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风雨山神庙(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江洋模子 书名:潜伏在明末
    <---凤舞文学网--->

    第十章风雨山神庙(2)

    这路应龙自始至终对他都非常客气,但林开元却怎么看他怎么别扭,就象是----,对,就象是《潜伏》中的特务佛龛李涯的样子。--凤-舞-文-学-网--看着人五人六,象个好人似的,但其实满肚子坏水。

    林开元躺在一层薄薄的茅草上面,由于边有两个不知道底细的陌生人,一时难以入睡。

    “塌天,塌天-----。”林开元努力回想着曾经在psp中读过的明朝历史,记忆中确实有这个人。只是这段时期内,明末农民军的头领们都不拿天当回事,印象中至少有三五个叫“某某塌天”的人,罗汝才手下的这个塌天有什么事迹,一时半会还是想不起来。

    林开元决定明天再仔细的看一下大百科全书,把这个塌天的底细摸清楚一些。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夜很深了。林开元听见塌天和路应龙两人鼾声渐渐响起,估计是睡的熟了。而他却始终对这二人怀有戒心,不能安稳入睡。

    外面的风雨一直没有减弱的趋势,都说狂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大暴雨一般都不能持久。但这次的风雨仿佛憋了十年一样,不下个痛快绝不停止。

    林开元睁大眼睛,感受着庙外的电闪雷鸣。他忽然有个很荒谬的想法,自己是被一道闪电从二十一世纪劈来的明朝,那么会不会在这里被闪电一劈又给劈回去了?

    他摇摇头,笑了笑,这样也太儿戏了吧?别没回去再给劈死了,那可是得不偿失,林老师可还年轻,多糟蹋几年粮食也是好的。

    突然,林开元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本来庙中是两个人的鼾声,现在只剩下了塌天一个人在那里打着呼噜。

    林开元心想,老路要起夜,丫是被尿憋的吧。

    他借着庙外阵阵闪电的光芒向路应龙所在看去,忽然头皮一麻,只见那路应龙很谨慎的抽出边的钢刀,慢慢的站起,走向塌天,走路间发出的一点沙沙声响早被庙外的雷声掩盖了干净。

    借着一亮一灭的电光,林开元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路应龙脸上的表,那是十分狰狞可怖的一种神,在这雨夜的破庙里,如同地狱厉鬼爬出来索命一般。

    林开元心想,糟了,碰上凶杀案了!怎么杀起同伙来了?我该怎么办?

    还没等他想明白,路应龙已走到了塌天的后,慢慢的抬起钢刀,就要刺下去。正在这时,一声炸雷在庙外响起,震的庙门、窗户一阵咔咔作响。塌天好象被吵到了,鼾声停了下来,嘴里含混的嘟囔几句什么,掉了个,过了一会呼噜声继续响了起来。

    那路应龙被这一变故吓了一跳,当塌天翻时,林开元很明显的看到他手中钢刀颤抖了一下,看来他对塌天有种极深的戒惧。

    这时塌天已是面向那路应龙而睡,路应龙咬了咬牙,不再犹豫,抓紧刀柄,拼尽全力刺向塌天膛。

    这时林开元已经作出了决定。

    他睡的地方离塌天不过三米距离,林开元从地上弹起来,飞起一脚踹向路应龙侧面腹部,同时扯着嗓子大喊一声。

    路应龙被林开元这一声突兀的喊叫声差点给吓破了胆,正想给塌天一刀然后逃跑,但林开元的那一脚已结结实实的蹬在了他的上。

    林开元这一脚踹的路应龙惨叫一声,子往旁边一歪,手上钢刀也失了准头,一个拿捏不住,“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林开元之所以冒险救了塌天,是想着路应龙这人既然敢在这雨夜杀了从李自成那里跑出来的罗汝才手下大将,免不了完事以后把他也杀了灭口。

    路应龙手中有刀,自己手无寸铁,那时形势将难以收拾。

    但要是阻拦路应龙一会,把塌天惊醒,以塌天那看起来孔武有力的体格,恐怕制服路应龙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凤-舞-文-学-网--

    而那时,林开元可是对塌天有救命之恩,塌天这人再混再凶恶,应该也不会对他不利,至少那时的形势比路应龙杀了塌天要好的多。

    至于他们两人之间谁是谁非,谁正义谁非正义,当然不在林开元的考虑范围之内。在林开元看来,塌天一看就不是好人,但路应龙也绝非善类。

    路应龙被林开元一脚踹在地上翻了个跟斗,他顾不得间疼痛,“嗷嗷”叫着抢起掉在地上的钢刀,居然毫不理会横插一手的林开元,而是搂头盖脸的朝仍在地上酣睡的塌天劈了过去。

    林开元大急,叫道:“塌天!你他妈的睡死了么?”

