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五章 杀人不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张可望、张文秀率领大军于第二起兵前往成都,张定国、张能奇等人也带兵去寻找祥瑞以显见大西军异动,急忙求见张献忠。--凤舞文学网--

    “下,我军精锐尽出,重庆城内部空虚,万一有敌来袭,这个

    张献忠撸了撸长胡子,“老徐,你怕什么?我军在南方向均有重兵,东面么,咱大西军刚刚从打过来,又有谁敢摸着咱老子跟来了?”

    徐以显说:“下,还是小心为妙,那武昌左良玉坐拥数十万大军,万一追击而来,我怕定国他们来不及回援啊!”

    张献忠不耐烦的摆摆手,“左良玉拥兵自重,舍不得羽毛。他在崇祯还活着的时候和咱大西军作战都不尽力,何况崇祯老小子已死了,他绝不会费力不讨好的来攻打咱。如今第一要务还是听国师的,先将祥瑞取来,登基称帝要紧。”

    徐以显小眼睛快速转了几圈,问道:“什么祥瑞?”

    张献忠就把林开元所说转述给了徐以显,徐以显沉吟半晌,却说:“下,祥瑞一般都是下面百姓、官员上报的,又哪里有自行去寻找的?况且祥瑞虽然重要,但把大将精兵都派了出去,万一重庆有警那可如何是好?国师也是知兵之人,怎么也不和下分说?”

    张献忠笑道:“老徐,国师深通鬼神之术,早就预测到祥瑞已经在各地出现了。与其让下面百姓上报,何如寡人派人去取来的快捷?何况有些地方如今还被官兵占据,就是有祥瑞出现,百姓也不会来报告给寡人啊?至于重庆城内空虚师必是预料到定无差错方如此行事的。你虽然也是人才,但比之国师可未卜先知却又不及了。”

    徐以显尴尬的陪着笑了笑,眉目中却隐藏忧虑。他对林开元本就心存妒忌,在临湘城内得到细孙承志的密报后,内心深处对林开元又有一种很深的防范心理。只是林开元在后来大西军中的表现极好,让他一直抓不到什么把柄,故此才久未发作。但在攻打重庆之前,徐以显已从某处渠道得知林开元有件大事要办,这件事是什么,徐以显多方设法却仍然未能知道详。但这样一来,更让他对林开元不放心了。而且进重庆城后,林开元又保住了瑞王的命。瑞王可是明神宗第五子,乃是在崇祯及崇祯三个儿子死后可以争夺皇位的重要人物,这样的一个人被林开元救下,不管林开元说的理由是什么,徐以显只觉得心中极不塌实。所以前他才借着保护瑞王的名义派凌三奇带人去林开元的住处,明为保护,实为监视。何况,徐以显又发现林开元的边之人除了韩虎外,全是和大西军有深仇的,那两个孩童自不必说,就是那些土人,在收服他们之前,张定国派人去攻打他们山寨的时候也杀了不少这些土人的族人。林开元收这些人在边,其心不可测度。

    按下徐以显心中疑惑不提。

    重庆狮子山簏,长江边上。

    一座气派威严的三圣庙就坐落在狮子山脚下。--凤舞文学网--重庆城内寺庙颇多,有罗汉寺、华岩寺、老君洞、大足圣寿寺等,香火均颇不错,大西军打下重庆后,未被屠戮的人们已经开始往各寺庙中求神还愿了。

    处于南岸区的三圣庙也是其中香火旺盛的一处。三圣庙庙门左侧卧一石刻青狮,与长江对岸的白象遥遥相望,素有“青狮白象锁大江”之说。

    庙旁清溪潺潺,树木繁茂葱翠,枝间鸟啼蝉鸣,顽石野花随处可见,真是好一处修心养的所在。

    这才叫庙啊!林开元带着韩虎以及洛雨、布所等二十余土人士兵来到三圣庙,看着山门心中感叹,我当时要是穿越到这个地方,恐怕骗吃骗喝的会更容易一些。

    庙门前有三三两两的善男信女出出进进,林开元示意了一下韩虎。

    韩虎会意,上前喝道:“大西军国师驾临三圣庙,闲杂人等统统避开了!”

