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两件事,一个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二章两件事,一个人

    张献忠眼睛一亮:“哦?这个问题寡人在咸宁时就考虑过了,寡人底下的一帮人争的不可开交,尤其是这两天,更是把寡人烦的要命,则成可有好的方略教咱?”

    林开元道:“好的方略谈不上,只是属下觉得,首先,在湖广一带定基立业是万万不可的。--凤舞文学网--”看张献忠正在仔细倾听,林开元接着道:“大顺王离这里太近,他如今吸收了曹、革左五营和老回回的兵力,一时声势浩大,目前我们绝不可与之争锋,现在韬光养晦才是正道。大西军若在湖北一带长期经营,就如同在李自成的边安了一根钉子,他会寝食难安,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如今大明官兵吸引了他绝大部分的精力,但是,一旦大顺军打到京城,回过头来第一件事就是对付下。以李自成现在发展势头的猛烈,若是兵力足够,也许在没打下京城的时候,他就会布置兵力进攻下。以其天时、人和占尽的现状,我军恐怕目前还难以自保。”

    张献忠不置可否,问道:“那去金陵如何?”

    这时林开元回想起一些历史,已有成竹,他道:“我也知道那些想去金陵的人是如何想的,无非是说金陵乃大明龙兴之地,下若要坐稳天下,去那里发展,可沾染龙气,是顺应天道。但这等言论,表面看有理,实则谬矣。”他说完还晃了一下脑袋,象极了古代那些满口之乎者也的老夫子。他暗暗惊讶,为什么我一说这个矣字就要晃脑袋?怪不得那些古人读书时总是摇头晃脑的,古文还真是厉害,还有这功能?

    抛开杂念,林开元接着说道:“有关龙气之说,世人知其一不知其二,本朝太祖定都金陵,经过这么多年经营,故金陵聚集龙气。但是历朝历代定都均各不相同,如那洛阳,是六朝金粉古都,那里就没有龙气了?崇祯现在所在的顺天府,也是天子所在,按理说去金陵还不如去顺天府。实际上,以属下看来,真命天子所在,无论哪里都有龙气伴随而生。若是伪君,则即使到了金陵也不能因所谓龙气而成真君。”看了看张献忠,林开元继续道:“就如同下,紫薇星下凡的真命天子,若在这岳州住的时间长了,龙气也会自然生发,不会弱于金陵。”

    “何况,”林开元说道:“左良玉领大军驻在武昌,下若去金陵,不可避免要碰上他。这人虽不象袁崇焕、洪承畴那等大将一样知兵,但着实是员悍将,他是下的老对手,下应该了解。如果没有必要,还是避开为妙。对付他不用急,待下寻一宝地休养生息,等得大势一成,再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左某,为时不晚。”在之前的历史上,左良玉的

    一席话说的张献忠心舒畅,道:“既然如此,则成请为寡人谋算,什么地方是宝地?我大西军应往哪里,才能既暂避大顺、左良玉的锋芒,又能积攒实力,以图进取?”

    林开元思忖了一下,看着张献忠,手向西方一指,并不说话。

    “四川!”张献忠一愣,哈哈大笑道:“实不相瞒,我大西军的那帮子军师、谋士,有劝寡人取金陵的,有劝经营湖广的,可寡人心中却独有去四川的想法。--凤-舞-文-学-网--没想到,整个大西军,却只有则成的意见最对咱老子的胃口!”

    一兴奋,张献忠口头语又顺口带了出来。

    林开元笑道:“大西军的徐军师,是很有见地的一个人,他肯定早已看出了下的想法,但之所以不主张去四川,依属下看来,无非是惧怕两件事,一个人。”

    张献忠点头道:“这个人寡人知道,秦良玉这个土司婆娘,嘿嘿,确实难以对付。她么,一会再说。但不知道那两件事是什么?”

    林开元道:“一怕蜀地易守难攻,二怕即便打了下来,但蜀人难以管理。”

    张献忠‘恩’了一声,“蜀人贪乱乐祸,难治刁顽。不过不要紧,难治不怕,刁民闹事杀了就是了,还不费粮食。哼,咱老子不要民,只要兵,也能横行天下!”

