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六章 大西王殒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徐以显远远的就露出了灿烂而下的微笑,对林开元招手说:“恭喜国师啊!这么快就找到了祥瑞,本军师特来给国师帮忙。--凤舞文学网--”

    林开元一见徐以显的笑容,提起的心先放下了大半,心说,这厮至少不是抓我来的,其他任何事都好说。不过,这人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来了三圣庙的?妈的,他一定派人在跟踪我。

    他拱了拱手,“军师好,下洪福齐天,真真的天命所归,在下已是找到了一只摄龟。”

    徐以显来到林开元旁,向池塘里面看去,疑惑的问:“国师,龟在何处?”

    龟在我边,林开元心说。

    “摄龟这种祥瑞的出现是有时辰限制的,如今军师当然看不见它,等得到了后天清晨,它自然会浮出水面,到时下将它收服,军师就可以看到了。”

    “哦?有这等事?”徐以显小眼睛眨巴了几下,“这庙中的僧人,国师却怎么都给赶出去了?却只在庙中留了一个方丈?”

    林开元心说,狗头军师信息真灵啊!

    “祥瑞应于后天清晨出现,这种天生灵种生怕吵闹,众僧在庙里念经,我怕延误了灵龟出现的时辰,何况这些僧人中难免有心向大明的,到时下来取祥瑞时恐有那心怀叵测之徒在旁,所以本国师才将众僧都赶了出去。至于那个方丈,待祥瑞出现时,本国师还有用他之处。”林开元神态自若的看着徐以显说。

    徐以显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既然后天灵龟才会出现,我看在这两天中,这三圣庙还是要派人严密把守才好,不要放了大明余孽或者什么刁民进去。”

    林开元说:“这点本国师早想到了,我的那二十余亲兵这两天会一直守侯在此,另外那个老和尚也已被本国师的贴护卫看护了起来,军师放心,下的安全是不成问题的。”

    徐以显摆了摆手,“国师的府中还关押着一位大明王爷,瑞王份地位显赫,万不能出了岔子。依我看,这里的守护之事还是交给我吧,国师可以将你那些护卫们带回府中看管瑞王。而且这些土人护卫人数太少,守的住这庙的前面就守不住后面。本军师这次来,带了一百余人,足够将这三圣庙团团围起来的。”

    说完不等林开元答腔,就命令旁的亲兵头目,“你把国师的护卫换下来,将人手分散至三圣庙周围,这两天内一只老鼠也不要给本军师放进去。”

    那头领应道:“是!”然后带着大批大西士兵出了庙门去安排。

    林开元心里暗暗叫苦,想找个理由阻止,却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他心想,这样一来,韩虎不能留在庙中,到了后天清晨我一个人却又怎么杀张献忠?

    若不能在后天杀了他,到时各地兵马没有发现祥瑞,都空手回到重庆的时候,林老师可就有大麻烦了。

    而且,徐以显这时候来这么一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将我的护卫撤走,全部换上他的人,莫非已经开始怀疑我了?要是这样的话,事就更加不妙。不过,徐以显最多只是猜测怀疑而已,他绝没有证据,否则直接抓了自己岂不省事?

    林开元故作镇定的说:“既然军师肯代劳,本国师自是落个清闲。”

    “好说,好说。”徐以显拱手说道。

    林开元带着韩虎和洛雨、布所等土人士兵回到锦衣卫衙门,一路上他思前想后,只觉形势紧迫,自己如同正处悬崖边上,一不留神就会掉进下面的万丈深渊。可是想要离开悬崖,却发现前方并无道路可走。

    林开元命洛雨守在锦衣卫地牢门口,自己则带着韩虎下去找马嫣然,将目前的形势和马嫣然都说清楚了,林开元说:“马小姐,原本的计划好,没想却被这个狗头军师完全打乱了。--凤-舞-文-学-网--如今事态紧急,后天之前若不想个办法出来,则你我处境堪忧啊。”

    马嫣然沉吟了一下,“既然不能在庙里杀他,那就换个地方。”

    林开元翻了个白眼,“换个地方?说的容易!你以为我要他去哪里他都去么?张献忠无论出行、吃饭、睡觉,任何时候都有大量亲兵护卫跟随保护。我费了很大力气才借助祥瑞的事将局布到了三圣庙中,在那里,我才能借故将他的护卫都挡在外面。可徐以显这么一接手三圣庙的防卫,我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马嫣然歪头想了想说:“若实在困难,那就先不杀他也罢。我们现在就动带着瑞王逃回石柱,也是一件大大的功劳。至于献贼,等后再找他算帐不迟。”

    韩虎在一旁冷冷的说:“不杀了张献忠,我哪儿也不去。”

    林开元也露出少有的正经神色,“虎子说的对。哼,我若不杀他,何必在大西军隐忍这么久?”

    他在地牢里面转来转去,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张献忠,祥瑞,瑞王,恩!”林开元忽然眼睛一亮,他停住脚步说道:“我有办法能把张献忠引到这个锦衣卫衙门!”

