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阿旺改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张可望倒没理会林开元的表现,把话说完了:“国师既然怀奇术,想必对人名八字很有研究;恕可旺我今冒昧,想要军师帮忙改个名字啦

    入男色疑云中的林开元这才算清醒过来:“大郎将军要改名字?可旺之名不是好的么?”

    林开元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不自出现了周星星电影《大话西游》里那条叫“旺财”的土狗的形象。--凤-舞-文-学-网--

    可望长叹一声,分外幽怨地说:“咱就是嫌这个旺字太俗了。像小时候在家乡,每家每户养的狗大都是叫做旺财或者小旺,旺旺什么的;这当时在乡下听来还不算什么,但眼下跟着阿大出来打江山,天南地北的遇着不少官绅和读书人,老是用这个“阿旺”的名字示人,实在是,实在是有损那个,那个什么文哪。”

    林开元听他提到老家的狗儿们起的名字,好悬没笑出声来,又听说他要改名,忽然记起历史上,此人后真的把作了这两字同音不同意,改了之后高下立见,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想到这里,林老师点头微笑说:“大郎将军所言甚是,将军为人中龙凤,那名字也自当气派非凡,不过嘛

    “不过,还是待我先用“皇天六必治”算法仔细推敲一下将军的高名再做决断吧。”说到这,林开元心想,你既然来相求,那我可不能堕了堂堂“大西国师”的威名,虽然眼下这些刀头血过来的大西军将士都不太卖这个国师的帐,不过好歹这算是人家穿越之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嘛,算是民营企业创意总监一类的职位吧,总得要拿出点诚意才是。

    抱着这个念头,林老师掐起食指,中指和大拇指,口中念念有词,装模做样了好一会儿。

    然后“啊呀”一声:“大郎将军,您本来的名字之读法暗合天地纯阳之气,按六必治的古法测之,当属“脑白金”之相格哇,啧啧白金”从来都是百年一遇的奇才方能具有的格局,应在名字中真乃大吉大利哇!”林开元越忽悠越得意,他心道:看林老师咱这对业务的纯熟程度,真是张嘴就来,现在连草稿都不用打了。他有心列举一些道门秘宗的推算法门来突出自己的学识渊博,无奈在这方面先天修为学习不足,只得临时拉来前世在电视广告里看到的产品名字充数。

    张可望还真有点被搞得五迷三道:“那依国师之见,末将这个名字既然如此吉利,那倒是用不着改了罢?”

    “非也非也,我方才是说此名字的读音暗合天道正法,但写法却真如将军刚才说得一般,未免流俗了;仿佛乡间村夫村妇们的名中才常见的写法,怕没的影响了大郎将军百年奇才的气量”

    张可望听着更加头晕了,而林老师仍旧接着喷:“故天道有设,明为法先,意音双修,妙机好合老师心想自己张口就来都是什么乱七八糟,快赶上周立波了,但嘴上却依旧不依不饶:“故在这里建议大郎将军也不用多改,只将大名里最后一个改作人望,郡望的即能合天意,领妙法矣

    望,可望?”张可望听罢,眼睛一亮,心下甚是喜欢:“好啊,只改一字,就令之气象万千,国师果如阿大所言,真乃奇人高士。”他起一礼到地:“先前末将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国师您多多包涵。回头速将这改名的事儿禀报阿大,以后我就叫—张可望啦。”

    于是,在这个时空,林开元送给他一个命中注定的名字。

    事后,这两人的关系不觉近了一层,张可望还把带来的金银首饰等礼品都送上,以当作取名的谢礼,林开元对此当然却之不恭。--凤舞文学网--

    他算了算到手的礼物大约价值近千两白银,不佩服张可望的出手大方,同时暗想:这世道,看来还是“造反”这种职业能赚大钱,真所谓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职业嘛,很值得后世的vc们做风险投资啦……

    没过几天,这个改名事件传遍了大西军中每个角落;徐以显也在第一时间听闻到了

    望,可望,五湖四海同一可望么?这个名字实在是改锝好啊。”徐以显虽然不爽林开元,但是毕竟还有些名士风度的:“想不到他一个神棍,竟也能改出如此精彩的名儿来。”

    “军师,据大郎将军边的人说,那林则成是当场用什么“皇天六必治”的上古精算之法给推算出来的,据说是为了应合“”脑白金”的相格。”他的一个亲兵将自己打听回来的况给徐以显做了详细说明。

    “什么脑白金啊?神棍就是神棍,连真正的道门秘法的名称是要合乎乾干之数,两仪之定势的这些道理都不懂,还妄言测算天机。”徐以显嗤笑。

    “估摸着他是从当年江南地的疯魔解元寅写过的一首绝句里找到改这个名的灵感吧。”徐以显曼声把唐伯虎的诗吟来:“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高山上。举头红白云低,四海五湖皆一望。”

