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屠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七章屠杀

    次,徐以显给林开元带来了一百五十一名大西兵,林开元看去,个个都是悍勇之辈,英气人。--凤-舞-文-学-网--徐以显道:“则成,这一百多人均对我家下忠心耿耿,且经百战,绝不会误了大事。”他从这些兵里叫出一人,说道:“你就专门负责林先生安全,宁可你死,也不要林先生受到半点伤害,听清了吗?”

    那人道:“属下遵命,属下这条命就是林先生救的,绝不会让先生遇到危险!”

    林开元一看,这人竟是孙承志。徐以显说:“则成,这小子今后就是你的亲兵。”林开元皱眉道:“孙承志,这次去的都是老营的兵将,你一个新兵掺的哪门子乱?”

    孙承志道:“林先生,属下实是听说先生要亲涉险,心里放心不下,执意要求来的。先生放心,属下颇精通拳脚,有我在,就没人能伤的了先生。”

    徐以显笑道:“这小子知道知恩图报,也算是条汉子,就让他跟你去吧。你就当他是个亲兵,给你照顾马匹也是好的。”

    林开元想了想,只好点头答了。

    连林开元在内,共计一百五十几人。每个士兵背了个包裹,里面是准备在僻静地方换上的明军制式军装、刀剑等物。

    “则成,该交代你的事都已说了,祝你旗开得胜就是!”徐以显说道。

    林开元道:“军师放心,在下定当戳力以赴!”

    张能奇为主将,横王、柳瘦鬼两人为其副手,带领着林开元、孙承志及两千大西军,深夜潜行,在黎明前来到了距临湘县城以南二十里外的一处满布树木的荒山山梁上。

    “看见下面那个小山村没有?”张能奇指着远处已飘出道道炊烟的村庄。

    横王、柳瘦鬼、林开元点了点头,这个小村庄位置特殊,若不从山下一条小道进来,或者通过这道山梁,绝看不到村庄的动静。而若是有人在这山梁上,则不仅可以观察整个村子,而且外面一马平川,还可以远远的看见临湘县城的南门动静!

    张能奇嘿嘿笑道:“这村子叫挂角峪,位置不错,又能隐藏大批兵马,还能监视临湘城的动静。咱派一队人马先混进了城去,和城里的内应联络上。然后安排好一应事,看看到底能把哪个城门控制住,估计这些事大概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办完吧?剩下的大队人马,这两天就在挂角峪驻扎。”

    林开元问道:“在这里驻扎吗?村民要是走漏了消息怎么办?”

    横王、柳瘦鬼对视一笑。

    林开元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听张能奇发布命令道:“老柳,带二百人,堵住山下那条村子通往外面的小道。李用,留一百人在这山梁上守住,不得放跑一个人。注意隐蔽,外面若来人,可以放他进去。许进不许出,明白没有?”

    柳瘦鬼和一个叫李用的小统领大声答应了,柳瘦鬼领着二百兵向山梁下的小路奔去,李用则点好手下一百军士埋伏在了山梁上的一小片树林里。。

    张能奇看看林开元,说:“则成是第一次跟着我军行事吧?”林开元点点头。--凤-舞-文-学-网--

    张能奇诡笑着:“嘿嘿,一会你跟在张某边,先感受一下气氛,如何?”

    “是。”林开元答应道。

    张能奇翻上马背,‘啪’的一下将马鞭打了个响儿,高叫道:“其余的人,都跟着老子进村!”一马当先冲了下去。

    林开元赶忙骑上那匹乌龙驹,紧紧追着张能奇冲了下去。这两天他适应了一下马术,虽然不能熟练,但好歹能够坐的稳当了。孙承志并没有马匹,见林开元走的远了,一路小跑追了上去。这人腿脚十分利落,转眼就拉下了后面同样跑步的士兵好几十米。

    这一票一千余如狼似虎的大西军就这样冲进了黎明中的、许多人还在梦乡中的挂角峪,让林开元永生难忘的第一次大规模血腥场面就此拉开序幕。后来林开元想起这一幕的时候,曾经和他第一次去大西军时看到张献忠屠杀那些所谓神仙的场面比了一下,最后的结论是,大西军营中的血腥只是小儿科而已。

    “兄弟们,给老子杀啊!一个不留!”张能奇年轻的脸上陡然布满了凌厉狠的杀气,挥舞着一把闪着寒光的亮银钢刀就冲向了一个正在村口赶着一群绵羊的老人。

    那老人也许有些耳背,直到张能奇冲到自己前一箭之地的时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一眼,也是他看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

    张能奇的大刀顺着老人的脖子右面斜斜的切割了下去,加上马的冲力,刀锋一下子从老人的左面腹部穿了出来。

    竟是一刀,两段!