    “什么办法?”韩虎急问。

    林开元却又摇了摇头,“他虽然能来,但必然带着大批护卫,而且外面又有凌三奇等人在。即便我们能在这锦衣卫衙门内悄无声息的干掉张献忠,却也休想能带着瑞王和马小姐出了大门。”

    马嫣然思忖半晌,忽然问道:“锦衣卫衙门附近可有什么张献忠非常看重的东西存在?如今重庆城内的兵力如何?离锦衣卫衙门最近的大西军是哪一支,有多少人?”

    林开元想了想,“离此大约五里以外的东边有个火药库。张献忠对重庆城的守城大炮威力记忆非常深刻,近常常念叨若是大西军防守重庆,只要有足够的火药,任谁来也攻不进来,所以他对这个火药库看管的甚为严密。现在的重庆城里,大西军精兵不过有三千来人,主要都在守卫城门,火药库也派了二百士兵看守,另外张献忠的住处还有一批亲兵,我这附近除了凌三奇这一百多大西军就没别的士兵了。”

    马嫣然眼睛一亮,“火药库?”她点头说:“这样就好办了,你若能把张献忠骗进这锦衣卫衙门,我就有办法能调开凌三奇等人,甚至张献忠带来的护卫,也许也能调走大半。”

    林开元听了大喜,立刻说:“小姐秀外惠中,外面金玉里面锦绣,林某佩服,请小姐赐教。”

    他的这几句话把马嫣然拍的也是“嫣然”一笑。

    两人将各自想法都说了,揣摩良久后均觉所冒风险极大,但也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

    “只是这其中有个难点,万一张献忠的护卫到时并不都离开,怎么解决他们还是个问题。”马嫣然说。

    林开元用力揪了揪他那已经长到一寸长的小胡子,“实在没办法,也只好动用洛雨、布所他们这些土人士兵了。这些人和大西军有仇,我又对他们有恩,按说应该不会叛我。我以前不用他们是为防止万一,这次事出无奈,只能冒些风险了。”

    林开元暗暗咬了咬牙,心想,干了,如果成功的话,这个时代的历史走向将会完全改变。若能杀了张献忠,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我不能干成的事?

    他说:“本来定在后天上午去三圣庙看祥瑞,现在看来,只能赶在后之前动手了。咱们各自准备一下,明天晚上行动。”

    马嫣然却说:“时机稍纵即逝,你说那个徐以显对你有所怀疑,那么到了明天不定又会出什么变化。你在天黑后就去找张献忠,要他马上过来。只要他进了瑞王房间,咱们两人联手,又是趁其不备,应该能轻松杀掉献贼。韩虎是你亲兵,出入都方便,由他在外行事。”

    “好,”韩虎答应了,看了看林开元,又说:“可惜不能亲手要了献贼的命。”

    林开元说:“他只要死了不就行了?咱兄弟谁杀他不一样?”

    林开元去找洛雨和布所这两个土人护卫的头目,但布所却不在府中,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了。林开元和洛雨说了刺杀张献忠一事,没想到洛雨听完竟涕泪俱下,给林开元跪倒在地,称那次张定国攻打山寨,这些弟兄们的亲人被杀了不少,自己这些人早就恨大西军入骨。林开元若能杀了大西军的领袖为寨子中死去的族人复仇,自己保证带领这二十来位土人兄弟誓死追随林开元,粉碎骨以报。

    林开元见状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一关很轻松的就闯过了。他要洛雨将这二十来位土人全部集中在一起,将这事交代清楚后等候自己号令行事。

    一切安排完毕后,林开元见此时大概已是戌时三刻,他估算了一下时间,立刻起前往张献忠住处。

    “下,大喜!”林开元还没坐稳,就故作夸张的向张献忠说道。

    张献忠眉毛掀了一掀,“国师有何喜事?”

    “属下本以为即便有玉器的帮助,至少也要十天才能将瑞王体内龙气提炼出来,却没想到下此前赐予我的那些玉器中,竟有一块先天血玉制成的玉佩!”林开元胡编道:“这血玉功效强大,现在就已将瑞王皇族血脉中的那一点残存龙气提炼出来了。瑞王的这一点龙气虽然微不足道,但对下却有大用。下虽是真龙天子,不过体内龙气受后天秽气压迫,只能以这一点龙气为引,才能喷薄而出成就天下共主之位。故属下成功之后,立刻就来给下报喜。只不过

    林开元说到这里故意的顿了一下,张献忠早就听的心花怒放,这时急问:“国师,可有什么为难之处不成?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寡人无有不准。”

    “只不过,那血玉提炼龙气虽快,却有一宗不好。龙气在血玉中最多不过两个时辰就会完全失去效力,所以下必须在亥时三刻之前将血玉中的龙气吸纳。”

    张献忠一代枭雄,这时竟被林开元忽悠的晕头转向,他立刻起说:“国师可曾带了血玉?请给寡人一观。”

    “龙气在血玉中不能着风,属下不敢携带。”林开元说。

    张献忠左手拽了拽黄胡子,说:“寡人这就随国师前去,”

    林开元跟了张献忠这么久,已摸清了他的一些脾气秉,用右手撸胡子是想杀人,用左手拽胡子,则是心里慌乱的一种表现。他心说,老乌龟越慌越好,哼,人只要有,任你英雄、枭雄,只要找准弱点,全都不堪一击。张献忠今天若死,就是死在太想当皇帝上面了。

    今晚,重庆城的上空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显得颇为幽静暗。张献忠一行五十余人举着火把,如一条火龙般向锦衣卫衙门行去。

    还没到门口,一直在衙门周围守护的凌三奇却带着一队士兵当街挡住了去路,他远远的喝道:“干什么的!”

