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 何方神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不停 书名:望殇
    <---凤舞文学网--->

    当莫离和二牛来到千仞山顶,二牛忍不住呼呼喘起粗气来:“咳咳,这千仞山还真高,比俺门菩提寺那破山还高,可累坏俺了。--凤舞文学网--”

    莫离和糊涂子此时哪还有功夫理会二牛的抱怨和唠叨,一个满是坏笑的看着场中众人,另一个却是满心的期待。只见魔教中央鬼帝纳魂嘿嘿冷笑片刻后,阳怪气道:“要做英雄,可是需要代价的,但是付出代价,却只能做窝囊的狗熊,就是今的你们了,喈喈。”

    正道六大门派弟子闻言纷纷出声喝骂,而妖魔两道之人却因此笑的更欢,也确如纳魂所说,八大派把名高手带些门下杰出弟子,如何与这些百杀千战,成名已久老妖老魔相争,凭借的完全是心中的一口气,或是一番愚勇吧。

    千百算一声轻咳,所有笑声竟然立时静了下来,莫离当即发现这千百算似乎在妖魔两道很有威名,凶兽和魔教对他都很是忌惮。只见千百算似有若无的瞄了眼糊涂子后,朗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妖魔之人虽然行事邪恶,却也不占你们这等便宜,如何比斗,还是让你们划下道来,嘿嘿。”

    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人外,所有人都被这一席话弄的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眼人早就知道这一战大家都是抱着拼死之心而来,而如今千百算竟然不趁机赶尽杀绝却又是为何呢?当然精明之人还是有的,一直冷面不语的无崖冷无缘等几个其他门派长辈,心里或多或少的都觉得此事和糊涂子那奇怪老头有关,但是任他们如何搜索自己的记忆,却始终不知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到底是何方神圣会让千百算三人如此的忌惮于他呢?

    心里有了计较,妖魔二道有所机会,正好趁了薛玉的心意,偷眼看了看糊涂子后,当即高声喝道:“呔,你等鼠辈心里却是怕了吧,哈哈。我正道隐世高手在此,岂有你等活命之理。”显然是要把糊涂子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来。

    倏不料,他不说倒好,只闻其声刚落,糊涂子便跳脚指着薛玉骂道:“好你小子,道爷我怎么能与你等宵小为伍,狗仗人势的东西,别把道爷我拉下水。”话落又觉得有哪不对,但是糊涂子乱来一气的本领倒不是一般人能比,将错就错,转头对着千百算嚷道:“你们尽管出伤了,道爷我都当没看见,别给我面子,狠狠揍他丫的。哈哈。”话完也不知他是觉得自己说的好,还是已经看见正道之人被揍的开花,而高兴的满脸胡子都随着笑容摇曳起来。

    薛玉哪料到糊涂子是这样的一个老混蛋,但是妖魔两道高手环伺,这糊涂子却又是个脾气及其古怪的老头,当下边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但又不敢得罪这邪道三大高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强自正定道:“既然前辈不愿为天下苍生着想,晚辈也不敢多话。--凤-舞-文-学-网--”此时的他还希望拿话挤兑住糊涂子,却不想糊涂子听完还很是开心的嘿嘿直乐,一点也不理睬,无奈之下,薛玉看了眼边都是一脸丧气的正道之人,心下暗叹口气,当即“唰”的一声便掣出一把长剑来,很声道:“大家都别废话了,如今妖魔尽在,我正道之人岂能为一己之益而退,大家拼了,即使死,也为天地凭添一丝正气,英魂永在。”

    几派长辈哪个不知这是场面话,有机会不走的那是笨蛋。真拼命的那是白痴所为,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么,这薛玉怎么想的,难道其他人就不知道么,现如今带的都是各门派的精英弟子,哪怕损伤大,以后在八大派的位置就及有可能会往后退。长辈们如是想,可这些年轻弟子自小受的便是降妖除魔,正邪不两立的教诲,除了玄天宗和菩提寺弟子外,其他几派弟子竟然同时轰然应是,众人齐声,倒也颇有威势。

    见得门下弟子个个奋不顾的朝妖魔二道之人杀将过去,六派长辈哪还坐视的住,纷纷掣出自己的兵器杀入敌群,一时间,千仞山顶立时金铁交鸣之声四起,惨叫声也随即响彻天地,六派精英弟子刹那间便有不少受到重创,几派长辈再也顾不得那许多,能多救一个便是一个,玄清子更是直接出声喊道:“星辰派弟子速速给我退下。”

    端端几分钟的交手,惨叫声便已经深深震慑了正邪正派的精英们,那鲜血的飞溅,击打的闷响,都如实质般的阵痛般敲打着众人的内心,空气中除了猎猎作响的山风带起无数的尘土,更有那无数的血腥之气。听得玄清子的喊声,谁还管你喊的是星辰派还是哪个门派。随着“蓬蓬蓬”的连声炸响,竟是薛玉为救自己天一门下弟子,被魔教教主一掌拍在了后背,当即便口喷鲜血,狂飞而出,接连撞翻三棵腿粗之树后方才落地,草地中的他早已昏死过去。

    糊涂子从打斗开始,便给凌天南递了眼神,菩提寺也因为与玄天宗交好,并没有参与到打都之中去,而其他六派或多或少都有损伤,却无一人阵亡,很明显,邪道之人还是很给糊涂子面子,或是畏惧于他吧。薛玉估计昏死过去时也没想到,损伤最大的竟然是自己的天一门,他只是在闭眼时很是无奈的发现自己门下八名弟子竟然有五人受了重创,那大口鲜血也许有更多是因此而吐吧。

