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舌战老徐(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张献忠把酒杯放到了桌上,不满的说:“娘的,难得老子这祝酒辞说得这么顺溜,军师却有什么新花样不成?”

    徐以显不慌不忙说:“属下有事,要请问一下则成国师

    献忠看了看林开元,对徐以显说:“有什么事,非要在这喝酒的兴头上问?”

    徐以显不动声色:“下,事关重大。--凤舞文学网--”

    他接着问林开元:“林先生,请问这次我大西军夜袭临湘,行动前消息泄露,先生可知否?”说着,一双小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林开元。

    林开元此时心说,王八蛋,你怎么跟我干上了?莫不是怕我抢了你军师半吊子诸葛亮的饭碗了?但这时候嘴可千万不能软,就是孙承志来了,也绝不能承认和阮府中人接触过。

    “消息泄露我是知道的,咱们大西军内不一定有细。”

    徐以显点点头,“不知以林先生的神机妙算,可知道,细是谁?”

    “徐军师!”林开元声音提高了一些,“你问在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虽说能少窥天机,但寻常细小人,我又怎么会知道的?”

    徐以显笑笑:“只因有人和我说,起事当天,林先生和官府中人接触过,而且那人还是阮延庆府中的体己人。”

    林开元缓缓点头:“原来如此,那么军师,我确实和阮府中人接触过。”

    徐以显的小眼睛中凶光亮了一下,拍手道:先生敢作敢当。”转头对张献忠道:“下容禀

    林开元却打断他的话头:“我确实和阮府中人接触过,那人叫于大望,嘿嘿,能奇将军一定是认识的。”

    张能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军师,这于大望是我收买的密子,可不是什么官府的人,军师一定是被人愚弄了。”

    “四将军,”徐以显道:“徐某说的可不是这个于大望,而是另有其人。”

    横王这时不耐烦道:“老徐军师,你他娘的可莫要冤枉好人。林先生若是给官府通风报信的人,我看你就是闯王的人了。”

    徐以显怒道:“放肆!”

    横王满不在乎的挥动了一下已经断了的手臂,“军师,你少他娘的跟老子吹胡子瞪眼,老子跟着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钻营哪个官老爷的门路。”徐以显在安徽跟张献忠之前,也是个有功名的人,横王听闻他没跟张献忠之前,曾经想过当大明的官僚,故有此一说。

    塌天这时也上前帮腔:“林兄弟怎么会是官府细?的,是官府细还会帮我杀了锦衣卫的人么?”

    张献忠沉着脸坐在那里,本来好好的庆功宴却成了这般狗咬狗的局面,事先任谁也想不到。

    不过张献忠倒是很想弄明白此事的真相,他对这些吃里扒外的细极为痛恨,即便是大西军收买的敌人细,用完后他也是找个由头随便就杀了,更何况是混进自己内部的人。--凤舞文学网--

    “老徐,你把话一五一十的都跟老子说清楚了。”张献忠喝道。

    徐以显清清嗓子,把自己派孙承志保护林开元,实则是监视他一事说了出来,并称孙承志亲眼看见林开元在事发当天进了阮府,阮府的一位女眷还送他出了偏门。而发生这事不久之后,整个临湘城的衙役就开始有所动作,晚上不到子时,城防就开始换岗,这一系列动作若早上一个时辰,让官军有了提防,差点就误了大事。

    “那人在哪里!”张献忠听了怒吼道。

    徐以显马上回复:“属下让他就在下面的一家无人商铺候着,这就差人去叫他。”挥手招来一名亲兵,让他去楼下商铺叫孙承志。

    张献忠转头看着林开元,方才还很亲切的目光中现在已充满了狰狞,“林先生,军师说的可是真的?”

    林开元知道这时若露出慌张神色,就一切休提,他想了想,强作镇定地说道:“绝无此事!下可以让那孙承志上来和我对质。据属下看来,这姓孙的一定是官府或者其他势力的细,特意来离间我和下的关系的。对了,属下有一宝物,名唤“月光宝盒”,在晚上月光充足的时候可以测出一个人的本来份,类似于仙界的宝物“照妖古镜”不如今天晚上,属下就测这孙承志一测。”这时候,他想凭借晚上想办法利用其功能欺骗张献忠,以谋脱

    张献忠看看他,这才想起林开元是有异术的高人,是他老张的“宋献策”,他稍微平息了一下怒气是细,那姓孙的来了便知道了。”

    徐以显暗道:“神棍,这次你无论如何也难逃一死,孙承志可是掌握了你几乎全部的行踪,到时详细的说出来,你就百口难辩了军师才是大西军手下第一谋臣,你到这里来,靠这些神神鬼鬼的骗术,不是要抢尽本军师风头么?”

    正在这时,就见被派去叫孙承志的亲兵慌慌张张跑了上来,叫道:“下,军师!不好了

    徐以显皱了皱眉头:“何事惊慌?”

    亲兵跪地禀道:“军师,那孙承志,孙承志被人杀了!”

    以显猛地站起来:“胡说!现在外面都是我大西军,那孙承志就在楼下商铺里,本军师才和他分开上来,就这么一会儿,怎么会无声无息地被人杀了!”

    那亲兵继续说:“孙承志确实死了,被人一刀割在了喉咙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那间商铺里没人,但门口有几名兄弟在盯着,却是一点声音也没听到。属下进那商铺查了查,发现那铺子有个后门,估计那人格杀了孙承志后,就从后门逃了出去。”

    徐以显一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张献忠,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话来。

    林开元也是一愣,但心中随即大喜,孙承志不死,自己虽能借助着忽悠老张洗脱罪名,但实在是半点把握也没有。而他死了,就是死无对证,林开元只要坚称没有去阮府见过阮惠儿,张献忠纵使怀疑他,估计也不会就此杀人。

    只是,到底是谁杀了孙承志?不可能是知道这件事的人啊?到刚才进这酒楼前为止,只有自己和孙承志、徐以显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徐以显是不可能了,他恨不得自己被张献忠杀了。

    莫非是孙承志的仇人碰巧杀了他?可也难以解释这事,哪儿的仇人会这么巧躲在那商铺中,等着孙进来送死呢?

