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四 结仇面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不停 书名:望殇
    <---凤舞文学网--->

    无极峰诸弟子随着凌天南浩浩的抵达天顶峰,只见原本宽阔的练武场早已摆上了八个大擂台,比试规则甚是简单,前三天是外院弟子比试,最后获得前十的休整一周后与内院弟子抽签再比试决出当届比试的前十名。--凤舞文学网--

    比武场四周早建好了五处观战台,凌天南将门下弟子带到无极峰的看台后便去了清心前的首座之位。外院弟子的比试也就最后一的前十排位赛才能引起内院弟子的关注,当然外院弟子每届也会出现个别出类拔萃的弟子,但是为数不多而已。

    莫离见烟雨峰的看台上始终不见寒烟,内心焦急无比,忽然一声锣响,萧屹然也不废话,站起直接道:“本届比试正式开始,有请裁判玄天长老团。”顿时场内掌声四起。只见清心内走出八个老者,一般的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八人各自走到一个擂台前的站定。

    莫离一呆,这些长老是哪冒出来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连忙碰碰边的许芯鸾低声问道:“师姐,这些长老是什么人呀?”

    却不料许芯鸾转过头嗔了他一眼道:“就知道想女孩子,这些都不知道。”说完脸一红,别过脸去继续道:“这些都是和师傅们同辈的玄天宗弟子,不论内院还是外院当代弟子接替掌门和首座之位后,其他的同代弟子则自动进入长老团,平时不问世事,只是清休,只有每届的比试才出来一下。”

    莫离点点头便不再做声。继续寻找起那白色影来,可找来找去,就是寻不到人。而外院弟子的比试确实让他提不起任何兴致。便带着小猪,偷偷跑下看台,自寻乐处去了。

    天顶峰不愧为五峰之首,亭台楼榭到处都是,而且奇峰突兀,流泉瀑布更是不少。一路行来,弟子甚少,莫离心道:人呀都瞎凑闹,有什么好看的。忽然前面传来一阵金铁交鸣声,还有女子的喝声。

    莫离急忙隐匿形,循声而去,摸到一山坡上,露出个脑袋瞧下望去,只见底下十丈处有一大草地,东西两边分站着十数人,莫离看着这些人不惊一呆。东边皆是女子,正是烟雨峰弟子,西边一群男子,个个郎眉俊貌。

    场中打斗两人,莫离倒是认得其中一个,那女子正是烟雨峰的怜香师姐,而那男子是谁却不认得了,只是看剑法可辨认是天顶峰弟子无疑。莫离那个气呀,一大帮男人欺负人家女孩子,也好意思么。刚想及此便掣出逍遥剑来,足下一点,大鹏展翅般急向那二人扑去。逍遥剑立即罩住场中的男子。

    众人大惊,何时有人藏匿于此呢?而烟雨峰弟子个个面带喜色,这小子他们可熟的很,常带着小猪到烟雨峰骗吃骗喝的家伙。一剑退男子,莫离转头对着那刚才打斗的女子笑道:“怜香师姐,莫离来帮你,嘿嘿。”

    众女齐齐笑成一片,莫离也不以为意,这才转头细细打量起那男子来,一青衣,面容俊美,脸庞带笑,好一个翩翩公子。--凤-舞-文-学-网--莫离见他还笑,气不打一出来,喝道:“你们天顶峰弟子就知道欺负人家姑娘家么,有本事来跟我比划,比划。”说罢就出手。

    怜香一把拉住莫离道:“莫离师弟,别瞎闹了,我们是在切磋武艺呢。”说话间,脸却羞的通红一片。

    莫离顿时尴尬无比,正答话,却不料烟雨峰弟子笑说道:“小莫离呀,你是好心办坏事哟,怜香师姐正在会郎哩。”一句话,引得场中之人齐齐笑出声来。莫离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胡乱说道:“哦,原来如此,那怜香师姐继续,莫离先走了。”

    众人闻言笑的更欢了,怜香一手伸出就拧莫离的耳朵,但如今的莫离岂是她说拧便能拧的,只见莫离微微一让便闪到了一旁,怜香忍不住“咦”了一声道:“小莫离,你何时变的这般厉害了?师姐我怎么不知道。”

