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一 圣王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不停 书名:望殇
    <---凤舞文学网--->

    是夜,四人吃过晚饭后,凌天南前来与糊涂子和落尘子两人商谈许久后便急急而回了,甚至和莫离只是打了个招呼,却没其他任何多一句的言语。--凤舞文学网--但是从他的眼中,莫离看到了他对自己的深深关切,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是离儿在吧。”落尘子不知何时已经摘下了斗笠,却背对着糊涂子,一脸神往的望着窗外那一轮明月,深秋的月却是那般的清澈明亮。

    “是的,是离儿在吹奏,很是熟悉吧。”落尘子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旧望着那一轮明月,良久,似有所触的微微动容,待得曲声终于随风而去,落尘子轻轻抬手拭去眼角的那一滴泪,轻拧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糊涂子呆呆的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熟悉影,愣愣出神,却不料其突然转过来。记忆中那清醇素颜在这刹那消弭无形,有的只有那成熟的风韵,犹如盛开的牡丹一般。只是那右脸颊的长近半寸的剑疤依如当年般的刻骨铭心,深黑色的伤疤给这美丽的画卷洒上了那抹不去的一道劣迹。

    呆呆的看了会儿那早已烙印到心里的憔悴,忧愁面容。糊涂子急忙转过,直望门外走去,到得前院方才站住,脑海中依旧是那当年巧笑嫣然,跟在自己后面寻自己开心的小师妹,而眼前却是那愁绪万千,满是岁月伤痕的落尘子了。何时两个人近在眼前,却仿佛相隔千里,真是相濡以沫,不如相望于江吗?糊涂子呆立良久,使劲摇摇头,随后努力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但是那一滴老泪却依旧随风而落,“哒”的一声落在地上,随后四溅而灭。恍如那逝去的昨,一切都烟消云散。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命么?也许吧。

    “你又何必在自责,在去想那么多呢?”清冷的声音从后响起,但是糊涂子依旧能听出其中的微微颤抖。“我早已想通了,一切都让他随风而去吧。我也早已便不怪你了,能这样不也很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玉芸,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伤害了你,辜负…..”糊涂子猛的转过来,激动的冲着落尘子狂叫起来。--凤-舞-文-学-网--

    “别说了,师兄!!”随着话起,糊涂子的声音戛然而止,浑颤抖,张张嘴,却是再也说不出什么,只有那风中惟有一丝唏嘘。落尘子急忙转过去,轻轻低下头,不想去看那早已泪流满面的糊涂子:“师兄,咱们都几百岁了,也不知还有几多月岁,有些事也许有着回忆才是最好的,让那些灰暗都忘却了吧,我们该为玄天宗做点什么了,而不是再这样徘徊下去了。”说完再也不顾后的糊涂子,一闪便消失在了前院。

    “是我辜负了你的………..”一声长叹依旧在已经在房内的落尘子耳畔,一下扑到上,忍不住失声呜咽起来,那往的点点怀,那昔年的滴滴心愁,同时涌上心头。只是那随风摇曳的烛火仿佛在低低的诉说着什么。

    “离儿。”呆呆的望着天,正为刚才两位师祖的模糊声音而陷入沉思的莫离猛的惊醒,急忙站起转,竟是糊涂子,急忙向其施了一礼:“师祖,刚才?…….”

    摇摇手,糊涂子猛吸一口气,刚才颓废沧桑之立时没去,随即哈哈一笑道:“没什么,习惯就好,我和你落尘子师祖就这样,哈哈。”这笑声却是那样的无奈,那样的做作,让人悲哀。莫离只觉得心头似乎被什么触碰了一下般。但见得糊涂子眼中那无尽的哀伤后,只好闭上了嘴。

    “知道我们留在这云山城做什么吗?”糊涂子再不去提刚才之事。

    “是否与当正邪两道在茗香楼所说的那圣王鼎有关?”莫离猜测起来。

    糊涂子点点头,走到近前,拍了拍莫离的肩膀,随后直直走到他的后,才开口道:“世人都当得到圣王鼎边可无敌于天下,可笑天下人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呵呵。”