    但不管是什么样一种形,这人死了,自己就暂时安全了。不过孙承志虽死,还可以利用一下,泼这狗头军师一盆脏水。

    “下,我看这孙承志之死,颇有蹊跷。”林开元说:“徐军师也说了,方才只有他和那孙承志在一起,周围又全是我大西军,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不可能有人从外面进去。那么,孙承志的死难说就与徐军师脱了关系。”

    徐以显一拍桌子:“胡言乱语,我杀他作甚!”

    “我怎么知道你杀他干什么?也许是他知道了你的一些,也许是他知道了你暗通闯王,要来诬陷本国师,所以你杀人灭口也说不准。杀了他后,再捏造些子虚乌有的事来诬陷我,军师打的好如意的算盘啊。”林开元半仰着头靠在椅背上,眯缝着眼睛看向徐以显说。

    他心想,你个老小子说我私通官军,我就说你私通闯王,反正咱哥俩手上都没有实在证据,就看那张献忠是怕官军多一些,还是怕他李自成多一些。

    徐以显冷笑一声:“本军师手无缚鸡之力,孙承志年轻力壮而手高强,我怎么杀的了他。林开元,你莫要顾左右而言他看是你外面还有同党才是!”

    林开元也跟着长笑一声,坐直体说道:“我有同党?下知道,我来湖广才不过两个月,能认识什么人?更别提和官府有染了。倒是军师没准在这里根深蒂固,想杀个把人却是不用自己动手的。”

    张献忠见这自己手下的两大红人争吵,不耐烦地狠狠拍了下桌子,喝斥道:“都他娘的给咱老子闭上鸟嘴!”

    看了看徐以显和林开元,顺了口气师是不会背叛寡人的。”

    林开元道:“下,莫非你也怀疑我?”

    张献忠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则成你么,既然为我大西的国师,寡人当然也不会怀疑,今天这事颇为古怪,旺儿,马上派人严查孙承志是谁杀的,就是弄翻了这临湘城,也要把他给咱老子找出来!”张可望小名旺儿,不过这名字现在却也只能张献忠才有资格称呼了。

    生着一张红铜脸的张可望在旁应了一声,起下楼,安排人手去了。

    徐以显急道:“下,那么这林开元

    张能奇在旁边说道:“我的大军师,你就不要再和林先生过不去了好不好?咱那天晚上攻城的时候,可是林先生冒着命危险跑到南城门放火通知的咱,原本我军可是要攻打东门的。后来打下临湘后才知道,那天晚上在东门,官军防守力量极为强大,我军若贸然攻打,一定会死伤惨重。这次破城仅仅损失了不到五百人,可全是林先生的功劳,他又怎么可能是官府的细?”

    可能是断臂的伤口疼了一下,横王呲牙咧嘴的说:“他娘的,林先生不要命的从白杆兵小妞的手中救了老子,谁敢说他是细,就是跟咱老王作对!嘿嘿。”

    “就是嘛,”塌天懒洋洋说:“明明是功臣,非说成是细,要这样的话今后还怎么能让人为咱大西军卖命?”

    徐以显见这么多人帮腔,气势为之所夺,一时气急,可是孙承志死,却再没有力证据证明林开元通敌,他只得张了张嘴,看了看张献忠,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阿大,”张定国这时说道:“能奇和王将军说的是,林先生若是官军细,绝无可能做了这么多对我军有利事的道理啊。”他又看了看徐以显,“军师当然也不会和闯王有勾结,今天这事许是双方都误会了。依孩儿看,一切待得抓到杀孙承志的凶手再说。那人既然在大白天作案,保不齐就有人看见他。”

    林开元心想,白袍儿张定国这人不错,和历史书上写得一样,是个有义有担当的男儿,既然连他都肯出面来保我了,看来林老师今算是又逃过了一劫孙承志到底谁杀的?杀的真爽真及时啊!

    果然,张定国好象在张献忠心中甚有分量,他这么一说,张献忠本来绷的紧紧的脸松弛了下来,“一纯说的不错,嘿嘿,寡人原本也不信则成会是官军的细。他娘的,现如今做谁的细不好?做李自成的,甚至做建奴的细,也比给官府办事有前途。”

    徐以显听张献忠这样说,心知今天这事只能告一段落,除非抓到杀那孙承志的人,否则很难对林开元构成威胁。

    他本是张献忠手下第一谋臣,一直自视甚高。自从林开元来了以后为张献忠分析天下大势,又声称是什么神仙弟子,并因此得到张献忠另眼相看,搞得他小文人心态爆发,百般看林开元不顺眼了。这次暗中指派孙承志监视他,还真的查出了问题,本想借这机会一举扳倒林开元,哪里知道风云突变,竟是让人家化险为夷。

    徐以显小眼睛里又透出一丝凶光,咬牙想:来路不明的神棍,这次算你走运,但总有一天会让你再落到本军师手里!

    林开元则开心的看着徐以显,见他牙关紧咬,知道他在心里正琢磨着以后怎么再整自己,林开元心道:老家伙,你这农动的投机分子!地主阶级的腐朽走狗!小资产阶级的无耻人渣!你敢诋毁我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政治老师?不过你也别得意,咱这个大西国师有得是时间陪你玩下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