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血起腥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第四十二章血起腥风

    林开元急忙嘱咐韩虎:“马上藏起来,不等我们走你不要出去

    他快步出去,随手关上了门,就见那五人都摇晃着从房间里出来了,林开元道:“大将军,我在这里,你们玩尽兴了?”

    张可望搭着张能奇的肩膀,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向林开元方才出来的屋子里张望了一下,一边想去推门一边笑道:“我说林先生怎么出来啦?却原来偷偷的躲了起来吃腥,哈哈。--凤-舞-文-学-网--”

    林开元怎么会让他进去?一把拽住他的手,笑道:“这楼子的粉头么,大将军也都看过了,能有什么好货色了?”

    张可望眯着醉眼笑说:“林先生口味独特,让人佩服。嘿嘿,咱大西军打下了临湘,颇得了些有姿色的,等改送几个给先生尝尝,也省得在这些货色上浪费精力。”

    一行人互相搀扶着下了楼,林开元跟在后面看着张可望,忽然回想起他刚到大西军的第二天早晨,正好看见这张可望满鲜血从外面回来。

    “莫非,这人就是那天晚上屠杀韩村的凶手?”林开元想道。

    回到住处,林开元回想起韩村村民对他的好,心中不由一阵酸楚,他想,我跟着张献忠混,是否真的错了?动辄杀人,在政治上就不会是个能成功的领袖。何况从他的所作所为看,这人竟似没有人一般,莫非他真的是什么杀神转世?可是,我不依靠一方势力,在这世界又怎么能活的下去?跟着他到底是否是最好的选择?

    何况,根据历史记载,除张献忠外的其他各部势力也都嗜杀成,李自成的部队算是纪律严明的了,但杀的人又比张献忠能少多少?更不用提建奴了。

    娘的,林开元学着张献忠的口气骂了一句,这世界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啊,咱老子还真是不大适应!

    因为大西军现在正在招兵买马,所以韩虎很容易的就进入了新兵营,他偷偷来找林开元,告诉他自己已被编入‘虎士营’第八小队。

    林开元故弄玄虚以“皇天六必治”算法为张可望改了名字。原本这位大西军手握重权的第一将军对林开元并没好感,但这么一弄,两人之间关系大见好转,若不是林开元顶着个国师的名头,地位尊贵,张可望几乎就要认他当了小弟弟。

    林开元心想,我把你拍得这么舒坦,找你要个亲兵估计不成问题吧?

    果然,林开元找到张可望一提,这位大郎将军二话没说,亲自带着林开元就来到了新兵营训练场。

    “大郎将军,我看你这几天气色不错,印堂中有清气隐现,莫非碰到了什么好事?”林开元一边观看场上几百名新兵训练,一边装模作样的抚着下巴上大概有半厘米长的短茬胡须问道。他心想,今后把胡子留的长一点,摸着也顺手,看人家诸葛亮,一丛小胡子得有多精神?

    “哈哈,国师果然厉害!”张可望竖起大拇指,“咱自从改了名字,好事那是一件接着一件。”他又抛了个媚眼给林开元,把林开元吓的一个激灵,心说这人他妈的有病,上次抛媚眼是改名,这次想跟我说什么?

    张可望向前凑了凑,离林开元近了一些,“国师,进了临湘以后,阿大不是说不让扰普通百姓么?咱就去扰了几家官宦富绅,哈哈,很是得了一笔钱财!”

    张可望得意的又说:“好事还不只这些,前两天几个兔崽子又给咱送了几名美女,很是痛快了几。--凤舞文学网--”

    林开元不无恶意的心想,你丫怎么不精尽人亡呢?“大郎将军人中龙凤,精力旺盛。不过这点好事还算不得什么。一个人的姓名关乎这人一生的格局,将军那改了一字后,从此就龙腾虎跃,再不受任何限制,前途那是不可限量啊!”

    “都拜国师所赐,”张可望嘿嘿笑了几声。他左右看了看,忽然指着右前方一个正在练习长枪的小个子士兵问林开元:“国师你看这小子怎么样?看着机灵的样子。”

    林开元摇了摇头,“我还是想找个力气大的,今后牵马喂马,拿些行李之类的能用的上。”

    林开元挑挑拣拣的在训练场里面转悠了一圈,最后来到“虎士营”第八小队。刚到那里,林开元一眼就看到了位于几十名新兵队伍最前面的韩虎。韩虎个子高大,十分显眼。

    “国师,”张可望指着那几十号人说:“前面的那些兵你看不上,这个小队可是不错。你看这些人,经过几场大仗,就会是咱的主力!”说着又嘀咕道:“如今我大西军号称二十万大军,实际能打仗的不过几万人,精锐更是少的可怜,好兵难求啊。”

    林开元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这些人一个个如狼似虎,一看就是精兵。”

    张可望招手把那位正在训练士兵的小军官叫了过来,“你姓刘是吧?给老子挑个力气大,又机灵的新兵过来,国师要带走。”

    那姓刘的小军官忙答应了,刚要去叫人,林开元拦住他,“大将军,我想自己挑选,可否?”