    鲜血喷泉似的标出,但张能奇速度极快,他自己反而没沾上一丝血迹,所有的鲜血反而都溅到了紧紧跟在张能奇后的林开元上。林开元只觉得脸上一,伸手一抹,一看手心全是带着腥味的血。

    这么容易一个人的生命就没了?林开元顿时脑中一片空白。这时他也不会控制那匹乌龙驹了,松开缰绳任那马慢慢向前行去。

    老人放的那群羊猛的受惊,一下子四散奔逃。横王嗷嗷叫着从后面冲了上来,大喊道:“今天有羊吃啊!兄弟们跟着老子杀啊,哈哈!”

    手中一杆长枪在空中画了个圆圈,横王超过林开元,紧跟着张能奇向村子里冲去。过了一会儿,大批大西军浩浩的举着刀枪剑等兵器,带起一阵阵腥风血雨,杀向手无寸铁的挂角峪村村民。

    林开元只是机械的随着大西军的洪流前进,一直到了村子里。

    他看到,横王狂笑着将长枪捅进了一个女人的腹部,枪尖从那女人后背露了出来,横王双臂一用力,抡起长枪,将那还在疯狂挣扎的女人带得飞向空中,又猛的抽回长枪,那女人在空中飞了一段距离,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眼看不活了。

    他看到,张能奇骑着高头大马,将刀砍向了一个刚刚从屋子里面出来的七、八岁小孩子,一个壮实的汉子可能是孩子的父亲吧,大声喝骂着,哭喊着,求饶着,用手死死攥住了张能奇的刀锋来保护自己儿子。张能奇大怒之下,一拉缰绳,马一声长嘶,前腿一抬,猛的落下,正好撞在那汉子前,将他撞的口吐鲜血,委顿在地。张能奇顺势割下了那汉子头颅,一片寒光闪过,刀锋又划过了那个小孩子的肚子。那孩子肚破肠流,却又一时不死,在地上翻滚来去,露出的肠子上沾满了干草、泥土。

    他看到,两个大西军呼啸着一脚踹开房门,冲进了一座破烂的茅草房子里,屋子内一阵响动过后,那两人满头满脸的鲜血,带着疯狂的狞笑又冲了出来,接着寻找除了大西军之外的所有活人。

    他看到,有几个村民跪地磕头求饶,却被大西军毫不犹豫的斩杀在地。

    他看到,有几个壮硕的汉子手拿扁担、锄头之类的对这些大西军实施反击,可这些农具又顶得什么用?他们遭到的是更为残忍的杀害,几名士兵杀了敢于反抗的人后,竟将这些人一刀一刀的把四肢、头颅全都剁了下来,再看不出一点人样。

    一时间,这本来静谧的山村被阵阵疯狂的哭喊声、喊杀声、刀锋剁在骨头里的声音所淹没。

    疯了,他们都疯了吗?林开元面无表、如同僵尸一般的看着这一幕。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已飞上了半空,正在空中看着大西军在屠杀,而在马背上的自己早已不是活人。

    有几个灵活的年轻汉子,见机的快,有的顺着小路跑出了村子,有的则奔着那道山梁爬了上去。但林开元知道,这些人也同样跑不了,因为路上、山梁上,同样有大西军在守着。

    一个在张能奇旁的大西兵看着一个在他刀下哭泣的女人,突然把刀子收了起来。林开元还以为这兵忽然良心发现,以为这帮人还有有一点人的,却见他跑到张能奇的马前问道:“三将军,女人咱们杀不杀?”

    正杀的兴奋的张能奇抽出马鞭给了那兵一下:“你说杀不杀?”

