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你的阳关道(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飞还,这意味着密道外的石已退潮。--凤舞文学网--照时间推一次涨潮约摸还有两个多时辰,也就是说,他们有充足的时间离开密道,从石中脱而出。

    “下,退潮了。”侍从低声提醒,“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起程?”

    元昭却是轻轻地抬起手,指尖左右晃动两下:“不,本宫还有事没弄清,暂且不急着走。”凤眸冷森森瞟向光永县令:“你方才所说的那两封恐吓信,现在何处?”

    “那个……微臣已经……烧了。

    ”光永县令继续抹汗。

    元昭的剑眉一,唇边扯出极戏谑的笑意来:“哦,烧了?那么重要的证物,你也舍得烧掉?”

    “是是是,下,那信是真的了……”光永县令的眼光游移不定,声音也越发的颤抖:“下啊,您就别再追究了,那种惹人怀的书信,微臣怎会留着?”

    元昭缓缓点头:“你的意思是,本宫强所难了?”

    “不不,微臣不敢!微臣只是……”

    “只是什么?”元昭步步紧,毫松懈。

    他感觉到了。这名光永县肚子里有话。却难以明言。莫不是有什么苦衷?

    光永县令涨满面赤红。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位下与传言中不一样啊!旁人都说什么当今太子无大志。且心驽钝毫无才识。整于声色犬马之中。帝昶也不闻不问。废太子只是迟早地事……

    可如今摆在跟前地这位。哪里是什么心驽钝之徒?

    不他不是传言中那个废物似地太子。说不定、说不定是可以一试地……

    但要如何告诉他呢?在这么个满布危险和眼线地地方……不成。--凤-舞-文-学-网--不能急。

    元昭定定地瞥着光永县令,他的视线飘忽不定,时而扫过周围听他说话的一众侍卫,时而在自己脸上研判着什么。他的嘴唇念念有词,看上去大约是想要说什么。

    就算在此地也不能讲出来么?这四周明明就只有自己和侍从们……

    等等非这群侍从里,有他所知道的“眼线”?

    他微微眯起眸子,琉璃般的瞳仁里有星光浮动。半晌:“既然你不说本宫便不走了。”他扶着墙壁小心起,踢开脚下的被褥,然后整整衣裳,正色道:“返回县令府!”

    “什么?”侍卫们面面相觑。一人不解地问道:“下,咱们好不容易才从县令府里逃出来在又回去,岂不是自个儿给那群强盗们送上门吗?”

    元昭笑了笑声问:“县令府走水是瞒得住的事?”

    那人摇头。

    “这不就对了?那群人连东西跨院的屋子也给烧了,火势小不了。而如此高调地杀人放火是因为他们并不会在县令府内多做停留。”元昭负手冷笑道,“一旦有人循声赶来,他们的行踪岂非暴露无遗了?”

    所以群翎州天军必然要赶在被府外之人发现以前,离开县令府。

    “原来如此。”众人一片恍然大悟状。

    “况且……”元昭呢喃着吐出这两个字来膛里莫名地有些刺疼。

    况且,他还没找到梓君呢。丢下妻子不管即便是在生死关头,这种事他也做不出来。

    然而现在,他还好好地活着,梓君却生死未卜。

    元昭深吸一口气,强抑下心口阵阵涌来的痛楚:“总之,必须返回县令府一趟。”他扬起羽睫,下令:“各队查察人数,整肃军容,准备起行!”

    “是!”

    树杈上的山鸡只剩下一堆白花花的骨头,连带着丝丝缕缕没啃干净的碎黏在上面。

    梓君就着树丛后的溪水净了手。山泉沁凉,加诸时至初冬,当她的手从水里取出时,已是十指僵直,纤白的指尖布满嫣红的颜色。甩甩手,冷风缭绕在指间,更是寒冷入骨。

    “太子妃,若是不嫌弃,请用这个吧。”李沧城递来一方雪白的丝帕。

    “啊,谢谢你。”梓君接过,小心擦去手上的水珠。

    李沧城看在眼中,只觉心底似是漏跳了一拍。太子妃的双手柔美白晢,指尖顶着十抹软嫣红,端的是赏心悦目……忽然,他惊觉自己竟有如此遐思,赶紧别开视线去,假装看着脚边的一株小草。

    眼前的女子笑嘻嘻把丝帕递回来:“大统领真是体贴入微,喏。”

    “……太子妃谬赞。”他悻悻地收起手帕,纳入袍袖中。“那么,您准备好出发了?”

    梓君将长辫子甩去脑后,点头道:“嗯,咱们是要直接去州城吗?”

    “对。”李沧城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出了这座山,便是商关境内。咱们可以先去找到那里的县令,请他们帮忙准备马匹和口粮。”

    梓君想了一阵,却是蹙起了秀眉摇摇头:“不可。买马和买粮虽是必须的,但绝对不能让商关县令知晓我们的存在。”

    光永县令到底还算是政府公务员,连他的宅子都敢烧,这帮翎州天军不是嫌命长了,就是“上头有人”。

    再说,这光永县与商关县仅一山之隔,能向光永县令动手,那帮人自然也够得到商关县。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要暴露行踪来得妥当。

    “可是若不找商关县令,咱们哪来的钱买马和粮呢?”李沧城为难了。

    梓君倒是不以为意,抬手亮出先前收进怀里的一支金簪:“靠这个总成了吧?”

    东宫太子妃,除了皇后,她就是这大徵国里最尊贵的女人,所以这个发簪自然很值钱。不过她比较郁闷的是,县令府出事时她已睡下,脑袋上的头钗花钿金步摇早就摘了个干净,只剩下这根固定发髻用的金簪还一直藏在外衣里头……嘛,有这么一根,想来也够吃上一阵的了。

    “嗯,还可以把本宫这衣裳也当掉。穿着这种云霓织锦做的皮子到处跑,是生怕人家不晓得你是宫里来的嘛?”她拍拍裙裾,“说起来,云霓织锦也还算值钱……”

    李沧城汗颜地垂下脑袋:“让太子妃受这等委屈,是末将失职!太子妃不必心钱粮之事,末将一定替您办好!”他的嗓音很是悲愤,抬手将梓君手里的金簪推回去:“请太子妃放心!”

    梓君哭笑不得地望着他,“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大统领了。咱们这就走吧?”

    李沧城点点头,“太子妃请随末将来。”

    -------------------------

    =。=昨晚网络抽风,原定于昨晚发的章节只好延迟到现在,让各位亲久等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