    林开元想起了他几乎将四川屠戮一空的事,毕竟是现代人穿越来的,有着尊重生命的人文主义关怀的结;心道我要跟着你,可不能让你做这种事,忙吊书袋说:“下,民为社稷之本,下若要得这花花江山,当少杀时还要少杀才是。”

    张献忠道:“少杀?寡人就是以杀成事。则成啊,你虽然怀异术,但心却软了些,以后跟了寡人,教你知道杀人的乐趣!哈哈哈!”说完翻白眼猛笑。

    林开元想,我跟你学什么都行,这个还是算了吧;老张你这要是放在西元21世纪就是典型的“快乐杀人”变态杀人狂哇,被公安或城管抓到,直接拉出去毙了,都不带预审的。

    “下之前杀的都是衙蠹贪官,自然可以。但要真得了蜀地,还是仔细经营,与民休养。昔唐太宗说过,民可载舟,亦可覆舟。”林开元说张献忠以前杀的是贪官,实在是美化他了,天下谁不知道他杀人能杀出一千几百种花样来,整个满清十大酷刑的明末加强版?

    张献忠点头道:“寡人也清楚,寡人近几年对百姓不错,没见攻城掠地时,不少百姓都愿意给寡人充当细作么?只是这蜀民嘛,全杀光了也是好的,都杀了,再从别的地方把人填过来不就行了------。”

    他停住不再说下去。

    林开元心想你怎么对四川人这么有意见?莫非那两个有关你的小故事是真的?

    历史记载了两个有关张献忠的传说,说他带领部队在四川碚石境内时,一天走出军营去大便,完事后顺手薅了把草擦,没想到这草却是荨麻草,草上带着锋利的锯齿,这下把他扎够戗,他说:川人之凶,连草都如此,我就从这里杀起!另一个故事的景就比较搞笑了,是说张献忠少年时到四川做贩运,他骑着一头毛驴,走到四川某个城市,那驴不争气,拉了一泡屎。川人市民让他扫,他不肯,于是川人就合伙揍了他一顿,把他赶出了城区。这张献由于上两个原因就和四川人结下了深仇大恨!

    ‘全是大便惹的祸啊!’林开元暗自叹道。

    不过一想起奇幻小说“蜀碧”里写着张献忠曾屠了川人“六万万有奇”,然后搞得后来满清政府不得不“移两湖之民以填川”,林开元就不寒而栗。

    还是要阻止他,只为了两份大便,就一不小心成为奇幻小说中最终boss大魔王的反派,你至于吗?林开元想到这里继续吊着书袋说:“蜀民贪乱乐祸,下说的不错。欧阳直公也曾说,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由这句话可见一斑。但是,”林开元话锋一转,“能够先乱说明蜀人的革命丰富,必须后治说明他们的建设彻底,从这点看来,蜀人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而这两方面结合起来,就是范仲淹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种精神说明蜀人的开创、风险意识强。下如今正在打天下,岂不是也和蜀人的这些特质也有相同之处吗?”

    林开元心里说,郭沫若同志,林老师剽窃了你的观点,不介意吧?

    “革命?建设?”张献忠愕然问道。随后想了想,“他娘的,则成你果然有些门道,这几个词儿说的有涵义,哈哈。好,先入了川再说,若蜀人老老实实的,寡人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如何?”

    “下慈悲,后必将得成霸业。”林开元说。

    “慈悲么?可和寡人不搭边。这个问题且不说他。方才则成说还怕一事,是怕什么?”

    林开元道:“李白曾有诗云,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地易守难攻,下四川,大多数人想的恐怕都是这个原因。”

    张献忠点头道:“寡人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则成可有对策?”

    林开元笑道:“下和大西军众人都是在局中,隔着一层薄纸看不透罢了,属下也并无对策。”

    张献忠奇怪的问:“无对策?”

