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黄为皓 书名:永恒择
    <---凤舞文学网--->

    进入杲尻教堂的前两天,不仅毫无进展,就连进展的兆头都没有看见。--凤舞文学网--苍穹有些按捺不住,趁着夜色溜出了教堂,到城内去碰碰运气——反正在杲尻教堂运气已经很极端了,在外面去难道会更背么。

    然而这一夜,让苍穹认识到世事往往没有最,只有更。白城里各种八卦新闻非常集中的酒馆在这晚统统都关门了,家家户户闭门不出,夜市空无一人,原本行人纷纷的街道上现在只有列队而行的巡逻卫兵,整个白城都是一副黑灯瞎火的样子。甚至连各处城墙哨塔里的值夜卫兵都笔地站着值班,而非以往坐在哨塔里喝酒聊天。

    这样一来,白城里的所有消息来源全部断掉。

    苍穹相当郁闷,也有些不知所措。

    话说平时即使是半夜三更也人声鼎沸的白城在今夜为什么会连狗吠都听不到一声呢?苍穹坐在一座三层的豪华酒楼顶上环顾四周,发现巡逻的卫兵数量猛增——剑门是知道苍穹和霜语在白城的,而剑门门主又兼任北国民兵元帅,有一些军队调动的权限,难道说是剑门在防范苍穹和霜语出来做事?——也不对啊,剑门不知为何不想让红石教知道苍穹和霜语在白城,按道理来说,是不会做这种大张旗鼓的事的。

    当然,要防范什么事,也未必就一定是防范苍穹和霜语。不过苍穹觉得自己已经把事想到这个份上,就不如继续顺着这个思路往下继续走。去王宫查看一番。

    而此时王宫的议政也整人声鼎沸,貌似大人物现在都不在,一帮小臣子正议论得火朝天。苍穹隐蔽在屋顶,东一句西一句南一言北一语将臣子们的话凑在一起,推测他们到底在议论些什么。

    一个时辰之后,苍穹总算搞清楚,原来今天晚上白城之所以这么反常,是因为白天白城上空出现了黑巨龙。

    苍穹笑,暗想在教堂里完全没有感觉,原来整个白城已经风声鹤唳了。

    于是苍穹打起已经开始有点萎靡的精神,打算继续听听王宫有什么打算。

    但紧接着,苍穹便发现这个想法很不切实际。因为自己已经听了一个时辰了,可是这些臣子们的讨论一直停留在巨龙的能力有多强大、巨龙为什么消失了接近一千年这些在苍穹看来毫无意义的问题上。

    因为苍穹觉得。这时候王宫首先应该拿出一安抚民心地说法。要告诉白城地居民。巨龙没什么可怕——这个是最重要地。不过这还不是苍穹想知道。因为苍穹只关心。白城会不会因为巨龙地出现而发生军队布防变动之类地事

    然而。可以决定军队布防变动、白城卫兵及哨兵增减。以及最关键地苍穹最想知道地红石教工作变动这一系列事地人都不在。

    苍穹就很好奇了。国王、左丞相、右丞相这些人在这个时候会呆什么地方去了?按理来说。在这种大事来临地关键时刻。这些主持国事地人都应该在这个决定国事地地方才对。

    于是苍穹决定等。等到国王以及左右丞相出现。看看他们针对巨龙会做出什么决定。这些决定会不会与他地任务产生直接或者间接地联系。

    但是。现在苍穹开始觉得以往他认为很荒谬地一些说法似乎有那么一定地道理。比如有种说法是偷看别人洗澡。特指男人偷看女人洗澡——虽然。苍穹那事儿严格来说。应该不算偷看——会得红针眼病。得这种病地人会万事不顺。看见什么让什么倒霉。

    因为从苍穹与神梦诗地初遇开始。苍穹地任何事都那么不顺利。不过换个想法——难道说因为这个初遇而把苍穹地运气花光了。--凤-舞-文-学-网--毕竟。对于青期地男孩来说。不是那么随便就可以看到如此旖旎迷人地风景。

    总而言之,苍穹一直等到黎明曙光乍现,鸡鸣万户开门,也没有等到国王等人的出现。再看看时间,也该回教堂上课了。于是悻悻地走了。王宫重地,对于法如风的苍穹来说不过就是他家的后花园而已,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苍穹刚一回到教堂,还没找到霜语,一个牧师便把一纸通告拿给了他,上书:经查,新学员瞳天目无纪律,夜不归宿,严重违反了教堂堂规第二卷第三章第四节第五条第六项之规定。念之为新学员初犯,故暂不勒令退学,现给予留教堂查看处分,以观后效。

    其实苍穹并不太明白这些处分是什么意思,满脸无所谓的将通告收下,随口问道:“这个和昨天被记大过的比,哪个更严重啊?”

