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李自成称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且说林开元以“国师”的份随流贼入蜀

    待大西军休整完毕,张献忠便下令攻打夔州。--凤-舞-文-学-网--他本以为打开这四川东大门定会大费力气,没想到却是兵锋所至,官军发扬了他们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望风溃散,使得夔州极轻易地就被攻打了下来,其受到抵抗的强度还不如临湘县城。

    张献忠至此信心大增,视蜀境如掌中之物,更加觉得林开元为他制定的得天下全盘战略极之可行。

    其实,夔州本来是军事重镇,易守难攻。但四川巡抚陈士奇却命总兵曾英守万县,又命标将赵荣贵守梁山白兔亭,放任夔州、巫山十三隘口这些天险不管,加之官兵士气低下,毫无战意,因为一触即溃,白白的便宜了大西军。

    既然打开了四川门户,大西军一路杀向万县、梁山,军势直指向重庆城。一场大战也即将在重庆城下爆发

    这种局面早在林开元的计算之中,历史虽然随着他的到来而改变,但毕竟还没有全面彻底地改变走向,他这只“蝴蝶”所扇动的翅膀还没有能力掀起更大的风浪吧。

    这几天,林开元一有空闲就把韩虎拉出来单独训练。

    林开元虽然没练过散打,也不懂什么格斗技巧,但他手中有中国大百科全书,里面详细记载着人体解剖学知识。林开元心想,韩虎一的蛮力,现在所缺的就是不知如何运用,我告诉他一些人体致命部位,凭他的力量,只要打准了就能造成伤害效果。

    “这个地方若击打准确,力道足够,基本能够一击致命,最次也能把他揍成个植物人!”林开元摸着自己后脑的部位指给韩虎看,没办法,林老师目前还不相信任何其他人,只能委屈自己给韩虎做起了沙包。

    “植物人是什么?”韩虎诧异的问,他的大手握成拳头,轻轻的砸了一下林开元的后脑。

    小点劲,”林开元晃了晃脑袋,“我说的其他话你都不要问,你只记住这个地方致命就可以了。”他转过头来看着韩虎,“你想想看,趁着张献忠不注意的时候,你一拳头砸在他后脑上,他一下就得咯儿。当然了,最好不把他打死,打他个后半生不能自理,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韩虎一听张献忠的名字,眼睛都红了,他转到林开元后,比画了一下,右手拳头挂着风声一下锤了下去。吓的林开元怪叫着跳前两步骂道:“老师我又不姓张,你糊涂了吗?”

    韩虎收住拳头,通红着双眼说:“放心,我伤不着你,你教的这些如果管用,我一定一招一招的都用在张献忠上!”

    “怎么会不管用?”林开元得意的说:“在这大明朝,林老师若说对人体构造的了解排在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随后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的构造,林老师都清楚。”

    韩虎没听见他后半段话,咋吧了一下嘴唇你教我的我都记住了,还需要找几个活人试验一下西军几十万人,死那么一个两个估计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吧?”

    林开元心说,虽然我不喜欢杀人,但是你要弄死几个大西军,我绝对没意见。--凤舞文学网--我是不是应该和韩虎一起偷偷抓几个兵过来练习一下?

    就听韩虎自己在那里念叨着:“耳部,后脑,两肋,颈部部,这是人体六大致命部位,击打方法后脑是砸拳,两肋是用勾拳、顶踢,腰部

    林开元说:“别只记这些致命部位,十六处非致命部位更需要熟悉!”

    韩虎翻了一下眼睛,“非致命部位我学它干什么?我只要知道怎么杀人就行了。”

    林开元一巴掌拍在韩虎脑袋上,“头大如斗其蠢如猪!那六处一般的武人防范很严,若不是偷袭几乎很难打的到。但那些非致命部位却很容易被你抓到,你看,”他指了指自己手肘,让韩虎抓住,“这里大部分都是骨头,但关节囊的部位却柔软脆弱的很,只要轻轻一按这个地方,敌人就会立刻疼痛难忍,丧失抵抗能力,到时你想锁喉、打脑、踢裆什么的,还不是你说了算是这个地方,用力

    林开元疼的子弓了下去,手臂吊在半空被韩虎牢牢抓住,他一边流着冷汗一边骂道:“放开我!王八蛋。”

    韩虎松开林开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你不是说让我用力的吗?”

