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为皓 书名:永恒择
    <---凤舞文学网--->

    武术学院只有百来人,不比因时制宜的屠龙学院,招了两万来人,全教堂九成的学生全部都进去了。--凤-舞-文-学-网--

    苍穹和霜语在杲尻教堂里的学业已经是稀里糊涂地走一步算一步,选什么学院基本都是神梦诗说了算。至于神梦诗为何放弃了学了六年的法术学院,苍穹很是好奇,不过不敢问,于是托霜语去问。却直接从霜语那得到了答案,而这个答案乃是相当的间接明了精辟独到一针见血,就两个字——腻了。至于为什么选武术学院,而非屠龙学院,神梦诗的答案便要复杂多了,那答案的字数可是多了五成——屠个

    子浮的话不用多说,他自从在教堂认识神梦诗后便已经开始恨苍天为什么让他和神梦诗错开入学而不能选择同一个学院了,而今却有了如此机会,也不知他是否会就近到教堂的祈祷去还愿。

    话说这武术学院,授课教师只有一个,就是子浮之前学院的导师。这导师在这天下午上第一节课,将整个学院一百多人全部塞进一个教室,慢条斯理地阐述此学院为何要建立,建立有何意义,这意义如何重大等等等等。

    苍穹等四人哪管上课与否,挤在教室里一隐蔽角落,一如既往地两女两天,苍穹发呆,子浮干瞪眼。

    次清晨,四人结伴而行前去上课。

    待到行至昨所呆教室,里面却是空无一人,四人大吃一惊,各自回忆。但均有那位导师宣布此教室为主教室的记忆。

    苍穹和子浮均是一脸的无所谓,前者随便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安静地坐下,后者还调侃道会不会是来早了。

    霜语和神梦诗倒稍有不安,觉得事似乎有些不对头。在教室外左顾右盼,却没建一个人来。再往远处探探,却又到处都是屠龙学院的人了。两人一无所获地回到教室,见苍穹和子浮都是无所事事的样子,均气不打一处来。霜语只是朝苍穹瞪眼,神梦诗却是径直走到子浮后,一把抓住子浮的耳朵用力地一拧,接着一提。

    顿时,子浮尖叫着跳了起来。涨红了的一张脸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苍穹道:“哎,我说你们这样吵吵闹闹地又能整出什么结果来啊?”

    神梦诗怒道:“那难道你坐那就能知道到底出什么事儿啦!笑话。还好意思说我们。”

    苍穹摇了摇头。笑道:“哎。自己看公告板。”

    其余人闻言。均走了过去。只见公告板上写着——我就知道有人昨天上课不听课地。今天跑这里来了。给你们一次机会。我现在告诉你们。今天地课在城外东南地树林里上。如果你们没有迟到。我就不惩罚你们。

    显然。这是导师留下地。四人一看教堂里地巨型晷。微微一算。时间一刻钟距离大概十里路。苍穹和霜语轻声道:“嗯。还来得及。”

    神梦诗和子浮却瞪大个眼睛看着苍穹和霜语。吼道:“来得及个。”然后拔腿飞奔。苍穹和霜语相视一笑。放慢脚步跟着两人。

    现实是苍穹和霜语两个人地话。时间是很充裕地。不过加上神梦诗和子浮。就不是那么好办了。

    当四人赶到上课的地点时,那里已经只剩下导师和几个箱子了。神梦诗打头,小心翼翼地上前道:“导师……对……。”

    “哼!不用多说什么了,昨天我就注意到你们几个了!”导师打断道。

    这个时候,苍穹才仔细看了看这个导师。高七尺,一颗明亮的脑袋寸草不生,眉毛却很浓密。一双眯眯眼,小到让人看不见他的瞳孔颜色。一光看就知道如铜似铁。显然是个练家子。

    导师道:“你们听着,从箱子里先拿红色的袖标戴上,然后再选一样兵器。”

    于是苍穹等四人各自拿了一个袖标戴上,然后从全是木质兵器的箱子里挑各自的兵器。--凤-舞-文-学-网--苍穹和霜语自然拿了剑和刀。子浮则挑了一把板斧。神梦诗翻箱倒柜,花了最长的时间,最终挑了一根比她人还长的棍子。

    武术学院一反北国教育惯例的通常做法,直接进入了实战学习。为此导师需要知道学生的根基如何,于是将全学院一百多人分成了红蓝两个大组,及之下的若干个小组,分批次放进森林,让他们在里面模拟厮杀。以大组为敌对目标,哪个小组得到敌方袖标多,哪个小组为优胜。也就是代表这个小组里的人武术根基不错。苍穹等四人由于迟到,所以无论之前的人是自由组队还是由导师指定组队,现在他们四个都只能直接组成一个小队。

    选好兵器,戴好袖标之后,导师让四人站到他跟前,板着个脸道:“你们先告诉我,为什么这样选兵器。”

    苍穹疑惑道:“我只会用剑,当然选剑了。”

    霜语跟着道:“我也一样。”

    子浮笑道:“我会的兵器多一些,不过最拿手的是板斧。”

    神梦诗脸微红,吱吱唔唔地道:“呃……其实……那个……”

    导师可不是子浮,喜欢看神梦诗这个那个不停,不耐烦地吼道:“其实什么!直接说出来!别拖拖拉拉的!”