    急是急,可是林开元早就后撤了两步,准备转踢开庙门逃跑,至于跑去哪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小命要紧。

    正在林开元准备转的一刹那,他借着闪电的亮光突然发现,路应龙砍向塌天头颅的那一刀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林开元停顿了一下,正要看清楚一些,闪电的亮光却又没了,庙中一团漆黑。

    林开元也不知道路应龙到底杀没杀了塌天,他暂时也不敢转头去开庙门,虽然记得门的大体方位,但现在和个瞎子似的,他可不想摸索着开门的时候被路应龙给自己后背一刀。

    林开元心想,你敢杀老子,老子就和你拼命,看你那板,也未必就是老子对手。

    猛的,连续几道闪电照的庙里庙外一片通明,林开元一看,松了口气,原来塌天早已站起来,用手攥住了路应龙那把刀的刀背。

    只见路应龙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慢慢的松开握刀的右手,冲着塌天跪了下去。塌天那高大的影站在路应龙面前,右手兀自拿着那柄钢刀,在时闪时灭的亮光下宛如一尊魔神一般。

    林开元想,我是你救命恩人,你总不会对我不利吧?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不敢走近那两人,只在原地观察着他们的动静。

    “大将军,饶----饶命啊!”

    只听得路应龙那颤抖的声音哀求道。

    林开元借着明灭的亮光看见路应龙一下一下的、坚定决绝的给塌天磕着响头。看的林开元都有些不忍,心想您省省吧,别说塌天这样的混主了,这事放我上你也只有一个死字,还哀求什么?

    但人不到最后一刻总是报有一点幻想的,路应龙一边磕头一边哭道:“大将军,您饶了小人,小人也是一时糊涂,才------。”

    黑暗中,塌天打断他的话,冷冷的说道:“别磕了,老子问你,谁指使你杀老子的?你是谁的人?”

    路应龙回答:“小的是---,是李闯王的人,是他要杀大将军的,他说大将军是曹手下副手,放您老人家跑了的话后患无穷-------。”

    借着时不时亮起的亮光,林开元发现路应龙在说这话时眼神游移不定,心想:这人在说谎。

    正在想林老师还懂一点心理学,就听“啊-----!”的一声,黑暗里传来路应龙的一声惨叫。

    塌天那没有一点感的声音说道:“先剁你一只手,再不说实话,一刀刀零碎剐了,反正恨老子的人多了,你就不说又怎么样?嘿嘿,你在崇祯十五年跟着罗大帅之前,一直就在顺天府呆着,哪里识得李闯去,以为老子不知道么?我再问你,你是谁的人,为什么要杀老子?”

    “是,是,”路应龙忍着巨痛,捧着鲜血淋漓的断手哆嗦着哭道:“别别动手,我说,我说,小人是叶青大人的手下。”

    “哦?”塌天诧异道:“什么叶青大人?朝廷的人?原来是官府的一条狗!”一脚踹在了路应龙的脑袋上,踹的路应龙哼哼着一时爬不起来。

    “的,”塌天骂道:“朝廷的人都这么下作,打不过义军,就派人暗杀。哪象老子,就喜欢直来直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路应龙连连点头,“是,是,大将军是真英雄,是真英雄。”

    塌天骂道:“老子是英雄不假,娘的你却是个狗熊!居然趁老子睡觉时杀我。”

    路应龙不敢说别的,只称:“是,是。”

    塌天问道:“那个叫叶青的是你上级?哪个衙门的?”

    路应龙赶忙回道:“叶大人是锦衣卫指挥副使-------。”

    话还没说完,塌天顺手一刀轻轻一割,此时正好电闪雷鸣,林开元清楚的看见路应龙肩膀多了一道刀口,鲜血刷的一下流了出来。

    路应龙惨叫一声:“大将军,小人不敢说谎。”

    “不敢说谎?你以为老子不知道锦衣卫是干什么的?他们主要查的是大明的官员,怎么会把你这个货安插到义军当中。”塌天冷笑说道。

    路应龙急道:“大将军有所不知,自从,自从天下大乱以后,皇上每觉对各方势力、实力、活动区域等方面知道太少,义军又是流动作战,朝廷的消息来源太少,几次三番都吃了大亏,所以命锦衣卫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不管官员,而是针对义军,专事渗入刺探、暗杀、秘报等事。发展到今,不仅是义军中,就是在鞑子军中都安插有细作了。而且,这个组织,除了皇上、首辅,任他六部大臣,哪个也不完全清楚内幕,只道是锦衣卫新设的一个衙门罢了。”

    林开元听的目瞪口呆,他不想起了那部播电视剧---潜伏,锦衣卫的这个秘密组织不就类似于国民政府时期的军统吗?

    塌天也是一惊,沉默半晌,问道:“既然如此,你打探着消息,又是如何送出去的?在我军中还有谁和你一样,是这个组织的?”

    路应龙答道:“大将军,这些都是极为秘密的事,小人自从混进了罗大帅的队伍,只是一个人,其他人一概不知道。”说完怕塌天不信,重重的磕了个头,“小人说的句句属实,若有虚言,您老人家一刀杀了我。”

    “而且,”路应龙继续说道:“大将军这一年来对小人恩重如山,本来是不敢冒犯的。小人想着,在大将军边生活得也不错,只要没人把小人份泄露出去,小人就这么混着也是好的。哪知道李闯杀了罗大帅,小人无可奈何之下跟随大将军出逃,又不想和大将军一起去投奔张献忠那个杀神,所以趁着这次和大将军来临湘县,半路上起了歹意,求大将军饶命啊!”

