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三 青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风不停 书名:望殇
    <---凤舞文学网--->

    静静的站在烟雨峰后山观天台上,莫离忽然觉得肩头的担子是那么的重,父母之迷,玄天宗二十多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及青水村的血仇。--凤舞文学网--一切都那样的沉重和扑朔迷离,隐隐有什么东西将他们连到一起,可又偏偏捉摸不到。

    自从得知这后山是地后,莫离便决定后夜里便在这修习九天功法。每里和无极峰师兄师姐嬉闹,总是那样的开心,可一到夜里来到这烟雨峰后山,莫离便觉得自己的心就跟这夜色一般的深沉无比。

    子仿佛变了,不再如前些子般的轻松闲淡,莫离知道自己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每总是苦修着两种功法。而夜晚的萧声再也不是从无极峰响起,却是从烟雨峰后山传开,流遍玄天宗的每个角落,而每当此时,五脉首座总会停下自己手中之事,静静倾听。没有人知道在无极峰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还同样有个人凝神倾听。

    这样的子过的很快,不知何时,莫离在烟雨峰后山练习那九天剑法时,总有个白色的影,犹如月光般的清冷,默默凝视着。莫离也不介意,反正她什么都知道,自己何必在一个明白人面前隐藏着什么。但是每次自己演练剑法时,那白色影脸上唯一露出的双眼,总是满含期待。而当自己演练完后便一声不吭的转飘然而去。

    三年就这样过去了,如今的莫离已经十一岁了,除了几位首座,无极峰的几个内院弟子和那白色影外,没有人知道玄天宗现在有一个十一岁的高手,三年时间进步比之以前根本是小巫见大巫,玄天心法只到了突破六层中期的水平,而九天心法更是毫无寸进,但是莫离却不气馁,自当从无极峰后山怪老头处听得溪流与大坝的比喻后,他知道突破是需要积累的。自己现在没进步只是积累不够而已。

    饭堂内,无极峰七个内院弟子齐齐聚于一堂,除了莫离和许芯鸾外,所有人谈论的都是一个月后的玄天宗比试大会。吴正行见得师妹和小师弟一直不说话,忍不住关心道:“师妹和师弟哪里不舒服么?还是对比试大会没兴趣呀?”

    莫离抬眼看了看众人,呵呵一笑道:“没有,谢师兄关心了,我只是想下次再参加比试。”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许芯鸾赶紧问道:“小师弟,你是怎么了,为何不参加呀?只要你参加,保证可以一鸣惊人的。”

    莫离闻言摇摇头道:“师傅说了,名气这些东西都是虚的,有实力没名气别人也不敢低看你,又有何区别。”说到此,不抬起头喃喃道:“声名如浮云,风过再无痕,下届比试才是真正的挑战,何必执着于此呢?为了在玄天宗内的名声而自斗,不如去那交流大会为玄天宗搏那当世之名的好。”

    众人听完,立时汗颜,良久,只听得吴正行朗声道:“小师弟说大好,内斗逐名,得来又算个什么,我们无极峰弟子都该学小师弟般,为玄天宗争那当世之名。我提议,这届比试,大家都别参加了,好好努力为下届比试做准备就行了。”众人齐齐点头称是。

    无极峰内院弟子放弃此次比试大会的消息顿时在玄天宗内引起轩然大波,其他四脉首座得知真相后,无不感叹门下弟子与之不如,往后无极峰弟子作为定当为五峰之首了,而门下弟子们则皆认为无极峰一向积弱,不出来丢人现眼罢了,嘲笑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凤-舞-文-学-网--当然也有很多弟子却不这么认为,不会去随这大流。

    抬头望天,莫离坐在观天台喃喃道:“今天的星斗尽被乌云所遮掩了,看来得下雨咯。”说完取出画卷和木偶悉心抚摩起来。一个时辰后,取出紫玉萧,正吹奏一曲,忽的风声一紧,一道白色影出现在对面。

    莫离冲她微微一笑后,自顾自吹奏起来,没人知道从何开始这萧声变的绵绵悠长,如细水长流般,欢快中带着淡淡思绪,平淡中却有些许波澜。总有一种琢磨不透的韵味夹杂其中。只有莫离自己知道为何会是如此。

    一曲终了,莫离走到空阔的草地上,掣出无为剑,却听得那白色声音冷冷的声音响起:“你能跟我打一场么?”

    莫离一呆,这慕容寒烟好是古怪,来听自己,练剑了三年,始终一句话不说,今天怎么竟然说话了,还是要和自己打一场呢。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我打不过你。”

    慕容寒烟闻言一呆,冷声道:“你莫不是看不起我,我知道你可以两种功法齐用。我只想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底如何。”

    听得她如此说,莫离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只好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参加此次比试大会,和我切磋没有任何意义,万一伤了你,明你如何参加比试?”