    “只这一个便是题眼所在,尽领风啊此林则成倒还是有些才气的。”

    “只是此人行事颇多古怪之处,现下他已站稳了脚跟,却不知今后对我大西军,对献王下到底是福是祸啊着说着,徐以显忽然有些疲倦。

    于是,这也算是林开元替人改名生涯的正式开始,在后的岁月里,他将给成百上千的人赐予新的名字,使之纷纷在历史书上留下光鲜的记号,比如说进忠,比如说小宝,比如说臂神尼,又比如说威利和莱茵哈特罗严克拉姆等等不一而足……

    林开元拿出一部分张可望给他的酬劳银子,买了不少补品,前去看望横王。

    至于横王,因为经历了一场生死患难,如今和林开元最是亲密。他右臂虽然断了,但左手没受丝毫影响,还能拿得起兵器战斗,常说自己并没有成为废人。

    这人也是个直肠子,既被林开元救得一命,就对他感恩戴德,视为再造的恩人。只是眼下伤势颇为严重,这几天都在将养,与林开元的交往比其他将领就少了一些。

    而林开元为了在大西军中有所依仗,平也乐得结交以四大义子名将为首的人物,反正这些战场上杀出来的骄兵悍将对自己神棍国师的头衔本本不如何看中,于是大家饮宴时一直平辈论交,倒也少了很多拘束。同时林开元通过这种交流也了解到不少大西军的编制况和实力虚实时的大西军虽然对外号称有雄师二十万,实际上除去裹挟的人口,真正的可战之兵不过六,七万,其中最有战斗力的精锐则不到两万人,这些精锐除去张献忠的老营近卫军之外,都被四大义子名将和一些小一点的将领比如跺塌天,横王等分开率领。其势力大体与左良玉的明朝官军相当,而和距离不远处的李自成闯军那数十万人相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又过得几,由张可望做东、张定国、张能奇、张文秀、塌天等人和林开元又跑到聚仙居喝酒讲故事,直喝到暮西山,众人东倒西歪。

    “林兄弟,城西面的那家‘如色坊’今天可是重新开张了哥哥我去逛上一逛。”酒还没喝完,塌天就打着酒嗝儿,一把抱起林开元嚷嚷。

    林开元被他抱住,心想这个时代的男人咋都是这种好?于是一边挣扎一边问:“老塌,如色坊是什么地头?又是喝酒的所在?”

    塌天大笑:“你小子明知故问了。不错,那里也能喝酒,不过喝的定是花酒。”

    张可望听了,煞是兴奋,摇晃着站起来,塌的提议甚好,这临湘一带楼子里的粉头听说原是不错啊,嘿嘿,只可惜平戎马倥葱地,没逮到机会;今大家说好了同去,同去啊。”

    张定国皱了皱眉头,“大哥,老塌。你们去吧,我喝多了,得回去歇息。”

    张能奇却也拉起他的手道:“二哥,你这个迂夫子,整天捧着那些个烂书看来看去的,不觉得烦闷?咱军营里的婆子营你既从来不去,这回去趟勾栏又能怎样?”

    张可望也起拽住了他,“老二,你什么都好,就在这色字上看不破。嘿嘿,你看咱家阿大,都娶了九房妾室了,可你至今还是单,今个儿,咱们几个非破了你的童子不可!”

    不由张定国分说,几个人便推推拉拉,嘻嘻哈哈地来到了城南的如色坊。

    林开元夹杂在这些张姓兄弟中间,假意喝醉酒抬不起头来,心里却是又害羞又期待林老师上一世为人师表的,可还真没去过这些烟花场所呢。待到得如色坊门前,他好奇的打量着这明朝末年的勾栏之处,心想,还真是光明正大啊,房子装修也不错,看样子比三百年后开放多了。

    “如色坊,如色坊,”林开元念叨了几遍这勾栏的名字,忽然他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仔细琢磨了一下,猛的想起了当年上中学背元素周期表,当背到“氢锂纳钾铷铯钫”等元素时,为了好记,被他改成了‘亲你那家如色坊’。

    林开元心中暗笑:莫非林老师前世有先见之明?今天不就过来亲这大明朝的如色坊来了?

    塌天看来还真是熟门熟路,他自顾自大踏步走进了前厅,高声叫喊:“老鸨!妈妈!妈妈!老鸨!”