    张可望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国师请自便。”

    姓刘的小军官让这些新兵排列整齐,林开元在张可望的陪同下,走进队伍中挑人。

    林开元在里面转来转去,时不时的摇头叹气,好象不满意的样子,弄的张可望都有些不耐烦了。最后林开元来到韩虎边,用力锤了锤他的口,“大郎将军,这小子我觉得不错,感觉有把子力气似的,今后让他给我抗行李一定能行。”

    “国师,你果然有识人之明!”张可望叫道:“你挑的这人,咱可也看上了,他可是吃兵粮的好货!嘿嘿。”他饶着韩虎转了一圈,点点头,“不错,眼神坚定且狠,在老子这么大的官面前一点也不慌乱,不错不错,沉的住气。国师,这人今后就是你的亲兵,牵马搬运,杀敌护卫,估计这小子都能干的来。”

    林开元心说,眼神坚定且狠,都是你们滥杀造成的,韩虎多纯洁的小孩,生生被你们给弄的变了子。

    他拍了拍韩虎肩膀,“小子,跟本国师走吧,今后可得听本国师的话,让你杀谁就杀谁,让你不能杀,你就不要杀,听明白了吗?”

    韩虎左脸上那道刀疤扭动了一下,点了下头表示明白。林开元心想,虎子现在心里满是仇恨,回头还得给他上几堂课,省得到时见着张献忠,别脑袋一上去就杀,那就给老师闯了祸了。

    带上韩虎,林开元就要和张可望回去。就在这时,忽然从训练场向急驰来一匹马,马上一个大西士兵一边挥舞着马鞭,呼喝着让挡路的人让开,一边冲着张可望大叫道:“大将军,大将军!”

    就见那士兵还没等马完全停住,就一下从马背上翻下来,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连滚带爬的跑向张可望,“大将军!”

    张可望皱了皱眉,迎上去踹了那士兵一脚,“老六,你们家着火了,还是你们家猪跑了?这么火烧似的。你被谁打的这么狼狈?是不是和十三他们赌钱又赖帐了?”

    林开元一看,那士兵满头满脸的鲜血,上衣服也已破的不成样子,左骨折了,软塌塌的以一种怪异的角度耷拉着。

    老六鼻涕眼泪横流,跪在张可望脚下,用那只还能活动的右手拽着可望的衣角,象极了乞求主人赏根骨头的京巴儿,“没有赌钱,大将军,小的和十三被临湘城的刁民刘士绅给打了。”

    张可望的眼睛一下瞪的老大,“娘的,什么刘士绅,敢动你们,他不想活了不成?十三呢?”

    “十三已经被他们打死了!”老六边哭边断断续续的说起事经过。

    他们今天到临湘勾栏耍子,回来半路上正好碰到刘士绅之女。两人见这刘小姐颇有姿色,举止温婉,于是动了心思,想强掳了她去献给张献忠享乐。

    这两人强抢民女的事干的多了,这次又有大西军二十万人作为后盾,当然天不怕地不怕。他们二话不说,上前拽了刘小姐就走。但陪同刘小姐一同来的几个家丁乃是刘家忠心耿耿的家仆,见小姐受辱,哪能视而不见?虽然知道这两个士兵乃大西军,但事到临头却也由不得不出手。几个家丁一顿乱棍,将他们两人打的头破血流,张十三当场死去,老六见势不妙,捧着被打断的手就逃出了城,来到离此最近的张可望营报信。

    “他不但动了我们,还把十三给打死了!小的这就去下那里报信,您可得先派人把刘家满门都抓了起来,可别让那兔崽子跑了啊。”老六哭道。

    张可望听到张十三死,反而平静下来,他眯着眼睛想了想,这就派人先把刘士绅一家抓起来,我和你一起去阿大那里。娘的,你们几个人差不多和老子同时跟的阿大,十三死了可不是小事。”

