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烧鸡风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第十三章烧鸡风波

    庙里香火渐渐鼎盛起来,不仅仅是韩村,在周边的石河村、赵湾村,甚至较远一些的石花镇、紫金镇的村民,听到消息的也都慕名而来,祭拜山神,乞求保佑。--凤-舞-文-学-网--当然祭拜的时候供品肯定是少不了的,开始两天林开元看着还开心,但是没过三天,他就发觉现在可是夏天,村民拿来的食物一般过不了夜就开始变质,不能食用。

    林开元知道这些村民的粮食来之不易,于是立下了个规矩-----不得拿供品供奉山神,若心有诚意,可以上香,可以捐些须钱物,为此他还专门订制了一个大功德箱,摆在山神庙前。

    自此后,庙中香火不断,林开元基本进数十铜钱,再加塌天临走时给他留的那锭银子,没过半月工夫,他俨然成为了一个富农。

    关于银子的价值,林开元详细的问了一下,得知一两银子约莫等于一千个铜钱,现在大致能买两石大米。那塌天留下的七、八两银子,可就是一笔不大不小的数目了。

    他闲着没事的时候,甚至偶尔去附近石花镇镇上下回馆子,喝点小酒,嚼点牛,自得其乐。

    林开元嫌弃庙太小,而且白天往来上香的村民渐渐增多,很是吵闹。他现在正在规划,等攒够了钱,把这庙宇再扩建一下,给自己盖个房子。

    林开元来到这里不到二十天,居然过上了不错的生活,乐的他最近睡觉十分香甜,当然,睡梦中经常习惯的去看看小卫老师,偶尔也会梦见小蕾同学。

    一切事的发展都顺利得很,林开元几乎都忘记了他现在所处的社会正处在大动时期,他甚至都想再置办块土地,当个明朝小地主了。

    也许所有人都是一样?表面的安逸总是容易让人迷失心智。

    那场林开元预测的大雨过后,零星又下了两场小雨,本来已经渐渐荒芜的土地得到了滋润,乡民趁着还未过季,找那些还来得及种的作物种子播撒了下去,很快就从地里长出了嫩芽。

    若按照这样的形发展下去,虽说崇祯一朝农税繁重,但省着些吃用,恐怕这个冬天也能较容易的度过了。

    韩虎和许信在山沟里经营的那块土地上种的玉米更是长势良好,如今就快收割了,这两个小子怕被人偷,索在地边上搭了个简易棚子,住在那里看管。

    韩虎娘和许信娘仍然每天为他们送一次饭,顺便也经常来林开元的庙中看看,一来二去,这两位妇人和林开元也熟了起来。--凤-舞-文-学-网--

    林开元在翻阅中国大百科全书读历史的时候,偶尔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专门介绍医学的部分。他看许信娘每天被头痛病纠缠,痛苦非常,所以从里面寻出了一个医治偏头痛的方子,又亲自去石花镇上找了个郎中询问。那郎中一番论证之后,认为可用。林开元遂花钱配了几副药给许信娘,没想到服药之后,许信娘头痛的症状居然大大减轻。

    许信一家千恩万谢不提,林开元却也十分高兴,毕竟能够为自己的这些“衣食父母”尽些心力,是极为愉悦的事

    但是不久,临湘县地区这难得的一点繁荣就被两件事压的粉碎。首先是朝廷宣布再加农业税,崇祯皇帝的上谕说的动听,“扰吾生民一年,以内拒贼寇,外驱鞑虏。”可原本老百姓就不堪重负,如今这条政策几乎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还没完,,在陵矶守城的巡抚李乾德、总兵孔希贵因准备坚守城池,以待张献忠。但因为天旱已久,军民所用粮草不足。朝廷调拨又来不及,李乾德、孔希贵竟在暗地里纵容属下,抢起了周边百姓。

    这立刻把临湘县百姓上了绝路,但如今青壮年大都逃荒出去了,留下的老妇、幼童、老翁对此毫无反抗能力,大批的人就此死去。为了活命,甚至在民间出现了‘易子而食’的惨剧。

    朝代更迭之际,大抵均是如此。

    林开元的山神庙中的香火随着这种况的出现,当然就渐稀少。他的明朝小地主的梦想,持续了也不过一个月左右,就被现实击的粉碎。

    眼看战火即将烧到岳州府,林开元却因子舒坦,居然懵懵懂懂的忘记了。

    “明朝的烧鸡也很好吃啊!”林开元躺在那张太师椅上,一晃一晃的在树下乘凉。来到明朝已经一个多月了,林开元心想,时间过得真快啊,就和潜伏里那个吴站长说的似的:时间就像一头野驴,跑起来就不停……。

    他手中拿着个油汪汪的大鸡腿,正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去。在他左手边,还有没吃完的半只烧鸡。

    林开元吃完鸡腿,随手扔在地上,满足的叹了口气。这只鸡是韩虎娘上午送来的,最近庙里来上香的村民虽然稀少,但毕竟林开元曾经显露过的“神迹”给当时所有在场的人强烈震撼,所以那些亲眼看到他拥有法宝的村民,尤其是韩虎、许信的两位母亲,仍然隔三差五很虔诚的过来。