    张献忠这时步履虽稳,心中却一直挂念着亥时三刻这个时间,他见凌三奇拦路,不由怒骂道:“给咱老子滚蛋!娘的,找死么?”

    凌三奇这才知道是张献忠驾到,慌的他赶忙跪下,“不知下来此,小将

    张献忠一脚将凌三奇踹在一旁,也不理他,当先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正在这时,一阵杂乱的呼喊声突然撕破宁静的重庆夜空,凌三奇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呼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数里外火光冲天,照亮了半个夜空。他不由得大叫,“下,起火了!起火了!”

    张献忠本来都快进了大门,这会停了下来向看去,他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娘的,那里是火药库!”

    林开元立刻上前说:“下,火药库乃我军重地,万万不能有失!”

    张献忠点点头,他马上吩咐凌三奇:“火药库只有二百人,这么大的火头恐怕难以控制,你立刻带上全部人手去帮忙救火。”

    凌三奇扫了一眼林开元,又看了看张献忠,嘴唇蠕动几下,却终于没敢吭声。

    林开元心知这人定是听了徐以显的命令监视自己,不能擅自离开,但张献忠脾气正不好,谁敢这时触他的霉头?

    张献忠犹豫了一下,又对边的护卫头领说:“张五,你也带着人前去帮忙。这重庆城内也许还有几个大明余孽,居然敢烧寡人的火药库,哼,前不如将全城的人都屠个干净的好。”

    张五说:“下,就因城内可能还有大明余孽,属下怕下的安全---。”

    张献忠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就有几个毛贼敢来,有国师的护卫在此又怕什么?”

    林开元心中暗喜,心想你要把人都派了过去,老子连预备的那些土人都用不着了,恩,韩虎这把火放的不错,真不知他怎么弄出这么大声势的,这小子不光是肌多,脑浆子也有一些,林老师今后要着力培养他。

    张五却不太配合林开元,他执意留下了十名护卫保护张献忠,自己带着四十余人随着凌三奇急匆匆向着火药库赶去。

    林开元陪同张献忠进了锦衣卫衙门,穿过大堂来到后院,见洛雨及其他土人护卫已经全副武装在里面守侯,但里面却惟独没见到另一个土人头领布所,林开元不由有些奇怪---布所去哪里了?但这时已由不得他细想,他向洛雨使了个眼色,洛雨不为人知的微微点了下头,示意已经做好准备。

    林开元此时也有些紧张,毕竟自己要杀的人是一方豪雄、手握数十万兵马的大西王,他狠狠捏了捏拳头,心说,他再牛比也不过是个人,是人就会死,妈的,我怕他什么?

    林开元指着左手边一间里面透出微光的房间说:“下,瑞王就软在里面,先天血玉也在房间中,由我一名新收的侍妾看管。”他到这时还不忘占马嫣然的便宜。

    林开元一边带着张献忠向屋子里走,一边说:“这血玉极为奇怪,吸收龙气后不但见不得风,而且要由纯之体护住才能保证功效。”

    张献忠笑道:“这是因为龙气属阳,由女子保护才能阳调和嘛。”

    林开元陪笑道:“下说的极是!”他心说,你丫真能解释,林老师都不知道这个道理呢。

    屋子里,瑞王盘膝坐在上,鼻观口,口观心,正在闭目打坐。马嫣然一副侍女打扮,手中捧着一块红色的宝石站在一旁。

    林开元这几天从未接触过瑞王,这时见他脸上一片波澜不惊的样子,心说,这人要做皇帝的话,估计比那个什么弘光要强,这点沉稳的劲头一般人就做不到。

    张献忠看了看马嫣然手中的红色宝石,问道:“国师,这就是血玉了?”

    林开元站在他旁靠后一些的位置,说:“正是!下只要将血玉握在手中就可以了。”他冲马嫣然摆了摆手,“将血玉拿过来给下。”

    马嫣然立刻小心翼翼的捧着宝石走了过来。

    这时瑞王听到动静,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张献忠。

    张献忠一边伸手去接‘血玉’,一边对瑞王笑道:“朱常浩,咱老子来看你来了,哼,被人提了龙气的滋味如何啊?哈哈。”

    “龙气?”瑞王眼里闪出诧异的神色,“小王不懂你在说什么。”

    张献忠紧紧攥住血玉,说:“咱老子---。”忽然,他只觉得腰眼处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全,他双手一阵无力,那块血玉‘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