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七 还是一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不停 书名:望殇
    <---凤舞文学网--->

    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三天后便只剩下了二十个人而已,无极峰除了林公子和郝仁外其余五人竟然都进了前二十名。--凤-舞-文-学-网--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而莫离除了对阵王霸时一指挑翻了他外,四十进二十那场,也和自己的师兄师姐们一般,卖力的打完一个时辰才将对落取胜。

    玄天宗的比试前十赛才是重头戏。分出前五和后五后,后五名的弟子可以向前五名的弟子提出挑战,这样的况也时有发生,但是却不许几人连续挑战同一名弟子,待得前五和后五确定后便分成两组进行轮回赛排出一到十名。

    再次抽签过后,莫离抽得的是一号签,对阵的将是二十号签对手,进入到前二十的,绝非等闲之辈,莫离也不可能再如前两场般轻松。而前二场的比试,寒烟的实力也是让人大为惊叹,对阵的二个对手都只在她手下走了一招便败退下来。莫离一直在心里祈祷别遇上同脉弟子,也别遇上寒烟。

    这一场,莫离的祈祷显灵了,与他对阵的是天顶峰内院二弟子闻风。此人莫离倒也晓得,据说早就成名多年,虽然功力及不上那战无,却也差之不多,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为人品行,就连凌天南也是赞不绝口。

    随着一声钟响,莫离走上擂台,主动朝闻风行了一礼道:“还请闻师兄手下留呢。”闻风见他跟师兄弟们所说根本是两个人,再想想王霸的为人,顿时了然,呵呵一笑道:“手下留晴可不敢当,你我尽力而为,却得点到即止,可别伤了和气。”

    莫离点头称是,随后掣出逍遥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闻风也不矫,掣出长剑便直直朝他刺来,看似简单的一招,却暗含诸般变化,剑势沉稳有力,更是似慢实快。莫离当即脚下一使力,高高跃起,让开那一剑笼罩的范围,更是随手一剑狂劈而下,竟是后发先至。闻风立即回间迎上,就在两剑就要相触之时,却见莫离剑势突的一变,原本狂劈而下的长剑瞬间收回,却伸出一脚,在闻风的长剑上一点,一个鹞子翻,展转到他的头顶,一剑直刺而下。

    闻风大惊,长剑被莫离一点已经开,回招已经不及,立即矮朝左边一滚,刚,便觉得背后剑气已然跟至,不及多想,同样一个鹞子翻,竟是向后而去,待得临到莫离头顶,也是一剑直刺而下。

    莫离喝声好,却不躲避,玄天心法运转开来,人随剑走,逍遥剑泛着青色光芒冲天而起。待得两剑即将相触之时,逍遥剑忽的一旋一带,牵引着闻风的长剑到了一边,莫离赶紧左手成爪,快逾闪电的朝闻风右手抓去。

    闻风哪容他如此轻松便拿住自己的长剑,立时重心一沉,整个人形一变,头上脚下,双脚连连踢出直朝莫离攻来。双手齐收,莫离整个人急急闪到一旁,却遥遥指挥着逍遥剑朝闻风狂斩而去。闻风根本没料到他会如此应对,急忙一剑开逍遥剑,急后退。

    逍遥剑依旧照着闻风面门直飞而去,莫离更是一冲而上,一把抓起逍遥剑,闻风赶紧举剑挡。却见莫离竟然反而起,悬浮到了空中,逍遥剑更是不知何时悬浮在了他的头顶。忽然无比刺眼的青芒顿时大亮,闻风忍不住的闭上了眼,待得睁开眼时,只见莫离头顶逍遥剑,犹如天神般当空而立,无数实质般的青色剑芒早已密布在他边,而且还在不断增加,逍遥剑更是不停的兴奋长吟。--凤-舞-文-学-网--

    闻风立即收起长剑,呵呵一笑道:“我输了,莫师弟如此快速便能施展出无天一剑,闻风自愧不如,刚才还多谢莫师弟手下留了,哈哈。”说罢竟是一点失败后的泄气也没有,反而是豪爽的哈哈一笑。

    莫离对其为人甚是佩服,当下对他施了一礼道:“还是闻师兄承让了,不然我哪有机会施展这一剑呢。”

    台下弟子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便是无极剑法隐藏三剑中的无天一剑,叫好声轰然响起,虽然这一战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打斗,但那无天一剑的威力谁人都可以预想的到。那无极峰练武场的大坑,更是最好的证明了。

    这次比赛反而是莫离最先结束,便跑去看师兄和师姐的比赛,当看到吴正行和许芯鸾基本能顺利晋级后,莫离赶紧跑到冷然所在的擂台,和他对决的人竟然是寒烟,莫离大敢头痛的同时也放下心来,至少寒烟绝对不会伤害冷然。

