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暗杀者韩虎(求推荐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说什么!”林开元压低声音惊呼道:“不会的!我那天离开之后,可没看到有大西军过去韩村

    韩虎的匕首紧了一紧,差点就把林开元的脖子割出一道血口子,他低吼道:“不会!?你白天刚走,晚上就来了一群狗的西贼,把望城山附近所有村子的人都屠杀光了!老子当时被一个贼兵砍了两刀,若不是跑的快早也死透了。--凤-舞-文-学-网--好几个村子哪,一千多口人,就这么被杀光了!”他话中虽带着哭音,但竟没流出一滴眼泪。

    林开元急着追问:“那你娘呢?许信他们呢?”

    虎冷笑:“都死了,死得好惨,全尸也没给留下,我娘和隔壁的小珠被杀之前还给给那帮禽兽给姓林的,你现在也是流寇里的红人,应该知道的吧帮挨千刀的杀人时有多狠,多疯野!”

    林开元不想起了张能奇屠杀挂角峪时的场景,心中不由一寒。

    他听到韩虎娘、许信、韩里长等人惨死,更是一阵难过,这些人在他刚来明末时帮了不少忙。尤其是韩虎娘,轻易就相信了他这个神棍,还把家中仅有的一些粮食都拿来给他,只是为了满足他这个现代人好逸恶劳的任啊。

    林开元黯然道:“真的吗?西贼流寇为什么要杀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

    韩虎瞪着通红的双眼:“他们杀人还需要理由么?对了,一定是你!是你让他们来的!否则为什么你刚被带走,西贼就跟着来屠村?你说,是不是你要西贼过来杀人的!”他的匕首用力向下压了压,林开元只觉脖子一阵疼痛,一缕鲜血流淌下来。

    “虎子,我林开元,虽不是什么信人,但也不会做出这样禽兽不如,丧天良的事啊。”林开元说着不自流下了眼泪。

    “这事背后肯定有原因的。虎子,到这个地步,你最好能相信我。”他的泪水不断流落下来,最后与脖子上的血痕混在一起,淋漓一片:“我自从来到望城山,大家都对我很好。我早就把那里当成了第二个家一样,又怎么会让人来杀他们,又怎么会让人来伤害你和你娘呢……”

    韩虎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注视着他的表,摇了摇头:“自从我亲眼看到娘和乡亲们惨死后,就谁也不信。你虽然曾经救过我,但我现在也绝不会听你的了。”

    林开元着急道:“你这个混小子,要报仇就得让我来帮你。我林开元发誓,若是我不能为望城山的乡亲们报仇雪恨,那就让老天电闪雷鸣将我劈成渣!”

    韩虎却依旧冷笑:“我本来就不再信这个天了,你发誓管什么用?不过嘛放松了匕首,接着说:“即便我能相信,不是你让西贼流寇来屠的村,但这事也铁定和你有关,林开元!你逃不了干系。”

    “好吧,”林开元叹息一声:“我回去尽快查探一下,看看是大西军中的谁派人做出如此发指的事。一待查出头绪,我们二人就里应外合力,给死去的乡亲们一个交代。”

    “不用查探这么麻烦了吧”韩虎摇头:“既是西贼流寇杀了我娘和乡亲们,那罪魁祸首不用问也知道是张献忠这个狗杂碎了!今我来找你,就是要你带着我混进西贼军中,然后找机会杀了他,好报仇雪恨!”

    他盯着林开元:“你以前救过我,不过我最近也算救了你一次几天我听说张献忠狗贼要进城,就躲在一个商铺里伺机行刺。嘿嘿,却正好听见一个姓徐的老头和一个西贼小兵在那里商量着要诬陷害你的事;所以等那老头走后,我寻思你现在既然是张献忠面前的红人,你要是被害死了,就没人能带我接近张狗贼报仇了。--凤-舞-文-学-网--所以我就现杀了那个小兵,然后从后门逃走,你说,这不是救了你一命么?”

    林开元恍然大悟:来就是你杀的孙承志!那天我确实处险地,他要不死,我可能就已经去见阎王了。”

    韩虎道:“你既救我一次,我也还你一次,这恩咱们算两清了就带我去见张献忠,我非千刀万剐了他不可!”

    林开元心道,黄虎张献忠哪是这么容易杀的,先前明朝几十万大军进剿了他这么多年,人家现在还不是在你眼前欢奔乱跳的,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是越活越滋润,这不都已经称王建基了么。

    哪还轮的着韩虎你来当刺客?到头只会枉送命啊。

    何况老张虽然罪该万死,但现在还不能死;他正对我另眼相看,我要想在这明末乱世里保住一时平安,目前还真少不了他这小子做做思想工作吧,这可是我前世的老本行。

    “虎子,你娘他们都死了,我知道你难过。但你放心,若真证实是西贼屠的村子,不用你动手,我自会寻着时机干掉他张献忠。但是开元话锋一转,“你现在杀他,几乎不会成功的,只会把自己给搭进去。报仇是一门手艺活,也是得讲时机,火候和工具素质的……”

    韩虎不耐烦了:“老子不怕死!”

