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瑞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其他人等也都随着汪兆麟跪了下去,林开元心中暗骂:老汪是个马精!还没弄个登基大典,你叫献贼什么万岁?

    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一群人,也只得不愿的离开座位对张献忠跪了下去,腹诽道:老子跪儿子,你受不起我这一拜,很快就得横死

    张献忠哈哈大笑:“众卿平,你们都是寡人是朕的开国功臣,哈哈会亏待了你们!”他嘴上变的也快,居然就自称为

    震死你个王八蛋,林开元心说。--凤舞文学网--

    张献忠摸了摸胡子,“娘的,寡人自称为象还不甚习惯。”

    众人起重新落了座,徐以显说:“下,夫名不正则言不顺,等得下登基后自然就习惯了。”

    张献忠点点头。

    徐以显又说:“称帝一事牵扯事太多,首先是定都的问题,其次是官员的分封,再次是开炉铸钱,这些都要派些得力人手,商讨后报下拿主意。”

    张献忠摆手道:“哪里有那么麻烦?就定都成都了,打下后寡人直接占了蜀王府作为宫不就行了?还能沾他们老朱家一点剩余的龙气。至于分封么?”他看了看面前这些人,“可望四兄弟就是王爷,东南西北四王,哈哈,听着也象那么回事。老汪和严锡命就是寡人的左右丞相。至于老徐,可以当个太师。国师还是国师,不过寡人要亲自设坛正式任命,国师立过许多大功,寡人绝不会亏待于你。其他人等也各有其位,完全按照大明朝廷的设置就可以。至于铸钱一事献忠看了看众人得到了成都,从那些明朝官吏中寻个把能人出来,想来该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林开元心说,这流氓无产流寇,想的到是简单的很,不过直接将大明官僚体系的设置整个拿过来,确实省了不少力气。方才他说什么龙气,龙气许可以从这里入手,制定一个计划。

    正在这时,张定国走了进来,对张献忠说:“阿大,陈士奇、王行俭、王锡、顾景等人都被孩儿带来了,现在和那瑞王放在一起。”

    张献忠站起来笑道:们都随寡人出去看看这位羞辱寡人的陈巡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说完带头走了出去。

    余人尽数跟随,林开元则凑到张定国边,“宁宇,那个姑娘---。”

    张定国说:“国师放心,我已把她牢牢看护好了,只等国师确定住处,就将她送过去。”说完看了看林开元,“早闻国师不好女色,却原来是没见着入的法眼的。”

    林开元急忙摆手:“宁宇啊,这姑娘和我是有深仇的,我只是要亲手调理她一下而已,可不是看上他了。”他心说:你才不好女色,林老师好的很。

    院中满地的尸仍然没有被清理出去。--凤舞文学网--这也是张献忠要求的,说是要让陈士奇等人先吓破了胆子。林开元对张献忠的这个主意到是很欣赏,这完全是现代心理学的运用嘛。

    张献忠走到双手被倒背着捆在一起,被两名大西士兵强行按倒在地上跪着的陈士奇前,抓住他的头发,让他仰面看到自己,张献忠凑到陈士奇的脸前不是还要辱咱老子吗?不是还要让咱老子死无葬之地吗?如今却是谁要死了?”

    陈士奇看着张献忠的脸说:“本官受封四川巡抚,义与封疆共存亡,又岂是怕死之人?本官恨不听秦老夫人之言,派大军守住夔州十三隘口,致有今之败。若用秦夫人之计,定能擒了你这个流贼!”

    张献忠点点头,“很好,官府中人象你这样并不太多天咱老子见识了一个不怕死的瑞王,又见到了一个不怕死的巡抚,不错。”他抽出佩刀,一刀砍下了陈士奇的一条胳膊断一臂,以报你辱咱之仇。”

    陈士奇一声惨叫,子一歪倒在地上,伤处血如泉涌。

    旁边的知府王行俭见了,体如筛糠,忽然争脱开按住他的两名士兵,冲着张献忠磕头说:“大西王饶命,下官愿意投降,愿供大王驱策。”

    张献忠斜眼看了看他,“你是什么人?”

    王行俭跪在地上,谄媚的仰脸看着张献忠:“下官重庆知府王行俭,大西军攻打重庆时,下官并没有参与指挥,手上也无一条大西士兵的人命,还请大西王开恩饶命。下官颇通文墨,下若当了皇帝,下官愿为下执笔作文祭天。”说完连连磕头。

    张献忠冷笑着说:“咱老子手下的文官还少了?不缺你这么一号人物。”

    这时,在王行俭后的知县王锡冲过来,一脚踹在王行俭的背上,把他踹的趴在了地上,然后大骂道:“向流贼磕头求饶,你丢尽了先皇帝的脸面!”

    张献忠诧异的说:“嘿嘿,真没想到,重庆的官员都有气节。”

    徐以显在旁边说:“这位是巴县县令王锡,却不是重庆的官员。”

    张献忠点了点头,对王锡说:“你不怕死,为何又从巴县逃来这里?在巴县乖乖的被咱老子砍了脑袋,岂不省事么?”

    王锡骂道:“献贼,本官逃走,是想留着命亲眼见你灭亡!”

    张献忠怪异的一笑,“咱老子仍然好好的,你却要死了。”命令一旁的两个亲兵:“把这个坚贞不屈的王县令,一刀刀的零碎割了,不可少于一百刀,若九十九刀死了,我就杀了你们!”