    那兵道:“以前的老规矩,碰上姿色好的要带回去的。”

    “你妈的!”张能奇骂道:“你当这是以前屠城么?女人还可以带回去送到婆子营?咱们这是偷袭临湘来了!你带着一群女人偷袭,想找死么?”

    林开元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大屠杀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到了最后,整个挂角峪除了大西军,再没一个活人!

    林开元眼里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四处乱滚的头颅,沾满泥土的肠子等物,鼻子闻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腥气,忽然觉得眼前一黑。他慢慢的从那匹乌龙驹上滑了下来,一直在他边的孙承志见状,赶忙上前扶住林开元。

    林开元摆了摆手,示意孙承志走开。

    他狠狠的喘了几口气,慢慢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这一吐,几乎要把他的胃都吐了出来,到得最后,从他口中出来的已不是胃液,而是黄色的胆汁!

    林开元爬在地上喘着粗气,试图站立起来,却觉得浑一点力气也没有。

    “则成先生,嘿嘿,居然比我当年还要不堪的多。”一个声音在林开元耳边响起。林开元仰头一看,正是张能奇。

    张能奇骑在马背上,背对着阳光,林开元只能看到他的一个轮廓。闻着从张能奇上传来的血腥味道,林开元差些又要呕吐出来,但这时胆汁都出的差不多了,哪还有东西可吐?干呕了几下,林开元慢慢爬起来,问道:“三将军,把这些村民都控制起来不就行了?非要屠村不成?”

    张能奇满不在乎的笑道:“控制他们?需要多少人手才能看的过来这么多人?都杀了多干净?还省得怕他们偷偷跑出去给官军报信。”

    他收起钢刀,拿起马鞭指着林开元笑道:“则成先生,不就杀了几百人么?不杀人,怎么能显出我大西军的威名?”

    林开元这时也平静了下来,说:“下最近一年来对待百姓都很仁义,每陷一城也很少杀平民百姓,将军怎么仍然这么滥杀?”

    张能奇脸色一沉,说:“先生这是对张某有意见了?哼,我爹近年少杀平民,只是给人做做样子罢了,目的不过是收一下民心而已。他老人家的手段比张某的更为残忍,则成先生还是跟我大西军时太短,才有如此想法。”

    横王在旁边说道:“娘的,哪有当兵不杀人的?想不杀人,就做个平民百姓去,嘿嘿,那就是被杀的命!不杀人,就被杀,先生选哪一个?”

    张能奇点头道:“老王说的对,在这世界,只有杀与被杀两种活法。嘿嘿,先生枉称神仙,却连这个也看不破?”张能奇略带嘲讽的看着林开元。

    “在下学的是济世之术,而非杀戮之法。”林开元深吸一口气,说道。

    张能奇狂笑道:“济世,也要有个世界给你去济,没有世界你济什么?这个世界怎么能得到?还不是靠杀出来的?”

    一连串的反问让林开元心头涌出无数念头,张能奇说的有道理,本来在乱世中,仁慈就是一个催命符,自己想在这个时代混下去,还要混的好,确实不能抱着西元二十一世纪的那些思想。

    即便自己想要阻止别人杀戮,首先也得有足够的实力才可以,否则你阻别人杀人,弄不好自己也得把命搭了进去。

    实力,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实力就是一切!

    想要让别人都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除非自己能掌控整个世界,否则就得老老实实的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办事。而弱强食,就是这个世界的现行规则!

    我不想看到这样杀人!我不想我所在的朝代成为现在这个样子!这个世界的规则,一定要有人才对!林开元在这血腥的一幕面前受了刺激,他在内心深处大喊着。

    首先要保命,其次再壮大实力,然后,林开元发誓:我要改变这个世界!我要让这世界的人都按照我的想法活着!

    虽然林开元知道,想要达成这个愿望,艰难困苦不说,一路血腥更是绝避免不了的。

    可是,林开元想道:用这个时代的规则,达到自己的目的,是不得以而为之!

    他竟在这场大屠杀面前,心灵上出现了蜕变。他再不是那个曾经生活在舒服的、以人为本的二十一世纪的政治老师,也再不是那个只想在明朝塌实活着的小小神棍。也许他的本没有改变,他仍然想着让这个世界少些杀戮,但他思考问题的角度却暗暗的产生了一点点的扭曲。这就够了,这点就足够让他更快的融入这个时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