    那牧师乃是正派人士,对苍穹一类坏学生历来满脸的鄙视。于苍穹的一问,出于礼貌淡淡地道:“你的。”

    苍穹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很到位的,别人不想和他说话,他也就不多问了,道:“哦。”

    那牧师转离开,但突然又想起了件事,转过头来冷冰冰地道:“哦对了,因为这个处分,你现在得马上去主教那一趟。”

    苍穹仍然报以一句:“哦。”

    这时教室里仍旧不见霜语的踪影,苍穹估计她是又跑去找神梦诗去了,料想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于是决定先去主教那。

    当苍穹到主教大厅时,主教却正在给另外一个人训话。苍穹定睛一看,正乃子浮是也。此时还没轮到苍穹,所以苍穹现在只能自己先到角落里去画圈圈。

    杲尻教堂的规矩,乃是如果学生犯了错,并不是说处分了就完了。还得把学生叫到这个地方来,由主教亲自训话,在主教的监督下,让学生承认错误,承诺改造,以保证教堂里的学生都是优良品种,都是北国未来的栋梁。子浮如此,苍穹也是如此,不过聪明点的神梦诗不在此列。

    主教着独特的红色大袍,以示份有别,肥胖的躯死死地嵌在红木太师椅当中。而此时主教整张脸却也是通红通红的,苍穹好奇此乃何故,于是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主教道:“你小小年纪怎么如此冥顽不灵呢?明明就是犯了错误,违反了纪律,怎么态度如此恶劣,不肯认错呢?”

    再看子浮,也是眉头紧皱,他道:“主教大人,我说过了啊,对于违反考场纪律擅自离开考场的事,我承认那是我的不对,是我的错,我一定改正。但是你问我还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我认为如果下次考试时巨龙再出现,我一定会再跑出去看的。因为我想要亲眼看看以往只能在书本上看到的东西。”

    “你既然在书上能看到,你为什么还非得要去亲眼看看呢?”

    “我们不是有那么多因为巨龙族而开设的课程吗?我当然得看看真正的巨龙长什么样子。天知道书本上的和现实中的有什么区别。”

    “行了!”主教的脸色愈加发红,他大声道:“巨龙族课的开设是为了让你们学习了解巨龙族,以后我们和这个强大而神秘种族开战,你们才能够知己知彼,才有可能可以战胜这些大陆上最为强大的生物。巨龙族课的开设和你不遵守考场纪律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拿巨龙的出现来为你的错误开脱!”

    子浮显然属于那种误信了所谓“有理走遍天下”的人,继续将自己的理由娓娓道出:“为什么会没有关系,根据文献记载,近一千年我们人类只看到过一次巨龙,而且也是在十七年前的那次巨龙短暂的露面。巨龙族课上所使用的巨龙族的资料都是一千年前的,谁都不知道这一千年来巨龙族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认为我应该亲眼看看巨龙,以确认现在的巨龙族和书本上所说的巨龙族是否……。”

    “住嘴!你这种推卸责任的人我见得多了!”这回主教的脸色已经完全红了,甚至有向紫色发展的趋势,足见其怒气的爆发,他大声说道:“教材是大教堂的乙巳大主教亲自从古代典籍和文献中选编出来的。以乙巳大主教超高的智慧、广博的知识、深厚的经验,选编的教材绝对没有问题。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你犯了错误,却丝毫不思悔改,还企图诬蔑乙巳大主教,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父母的养育,怎么对得起教堂对你的栽培,怎么对得起红石教和国家对你的培养!”

    子浮还不知道当这些定规矩之人所定出来的规矩一旦被违反之后,必定抓典型拿人开刀,就像葬礼上挖了一个大坑,所有来打丧火的人都眼巴巴地望着这个大坑,那么就必须要扔点什么东西进去才能满足观众。此次子浮独中头彩,没人跟他抢这个风头了。子浮自然不原意,而这些老家伙似乎也不喜欢来硬的,一定要子浮自己跳,以彰显自己的民主,没有迫子浮。

    子浮问:“有这么严重吗主教大人,我已经认错了啊。”

    主教几乎大声到几乎是吼出来地说:“认什么错!你这是什么态度!是认错吗?满嘴胡说八道,为自己找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开脱,而且还对已巳大主教不敬,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不尊师重道的学生,我可以立即开除你!”

    老姜未必就辣,不过子浮明显太嫩了。子浮的理由是很充分,主教一时还找不到反驳的话,于是转移话题外加几声怒吼来吓吓人,但这招对于子浮这种没经验的学生来说,屡试不爽。

    子浮被这句话——或者说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声音低了三分,语气也软了三分,说:“大人,我不是为自己开脱,是您问我为什么要出去,我才解释的啊!”

    主教突然吼道:“解释什么!不要给我解释!错了就是错了,没有任何理由!”

    子浮终于无话可说。——其实是不敢再说了。

    苍穹有些幸灾乐祸,一时没有忍住竟笑出了声来。主教听见了,转而问苍穹道:“你笑什么?”

