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战重庆(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徐以显的馊招儿果然是不管用的

    南锦门外。--凤舞文学网--

    张可望的手下大将冯双礼带着一哨人马将被掳掠来的数百名妇女从军营中拽出,如赶牲口一般挥舞着鞭子,在一片凄惨的哀求声中将她们带到战场上早已经挖好的一个个小土坑的边上。

    一群面色狰狞中带着的大西军每两个人驱赶着一个女人,眼神中透出一股疯狂至极的光芒。

    冯双礼咧着大嘴叫道:“兄弟们!扒了这些婆子!”

    大西士兵听到主将命令,大声答应了,一个个口中发出怪异兴奋的嚎叫,三两下连扯带拉的扒光了自己边女人上早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的衣服。

    这些女人在带着些许暖意的微风中瑟瑟发抖,全都捂着前、下体蹲在地上,白花花的躯体在重庆南锦门外还带着战争痕迹的焦黑土地上显得极为刺眼。

    这些女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大西军将要把她们怎么样,这时看到每个人边的一个小土坑,以为要将她们活埋,一个个吓的不是瘫软在地,就是拼命挣扎起来。

    忽然,一个面容清秀,脸上布满泪痕的女人猛的站起,不管不顾的一边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边向南锦门城门跑去。林开元若在这里,一定记得,这女人就是当大西军破岳州时俘获的李乾德的女儿李小姐。

    这李小姐被张献忠玩腻了后,同样是扔到婆子营了事。前她试着逃跑了一次,结果没跑出军营就被抓了回来。这次大西军按照徐以显的方法攻城,所有军营中犯事、有疾病的女人都被驱赶出来,李小姐不但犯事,更是疾病缠,当然就被带了过来。

    两名看守她的大西士兵一个愣神的工夫,见李小姐已跑出了十几米远。其中一个材中等,满脸疤痕的大西兵先反应过来,他大声喝骂着,紧跟着那女人就追了过去。

    边上几名大西士兵见状大笑:“老武,昨天是不是让她喂饱了你?今天想放人家一条生路啊?”

    那姓武的士兵气的双眼通红,边追李小姐边应声道:“滚蛋!老子还想放你娘一条生路呢!”

    李小姐虽然先跑,但一个女人却又怎么快的过这常年在战场里打滚的士兵?就见那姓武的大西兵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伸手抄起她的双腿,抗在肩上带了回来。

    回到原地,姓武士兵狠狠的将李小姐摔了下来,上手抽了她两个大耳光:“妈的,想跑么?”

    李小姐哆嗦着体,两手抱住脑袋趴在地上,嘴里翻来覆去的说着:“饶命,饶命。--凤-舞-文-学-网--”

    其余几百个赤的女人有的和她一样向大西士兵求饶,有的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顾在地上颤抖。

    就听冯双礼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眼大声命令道:“给老子按照军师说的方法,把她们都给倒栽了起来!哈哈。”

    这声命令一下,一幕极残忍疯狂的场景上演了。一名大西兵从后抱住一个女人,另一名大西兵则手中拿着一柄钢刀,冲这些女人的脖子比画了一下,一刀就砍了下去。

    当场传来几百声刀子砍进中的闷响,几百名女人的头颅随着一道血泉滚落了满地。李小姐那仍然美丽的脑袋在地上滚了几圈,躺在一片血泊里,眼睛睁的大大的瞪视着天空。

    抱住无头女尸的那名士兵将尸体倒着放进旁边的土坑中,另一士兵则扔下刀子,拿起旁边早就预备好的铁铲,一铲铲的将土填上、培好。

    没过多长时间,一片白花花的无头女尸倒栽在了地上,所有女人的双腿无力的耷拉下来,下体张开,正对着南锦门城墙上的大炮。

    重庆南锦门城墙上的官兵看到这一幕,传来一阵动,所有官兵头皮发麻,嘴里大声喝骂着大西军,这一刻,张献忠的祖宗中所有的女被官兵轮番问候了一遍。

    其实这些官兵平里也没有多少好人,丧尽天良掳掠的事也做过不少。但人就是这么奇怪,自己做的事无论多可耻多恶心也能接受,若别人做出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张可望见冯双礼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立刻命令所部四营兵马对南锦门发动猛攻。

    但事与愿违栽女人尸”的邪门法子并未取得一点成效。重庆守城官兵发现大西军如此残忍狠毒变态之后,反而众志成城同仇敌忾,反击愈发的猛烈。

    佛朗机大炮的开花弹不停的在大西军中间爆炸开花,炸的张可望的四营士兵死伤惨重,和上次张定国部一样的结局,在损失了不少精兵后,张可望只得败退了回来。

    张献忠将出馊主意的徐以显骂了个狗血喷头,而后马上派人来请林开元。

    林开元正在营帐内摆弄着张献忠赐给他的一个单筒千里镜,这千里镜是张献忠在武昌抄了楚王府时搜出的,一共三架,乃是‘撮尔小国’进贡给崇祯皇帝的‘奇技巧’之物,崇祯又送给了楚王。张献忠弄到手后,自己留了一个,另外一个给了张可望,最后这架就送给了林开元。