    莫离一下子得意非常,嘿嘿笑道:“师姐,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还是先给我介绍下这位师兄吧,嘿嘿。”

    怜香白了莫离一眼,刚开口,却见那男子朝莫离微微一笑,行了一礼道:“在下天顶峰内院三弟子李剑一。”

    莫离一听,急忙回礼道:“呀,原来是李剑一师兄,无极峰莫离有礼了。”说完赶紧回了一礼,心道:这李剑一据说是上届比试第三名呢,难怪刚才打斗如此轻松。再朝场中诸人微微一揖,莫离赶忙朝怜香问道:“怜香师姐,寒烟师姐呢,我找她有事。”

    “哦,”怜香存心逗弄莫离,嘻嘻一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呢,先说找她何事吧?”

    “这,这。”莫离自知道寒烟青纱一事后,哪还敢胡乱提及,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小鬼头,小小年纪也打你寒烟师姐主意,莫不是想战师兄打你一顿呀。”怜香调笑道。

    莫离一听战无,顿时恼怒起来,哼哼道:“他打不过我,哼哼。”

    众人以为莫离孩子心,顿时又是一阵好笑,怜香也不再刁难他,问道:“说吧,找你寒烟师姐何事?”

    见得众人发笑,莫离更是闷异常,想也不想的取出怀里的青纱道:“我昨不小心取了她的青纱,要还给她。”

    笑声随着莫离的话戛然而止。青纱被取,这在玄天宗弟子眼里是何等大事。天顶峰弟子中立时走出一人来,朝莫离喝道:“你说取便取,说还便还么。你难道不知我们战师兄再追求寒烟师妹么!”其余之人也纷纷附和起来。

    莫离循声望去,说话之人竟然是那王霸,本解释清楚,此时见着此人,再无半点解释之意,怒喝道:“我的事,你凭什么来管。”

    王霸一听大怒,就动手,李剑一赶紧拦住,笑着朝莫离道:“莫师弟,我这师弟们失礼,我在这给你赔礼了,你还是先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见得他如此礼貌,且又是怜香师姐的相好,便也不好发作,朗声道:“昨天寒烟师姐和我比剑,我好奇,就把青纱取了,就这样了。”

    众人更是一惊,王霸终于忍不住骂道:“哼,凭你也取的下寒烟师妹的青纱,先看看你的修为再说吧,你们无极峰弟子个个草包一般,除了吃喝玩乐又会些什么,说出来也不怕丢人。”嘲笑之声立时从天顶峰弟子中传来,只有李剑一满是无奈的喝止着自己的师弟。

    莫离双眼如火般狂烧,心里一遍遍的念着爹爹交代的话,咬紧嘴唇,只是怒视着他们。烟雨峰女弟子赶紧跑来劝说起他来。却不料王霸见得莫离不吭声,更是来劲,哈哈笑道:“真是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哈哈。”

    闻得王霸羞辱自己的师傅,莫离再也克制不住,心念一声:爹爹,离儿忍不住了。瞬间怒气冲冲的脸立时变的冰冷异常,烟雨峰弟子只感一阵哆嗦,纷纷后退。却听得莫离冷声道:“王霸,今天是你自己找死,别怪我手下不留。”

    李剑一赶紧劝道:“莫师弟,切莫如此,还请念在玄天宗同门之谊上,可别内斗呀。”话刚完却听得王霸犹自未觉,打断他道:“师兄,就凭他能耐我何呢,让我教训教训这草包吧,哈哈。”

    “你给我闭嘴。”李剑一转头对王霸怒喝道。莫离冷笑一声道:“李师兄,你们都让开。”说罢看了王霸一眼,面露不屑的说道:“如果你能挡的住我一剑,我便饶了你,如若不然,留下你的左手。”

    说罢再次掣出逍遥剑,遥遥指着王霸,王霸一边掣出自己的长剑,一边笑道:“会叫的狗都不会咬人,莫师弟不知道么,哈哈。”话音刚落,只见一道蓝色剑光朝着自己直直飞来,王霸刚举剑迎去,却不料那蓝色剑光突然消失不见,只听得“嗤”的一声,一阵巨痛从左肩传来,无数的鲜血如泉水般狂喷而出。