    苍穹忍住了笑,轻声说道:“他只是离开了一下考场,恐怕还没到不尊师重道,对不起父母、教堂、红石教、国家这么严重吧。”

    “怎么没有!”主教听苍穹这么说,又是很激动,说,“他何止是离开考场这么简单!这里面有深刻的原因的,他是质疑已巳大主教在先,才会做出这种事。老师是让你们怀疑的吗?当然不可能!他质疑已巳大主教,就是不尊师重道。现在他不遵守考场纪律,以后在战场上就会不遵守战场纪律,如果因此铸成大错,这就是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国家自然就是对不起他父母,对不起杲尻教堂,对不起红石教!”

    苍穹自愧联想能力不是一个级别的,甘拜下风,放弃任何辩解,直接切入自己的问题大声道:“是!我瞳天发誓一定谨记主教教诲,今后不再犯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主教一愣,稍微想了想,恍然大悟到这是另一个等着自己训话的人。而听了苍穹的话之后,主教的脸色显然缓和许多,说道:“你叫瞳天是吧,你认错态度还蛮好,你是新来的,应该给你机会,记住,以后不许犯这种严重的错误了。来到了教堂就要好好学习,以后为国家作贡献。要对得起你父母的养育,对得起教堂对你的栽培,对得起红石教和国家对你的培养。”

    苍穹大声道:“是!”

    主教又看了看子浮,说道:“你看看人家瞳天,你们年纪差不多,人家多么懂事,哪像你!”

    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正是将处分通知交给苍穹的那个牧师。

    主教仰头道:“进来。教堂大会开完了吗?”

    那牧师得令,走了进来,回话前不忘给坏学生子浮以及坏学生苍穹一个鄙视的眼神,道:“已经完了。”

    主教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苍穹和子浮,皱着眉头道:“但是这两个学生还不清楚状况啊。”

    显然,主教骂了这么久的人,也嫌累了,大手一挥不再计较之前的事,让牧师给两人补开一会,自己去办其他事去了。

    那牧师自然不愿意接触此等她眼中的坏学生,但碍于上级命令,便不得不接手,但显然就没有,只三言两语将事的大概说了便算了事。

    子浮仿佛未卜先知——不对,其实是来之前应该就知道那会是什么事了,也就不多问。而苍穹更是懒得与此人多说话。于是两人便自行离开。

    这会乃是由王宫直接下达命令开的,原因是鉴于巨龙重现,为了北国美好的未来,北国的栋梁们得面对实际,调整学习策略。从今起以往所有专业学院全部取消,重新编排更加实用的专业学院。暂定新的学院有最关键的屠龙学院,武术学院等等,旧学院只有法术学院被保留了下来。

    另外一个比较关键的事是,现在起,选学院乃是所有人直接选,不再考虑之前的成绩以及入学时间等等因素。

    也就是所,苍穹、霜语甚至神梦诗、子浮,都要面临选学院问题。

    这就把苍穹打蒙了。要说随便学学吧,杀手学院又没有,其他的学院的话,屠龙与苍穹无关;武术学院的话那的教练却未必是苍穹的对手;去法术学院学东西又不如直接让霜语去找神梦诗来得直接。

    想来想去,苍穹仍然犹豫不定。转头一看子浮,却是满脸的阳光,灿烂得足以让刚透过云雾到达地面的晨曦自卑死。

    苍穹道:“想好选什么学院了吗?这么高兴?”

    这一问突然让苍穹恍然大悟。子浮是第四级学生,而神梦诗是第六级学生,两人并不在一起。这次两人重选学院,子浮就可以如愿跟着神梦诗选了。所以子浮才这么高兴。

    苍穹转念一想,干脆自己也跟着选算了。反正霜语一定也乐意跟着神梦诗选。

    于是苍穹便跟着子浮,去了武术学院报名的地方。苍穹倒是觉得奇怪,神梦诗怎么选了这个和她之前不搭边的学院。便问子浮。

    子浮一边写名字一边笑眯眯地扔下三个字“不知道”爽朗而干脆。

    苍穹也就无所谓了,工工整整地在名册上写下瞳天两个字。在密密麻麻的名册里放眼一望,在自己名字不远处发现了神梦诗和霜语的“瞳语”两个字。淡淡一笑,扔下毛笔。

    “这个跟虫果然跑来了。”神梦诗在两人后道。

    子浮虽然被骂,却毫无反应地呵呵傻笑。

    苍穹转头一看神梦诗——就仅仅只看了一眼,便又立刻将眼神移开。心想完了完了,之前仅仅只是在想怎么选专业,稀里糊涂地就跟着子浮跑到有神梦诗的地方来了。自己却把和神梦诗之间乱七八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于是苍穹转就去找名册,想把名字划掉。

    但是,那本名册已经写满,被管理员拿到档案室去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永恒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