    林开元心想,这个刘士绅一家可要倒霉了,惹了这些暴力分子,最好就是立即出城,跑的远远的到坦桑尼亚去最好了。

    张可望叫来一名军官,让他带了一队士兵先去临湘抓刘士绅,自己则带着林开元、张老六一起直奔张献忠大营。

    林开元怕韩虎一见到张献忠就忍不住动发他回了自己住处。

    那个刘士绅确实是个聪明人,他听家丁说杀了一名大西兵,明白惹出了天大的祸事,于是立刻当机立断,收拾细软,携妻带子离开了家潜逃出城。张可望派的人去的虽快,却扑了个空,只把那几个还没来得及走的家丁给抓到了。

    张献忠得到消息,让张老六先下去医治伤手,然后看了看仍然在他大帐中的张可望和林开元,嘴角忽然咧了一下,右手攥住他那部大胡子,猛的向下一撸到底。林开元跟了他已有些子,知道他要杀人时一般都是这个动作。

    可是,刘士绅一家早跑到坦桑尼亚去了,你只能杀那几个家丁出气了吧?林开元想。

    “旺儿,”张献忠伸手轻轻敲了敲他面前的红木桌子,端起一只酒杯,淡淡的说:“你们营离城最近,你马上回去召集全营将士,立刻封锁临湘县城,关闭四个城门,准备屠城。”猛的,他狠狠的将酒杯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大响,碎裂的瓷片散落了一地,大吼道:“屠城!屠城!娘的,给咱老子屠光这些刁民!”

    张可望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大声答应一声,转出了大帐奔营地而去。

    林开元被张献忠一会冷静一会暴烈的举动吓的一阵心惊跳,好一阵,他才明白屠城是什么意思,他回过神来,心想你以为这是杀鸡吗?临湘全城大小几千人人,怎么说杀就要杀了?急忙说:“下!不可!”

    “有什么不可的?”张献忠嘴角微微上翘,看着林开元。

    “您若屠了临湘全城,恐怕会大失民心,对今后大业绝无好处。”林开元试图从张献忠想要成就霸业这一点上说服他,阻止这想犯“灭绝人类罪”,按二十一世纪刑法应该注毒针执行死刑的杀神。

    献忠冷笑着撸了一把他那部黄胡子,“这些刁民居然敢杀咱老子的人,分明不把寡人放在眼里。寡人若不将这些刁民零敲碎打的拆皮剥骨,后还怎么服众?”

    林开元说:“杀人者只是刘士绅的几个家丁,他们已被大将军的人抓住。不如查明况,把主犯杀掉,也算报了张十三被杀的仇。”林开元毕竟深受二十一世纪法制观念熏陶,知道刑法中的罪刑相适应原则。

    “哈哈!”张献忠狂笑:“国师,你莫非连那几个家丁都不想让寡人杀个干净?”他斜着眼睛看着林开元,“十三和定国一样,都是十来岁就跟着寡人起事,中途曾救过寡人两次命。这样的一个人被杀,咱老子怎能轻易咽下这口气?谁杀寡人的人,就是杀咱老子,咱就要屠他全城!”

    林开元心想,一个人的命,难道就要一万人的命来陪么?这时代的人真疯了。

    “下,您今天屠了临湘,以后消息要是传到四川。当我大西军西进时,沿途百姓定会群起反抗,不敢归顺,那我军的阻力将会大大增加。下初陷临湘时,曾下令止滥杀,所以民心归附,一时投奔我大西军的新兵不计其数。这次若改弦更张,那些本想投奔我大西军的人恐怕不仅不会再来,还会加入官军和我们作对啊。”

    献忠点了点头。林开元还以为他听进了自己的话,刚想趁打铁,就听张献忠说:“国师不说这些,寡人到差点忘了,这些子有许多临湘人投奔我大西军是吧?嘿嘿,一个个的问明了,只要是这县城中人,都杀了就是。”

    他猛的将手从胡子上一撸到底,“至于民心,百姓?哈哈,寡人有数千精兵即可横扫天下,谁不服,杀了就清净了。行军打仗,哪会没有阻力?又怎么顾的了这么多?”他怒火一起,对林开元就不那么尊敬,“国师,你这人怀异术,本事是有的,就是心慈手软,根本就不象我大西军的人!”

    张献忠冷笑一声,:“国师来我大西军这么久,可曾杀过人么?”见林开元摇头,又说:“寡人以杀起家,以杀成事,手下将士也是杀人无算,你为寡人的国师,手上没有血腥,又如何能让他人心服?嘿嘿,更是如何能让寡人放心?”他双眼通红,盯着林开元,“你若真心想辅佐寡人,今就随寡人入城杀人。若是不然,恐怕在国师心里,不杀人的李自成更适合你吧?”

    林开元心里颤了一下,心知这人已失去理智了,若在这时候再喋喋不休的劝说,定会给自己招来祸端。

    他半晌不语,想着即将有几千人在自己眼前被杀,心中不寒而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