    “啊”王霸发出一声刺耳的痛呼,只见其左手直直掉落于地,整个人也瘫软下来。烟雨峰弟子顿时脸色变的惨白,齐齐转过头去,不忍再看。天顶峰诸弟子更是满脸惶恐。却忽然眼前一晃,莫离已经回到场地中央,一手抚剑,喃喃道:“连我这草包一剑都挡不住,呵呵,真应了你那句会叫的狗不会咬人啊。”冷冷的看了一眼幕自痛苦呻吟的王霸,继续说道:“废你一只手,却脏了我的剑,下回你那臭嘴如果还是如此,我便割了你的舌头。”说罢再也不理会众人,径自踏剑而去。

    见得莫离离去,李剑一赶紧扶起王霸,安慰道:“有师傅的灵药便能接回去,只是功力受损而已,再苦修几年便回来了。”却不料王霸咬牙切齿的说道:“此仇不报,我王霸便不为人。”说完便直直昏了过去。

    李剑一苦笑着摇摇头,脑子里却在回忆莫离刚才那一剑,分明清晰无比,却又有些无法捕捉的味道,确是无极剑法,可怎么又有些与众不同呢。

    外院弟子的比试还在继续,莫离虽然出了口恶气,却还是闷闷不快,小猪每天都单独活动了,自己也没什么可玩,便打算去找师傅,先把事说一遍。遂直朝高台主位而去,凌天南诸人见是莫离朝自己走过来,都很是奇怪,只好起迎了下去。

    “师傅,我有事跟您说。”莫离一本正经的道。

    凌天南呵呵一笑道:“离儿,有何事要说,还是等这比试完了回无极峰再说如何?”

    莫离倔强的摇摇头,继续道:“还要请掌门师伯和诸位师叔一起说,很急,师傅。”

    凌天南一听,心头一惊,赶紧带着莫离走到萧屹然边,俯耳语数句后,几脉首座在萧屹然的眼神示意下,尽皆起朝清心内走去。场中弟子立时被吸引了过去,顿时议论四起。

    萧屹然笑呵呵的看着莫离问道:“离儿,有何事如此紧急呀。”

    却见得莫离往地上一跪,几人一惊,只听得他朗声道:“离儿今做错了事,就在刚才,离儿忍不住将王霸的左臂给斩了下来…………………………”随后便把事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诸人立马陷入沉思中,这王霸的平所为几位首座也多有耳闻,却不料竟然顽劣到如此程度,但离儿也不该斩下其一臂。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甚是为难。莫离见状,立即说道:“离儿知道自己错了,还请掌门师伯惩戒,切不可偏袒了离儿,无视了宗门规矩。”

    萧屹然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和颜悦色的道:“离儿,你先起来吧,这责罚嘛,你看这样如何。”说完看了一眼凌天南,才继续道:“责罚就罚你面壁到下届比试大会,你觉得如何。”

    众人也觉得这样的责罚最好,凌天南更是满意的很,这责罚跟没有有何区别,让离儿消失在大家视线里,可以帮助此事的消弭,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莫离过多接触人而得知一些他现在不该知道的事。当即点头道:“离儿,还不谢过掌门师伯。”

    莫离连忙朝萧屹然拜了三拜,却不起,而是轻声问道:“师伯,可否让离儿去烟雨峰的观天台面壁呢。”

    萧屹然哈哈一笑,连连点头道:“好,好,就罚你去那面壁好了。”

    事就这样看似轻松平淡的解决了,莫离也立即搬去了烟雨峰后山。而关于他一剑斩下王霸一臂的事却传的沸沸扬扬,更是让以前看不起无极峰的弟子一下子调转了风向,尽说无极峰弟子如何之厉害。

    由无极峰的几位师兄帮忙,青松旁多了一座小木屋,这也便是莫离接下去五年的所居之处了,而小猪也被乖乖的动到了此处,每除了练功根本没事可做。但是对于莫离而言,这跟恩赐却没有任何区别,可以一直陪伴在爹爹和娘亲边,是他自小的夙愿。虽然有些区别,但他也很是满足。

    每都有许芯鸾给她送来一三餐,然后便是陪着他修炼,莫离不明白为何她要从无极峰跑来送吃的,这烟雨峰有六师叔在,还怕饿着自己么,但是他却不敢说出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望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