    “国师!下让您马上过去,商议破城之事。”两个张献忠的亲兵经许后走进林开元的营帐,恭恭敬敬的说道。

    林开元没有理会这两名亲兵,他眯起一只眼睛,凑到这如今号称千里镜的望远镜一头,向营帐中一只茶碗看去。估摸了一下,遗憾的叹了口气。这只望远镜倍数有限,大概也就能放大三五倍的样子,和自己上高中时花一块钱买的劣质望远镜有的一拼。

    林开元高中的男同学都坏的很,人手一个劣质望远镜,专门在晚上熄灯后观察对面的女生宿舍楼。虽然女生都防范的严,实际上也看不到什么,但那种朦胧的刺激心理却仍然让大多数男学生乐此不疲。

    可惜林老师没有太大的癖好,否则拿着这玩意去偷看大明朝的秦淮八艳洗澡,倒也是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呢。林开元不无恶意的想到。

    林开元发了一阵子呆,抬起头问那两个亲兵:“是不是这次攻城又失败了?”

    两个亲兵点头称是下正在大发脾气,把徐军师狠狠的骂了一顿,说他连国师您的一根脚指头都不如。”这两个亲兵眼里带着些崇拜的色彩看着林开元,徐以显在他们眼里就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了,而这个大西国师林开元竟把老徐全面的比了下去,不由得人不佩服。

    林开元琢磨了一下,心想,我要真会求雨的话,现在的做法就是应该摆出个高姿态。然后等他老乌龟亲自来请,再推脱两次,一直抻到老乌龟忍耐度的临界点才同意,这样才是大国师的风采。可惜林老师根本就没想再跟着张献忠混,这点样子到是不用装了。

    他站起,冲门外叫道:“洛雨,给本国师备马!”

    带了洛雨、布所两个土人头目,林开元随着两名亲兵来到张献忠的中军大帐。进去后,发现里面早坐满了人,大西军的高级谋士、将领几乎都在。徐以显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坐早那里。张献忠本来一直沉的面孔一见林开元立刻多云转晴,他挤出一副笑脸指着自己旁边的空座位,“国师!快请坐。”

    等林开元落座后,张献忠先叹了口气人悔不该不听国师的话,今一战,损我大西精兵一千一百余人,另外冯双礼将军受伤昏迷。我大西军自入川以来,以这两伤亡为最才误我,还请国师为寡人分忧。”

    林开元偷着扫了一眼“庸才”徐以显,见他垂着头,一副死样活气的样子,不心头一畅。在大西军,只有这个徐军师和他极不对付,如今见徐以显吃瘪,林开元当然幸灾乐祸了。

    “下,属下得遇明主,自当尽驽钝之才以报。”

    张献忠听林开元这样说,眉头一阵舒展,问道:“重庆炮火厉害,惟有天降暴雨方能抑制守城大炮的发挥。国师昨天说可以施法招来风雨,不知如何行事?”

    林开元说:“属下前夜观天象,发现重庆地区最近并无雨水。但为下大计,只得逆天求雨。”他沉思了一下,接着说:“不过属下法力有限,自己一人是求不来的,恐怕还需要下帮一个忙。”

    师请吩咐,寡人无不听从。”张献忠现在对林开元言听计从。

    “行云布雨之事本是四海龙王该管,要命令他们,需要借助下的一点紫薇星力。”见张献忠等人都在支棱着耳朵听着,林开元继续说:“此事简单的很,具体来说就是在附近寻一个寺庙,下在庙中的神像前安心静坐,口颂‘君临天下,万神来朝’这八个字就可以了。属下则在庙中仗剑步斗踏罡,吞吐八方之气,利用下的紫薇星力,将下的命令传往龙宫,则不久即有暴雨。”

    “只是开元迟疑了一下。

    张献忠急问:“只是什么?”

    林开元想了想,说道:“只是不知道我大西军营附近不知道有没有寺庙啊?不通过寺庙这些念力集中的地方,属下是没能力将下的命令传送出去的。”

    这时张定国在旁边说:“国师不必多虑,小将知道这附近就有一处寺庙,名曰山王庙,却是早已破败无人,不知可否供国师使用?”

    林开元点了点头,“这样就方便了,无人破庙也可以,一般的能有效验。”

    他心想,林老师早就知道方圆几十里内只有这么一家寺庙,的,张献忠,你等着死吧!

    林开元看了看张定国,心说,宁宇啊,林老师杀了你干爹,不知道你会怎么对付我?

    求雨时间被定在了第二天早晨,林开元称这是自己功力不足,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采纳天地灵气的缘故。一切事商议确定后已是傍晚时分,张献忠命人取来碧玉金银赏赐给了林开元,又命人整治了一桌上好酒席,亲自陪他推杯换盏起来。

    汪兆麟、张定国等亲信谋臣、武将作陪,但徐以显却推脱头疼,要一个人先回去。众人知他心里有事,也都没有强留。

    林开元满脸带着笑容看着大口喝酒大块吃的张献忠,心说,老乌龟,最后的晚餐,你丫的可劲儿造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