    就见那些人听见大西军几个字,吓的连看都不敢看林开元等人一眼,一窝蜂的四散而去,眨眼间就跑的一干二净。

    林开元在众人簇拥下走进庙门,一坐两层的大首先映入眼帘,正中一块匾额上写着“三圣庙”几个金色大字。前一溜儿摆了三个香炉,里面插着香火,正在冒出袅袅香烟。

    林开元心说,毕竟是个大庙,香炉一下子就摆了三个,比我那老窝可强太多了。

    这时,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和尚带着两个小沙弥从大中走出迎了过来,先宣了一声佛号,而后问道:“施主将此处香客惊走,不知是何道理?”

    旁边的布所上前说道:“老和尚,这位是大西军国师林先生,你不得无礼。”

    林开元摆摆手,示意布所退开,问那和尚道:“你是方丈?本国师奉了大西王之命,前来寻找祥瑞。”

    老和尚说:“贫僧正是此间方丈,法号法难,原来是大西军国师到了,贫僧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贫僧一直居于庙里,却并未曾听得庙中出现祥瑞啊?”

    林开元笑嘻嘻的说:“客气就不必了,我说你这里有祥瑞,那就一定是有的,这三圣庙中是否有个池塘?”

    那老和尚点点头,“是有池塘,就在那后面藏经楼的旁边。”

    林开元一拍手,“这不就是了?祥瑞就在其中!老和尚,带本国师过去看看。”

    说完不由法难分说,拽着他就向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问:“法难和尚,三圣庙都供奉着什么佛啊?”

    法难瘦小枯干,岁数又大,被林开元一拽差点摔在地上,他急忙快走两步跟上林开元,“国师,这个三圣庙啊,里面供奉的是阿弥陀佛、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

    “阿弥陀佛和观音?哈哈,观音是女人吧?怎么?你们这里男女同在一座大供奉啊?”林开元说。

    法难差点白眼一翻晕过去,“这个师,观音菩萨有万千化,不分男女的。”

    开元点点头,“原来观音不男不女。”

    法难和尚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就听林开元说:“你们这庙里连你算在一起有多少和尚?”

    法难平静了一下心寺共有僧人二十八人。”

    林开元点点头,对边的洛雨和布所说:“除了法难老和尚外,其余的僧人都给本国师轰了出去,三天后才可回来。”

    雨和布所大声答应了,带着一队土人士兵,先将一直跟在法难和尚边的两个小沙弥给轰出了庙门,而后又去庙里各处搜人。

    法难慌了手脚,急问:“国师,小寺众僧都安分守己,这却又是为何?众僧在外面并无居所,将他们都撵了出去,吃住都成问题啊

    林开元拍了拍法难的光脑袋,“老和尚放心,只是出去三天而已,三天以后,他们还可以再回来嘛。”

    说话间法难、林开元、韩虎三人已来到了藏经楼旁的池塘边,林开元说:“老和尚,谁让你们这里出现祥瑞了?大西王下后天就要前来观赏,若是你们和尚中间出了个细,威胁到大西王的人安全,你吃罪的起么?”

    林开元放开法难,也不理会他仍然哀哀苦求,仔细观察了一下池塘和池塘周边的环境。

    这池塘就在藏经楼右手三十米处,大约有半亩大小,周围草地中点缀有点点鲜花,水边有几棵柳树,弯弯的树梢有的几乎垂到了水面上,随着微风一吹,柳枝点在水上泛出道道涟漪。池塘正中有块巨大的石头浮出水面,上面塑着一尊释迦牟尼像,佛像旁边有九条青铜铸成的龙,龙头中缓缓流出道道清水,石上刻着几个大字龙浴太子。池塘北面的一道青石小路边,有一座高约五六米的七级玲珑小宝塔,掩映在树影婆娑间,显出一股神秘气息。

    林开元心说,这地方这么好,张献忠死在这里,实在是便宜他了。

    “法难,”林开元指着池塘对老和尚说:“祥瑞就在其中,乃是一摄龟。你这庙中出了祥瑞,大西王得到后,一定重重有赏。”

    那法难伸着脖子往池塘里看了看,他当然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了,法难摇摇头师,不是贫僧不信您老人家,这池塘中连条鱼都没有,却又哪里来的摄龟了?”