    咧。”就见一个脸上白粉足有半寸后的半老徐娘扭着粗腰颠颠儿地跑了过来,一见这几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又穿着大西军的高级军官服色,立刻堆起了满脸的皱纹,挤的脸上的白粉扑扑向下直掉:“军爷,您老人家来啦?我说早晨咱这门前咋有喜鹊叫唤,原来是早知道有贵客要来!您们哪楼上请,老婆子这就给几位爷叫咱这里最最俏的红官人前来服侍哦。”边说着,边把林开元一行人往楼上领去,一面又打发几个龟奴立刻去叫姑娘们。

    林开元寻思,临湘城刚被流寇打下来,要说各行各业都得先休养躲避一下,偏生干这行当的那么快就重新开张营业。要我在二十一世纪时可是不敢随便去逛这种地方怕又被抓去清河筛沙子啊,说不得,今天也算跟着大西军四大名将的“勇士们”开开洋荤,好好见识下这三百多年前的风月场所的模样。再者说了,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林老师都是小姑独处,待字闺中的干活。娱乐基本靠手,阳失调已久哇

    不管林开元那些胡思乱想,一行人直上二楼。发现今天这里生意并不大好,估计是新开张,加上城中战火刚刚熄灭的缘故。

    龟公将众人引进了最里面一间大的房间,团团落座之后,张可望又吩咐拿了些酒水菜果,几个酒鬼推杯换盏接着喝了开来。

    没过一会儿,老鸨领来十几位姑娘,众人一看,却全是歪瓜裂枣的货色。张可望脸上挂不住了,对老鸨怒喝:“老东西,你他娘的不想活了?给爷们叫来的怎么都是这些货色,就没个好点的?”

    那老鸨赶紧赔笑:“几位军爷,说句该掌嘴的话,楼子里确实有几位好姑娘,但前却被军爷的同伴们抓了去,说是请去当了大西军了。老婆子心中也是纳闷,您说几位姑娘体弱的,又上不得战场,却怎么能当的了兵?”

    张可望愣了愣,哈哈干笑几声,他当然知道那些被掳掠走的漂亮姑娘是被送进了大西军的婆子营里,供流寇的将士们乐去了。

    塌天骂道:“他娘的,那帮兔崽子打仗一个劲往后缩,抢女人倒勇往直前真有一下先前下令不让咱动普通百姓,他们就把脑筋动到了这青楼上,嘿嘿。”

    林开元一听,也明白了怎么回事,打圆场说:“既然如此,老鸨,你就找几个会唱小曲儿的姑娘来算啦。”

    张定国点点头:“如此甚好。

    张能奇笑道:“这回却合了二哥的意。”转头对老鸨咬牙切齿:“还不快去?”那老鸨忙不迭地拽着方才上来的姑娘们出去了;不一会又领来两位拿着柳琴年老色衰的女子。调试了几下琴铉,两个女人边弹边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几人一边听着小曲,一边又喝起了酒。

    林开元听了一会,觉得不大对胃口,心说,这些古代音乐太难引起共鸣了,咿咿呀呀的,整一个亡国的靡靡之音嘛不如我面恐怖片的伴奏音乐好听呢。

    加上先前满怀期待的风月场所之旅,闹得个雷声大,雨点却几乎没有的下场,终于令他不耐烦起来,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出了房,想去外面散散酒气。

    这如色坊的二楼有十来个房间,他们所在的是最靠里面的大间。林开元从房门出来看了看,这二楼走道里并没有人影,估计知道他们是大西军的军官,闲杂人等躲都来不及,更别说过来打扰了。

    他背起手向左面的楼梯行去,刚刚走过了三个房间,就听后的一扇房门被人猛的拉开,一个高大的人影窜了出来,用手死死捂住林开元的嘴,三两下就把他拖进了房间,并随手关上房门。

    林开元怕是又要遭到强暴,“呜呜”两声,刚要奋力挣扎呼救,就见一把雪亮的匕首兀自横在了他的咽喉处,

    只觉得喉咙处一片凉意传来,激起了一粒粒的鸡皮疙瘩,耳边一个嘶哑的声音低声道:“别动,别喊,否则直接要你的命!”

    林开元点点头,知道这时候要是一个应对不妥,那匕首划将下来,自己就得和这明末,和这穿越说拜拜了。

    他不敢再挣扎,心里觉着奇怪,这人的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那人拿匕首比着林开元的脖子,左手揪住他的衣领,将他体反转了过来开元看清那凶徒的样貌,不大惊失色,差点就叫了出来。

    那人正是韩虎!

    只是,两月不见,这韩虎不知怎么回事,左脸颊赫然多了一道长长的刀疤,到现在还没完全收口,红色的牙从伤口处翻滚出来,原来那个看着憨厚淳朴的乡村少年,如今居然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而且,他的嗓音也已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听着有些凄厉,好象声带也曾受过重伤似的。

    林开元看着他,低声喝问:“虎子,你不在村里家中呆着,怎么跑到这来玩了?快点给我回去,省得你娘又担心。”

    韩虎艰难的呲了呲牙,好象是笑,又好象是哭,但林开元分明从他表中感受到极大的危险,这人现在给他的感觉就象是受伤的老虎一般。

    韩虎伸出舌头,了下干裂的嘴唇,眼睛里却露出一道狠已极的光芒:“嘿嘿,村子里?家里?村子早被你们大西军给屠得个一干二净!你还想让如何我回家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