    只是如今粮食短缺,手中又没钱,来到庙里也只能是恭敬的给山神磕几个头而已,供品、香火钱却是越来越少了。

    好在林开元手中的钱加在一起,也有大约十余两银子的模样,这些钱在乡村可是足够用了。一应吃喝用度到也暂时不用发愁,不过林开元到有点省吃俭用的好品质,平时也并不乱花银子。这就造成他刚过上的顿顿有的好子不过一个月,又不得不素食为主,食为辅了。

    这次韩虎娘给他送来一只烧鸡,林开元知道现在村民子难过,推辞再三不要。但韩虎娘称供奉山神应该用三牲,否则心意不诚。只因现在子不好过,一直以来总是粗粮清水的供奉,心中过意不去,所以这次将家中的几只鸡宰了一只,弥补一下自己过失。

    林开元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收了下来,但天气太,若放在神像面前供着,只怕晚上就不能吃了,所以也就只好便宜了自己。

    林开元抓起剩下的那半只烧鸡,正准备往嘴里送,只觉旁边一道人影冲了过来,劈手把半只烧鸡夺了过去,并一手揪住林开元脖领,把他拽了起来。

    林开元也没看清那人是谁,他骂道:“妈的,敢抢老子的鸡,你以为你是小本么?”他骤受袭击,却没乱了方寸,反应也很敏捷,他双手握住那只拽住他的大手,狠狠向下一掰,根据他的经验,这下若是普通人受了,恐怕手腕骨折也是有可能的。

    但那人只是哼的一声,松开手后退了两步。

    林开元一看,那人却是韩虎。韩虎双目之中满是怒火,瞪着林开元,拿着半只烧鸡的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看来林开元的那一下虽没伤着他,却也令他疼的够戗。

    林开元一愣,道:“你小子怎么总跟我捣乱?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教么?”

    韩虎怒道:“你又是什么师了?”伸手举起手中的半只烧鸡,说道:“你总骗我娘的饭,骗我娘的钱,这次连家里仅有的三只鸡也给骗来了。这鸡可是我娘用来准备换钱交税的,你给吃了,我们拿什么去交税?!交不了税,官差就要过来抓人!你号称是什么仙长,别人都信你,但我知道你是个大骗子,你再敢骗我娘,骗这里的众位乡亲,我拆巴了你!”说着狠狠的挥动了一个碗大的拳头。

    林开元挠了挠头,韩虎的话说的很不客气,他却也不生气:“我确实不知道这鸡对你家来说这么重要,要不这样,我给你钱怎么样?把这鸡买下来,你呢,把钱给你娘去交税。”

    韩虎哼声道:“我要你的钱干什么?你的钱来路不正,全是骗来的,我才不要。你方才说你不知道这鸡对我家多重要?你不是会预卜之术吗,这次怎么不灵了?”

    林开元嘿嘿笑道:“小子,不信我没关系,这时代象你这样的人真不多,老师不会计较的。”

    韩虎‘呸’的一声:“你这样子,又哪里象个老师了?总之你不许再骗人,否则我真会打的你满地找牙!”

    林开元心想:原来古代和现代威胁人的话都差不多,二十一世纪的小混混不也是这口吻、这语气吗?

    正要给这个明朝的半个无神论者上堂唯心主义政治课,洗洗他的脑袋,忽然许信气喘吁吁的从远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韩虎!不好了,咱们的玉米,咱们种的地,被----,被---。”

    韩虎顾不得再理林开元,急忙迎向许信,问道:“你说什么?咱们的地怎么了?说清楚些!”

    许信停住脚步,喘息了一阵,才说出话来:“咱们的地,被一群人把玉米,把玉米都给掰走了!”

    韩虎急道:“你他妈的,不会拦住他们?是什么人?还在不在那里?”

    许信满头大汗,也不擦一下,哭道:“虎子哥,我不敢拦,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剑,我远远的看见他们冲进地里收割庄稼,就跑了过来找你。他们现在还在,你别去,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韩虎怒道:“拿着刀剑又怎么样?谁敢动我的粮食,我就拆巴了他!”

    说完烧鸡也不要了,随手扔在地上,就近找了个碗口粗细的大木棒子,拎着就往他和许信种的玉米地方向跑去,转眼去的远了。

    林开元心中一惊,心想那些人明显不是好人,他们手中有武器,你这样盲目闯过去,万一起了冲突不是送死么?嘱咐许信马上去村里通知韩里长,自己则跑去追韩虎,想拽他回来。

    但韩虎速度很快,林开元追了老半天也没追上他。直到快到那片土地的时候,林开元才远远的看见了韩虎的影,正要大声高呼,却见七八个形魁梧,几乎不下于韩虎那狼闶体格的大汉手持刀剑,团团围住了韩虎。

    韩虎指着那些正在地里忙活收割玉米的人大叫道:“都给老子住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