完全证实了神梦诗的想法。

    苍穹喝道:“好!厉害厉害!”然后鼓掌,啪的一声,苍穹两个裹着布条的手合在一起。苍穹的脸顿时扭曲得五官都拧在了一起。

    神梦诗笑道:“活该!”

    苍穹痛过之后,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这里制造亡灵吗?”

    神梦诗白了苍穹一眼,道:“我怎么知道。”

    “哦。”

    “不过。亡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制造亡灵地人一定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苍穹动了动两个手。看还有多痛。道:“万一那个人只是跟你一样好奇呢?”

    “再好奇你也不能干这事儿啊!都说吸毒好玩儿。你好奇那玩意儿怎么好玩儿难道你就敢吸吗?”

    “那倒是。”

    一阵沉默滑过。神梦诗整理着自己地箱子。苍穹还在调戏手上地白布。微风拂过。树林窸窣作响。血鹰从空中掠过。一声长嘶。

    苍穹从坐的石头上站了起来,道:“我该走了。”

    神梦诗继续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头也不抬地道:“哦,注意一下你手上的伤哦。”

    “你是在关心我弟弟吗?”——说话的是霜语。

    神梦诗一阵错愕,关上箱子,看着霜语道:“你怎么来了?”

    “不止我哦!”

    霜语后的子浮跟着冒了出来,他一见神梦诗立即两眼发光,跳到了神梦诗边,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也在这啊?”

    神梦诗把脸一沉,道:“要你管!”

    子浮自讨没趣,只得郁闷地挠挠头,转视苍穹,忽然觉得事好像不对,指了指苍穹,又指了指神梦诗,一脸的焦虑,道:“你……你……你们……你们俩?”

    但没有人理子浮。--凤舞文学网--

    霜语抓住苍穹双手看了又看,笑道:“哟!诗诗你还真仔细啊,他要是受伤了我最多就是随便一裹就完了,我可不会一根手指一根手指那么仔细地包扎哦。”

    苍穹回手一扯,道:“这是我自己扎的。”

    结果苍穹这一扯,将手腕处的一个结给拉散了。霜语见之,大笑道:“好啊!你再给我扎一个看看!”

    苍穹大窘,脸一沉,将手伸到霜语面前,道:“扎个!帮下手!”

    霜语一边笑一边给重新将结扎上。

    神梦诗站在一边不吭声,脸已经是一阵红一阵绿了。

    子浮倒好,蹲在一边的地上画圈圈,低声道:“为什么……我以前受伤……她从来都不管我的……”

    神梦诗如果是男的,一定就是顺风耳下凡了。她大步走到子浮后,一脚踢在子浮的上,道:“我管你!我现在管你!还杵这干嘛!走了!回去了!”

    子浮大声哭痛,跳将起来,神梦诗一把抓住子浮的手,朝树林外走去。

    苍穹极度无语地看着神梦诗和子浮离开。然后问霜语道:“你和子浮来这里干什么?”

    “闲着无聊,来看看还有没有怪物啊。”霜语不怀好意地一笑,道,“你呢?不是要回部落去吗?怎么和诗诗呆在这,话说……你第一次……”

    “打住!”苍穹说出这两个字,头也不回地也朝树林外走去。霜语自然跟上。

    四人前前后后地出了树林,到了树林边上。苍穹叫住走在最前的神梦诗,问道:“亡灵的事,貌似不是小事,你准备告诉相关的什么人吗?”

    神梦诗“切”了一声,道:“的确不像是小事,但是你觉得王宫或者白城长官府里面那么多部门,哪个部门是管这事儿的?”

    苍穹摇摇头,道:“我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我现在是想报信抓贼却找不到官,更何况我们一群孩子,又没有绝对的证据证明那个池子里有亡灵,谁会信我们啊。”

    苍穹叹了口气,道:“那也是。”

    子浮悄悄跑到站在队伍最后面的霜语那,问道:“他们俩在说什么?”

    “我怎么知道。”

    “他们两个不能说的秘密是什么?”

    “我不告诉你。”

    “……”

    血鹰在众人头顶盘旋,不住长鸣。

    子浮抬头,脑袋跟着血鹰盘旋的诡异摇晃,道:“那是血鹰耶,很少见的鸟,怎么这段时间我经常在白城看见啊?”

    苍穹道:“它是我朋友。”

    神梦诗突然来劲,道:“你养的?”

    苍穹眉头一皱,道:“宠物才能算是养的吧?它是我朋友,不是我养的。”

    神梦诗和子浮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朋友?”

    “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

    苍穹笑而不答,不理会神梦诗和子浮的对话。霜语插嘴道:“那血鹰是我们老家那的,天晓得它怎么会和苍……我弟弟关系好得不得了。”

    “哦……”

    “你明白了吗?”