    神梦诗被吓了一跳,原本断断续续的话被强行串在了一起,道:“其实我什么兵器都不会,我就觉得这个长点,可以在别人靠近我之前多打他几下。”

    导师仍旧笔地站着,双手交叉在背后,整个体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纹丝不动。他微微点了点头,道:“很好,你们听着,拿剑的和拿斧头的把武器交换了,拿刀的和拿棍子的把武器交换了。”

    “为什么?”四人齐声道。

    导师吼道:“叫你们换你们就换!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于是四人极不愿地将武器作了交换。

    导师又道:“你们还不愿意了!我告诉你们,武艺的根本,乃是与万物合一,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你们只会一两样兵器怎么行!如同大主教所说,全面发展,才是王道……”

    神梦诗接嘴道:“可是……”

    导师立即暴喝道:“插什么嘴!导师训话有你们插嘴的份么!你们以前的老师是怎么教你们的!起码的规矩都不懂吗?给我闭嘴!”

    这样,神梦诗当即哑了下去。

    导师接着道:“哼,我看人少,特地传授你们一些武学知识,你们还不乐意了!”

    “算了,这些高深之理你们现在还听不懂,你们进森林去吧。”

    四人哀怨地道了声“是”便转进了树林。

    子浮似乎干劲十足,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满脸的兴奋与。而神梦诗则怯生生地跟在其后。霜语站在当中,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仔细感觉周围的状况,并一个劲地提醒最前面的子浮走慢些。

    这片树林里的数随便找一棵出来,年轮圈数也比四人年龄加起来大。一颗颗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参差排列枝繁叶茂,已经接近遮天蔽了。只有些许幸存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逃到满是枯枝腐叶的地面,形成星星点点的亮光。

    霜语道:“况有些不对也,我感觉周围完全没有人。”

    子浮笑道:“当然,我们迟到了嘛,其他人早就进到更深处了,我们动作应该更快点,不然抢不到蓝袖标了!”

    说罢,子浮又加快了脚步。霜语正开口阻止,苍穹却道:“子浮说的很对啊,你有什么意见么。”

    霜语闻言,再次环顾四周,不安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些……有些很奇怪的感觉。”

    苍穹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们在这里有什么好担心的,快跟着吧。”

    “喂!你们两个,快一点跟上来!”子浮在很远的一处拐角叫道。

    “看吧,别人都在催我们了。”苍穹道。

    “等等!”

    苍穹疑惑道:“又怎么了?”

    霜语道:“我想我是在担心白虎刀和玄武剑,我们现在离它们实在太远了。”

    苍穹考虑了一下,道:“好吧,那你继续陪着神梦诗,我去把白虎刀和玄武剑取来。”

    霜语点头道:“嗯。”

    接着两人分头行事,霜语跟上队伍,借口说苍穹内急方便去了,将两人敷衍过去,便接着向森林深处而去。苍穹则返回杲尻教堂。

    一刻钟之后,苍穹轻松地避开武器库管理员,进入寄存处,将铁门打开进去之后,顺手又锁上。然后将白虎刀和玄武剑从墙中拔了出来。

    这时,苍穹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啸声。

    是血鹰。

    苍穹将墙边的铁窗打开,向外张望,发现果然是。苍穹没好气地道:“这些天也不知道你跑什么地方去了,真是的。”

    恰在此时,寄存处的铁门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苍穹来不及多想,立刻翻出窗,将窗子又关上,伏于窗外。

    一个老者的声音道:“行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我和圣女在这看看就行了。”

    “是,大主教。”

    苍穹大吃一惊,一颗心猛跳不停。握住玄武剑的左手拇指已经条件反地将玄武剑顶出一寸来。半蹲的两脚蓄势待发,准备冲进去,以结束这次任务。

    但是,右手拿着白虎刀,这让苍穹没有第一时间拔剑。

    老者又道“你确定玄武剑和白虎刀在这?”——她应该就是大主教。

    “是。——另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她应该就是圣女。

    苍穹的左手收了回来。心里白班纠结,暗自思考圣女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

    房间里老者道:“那在哪里?”

    圣女闻言,走向了窗边。苍穹已经能够感觉到哒哒的脚步声在向自己靠近,紧接着,更加清晰地听到,圣女掀开窗帘的那一声“刺啦”的声音。以及随后,圣女疑惑的“啊!怎么会不在!”。

    “够了!我早就说过,你对神圣之心的掌控能力还不行!你偏说你行,现在事实是什么呢?又是你搞错了!”——大主教似乎发怒了。

    “师父,你来看这里,这两个印子至少能证明……”

    “住嘴!”——大主教确实发怒了,她道,“不要再狡辩了!”