    当来到高粱所在的擂台时,莫离彻底惊呆了,只见高粱浑血,却幕自不肯认输,而他的对手赫然是那战无,一脸冷笑的围着高粱不断游攻,不时便在高粱上刺上一剑,不刺要害,不刺太深,只是让他血流不止。

    看着战无完全的摧残高粱,莫离只觉得一口怒火便冲天而起,忽然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肩头,回头一看,竟是大师兄吴正行,却是面无表的冷眼看着场中比斗的两人。当战无见得莫离在擂台下后,跟是冷笑一声,一步一步朝摇摇坠的高粱周去,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一剑洞穿了高粱的口,众人立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各脉首座却已经救援不及。

    莫离再也顾不得其他,逍遥剑一出,闪出吴正行的手掌,一跃而起直朝战无心口刺去。高粱那青水村村民般的质朴,是莫离最熟悉的感,却遭如此恶手,怎叫他忍耐的住。战无急忙抽回长剑直刺而出,莫离却是根本不理会,左手一掌拍出,却直直被那一剑透掌而出,而逍遥剑却也同时刺入了战无口。

    场中之人霎时呆若木鸡,莫离冷笑一声道:“这次给你个教训,下次逍遥剑透的便是你的心脏,你个卑劣小人。”刷的一声抽回长剑。随着战无的倒地,手掌处的长剑也刷的抽出,莫离忍不住痛哼一声,朝首座戏上的几人歉意的看了一眼后,急忙扶起高粱闪下了擂台。

    清心,莫离跪在正中。虽然几位首座都不愿惩戒莫离,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萧屹然沉声道:“离儿,你可知错。”

    莫离这次很是不解,也不想去了解,爹爹和师傅一直教导自己的东西,今天却是错的么。他忍不住说道:“大师伯,离儿不知何错之有。”

    见得萧屹然脸色大变,凌天南急忙道:“离儿,还不知错,你怎可违反规矩,伤及他人。”

    抬头看了几位首座一眼,莫离朗声道:“离儿自小学的便是正邪于心,如战无这般心狠手辣,明知我四师兄只需轻轻一碰,便即倒下,却还下如此狠手,与那邪魔歪道有何区别,离儿不觉得自己错了,没下狠手取他命便是宽恕他了,为何还要问罪于我。”

    萧屹然猛的一掌拍下,只见那桦木扶手立时变成了胤粉。莫离却是面不改色的继续道:“如果要治莫离的罪,那请掌门师伯先治战无残害同门之罪,如此莫离甘愿领罪。”

    诸位首座立时无话可说,楚歌谣呵呵一笑道:“五年前有个王霸,如今又出了个战无,大师兄,师妹我倒觉得离儿没错,追究离儿,还不如追究下那些心术不正的弟子才是根本。”

    面对楚歌谣的嘲讽,萧依然顿时脸色煞白,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萧屹然及为护短,而此次是大庭广众之下伤了他的得意弟子,虽然他也有心袒护莫离,可如果不处理,却怎么给门下弟子一个交代呢?

    正值为难之际,刘云客沉声道:“我觉得离儿说的不错,小师妹的话也没错,我玄天宗弟子如今明事理的究竟还有几人,能如离儿这般做到正邪于心的又有几人,到处都是在内攀比个不停图那虚名之人。”说完看了眼萧屹然,继续道:“大师兄,说句不好听的,你天顶峰一脉弟子除了那闻风和李剑一外,哪个不是恶行满天飞,整个玄天宗若再不整顿,迟早得毁在他们手中。”

    萧屹然茫然四顾,最后只得沉沉叹了口气,柳不明接口道:“大师兄,我们同门超百年,大家的感自不必说,对外,我们同生同死自不在话下,可对内,你需得听我等几人一劝,他这掌门之位只有那闻风可坐,其他人若坐,我柳不明第一个反对。”

    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般,麻木的点点头,闭上眼,重重的叹口气,萧屹然喃喃道:“原本我以为他们如何如何优秀,却没想到竟是我一相愿罢了。”

    莫离很是不忍,急忙道:“大师伯,路是人走出来的,而选择走什么样的路只看一个人的心,而不是教会他走路的人可以左右的了的。就如爹爹教我的,要我忍让,要我默默的过完一生。可如今离儿的选择却是完全不同了,虽然时而会想起爹爹的嘱咐,可却真能遵守的又有几何呢?”