    说完痛苦流涕,林开元想,你丫的今晚上流的泪水比外面下的雨还多了。

    塌天嘿嘿笑道:“起了歹意?你是想拿老子人头报功去吧?把你这个组织给老子说的详细一些。”

    路应龙连忙说道:“是,这个组织是比照六科设置的,对应六部设置了吏科、礼科等六科,而对应锦衣卫就设置了这么一个‘特科’,受锦衣卫指挥使直接领导,一应报,经锦衣卫指挥使吴大人斟酌后直接上报皇上。”

    塌天问道:“直接上报给崇祯?那你杀了老子,崇祯会给你什么官做啊?”

    听塌天语意不善,路应龙连连磕头道:“没有官做,没有官做,是小人一时迷了心,请大将军恕罪啊!”

    塌天点了点头,想了一下,问道:“还有没有其他的隐了?都说出来!”

    “没有了,没有了,小人职位卑微,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路应龙忙答道:“绝不敢隐瞒大将军,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刚说到这里,塌天已是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

    塌天在路应龙的尸体上擦了擦刀锋,发出令林开元毛骨悚然的声响,林开元正琢磨如何开口。塌天说道:“小子,你救了老子,老子要怎么谢你才好?”

    林开元心想和这凶徒在一起,说话做事可得小心为上,说道:“大将军这是说的什么话,兄弟只是见这小子本恶劣,不是好人,看他要行凶,顺手给了他一下子而已,谈不上什么救不救的。小弟就不出手,大将军久经风雨,也不会栽在这个小人手里。”

    塌天大笑道:“你小子人不错,在临湘县找什么亲戚?不要找了,老子还是想提拔提拔你,跟你说,我曾经是罗汝才大帅的副手,当年罗部大军除了大帅外,就属老子说话管用,这次投张献忠,张大帅也不会亏待我。你跟着我,我给你个头目当当,也不用你上阵打仗。”

    林开元琢磨了一下,心想:这到是一个机会,可是张献忠这人太恐怖了,动不动就杀人,我跟着他们能有好结果?

    不管怎么说,先敷衍一下,不能把这条路堵死,但去不去他那里,我得想清楚以后再说,“大将军,小弟还是想先寻一下舅父,再过两若还找不着,我就去投奔将军好不好?”

    林开元想,咱这后面是问号,你要说不好,我立刻就决定跟着你混,我还真怕你一生气给我一刀。

    塌天嘿嘿笑道:“也好,不过老子可告诉你,张献忠可马上就要过来了。你要在临湘县一直呆下去,象你这样二十余岁的年轻男人被他看见也是跑不了。你被他逮来当兵,还不如跟着我一起去投他。那张大帅可是有名的杀人不眨眼,他抓兵时,基本抓十个,中间要杀上三五个他看着不顺眼的。”

    “我知道了,多谢塌天大哥。”林开元说道。

    塌天道:“好,还有段时间天才亮,继续休息,妈的,”伸腿把路应龙的脑袋、尸踢得远远的,骂道:“这厮扰老子做梦,不是找死么?”

    他摸黑把茅草随便铺了一下,躺下睡了,不一会就鼾声四起。

    林开元摸到自己原来睡的那个地方,整理了一下,也躺了下去,他松了口气,心想也许要是不管这闲事,可能今天晚上又是另一种况,路应龙得手后会杀我吗?还是不会杀?不管了,总之已经过去了,和这个塌天攀上了交,在这样的乱世中,可绝不是坏事。

    塌天,罗汝才,林开元在心里念叨了两遍他们的名字,忽然想起来一点什么,对了,这个塌天确实是罗汝才的副手,大概是几年前吧,好象是被谁给俘虏了,他怎么逃出来的?

    他毕竟不是学历史的,仅仅是昨天看的那点印象,但还是能模模糊糊的记起这个人来。

    可是,林开元的脑袋忽然一阵混乱,他想:假如我要不出现在明朝呢?那么塌天会不会就真的给路应龙杀掉了?自己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变数?莫非自己本就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今天自己出手救他也是上天注定的事?

    林开元想的脑袋都疼了,他不自的向塌天睡觉的地方看去,忽然,一道闪电划开夜空,照亮了整个世界,林开元猛然发现,那塌天的眼睛正在黑暗中闪着凶光,被电光一照,显得精亮,可他那鼾声照样是一阵阵的传来。林开元又借着时有时无的电光观察了他一阵,发现过了一会儿,塌天的眼睛闭上了,但时间不长,又睁了开来,依然是凶光四

    林开元心头忽然闪过一丝明悟,这塌天不知道是否当贼当惯了,被暗杀的次数多了,练就了一个本事,就是睡觉的时候也会防备着别人。看来自己即便不出现在庙里,恐怕路应龙也杀不了他。

    只是,自己这个变数,到底能否给历史带来变化?林开元不知道,只能随着时间推移再看看了。

    林开元想着想着,强忍着庙中那难闻的血腥气味,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潜伏在明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