    林开元从鼻孔中哼了一声,“和尚吃斋念佛这么多年,却还是一副眼凡胎,本国师天眼已开,才能看见灵物,你是不行的。”

    他指着韩虎对法难说:“这是本国师的护卫,这两天就由他陪着和尚你,你就当他是个小和尚就行了。在大西王下来到这里观赏祥瑞之前,这座三圣庙里只能有你们二人在此,任何人不得跨进庙中一步。本国师的其余护卫会守护在庙门外,不让别人接近这里,这两,老和尚你就只管在这里的藏经楼念佛就是,什么事也不要说,不要做,连楼也不准下,听见没有?!”

    林开元最后一句话已经有些声色俱厉,他当了大半年的大西国师,所谓居易气养移体,一点上位者的劲头还是培养出了一些。法难和尚听了他这严厉语气,一缩脖子,吓的立刻答应道:僧谨遵国师吩咐。”

    林开元给韩虎使了个眼色,韩虎蒲扇般的大手一揪老和尚袈裟,“秃驴,跟着虎爷去藏经楼念经吧!这两天虎爷委屈一下,就当是你徒弟了。”

    法难被韩虎给提了起来,子掉在半空,吓的他大叫大嚷,“施主,施主做贫僧徒弟,怎么一点也不知尊师重教?快快放下,贫僧的骨头被你拆散啦。”

    韩虎却哪里管他?一只手提着法难就向旁边的藏经楼走去。

    林开元又看了看这个小池塘,心说:再等一天两晚,张献忠你这狗贼,林老师就能要你的命!

    林开元的计划是在后天上午将张献忠约来一同观赏祥瑞,然后说摄龟这种祥瑞怕见生人,让张献忠将他的亲兵护卫都放在庙外等候,自己则单独陪着他来到这个池塘边。

    当然这里是肯定没有什么祥瑞的,等得到了时辰,灵龟不出,就慌称张献忠杀气太重,吓着了祥瑞,让他去藏经楼中听老和尚念经消弭杀气,韩虎则在一旁伺机而动,两个对付他一个,无论如何也能干翻了他。

    本来林开元想清空了这座庙宇,然后让韩虎埋伏在暗处,等张献忠来到池塘边就下手的。可那样一来,第一,韩虎本是自己贴护卫,两天不跟在自己边,难免被人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万一有人去查可就露了马脚。第二,池塘边毕竟是空旷的地方,动手时发出的声音极可能被庙外的护卫们听见。

    而留下这个老和尚,不但可以将张献忠诳到藏经楼这个密闭的地方,而且也给韩虎留在庙中找了个理由。

    杀了张献忠以后,自己就带着韩虎出去,和那些张献忠的亲兵护卫说祥瑞难收,林国师需要回府去取一件法器。等那些亲兵发现不对劲,估计至少也要一个时辰后了,那时自己早带着瑞王等人过了双河口。

    这个计划风险是有的,而且还很大。比如说出庙以后,万一有护卫不听自己吩咐进去找张献忠怎么办?自己带瑞王离开时,徐以显派来的护卫凌三奇拦着不让走怎么办?而且若事败露太早,自己一行人也绝逃脱不了大西军骑兵的追击。但在这世界做什么事没有风险?能杀了张献忠,冒再大的险也值得。

    还有这二十来个土人护卫,林开元也很是挠头,不知逃走的时候该不该带上。若是不带的话,这些人跟自己走的很近,有什么事很难瞒过他们,若是带上,又怕他们和自己不是一条心。

    “难啊,”林开元叹道,“做人难,杀人更难。”

    就在这时,林开元的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林开元回头看时,却发现徐以显带着几十名腰挎刀剑的大西兵向他走了过来。

    林开元见状心里一颤,狗头军师干什么来了?事败露了,带人来抓我么?怎么可能?除了韩虎,任何人也不知道我的计划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