    “阿弥陀佛。”万灭大师喊呼一声法号,急忙跑到薛玉边,给他探完脉后,取出一白玉瓶,倒出一颗金色丹药来,就给薛玉服下。

    “小秃驴,赶紧给道爷我住手。”糊涂子着急的吼了起来。

    万灭大师胡子都一大把了,被糊涂子喊作小秃驴,却无半分不悦,反倒是立即收起丹药,满脸欢喜的起朝他行了一礼后,恭敬的道:“不知前辈有何教导,小僧一定洗耳恭听,阿弥陀佛。”

    “嘿嘿,教导啥的也没有,嘿嘿。”糊涂子看看周围众人,着急过后却忽然变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突然形一动,众人尚未反映过来便见他已经回到了原处,这速度之快,比之刚才酒楼里千百算来高出岂止一筹。

    万灭大师只觉得手中一轻,白玉瓶已经没了踪影,失声道:“啊,我的舍利丹。”竟是一脸的慌张,众人闻言更是大大的震惊,不为那丹药丢失,而是万灭大师竟然愿意拿出这舍利丹给薛玉服用,足见其慷慨和佛家的慈悲。

    “在这呢,嘿嘿。”糊涂子左手一动,白玉瓶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一晃眼又急忙收了回去,像是怕被人抢了一般,随即哈哈笑道:“小秃驴,这天一门的小家伙哪能资格用这舍利丹,我帮你救他,这舍利丹就归道爷我了,如何。”

    天一门人听得糊涂子如此说,个个气愤异常,很是不满其说,但此时自己群龙无首,其他门派的人也只作壁上观,只能是对糊涂子怒目相视而已,而万灭大师如今东西都在人家手里,就想不答应也不成啊,心内直叹遇人不淑啊,口中却道声法号:“阿弥陀佛,丹药乃是外之物,无妨无妨,前辈说如此便是如此。”话说的煞是恭敬大方,眼角却是抽搐不断,显然疼的紧。

    却不料糊涂子左手握着右手肘,右手托起了下巴,头一歪,自言自语起来:“白拿你这一瓶舍利丹,好像也不好,可是要给你点什么吧,道爷我也没有。”众人听得莫名奇妙,忽然见他大跳而起,一拍手,哈哈大笑道:“小秃驴,道爷我有办法了,哈哈。”说完手一伸,“啪”的一声,就给二牛脑袋来了一下,二牛正发呆间突然被打,又是无奈,又是奇怪,却见糊涂子朝他一指,转首对万灭大师道:“就让你这脑袋被驴踹了的徒弟伺候道爷我,算是还你一瓶舍利丹之了,怎么样,道爷我大方吧。”谁能有如此厚脸皮说出这番话呀,场中为数很多的人都是这般想,这老头胡搅蛮缠的功夫实在厉害的紧。

    殊不料万灭大师却如得了莫大的恩惠般连连拜谢起来:“多谢前辈成全痴儿,万灭以及菩提寺感激不尽。”众人闻言俱是大惊,这老头究竟是什么人,妖魔两道如此忌惮,而让弟子跟随服侍却如上天的恩赐般。

    看着糊涂子一脸的得意,嘴里还不停的哼哼,还有他边那白衣青年肩头的一只似狗若猪的小动物还很是配合的仰起头随着他的哼哼呜呜直叫。几派长辈纷纷盘算起如何和这怪老头上交,最起码不能交恶吧。

    “前辈,您还是赶紧给我师傅看看吧。”几人交谈间,天一门两名不知何时扶起薛玉的一名弟子忍不住急声喊了起来。众人这才惊醒,全部对糊涂子投去了希冀的眼神,毕竟同属正道一脉,平在如何争峰,也不愿在这节骨眼上损失一位同道高手。

    “真麻烦,又死不了。”糊涂子甩甩手,不不愿的来到薛玉前,右手一伸,一股有拇指粗细的雪白真气如细柱般直直击在了薛玉前,继而如涟漪般扩散开来,眨眼间包裹住他的整个心口,在糊涂子收回手后方才隐没而逝。

    这精纯的道家真气,更是让那几派高手忍不住惊呼出声,“噗”的一声,薛玉喷出一大口漆黑淤血来,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却是缓缓睁开了眼。

    见得薛玉醒转,糊涂子很是不耐的甩甩手,朝不知为何却在发呆的莫离嚷道:“小离儿,走了走了,戏看完咯,咱们好吃好喝去咯。”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凌天南后,便一把拉起二牛就往山下跑去。看着糊涂子离去,莫离看了看凌天南,见他微微点头后方又颇为不舍的看了眼那一白一红两道影后,依然转朝那就要消逝的两道影追去。

    许芯鸾很想说点什么,却还是被寒烟给一把拉住,把话从喉咙里咽了回去,只是一同呆呆的望着那早已在心中深种的背影,久久不愿清醒过来。

    “大师,此人却是何方神圣呀。”浩然居士白山见得三人消失在山道上,终是忍不住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阿弥陀佛。”万灭大师望着那山道缓声道:“佛曰:不可说,说不得。”

    “又是这一句,能不能有点新鲜的呀,耳朵都出茧啦。”一根筋的许芯鸾终究是被万灭大师的话给激回了神,万灭大师的这句口头禅到底是他佛法高深还是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掩饰呢?许芯鸾保证觉得是后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望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