    苍穹听得一清二楚,圣女此刻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并且正在为一件事而着急。倘若此刻出手,成功的机会不是很大么?

    “等等,师父!神器还在这。”

    随即,脚步声响起,朝着苍穹的所在而来。苍穹意出剑。

    忽然,那阵异常熟悉的耳链碰撞声也响起了起来。

    “那个高手也在!”

    苍穹大骇,紧紧握住两把神器,立即拔腿飞奔。绕过寄存处的拐角后,依稀还能听见大主教的暴喝——“胡说八道,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时的苍穹如同受惊的马——或者说,他此刻已经受惊,是不是马并无所谓,任何动物都这样——狂奔向树林,一刻也不敢停下来。虽然他知道后并没有什么人在追他。

    另一边,霜语、子浮、神梦诗三人仍旧还在树林里乱逛,没有遇到一个蓝队的人,甚至也没有遇到一个红队的人。

    三只无头苍蝇东窜西窜,竟窜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池边。子浮煞是高兴,上前到水池边蹲下,捧了一捧准备喝。却没有洞口,而是愣神地盯着手中的水,道:“这水怎么是的啊?”

    霜语闻言也上前去抚了抚水面,也疑惑道:“真的是耶。”接着霜语招呼神梦诗也过来看看。却见神梦诗红着脸,呆在远处的树下,不肯看水池一眼。

    这样霜语一愣,但旋即霜语便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笑道:“诗诗啊,你不会就是在这里和苍穹碰上的吧?”

    子浮还在水池里的水,闻言抬头道:“怎么,他们以前也认识的么?”

    霜语笑而不答,仍旧盯着神梦诗,道:“来啊,你自己解释下啦。”

    神梦诗的脸更红了。

    霜语继续逗神梦诗道:“看来真的是这里了。你不来说说,我可就把你和苍穹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告诉子浮咯。”

    子浮一听,顿时急道:“什么秘密?”

    神梦诗更加着急,终于转过来,并朝霜语奔了过来,叫道:“不准说!说了我就和你绝交!”

    霜语大笑,子浮大窘。

    神梦诗走着走着,突然滑了一跤,一个踉跄,险些跌倒。霜语上前扶住。神梦诗转头骂道:“该死!什么东西……”

    地上,赫然是一个黑色的,已经腐烂的,人的手掌。

    神梦诗“啊”的一声尖叫,扔下手中的木刀,躲在了霜语和子浮两人后,紧紧地抓住子浮和霜语的手。霜语看着那个手掌,一言不发。子浮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一个死人的东西而已嘛。哎,埋这人的家伙也真是的,简直太不敬业了,还给露个手在外面吓人。”

    霜语却道:“没那么简单,那手掌明明已经腐烂,为什么周围没有一丁点腐臭?”

    子浮道:“我怎么知道。”

    就在此时,那只手忽然动了起来,慢慢伸直,然后整个手臂都从地里钻了出来。

    三个人的寒毛登时都一根一根地竖了起来。神梦诗的两个手剧烈地抖动着,像是在抽搐。子浮已经没有心去享受神梦诗此刻对他的依赖,满头的冷汗如瀑布般从两颊留下,滑过他的脖子,将衣领和披肩全部浸湿。

    霜语固然大骇,但她的注意力还没有完全被这只手占据。她环顾四周,仔细感觉。原本只是有些慌乱的脸色登时煞白,冷汗随之一滴一滴地从额头上冒出。

    在水池四周,原本平静的地面开始动,枯枝腐叶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无数乱人心智的“沙沙”声从开始抖动的地面上传入三人耳中。

    此时,第一只手开始弯曲,手掌撑住了地面,然后“它”的肩膀随之钻了出来,紧接着的,是一颗已然面目全非,只能勉强认出来的头。

    这具尸体在三人一惊完全呆掉的眼神中,慢慢地钻出另外一只手,然后双手撑地,硬生生地将自己从地面中拔了出来。

    干枯不全的毛发,腐烂成灰黑色的皮,若隐若现的白骨,这便是活生生呈现在霜语、神梦诗、子浮三人眼前的东西。

    这尸体佝偻地站着,没有眼珠的头四处张望,最终那令人作呕的脸的正面停留在了正在发呆的三人这边。

    “呜——!”一声低沉的咆哮从这具尸体的喉咙中发出,惊醒了或因惊恐或因差异而发呆的三人。同时,似乎也惊醒了其他的什么。四周的“沙沙”突然变得更加猛烈,无数同样腐烂了的手从地下钻了出来。

    霜语再次环顾四周,惊恐已经让这个冷峻而老练的杀手慌乱到不可自已的地步,仿佛连最基本的呼吸都不会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上百只散发着沉气息的手臂,已经出地中钻了出来。将三人团团围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永恒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