    林开元伸手抹去泪痕:“你不怕死?你死了,图个痛快,这也罢了,但望城山现在只剩下你一个活着的,连你都没了的话,那谁为你娘,为乡亲们报这个仇,讨这个公道?张献忠经百战,江湖上仇家又多,平里这老贼把自己保护得跟缩在龟壳里的王八一样严实。别说你了,就是大明朝廷,当今天子那么恨他忌他,但追杀围剿了这么多年,不是也奈何不了人家?”

    虎冷哼:“这些我懂。所以才会来找你,让你带我去接近他。实话告诉你,姓林的,我心里也知道西贼绝不会是你叫人过来屠村的。否则前几也不会救你。但眼下你既然在西贼军中很有些地位,那带我到张献忠近前总是行的吧。只要能接近他十步之内,一击出手,保准他逃不了!”

    林开元不怒反笑:“保准逃不了?说得容易。当年荆轲得到燕国一国之力的支持,手上又握有徐夫人这样的神兵利器,去刺杀秦始皇,尚且都没有成功。虎子你自问比荆轲还厉害?再者说张献忠是亡命徒出,又行军打仗这么多年,平素警醒得很,边还有老营的几千死士重重护卫。”

    看了看韩虎,见他仍然一副愣头青的样子,知道他心志极为坚定,明摆着就是想当个暗杀者,拼掉自己这条命算数当然是他不希望看到的,林开元只得积极动脑,思衬如何说服韩虎,谋定而后动。

    过了好一会儿,林开元才又开口:“虎子,以前韩村上下对我都很好,但我一直不知道咱们韩村原来有多少人口,你现在能告诉我么?我想以后都记在心里面。”

    韩虎随口答道:“村东头李家的姐去年嫁到了邻县不算的话,咱村有二百二十三口人。”

    “二百二十三口人,除了你之外都死了么?”

    虎眼圈又红了。

    “那周围其他几个村子呢?有多少人?”林开元继续问。

    “其他村子里加起来有八百三十多人吧,姓林的,你问这么多废话干吗?”韩虎眼睛一瞪。

    百二十二口加八百三十多人,就是说一共有超过一千零五十多人的乡亲被西贼给杀害了?而那些人中有多少我的朋友,你的家人啊。”林开元扳着指头计算到。

    “你明知故问!,混账什么意思?”韩虎有点急了。

    “我的意思是,你觉着只刺杀掉一个张献忠,就能抵得上这一千零五十多人的命么?别忘了杀害他们的,除了张献忠,还有西贼那成千上万的兵将呢。”

    韩虎瞪向他:“要有可能,我不但会杀了张这个杂碎,还要把整个西贼军都撕得粉碎!”

    林开元冷静地说:“这才对嘛!所谓报仇就是要报得彻底。杀一个人只能抵一条命,西贼杀了我们这么多亲朋好友,张献忠的一条狗命却怎么补偿得了?”

    韩虎低下头:“那有什么办法?我只有一条命,也只能拼掉他一条命,二十万大西军,总不可能一个个的全杀掉了。”

    “怎么不可能?”林开元反问:“有很多时候靠个人蛮勇是不能解决的问题,得靠头脑啊。”

    “靠头脑?

    见韩虎已经稳定了绪,就继续说:“你看这大明朝原本有多少兵马?至少有一两百万了吧今才不过几年的工夫就被闯贼,西贼等流寇拼杀掉了大半军队。张献忠当年起兵造反时也不过带了区区几百人,现在则聚集起二十万人马,令天下震动,真是好威风好杀气!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势力,有了这么多追随者,张献忠才会这么肆无忌惮,想杀谁就杀谁,所以说这二十万大军,才是他的命门,他根本所在们要报仇,就得掐断他这个命根子,要在那个杂碎人生最得意、势力最强大的时候把他所拥有的东西都剥夺掉,这样他将会生不如死,那时随便你我任意摆布,这仇才算报复得彻底,才算对得起死去的一千多乡亲啊!”

    林开元临时想起了以前看过的香港视剧里面百用不厌的老节般恨极了一个人,要进行报复,就得设计慢慢将对方的女朋友啊,宠物啊,房子啊,车子啊,股票黄金啊,还有公司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给抢到手,这样才算报仇报到了极致,才能报出了高的收视率;也好让后面的节更加在跌宕起伏中发展么,所以急之下他就照抄了这个桥段,说出口来。

    的好听;就凭你装神弄鬼的,有什么本事能让这二十万兵马全部完蛋?”

    林开元微笑:“事在人为,现在我们虽然没能力,也没有机会,但完全可以锻炼出能力,创造出机会的。虎子,在这个乱世里面,杀人也许是最容易不过得事,但是你想过没有人之后呢?又有多少事是不能单单靠杀人来解决的?