    萧屹然闻言,脸色瞬间好转,睁开眼呵呵一笑道:“好,离儿说的好。倒是大师伯太过执着了。”说罢看了几人一眼,才继续道:“离儿和无就以取消此届比试资格为惩戒吧。明年的交流大会依旧给他们名额,你们看如何?”

    “如此甚好,有实力去外面争去,在宗门内争个你死我活有何用。”楚歌谣随即笑道。连带着其余三人也是点头不已。

    莫离被取消比试资格早已是弟子们意料之中的事了,而战无却同样被取消了资格却让门下弟子很不理解,天顶峰内院弟子求的有之,抱怨的有之,却都被萧屹然训斥了一顿,反而让他们好好思考往的所作所为。

    高粱虽无命之忧,但是却功力受损不少,而此番一闹,原本前十如今只剩前八,比赛少了莫离三人,却变的异常简单,但是结果还是让人大跌眼镜,最终获得第一的却是慕容寒烟,李剑一惜败在了她的烟雨剑法隐藏三剑之上,而第三名和第四名更是被吴正行和许芯鸾所得,则是最大的意外,虽然大家有心理准备,但是没人会觉得无极峰会有此能量。

    比试大会就这样草草结束了,萧屹然因解了心结,却显得颇为高兴,高台上萧屹然朗声道:“明年便是正道交流大会,也是我们玄天宗重回交流大会的开始,八大门派,每个都有六个参与名额,通过宗门比试,如今名额已经定下,分别是,慕容寒烟,李剑一,吴正行,许芯鸾,战无和莫离。希望接下去的一年里几位弟子要勤学苦练,来好为我玄天宗争光。”

    “师傅,莫离凭什么参加,我不服!”取得第五名的天顶峰弟子叫嚣道。

    萧屹然哈哈一笑道:“何方,你有何不服之处,且说来为师听听?”

    “战师兄连续两届第一,我自然无话可说,可莫师弟呢?他没得任何名次,他有什么实力去参加?”被称为何方的弟子说道。

    “哦,那你觉得该他该如何证明自己有实力去呢?”萧屹然根本不介意弟子的无理,看着何方低头沉思,呵呵一笑道:“让寒烟和莫离比一场,你看如何?”

    何方一听立即点头道:“如此最好,弟子自知自己不是寒烟师妹对手,若他能在寒烟师妹手下支撑上两个时辰,我便无话可说。”

    “不用比了,我在他手下撑不了一个时辰,也许是半个时辰吧。”全场顿时哗然,慕容寒烟竟然说出如此话来。

    “这,这怎么可能?”何方犹自不信的看着慕容寒烟。

    寒烟那一向冰冷的脸庞忽的露出一抹微笑,轻声道:“一年前,他便可轻松揭下我的面纱,你说还有何可比的?”

    这下不光何方傻了眼,台下弟子更是交头接耳,议论四起,原来寒烟被莫离揭去面纱一事是真的,那还比个什么,人家都定下终咯,一时间唧唧喳喳声不绝于耳。何方却一本正经的道:“师傅,我要求和莫师弟比一场,好叫我和其他弟子心服口服。”

    萧屹然看了其他几位首座一眼,见其他人并不反对,再看看台下四起的弟子们,洒然一笑道:“好,就让你和莫离赛一场。”

    何方看着对面一脸微笑的莫离,施了一礼道:“还请莫师弟不吝赐教。”莫离赶紧还了一礼道:“何师兄还请手下留。”

    当何方掣出长剑时,让人意外的事发生了,莫离竟然背过闭上了眼,众人莫名其妙,何方也呆滞当场,却听得他缓缓道:“何师兄出招吧。”莫离当然有自己的盘算,再不震慑下大家,就会没完没了了。

    一咬牙道了声得罪,一剑迅猛无匹的朝莫离直刺而去,莫离一脸微笑,全轻松,一下子仿佛融入了空气之中,全的每一个毛孔不断的分辨着空气流动的变花,只见那一剑离他只有一迟之地时,他动了,没人看清他是如何转的,没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映入眼帘的只有他的一指,弹破王霸虎口的一指,“叮”的一声,只见一柄长剑应声飞出,“兹”的一上了擂台之中直没剑柄。

    全场寂静无声,何方连反映都没来得及,一脸惊骇的看着莫离,忽听的一声“阿弥陀佛”响起,竟是观看的万法大师忍不住出声。立时所有人都惊醒过来,何方哈哈一笑道:“好,有莫师弟如此手,何愁我玄天宗不震,何方输的心服口服。”爽朗一笑后便走下了擂台,却无半点落寞之

    莫离朝着大步流星而去的背影弯腰一揖,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下走下了擂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望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