    “我他妈的是想说—-用力扣住这里就能制住敌人!”林开元一点风度也没有的破口大骂,韩虎这一下弄到了他的麻筋,他半边子立刻酸软难当。

    韩虎一看教的东西确实管用,以前我出去打架的时候,十拳八拳也未必就能把人给揍趴下,没想到这么轻轻一按就能让人失去抵抗。”

    林开元直起子,活动了一下兀自酸麻的手臂,“那是你没早遇见林老师,早碰上我你早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正在这里自吹自擂,忽然远方大西军营地隐隐传来一片喊声,林开元向营地那边看了看,“出什么事了吗?那个方向该是张献忠的中军大帐,我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他吩咐韩虎,“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等过段时间你把这些东西都记的熟了,再把手法运用的熟练一些,就教给洛雨他们这些土人。”

    见韩虎先回去了,林开元向张献忠的大帐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想:老天保佑,张献忠可千万别得什么暴病之类一下死了,不过应该不会,他现在活的和猪一样快乐。

    还没到张献忠的中军大帐,远远的就看见一排将领被绑在一大片空地上,旁边都是杀气腾腾、甲胄鲜明、手持明晃晃钢刀的刀斧手。林开元快步走到近前,发现这些将领中有几个是他认识的,都是大西军在荆州地区收编的老回回马守应的部下。

    空地上已经有了几具无头死尸,看起来是刚杀不久的,鲜血都还没有完全凝固,兀自缓缓的从脖子里面流出来。

    马守应早在两月以前病死,他的部下也已正式遍入大西军。林开元暗中纳闷,这些人怎么得罪张献忠了?

    正想着,就见张可望从大帐里面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林开元上前问他:“大郎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张可望一见是林开元,面上露出喜色:“国师,你可来了!阿大非要砍了这些人的脑袋,怎么劝也劝不住。我才说了两句就被他一顿臭骂给轰了出来,你进去看看,也许他能听你的话。”被绑着的一个独眼将领见张可望出来,大叫道:“大郎将军!你可得求求下,让他老人家开恩哪!我们可绝没有反心!”

    张可望拉着林开元离大帐远了一些,低声说:“国师,北方有大变动!是这样,方才京城那边传来消息,北京城被闯军打破了,明朝皇帝老儿已经自杀亡,而李自成之前就登基称帝,现在以开国的正统新君自居,并以此号召天下不管是义军还是官军都来归顺新朝;阿大听了这事就大发脾气。马守应部的一个将领前天带着几百人又逃走了,据说是投奔李闯去了。阿大就说马守应部原来都是李自成手下,这回李自成当了皇帝,他们一定都会反了大西军前去投靠。于是就将这些将领先叫了过来绑上,又派能奇和文秀带兵去控制了他们手下士兵,就等一道命令,准备将所有人全部砍了!”

    林开元心想,马守应的部下,连火夫、后勤等所有人加在一起大概有两三万人的样子,张献忠说杀就杀,果然好大的手笔之所以发这么大火,无非是觉得大顺政权事事都走在了他的前头,今后成就霸业希望渺茫而已。这人的子果然和历史记载相合,稍不如意就要杀人,变态的很。

    他又诧异的看了看张可望,心说这人也是好杀,怎么今天却转了子?