    韩虎看着他,马上说出了一句很经典的台词:“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我既然没有这样的能力,也不相信有谁能做到,除非那真是神仙,嘿嘿,你说你是吗?神仙或者是妖怪?”

    “我记得以前就同你说过,这个世界本就没有神仙,更没有救世主!但是确实有一些很特别的本事,这些本事加在一起足够能让你达到任何目的。”林开元见韩虎稍微平静了些且,即便你现在能杀掉张献忠,你自己必死无疑是不用说了,恐怕还会间接的害了这临湘城和周边的无数平民百姓,到时候死得人恐怕得要数以万计了。”

    “为什么?”韩虎问。

    “你想那些西贼们在自己主子被干掉以后,难道就不愤怒?他们一怒之下,需要报复,需要发泄,况且张献忠死后,他们混乱之中,又彻底没有约束节制;那以他们的流寇作风,必将会迁怒于周围的普通百姓,到时不仅屠了临湘全境,恐怕还会一路杀下去,让其他的府县遭殃啊。虎子,你已经遭受这灭门惨祸的钻心疼痛,就忍心再见到有这么多人被杀害,而幸存下来的人也落得跟你一样悲痛,只求一死的下场么?”林开元动说道。

    听完这番话,韩虎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那天晚上乡亲们被屠杀的惨况。那天的韩村,简直就是人间的阿鼻地狱!无数的鲜血在飞溅,无数的残肢断臂在乱舞,他仿佛又听见了娘亲衣不蔽体地在血泊中挣扎,嘶叫着:“虎儿快逃!快逃!”的声音……

    想着想着,韩虎心里不由一酸,手中匕首渐渐远离了林开元的脖子。

    林开元长吁了口气,心说终于搞定啦小子毕竟心善,不然也不会被林老师我动之以,晓之以理的。韩虎他娘,乡亲们,我林开元现在虽然还没本事替大家报仇,但总算先替你们保下了虎子这根独苗的命。

    韩虎忽然抬起头,红着眼问:“那你要待怎么做?才能达到刚才说的,彻底玩死张献忠的目的呢?你现在手上没钱没粮没人没兵器没地盘,凭什么就能灭了二十万人马,在这个世道行特别之事?”

    鬼别急嘛。”林开元拍了拍他肩膀,居高临下的发言道:“说过:只要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列宁同志也说过:面包会有的,牛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裂拧筒子?都是神仙的名号么?”韩虎盯着他,一字一顿说:“我可不懂主席和筒子的神仙说这些有啥用,但今后我会一直跟在你边,看着你如何做到所说的一切底的报仇,消灭二十万西贼还有在这世上行特别的本事!倘若你做不到,就是天底下最无耻的骗子。到那时,我拼了自己这条命,也会先把你杀了。”

    韩虎把匕首插进腰间:“你记着,我韩虎已死过一回,在这世上没了任何牵挂,所以也没有什么我不敢杀的人,不敢做的事,不敢去的地方了。”

    林开元心想:“小虎同学,你咋这么暴烈呢?动不动就要拼命,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整一个恐怖分子的明末加强版哇。你要是反穿越到西元21世纪,绝对有实力和人家来灯老大爷争奇斗艳,各领风去了。正所谓人才难得啊来以后我要找机会好好发挥下虎子的这点“特长如学朱元璋创建锦衣卫那样,弄个秘密报组织“黑龙会”让他负责,代号就叫“川岛芳子”;又或者搞个江湖帮派,取名“洪兴”,让他出面当大佬替我来收保护费,化名则叫“浩南哥

    “放心,我虽然有时候会何以堪地骗骗人。但虎子你也说过的,我是一个好人人骗人,总归胜过坏人杀人吧。况且,从今起,我林某对天发誓后再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欺瞒了。”林开元嘴上充满诚意地说道。

    韩虎喉头动了动,也没搭话,收起匕首,转头就要离去。

    “另外,”林开元看着他背影又说:“你最近不要直接来找我,暂且当咱俩从不认识。现在大西军正在招兵买马,你可以去“虎士营”报名投军,凭你这板想必会被留下的;然后我再寻找适当机会,把你弄到边来当亲兵。咱们既然谋的是大事,只有这么做才能避免别人怀疑,要知道西贼的军师徐以显对我可是处处防范啊。”

    正说到这里,就听门外张可望醉醺醺的大喊,“林先生,林先生?哈哈,跑哪里跟粉头快活去啦?”

    (希望各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妈们看在小弟这么勤劳,这么充满诚意的每更新,以至牺牲了所有个人休息时间,因此被老婆打,被丈母娘踹,小姑子拿擀面杖追,隔壁邻居的小孩又老是沉迷于偷拍我走光照的份上怜可怜我这个新人作者吧,多打赏几个点击和推荐票给这本书啦,多谢多谢!百拜百拜!好心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