    “没事,只要你跟我切磋便是。”话音一落,一道寒光便朝着莫离直劈而去。

    莫离大惊,说打就打呀,顿时想起当年在烟雨峰被她追打的糗事来,无极剑立时无声无息的施展开来,莫离有心验证自己的玄天功法到底如何,便不再施展自己的九天功法。这却让他吃够了苦头,真不知寒烟如何练的,竟然玄天心法远高于他,莫离一时不察,皆之自己实战经验实在太过稀少,顿时被得手忙脚乱。

    无奈之下,只好施展出九天法,待稳住局势后,莫离才完全放松下来,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见招拆招,但是玄天心法的差距却是那样的明显。不多时,上的衣服便被划破了数道口子,一股不服输的脾气再次爆起,正施展全力一击,却不料寒烟一剑退自己后,直往后飘飞出三十丈远,冷冷的看着自己。

    良久才寒声道:“我就真的这般让你看不起么。”声音清冷,却带着丝丝的无奈和些许让莫离无法理解的委屈。

    莫离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讪讪道:“我从没和人打斗过,师兄他们都让着我,我也不知自己水平如何,不是如你般所说看不起你。”

    “既是如此,那就拿出你的真功夫来,如果刚才是与敌人搏命,你早死了千回百回了。”寒烟依旧的冷声冷语。

    莫离顿时清醒过来,朗声道:“好,如此就得罪了,小心。”心字刚落,黑色影快逾闪电般朝寒烟而去,青色的真气立时变的凛冽无比,九天心法和玄天心法齐动,青色真气包裹着犹如实质的灰色真气,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寒烟双眼凝视,长剑带起丝丝寒芒便迎了上去,“乒”的一声,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立即手回长剑,一个闪绕到侧面,却不料那黑剑尾随而来,竟有后发先至之势,急忙狂退而出。

    莫离见得自己使出八层功力便有如此效果,不心喜异常,但为了不伤到寒烟,急忙收回部分功力。以七层功力再次运起无极剑法,急追而去。悄无声息的无极剑法,确实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寒烟此时却应对自如。

    两人见招拆招足足比斗了近一个时辰,待见得莫离一脸的笑意,寒烟不无名火起,怒喝道:“要胜便胜,你如此戏耍于我却又为何。”

    一阵郁闷,莫离立时头大得紧,自己是怕伤了她,何时有戏耍之意了,忽的眼珠子一转,心道:待我取下你脸上青纱瞧个清楚是怎生模样,嘿嘿。好奇心大起,立时剑法一变,九天剑法犹如鬼魅般的招数尽皆而出,一招便的寒烟慌乱异常,无法抵挡。

    见得寒烟转躲避,此刻背对自己,莫离伸手一刺,疾如闪电般,剑在前人在手从寒烟边轻声擦过,无为剑贴着她的耳边划过。莫离赶紧转回望,一阵山风吹过,青纱随风而落,飘落于地,白皙的脸庞,犹如精雕细琢般的完美无暇,不施一丝粉黛的悄脸罩着一层寒霜,好似雪莲般的圣洁,莫离不看的呆了,狠狠吞了口口水。

    寒烟见的青纱落地,再看莫离的神,立时脸色变的煞白,紧咬嘴唇,全微微发抖,良久狠声道:“你,你好无耻。”说罢再不言语,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莫离后,转而去。速度却比往任何时候都快。

    莫离仍然沉浸在绝色容貌带给自己的震撼中,犹自未醒,待得山风再起,才忽然醒转,喃喃道:“真美,比起小灵儿和师姐来,恐怕还要更胜一筹呢。”说完忍不住摸摸后脑勺,捡起地上的青纱,端望良久,塞入怀中,再转看了那白色影消失的地方才踏剑离去。

    回到自己的小院,梳洗完后,小猪颠的也奔了回来,一把拎起小东西,拍拍他的,莫离狠声道:“小猪啊小猪,近年来,你是不是找着母猪了,除了晚上回来睡觉,每里跑的不见踪影,真个该打。”看着小猪不断的呜呜抗议,前爪不断朝他示威的挥舞着,莫离嘿嘿一笑,一把把他扔到上,自己也躺了上去。

    这一夜莫离做了个古怪的梦,梦见自己竟然把小灵儿,师姐和寒烟都娶了做媳妇。待得莫离睁眼,天色已经大亮,闭上眼再细细回味下夜里的梦,莫离觉得甜蜜无比。坐起,又狠狠的给了自己两巴掌,喃喃道:“用不专,该打。”然后又发阵字呆,嘀咕道:“男子汉三妻四妾又怎么了。”最后终于无奈的摇摇头,从被卧里找出小猪,起向外走去。