    “不知师祖却是何意。”莫离心中一突,这圣王鼎门派内的典籍里便有记载,但是却没有具体的来历功用记载,只说它是上古第一法宝。

    “这个世上最多不超过八个人知道这圣王鼎,呵呵?”糊涂子依旧背对着莫离,但是却是一脸的变换不定,好似想起了记忆深处的某些东西。

    见得糊涂子不言语,莫离也不敢打搅,只是静静的等着下文。足足过了近盏茶时间,糊涂子才转过来,洒然一笑道:“圣王鼎的功用是可吸入丹田,以助增长功力,可以说有了圣王鼎,你百年之功,最多只需五十年便已经足够了。”

    面的话,莫离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实在另人震惊:如果自己得到了这圣王鼎,那自己的父母之仇便有望得报了。

    “但是。”糊涂子的话立即将莫离打醒:“得到这圣王鼎还必须得到那开启的钥匙:阳珠。只是谁也没见过那东西,而知道这阳珠的正是我所说的最多不过八人而已。”

    “那,那咱们还在这干吗呢?师祖。”莫离闻言,原先的兴奋立即被失落取代。

    看着那一脸的失望,糊涂子心头暗叹口气:这父子的感之深却也造成了离儿的怨念深种呀。但是这心结却只能靠其自己去得解了。想及此,糊涂子当即道:“凡是宝物,讲究的便是个缘字,即使得不到,咱们看看闹,让你长点见识不也是好事么,既然来了,就得有所得。”

    心中的失落还是依旧,但是师祖的有所得却也很对。莫离随即点点头道:“离儿一切但听师祖安排。”

    “你师傅已经捎来消息了。”糊涂子的话终于让莫离转过心来:“正邪两道的高手如今已经齐聚这云山城了,如今这云山城已经是暗涛汹涌了,这四十余年来的太平子又该掀起新一轮的腥风血雨了。”

    “四十余年的风平浪静?师祖,这,什么意思?难道?”自从知道父母之事后,莫离对所有江湖之事都无比上心,他还有太多疑惑,但是只能靠自己去解开,他不敢过分相信任何人,千百算的话现在还萦绕心头,不论他是好是坏,但是他的话却是对极。

    “自你父母之事后,正邪两道元气大伤。都在暗自查找你们父子的下落,所以也就没有发生其他大的争斗过。”转过,深深看了眼莫离后,糊涂子徐徐道。

    一阵刺痛袭上心头,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澎湃的仇恨。咬咬牙,及时克制下自己的绪,莫离知道自己还需要成长,自己需要把所有的事都看的平淡,至少在表面自己必须这样,必须把自己隐藏到最深处。

    “而圣王鼎所带来的,绝对不下于你的功法和那无为剑。”糊涂子的一句话像是针一般深深刺进了莫离的心头:“无为剑,天下第一神兵,圣王鼎,天下第一法宝。”

    心中对得到圣王鼎的想法更加强烈,而糊涂子接下去的话却让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相传那阳珠为一黑一青二色,为魔气,妖气所集,却各蕴道家真气以制衡,而镶裹这妖魔道三气的却是无上法力的佛气。即使得到这阳珠,若没那份造化,也有可能吸收这阳珠后爆体而亡,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得讲个缘字。”

    一黑,一青,蕴有道家真气,这三点和自己儿时在无极峰那池子里所见之珠何其相似,但那佛气却是未见,但是那外表确实有着一层看似透明的光泽。莫离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越来越快,好像要跳将出来一般,连连深吸几口气后,强制忍下把当时形说出来的冲动后,才极力克制了下绪,但是依旧声音还是有些发颤:“弟子授教了,时间不早了,弟子先去休息了,还请师祖也早点休息。”说完莫离不敢再做逗留,也顾不得那长幼之理,只想赶紧回去消化掉今夜所得。

    看着那疾疾离去的影,还有刚才那一脸的变幻莫定。糊涂子心头忽然仿佛被什么堵住可一般,甚是难受,但又无从说起。只是觉得隐隐有些事已经脱离了自己的预料一般,自己已经无法看清了。

    呆立良久,百思不得其解,院子里除了呼呼风声,还有二牛那呼噜声依旧。苦笑片刻,糊涂子摇了摇头,随后转慢慢朝后院度去,只是轻声的低语:“天下皆为圣王鼎,岂知腥风又血雨,武林尽道无为剑,惟有殇与仇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望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