    张可望看了一眼那些被绑起来的马守应部下,小声说:“国师,阿大最听你话,你得去劝劝他。咱和这些老回回的手下交不错,这些人平也很孝敬咱,尤其他们战斗力都强悍,死了也实在有些可惜。”

    林开元点点头:“我先进去看看再说。”他心想,什么交不错,你们是臭味相投罢了,估计他们没少给你送银子美女。

    他不再理会张可望,径直走向了张献忠大帐,守门的两个亲兵一见是国师来了,忙不迭的掀起了帘子放林开元进去。

    刚进大帐,随着张献忠的一声愤怒的咆哮,就见迎面‘刷拉拉’飞过来一团东西,正好砸在林开元的脚下。

    林开元见是一团被揉的皱巴巴的锦缎样子的物事,他俯拾了起来,展开一看,却是一份诏书,最上面写着“大顺永昌元年诏书”几个大字,里面的内容骈四俪六、用语华丽,林开元也看不大懂,不过心中估计无非是劝降或者安民一类。

    张献忠见林开元进来,稍微冷静了一下师,寡人正要派人找你,请坐。”命人在自己旁给林开元搬来一把椅子。

    林开元落座之后,一看大帐内的徐以显、汪兆麟等文官均低头沉思,一言不发。张定国、塌天、冯双礼、马元利等武将则有的满不在乎,有的若有所思。

    “阿大,依孩儿看来,这次大哥说的对,老回回部绝不能杀,一杀则我大西军军心必受影响,目前正在进川的关键时期,前面还有万县、梁山等天险

    张定国还没说完,就被张献忠打断,指着门口:“住口!你也给老子滚出去!”

    张定国张了张嘴,无奈的摇摇头,这时候不敢触怒张献忠,只得退了出去,临走时看了一眼林开元,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劝一下。

    就听张献忠扯着叫驴嗓子咆哮道:“无论是谁再为这些李自成的人马求,咱老子就扒了他的人皮!”

    林开元心说,你对这几个义子到真是看重,张可望、张定国求只是轰了出去,别人要求你就要扒人皮。

    他想了想,举起那块诏书对张献忠说:“下,马守应的人杀与不杀还在其次,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李自成称帝,并且攻下京城一事。”

    徐以显接口说:“国师说的甚是,李闯既然打下北京,那是风头正盛,现在又登基称帝,改元永昌,事事占尽了先机,竟是隐然有混一天下之势。若真让他在北京站稳了脚跟,恐怕我大西军在四川的子也不会好过了。”

    张献忠此时已平息了一下怒气,问林开元:“国师,寡人没想到明朝皇帝老儿这么不打,轻易就被李自成这老小子给灭掉了。如今咱大西军还没有打下四川,若李自成料理好北京,山海关之后,回过头来攻打寡人,寡人将如何应对?”

    汪兆麟也说:“是啊,如果明朝皇帝能多坚持数月,待我大西军控制住整个四川,那时李闯再称帝我们也不怕了。可现在局面真是难说的很,四川地区向来天险极多,易守难攻,万一我军进展不利,李自成再从后面咬我们一口,着实令人堪忧。”

    “下,自从进川以后,又有哪个坚城,哪个重镇能阻我军一时三刻的?”林开元说:“四川不过是我军囊中之物而已,只要过了万县、梁山,打下重庆,基本上大半个四川就归我大西了。而李自成那边问题颇多,一时还顾不得我们。下不要心急,只需从容拿下重庆,就可以在四川立足,那时别说一个李闯,就是大顺主力和现在武昌的左良玉部明军联手,恐怕也奈何不了下。”

    “我看李闯李自成如中天,他那边能有什么问题?闯军一路北进的时候,几乎所有官兵都主动献降,根本没遇抵抗。如今他登基称帝,名分上又占了先,恐怕今后望风归顺的人会更多。其大势一成,即便我等能偏安蜀中,又如何与他争夺天下?”徐以显问。

    这话正说到了张献忠的心坎里,他怕的就是这种局面。张献忠正攥着那部大黄胡子的右手猛的一撸,揪下了几根胡须,疼的他一皱眉头。

    “哈哈,”林开元捻了一下长有半寸的小胡子是他到大西军中受当时风气影响所主动蓄起来的,嘲笑徐以显:“军师此言差矣,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却没有看清问题本质。依在下看来,这个大顺势头虽猛,不久必亡!”他心说,你这个狗头军师没受过主席教导,不懂得看事要看本质。

    帐内所有人听了这话都大吃一惊,张献忠更是眼睛一亮,忙说:“愿听国师高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