    那两个亲兵齐声应道:下放心,定当割足了他一百刀!”说完拖着王锡到了一块空旷地方,不一会儿,王锡的惨嚎声就传了过来。

    王行俭见王锡这等惨状,头磕的更欢实了。张献忠看了他一眼,皱眉说:“你这磕来磕去,看着老子心烦,砍了!”两名士兵拖着不断痛哭求饶的王行俭出了人群,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张献忠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下子清净了。”

    他看着面前这些重庆官员们这些人敢阻我大西军,一个个都该死!咱老子却也没那耐心一一问你们份。”他吩咐张可望的手下吴东:“寡人入城之前曾说要扒陈士奇的人皮,如今寡人也是金口玉言。哈哈,你扒人皮的本事不错,将陈士奇给咱老子扒了!”

    吴东大声答应了,叫上几个人拖着陈士奇出了人群,陈士奇口中兀自大骂不已。

    林开元心想,陈士奇无能,但骨头却硬。

    “其余的人,除了瑞王,都给老子砍了脑袋!”张献忠说:“瑞王么,份最高,死也要最后一个死。”

    重庆卫指挥顾景痛哭道:“我等愿意死,只请大西王留下瑞王命!”

    瑞王被绑住了,一直横卧在地上,这时说道:“顾指挥,求他是不管用的,小王命该有此一劫,却也无可奈何。”

    张献忠笑道:“狗王说的不错,寡人就是你命中的劫数。”

    林开元在旁边看着,心想,这个瑞王是明神宗的第五个儿子,份尊贵的紧,若是他能活着,恐怕南明历史就不是拥福拥唐拥桂那么简单了,至少还要加上他这么一号,他争一争南明的第一个皇帝都是有可能的。

    恩!?若是他还活着的话个世界,会有什么样的未知变化?

    这时,就见一群大西士兵拖着陈羽白、杨一忠、顾景等剩下的重庆官员,一人强行按住头颅,另一人举起钢刀,刷的一下就切掉了他们的脑袋。一时瑞王府内头颅乱滚,林开元跟了大西军这么久,对此类惨景到是渐渐的免疫了。

    瑞王轻轻闭上了眼睛,口中念颂佛号。

    张献忠看着他毕竟是个千岁让寡人这个千岁亲手取了你的狗命。”他拿着钢刀,命人将瑞王从地上拽了起来,摆正体,自己就要一刀砍下去。

    林开元忽然说道:“下且慢!”

    张献忠一愣师有何见教?”

    “这个瑞王,现在最好不要处死。”林开元说。

    “这又是为何?”

    林开元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揪了几下已经长快接近一寸的小胡子,“下,瑞王是神宗之子,毕竟是龙种,上有真龙之气。下即将在重庆称帝,在登基大典时若杀怀真龙之气的人祭天的话,则下的皇位可以更稳固,国怍也会更加长远。所以,不如过些时下登基时再杀了瑞王。”

    张献忠眉毛一扬,此一说?”他看了看刀下的瑞王,用脚踢了他一下想到这个腐朽老儿还有这样作用,也好,就如国师所言,让他多活些时又何妨?这人就交给国师处理了。”

    徐以显的小眼睛眨巴眨巴,从里面出一点精光下,把瑞王交给国师可不妥当。如今在重庆,瑞王的信徒、亲信当不在少数。国师又是文人,若一个不防被人将瑞王救走,怕是会惹出大乱子。”

    张献忠说:“老徐,这事好办。不是怕有人救瑞王吗?将重庆城全屠了不就行了?你放心,瑞王在咱老子手上,他插翅也飞不走。”

    林开元心说,狗头军师总和我作对。

    他看了看徐以显,发现徐以显也正在看他,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戒备、怀疑的神色。林开元心想,这人不仅仅是嫉妒我得到张献忠宠信,而和我作对这么简单吧?

    他无暇细想下,还有一点,属下还要花费七七四十九天,于密室中将瑞王体内龙气提纯,到下登基时才能发挥更大的功效。”

    张献忠说:“这个好办,寡人为国师在城内寻个密室不就行了?我看这瑞王府里就一定有密室,等下派人搜搜。”

    林开元笑道:“不用了,份何等尊贵,正该住到王府中。属下可以另找地方,我看锦衣卫衙门的地牢就很不错。属下将瑞王带到地牢中关押,即能提纯龙气,还不虞瑞王逃跑,岂不是两全齐美?”

    张献忠说:“就依国师所说。”

    林开元看了一眼张献忠,心说,这人如今对我言听计从,回去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利用他的信任,尽快将他除掉。否则徐以显这狗头军师总这样关照我,总有一天能被他发现一些端倪。

    瑞王朱常浩,在林开元的帮助下暂时保得了一条命。

    张献忠将重庆文武官员屠戮一空后,却对被俘虏的明军士兵网开了一面。他命手下将几千明兵都砍掉一只手臂,然后把他们驱逐出了重庆城。说是要让这些人宣传他大西军的威名,使今后的敌人见了大西军不战而降。

    这些“活广告”出重庆后,果然到处宣扬大西军的残暴。但令张献忠想不到的是,大西军后在张可望的带领下混的无比艰难,任谁碰上大西军都不投降,有的宁可战死也避免落入大西军手中,这种况的出现全拜张献忠所赐。

    将这些明兵放走后,张献忠却又对手无寸铁的重庆老百姓下了屠杀令。张定国苦劝,林开元帮腔,最终使张献忠的屠城令改成了“草杀”一天。

    所谓草杀,就是如割草一样,见人就杀,挨家挨户的杀。

    “草杀”一天,重庆城的老百姓几乎被杀了一半。剩下的幸运者则被大西军拿着刀枪,着他们清理尸体。

    笼罩在一片薄雾中的重庆,显得无比灰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