    林开元道:“以我大西军如今兵锋之利,打四川还需要什么对策?易守难攻,也要看是什么人守,什么人攻。若有名将来守,当然难以攻打,可现在的川抚陈士奇嘛,下也该知道此人,子傲慢,却又无能无谋,实是个庸才。巡按刘之勃到是个有见识的人物,但是手中无兵,空挂个职衔在那里。以下之英武若打四川,不费吹灰之力!”

    “好!”张献忠拍手道:“则成分析透彻,寡人这回心安矣!”

    林开元继续说道:“一个朝代每到末世,官军中除了特出的有限几人,往往都是庸碌之辈。如今这大明气数就已尽了,下应抓住机遇,与时俱进!”

    “哈哈,从则成口中说出来的词语,寡人听了感觉新鲜的紧。”张献忠笑道。

    林开元心想,你要不觉得新鲜那才怪了。

    “兵法中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攻打四川也是一样。如今下乃真命天子,天时一节占了。所过之处,百姓望风归附,人和也占了。至于地利,根据方才所说,蜀地无将材,则地利也无可凭借。。更何况四川当下摇、黄十三家扰的整个蜀地衙门自顾不暇,川军对付他们都来不及,又哪里有大的精力对付下?下攻蜀,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下需要顾忌的,仅秦良玉一人而已。”

    张献忠道:“寡人也是这么想,那土司婆娘可不得了,征战四十余年,极少败绩。手下白杆兵更是威名赫赫,当年入京勤王,打的辫子兵都落花流水。当时崇祯还亲自接见她,这么个人-------”张献忠摇了摇头,“这婆娘实在难以应付。”

    林开元道:“下多虑了。那秦良玉确实厉害,可如今已是老朽,七十余岁的年纪还能有几年好活?精力不济,再大的本事也用不出来。何况她一个小小石柱土司的老婆,手下没有多少精兵,白杆兵再强,但也超不过两三万人。我数十万大军,以十敌一,就是普通军士也足够了。何况下的大西军均是精兵强将,怕她一个老朽女人作甚?”

    张献忠点头道:“则成说的对,嘿嘿,秦良玉毕竟已上不得战场。这人是白杆兵的主心骨,她仅仅在后面指挥,怕是白杆兵也发挥不出十成的战力。”

    “还有,”林开元道:“若四川巡抚如今是秦良玉,那么我们入川的计划还要考虑。但现在四川是由陈士奇说了算,那秦老太太再厉害,也不能越权指挥调动兵马。就凭她的那点兵,在我大西军面前不堪一击。”

    张献忠站起来,对林开元行了一礼,把林开元吓的赶忙也站起来,问:“下这是为何?”

    “则成一番话,使寡人受益良多。”张献忠道:“寡人得则成,如刘备得卧龙也!”

    林开元开始冒汗,心说不至于吧?这么轻易就把这杀神忽悠瘸了?

    “不敢,”林开元开始谦虚:“下是英主,属下只是适逢其会,尽自己能力帮助下罢了。”

    张献忠大笑:“好,好,好。”连叫了三个好字,转头对帐篷外喊道:“老黄,去婆子营,给林先生挑一个最美貌的女人!都说英雄配美人,林先生可比英雄还要强,哈哈哈!”

    林开元慌忙摆手道:“属下不要女人,也会安心为下办事。”

    张献忠道:“男人嘛,玩个把女人又算什么?”

    不一会儿,那老黄领了个小玲珑、满面泪痕的姑娘走了进来,林开元一看,心想确实美,不知是谁家的姑娘,只可惜被这帮兵痞糟蹋的不成样子了,林老师还是慈悲一下,就别在这姑娘上再撒盐了。

    于是对张献忠说:“属下看这姑娘也很一般啊,等得下次,我大西军再虏了美貌女子,属下再找下讨要可好?”

    张献忠笑道:“有什么不好?”看着那小姑娘,怒道:“定是你哭哭啼啼,才使得林先生不要你,娘的,留你何用?老黄,拉出去给寡人砍了!”

    林开元愣在当地,半晌作声不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