    “师弟,快点,快点。”刚走到饭堂前便见许芯鸾站在门口冲自己大喊。莫离赶紧跑了过去,只见许芯鸾一把扭过自己的耳朵,笑骂道:“咱们快吃早饭,然后随师傅去天顶峰看比赛去。”莫离捂着耳朵赶紧讨饶道:“师姐,你轻点,不然要掉了。”

    许芯鸾尚未回话,便见得小猪呜呜欢叫不停,两只前爪不停拍着,却一个不小心,从肩头直直滚到了地上,忍不住呜呜痛哼。许芯鸾赶紧松开莫离的耳朵,抱起小猪,轻轻揉着他那肥肥的子道:“哎,小猪呀,以后别老是偷吃东西了,看你连师弟的肩头都坐不稳咯,报应哟。”

    两人嘻嘻哈哈的走进食堂,几位师兄早已为两人和小猪打好饭菜。几人坐定,莫离摸出口的青纱炫耀道:“嘿嘿,师兄们看,这是什么。”

    几人立时睁大了眼,有点不明所以,许芯鸾拿过来闻了闻,随即羞红了脸喝道:“你去哪偷来的,小流氓,这上面分明就是女子的体香嘛。”

    莫离一时大窘,委屈的道:“昨天,我和寒烟师姐比剑,把她的青纱给取了下来。”说话时还好不得意。

    只见许芯鸾脸色大变,一把将青纱塞回给了莫离,低下头自顾自吃喝起来,再不言语。郝仁哈哈笑道,边笑边捂着肚子道:“小师弟,你真行。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师兄可真佩服你呀。”

    吴正行一掌拍到郝仁的肩头,怒喝道:“还笑,找打。”只见郝仁立即收起满脸笑容,变的严肃无比,莫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低声问道:“师兄呀,这取不得吗?”

    高粱憨憨一笑道:“不是取得取不得的问题,师兄先问你呀。”说完看了看许芯鸾,才转头对莫离继续道:“小师弟呀,如今你才十一岁,有些事还是太早了,呵呵。”

    一席话搞的莫离更是不知所以,急忙道:“师兄,你可别吓我呀,你说清楚点,我不明白呀。”

    冷然呵呵一笑,随即道:“小师弟,你有没有想过娶妻成家呀。”听到此话,莫离忍不住一呆,却忽然感到边的师姐浑一颤。觉得好些古怪,却不及多想,立即回道:“我还小,这些东西等后长大再说吧。”

    林公子伸出手拍拍莫离的肩膀,眼珠子一转一转的,嘿嘿笑道:“小师弟呀,听师妹说你还有个小相好的可有此事呀。”众人闻言忍不住哄笑开来。却没人注意吴正行和冷然正瞪视着林公子。

    莫离脸色倏忽间变的通红,喏喏道:“哪有,哪有,那是我的玩伴,自小一起长大的。”

    林公子再次拍拍他的肩膀,笑问道:“小师弟,你的玩伴,六师姐和寒烟师姐,哪个最漂亮呀?”话音一落便听得许芯鸾细声如蚊的说道:“我去看看师傅。”便急急起而去。

    莫离看着离去的火红影,再想想五师兄的话,低头沉思起来,最后抬头看了众人一眼,喃喃道:“都美,我也分不清楚了,呵呵。”说罢还不忘挠挠自己的后脑勺。

    “呀,这可不好办了,你以后三个里面娶哪个呀?”高粱大眼一睁,盯着莫离问道。

    “这有何难,三个都娶了多好。”郝仁避开吴正行和冷然那要杀人的目光哈哈笑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就块青纱,怎的变成我要娶妻成家了?”莫离急忙将几个师兄扯回话题来。

    吴正行脸色一变,呵呵笑道:“小师弟,当年天顶峰的战无去相楚师叔表明意向时,寒烟师妹便说了,谁若是取下她的青纱,她便嫁于谁呢?结果战无自是没能那本事取下,却被你取了下来,你说呢?”

    “啊,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呀,不然我也不这么好奇去取这青纱了。”莫离立时脸色变的无比复杂,愣愣的惊呼道。

    冷然见状,拍拍莫离道:“好了,小师弟还小,大家也别闹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顺其自然吧。”这席话,显然话里有话,莫离觉得总有哪不对劲,可总是不明白,也不好追问,只得道:“我等下便把这青纱还给她去。”

    几人闻言,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望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