    “还是不明白。”

    霜语“哼”了一声,也不再管神梦诗和子浮两人。

    血鹰突然转向,朝西边飞去。

    霜语上前跟苍穹耳语道:“喂,你兄弟不是应该跟着你回部落吗,部落在西边啊,它怎么朝南边飞啊?”

    苍穹白了霜语一眼,道:“他想去哪我怎么管得着。”

    “哦。”

    神梦诗道:“呃,今天好像是临河村的灯会哦!”

    子浮来了兴致,道:“对啊对啊,所以今天没课,我和瞳语才出来找怪物的。反正现在也还早,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这个所谓的灯会苍穹和霜语只知有其事,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显得有些犹豫,更何况苍穹还有要事在。但神梦诗和子浮不由分说,强行一人架着一个,朝白城的临河村走去。

    时近冬季,天黑得很快。四人一路上又拖拖拉拉哼哼唧唧走走停停。特别是神梦诗,体力实在不怎样,走一会儿就喊累要休息。天已尽黑,四人才到秘河河边,还得沿河朝上游走数十里才能到临河村。

    神梦诗实在来不起了,跑到岸边一块高地上。那高地上只有一棵参天古树,树叶已经落尽,光秃秃的树枝四处伸展,以满天繁星为新叶,倒也蔚为壮观。

    子浮自然颠地跟了上去,两人坐在树下没头没脑地数星星。

    苍穹站在秘河岸边,看着滚滚的河水,兀自发呆。霜语则更加没头没脑地站在苍穹的边,陪他一起发呆。

    夜空的乌云逐渐散尽,满天的繁星尽数登场,连月亮也耐不住寂寞,撑着一张圆脸,跑了出来。

    苍穹对边的霜语道:“怎么月亮和星星一起出来了?”

    霜语本在发呆,忽然惊醒,随口道:“哦。”

    神梦诗和子浮从高地跑了下来,大声道:“喂!你们注意啊!灯会要开始了!”

    苍穹笑道:“灯会又不是在这开,开不开始关我们什么事儿?”

    神梦诗道:“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

    “自己看吧!”

    河面阵阵秋风忽然停了下来,原本的萧索被满天的繁星化解。月光肆无忌惮地在大地上招摇,明晃晃地犹如白昼。

    原本滚滚东去的河水忽然开始静下来,原本哗哗的涌动变为窸窣的流动,最后竟变得悄无声息。百余丈宽的河面,此时安静得如同一片巨大的湖泊,又明亮得如同一面镜子,月与繁星倒映在河面上,没有丝毫的晃动。

    苍穹道:“这……我还真不知道会有这种事。”

    其余三人皆笑。

    临河村人世代傍秘河而居,视秘河为族母,毕恭毕敬。他们所供奉的河神并非一般的红石世界神界之神,而是三生石世界的一位女,临河村人称其为灵祖。相传灵祖水系法术无人能比,千万年前与其人一起来到红石世界帮助抵抗湮灭族的入侵,后来她的人牺牲,而她也就没有离开红石世界,留在了她人牺牲的地方。年经久远,她的思念便化为了滚滚的秘河之水,于是才有了这片大陆上最大的生命之源。原本每年到灵祖人的忌辰,灵祖思念加重,泪纵横,都会导致秘河泛滥,沿岸生灵涂炭。后来灵祖觉察到此事,便在人忌辰施法封住河水,使得每年此时秘河都异常平静。临河村人每当此时便纷纷制作灯船,放入秘河之中,希望灯船能替灵祖分担思念之痛。再到后来,也就有人在灯船中寄托自己愿望的了。此后放灯船成为临河村人习俗,沿袭至今。

    众人谈笑间,上游忽现红星点点。神梦诗大喜道:“快看!”

    不一会儿,无数红色的小灯船从上游慢慢滑下来,流经众人眼前。

    月光飘摇,繁星点缀,幽幽的河面上,承载了无数思念的红色船队如同艳丽的彩缎,舞蹈在一笔浓墨之上,写往遥远的希望。

    神梦诗和子浮两人又蹦又跳,原本便是孩子,孩子气一点又有何不可。他们俩人一会儿站在河边寻找最漂亮的灯船,一会儿跑到高地上遥观整条壮阔的秘河。子浮甚至还爬上古树,坐在树杈上张望。

    苍穹却一直站在原地不动,静看红色的星河流转。

    忽然,一艘小船停在了苍穹的脚边。

    苍穹蹲了下去,将其捡了起来。无意中,苍穹瞥见这艘做工精美的小帆船中那张白色的纸片。

    上面写着:请带着我的祈祷,到哥哥边去吧。

    苍穹微微一笑,又将小帆船放入秘河中,轻吹一口气,让它缓缓滑向秘河中央。

    “不可以去碰这些灯船哦!这是亵渎!”

    霜语在苍穹边说道。

    “哦,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那艘灯船搁浅了,我想把这个船放回去而已。”

    “那不是船,是愿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永恒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