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打得火热咧~(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是迟宁差人送来的。--凤舞文学网--”邸报哗啦啦抖落一桌,元昭:~本展开来,“我密令他替我查察方颖和李沧城的官档,看来是有些收获的。”

    梓君眉梢一挑,不可置信道:“连大统领也要查?”

    “那是自然,从旁人听来的那些个东西,毕竟抵不过自己的亲眼所证。”元昭一面说着,一面翻看手中的邸报。“当年与青梧结交之时,我可在吏部和兵部折腾了许久呢。”

    ……这个男人真是骄傲绝顶,他就这么信不过边的人么?梓君暗叹一息,低声道:“那么,迎娶王梓君的时候呢?你该不会也派人待在王家卧底,或是让人去中书省打探消息什么的?”王安佑先前到底还是中书令来着。

    元昭听得这话,缓缓抬起凤眸来,双瞳藏着清浅笑意:“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迎娶王梓君,本宫迎娶的分明就是你。”

    避重就轻?她扯了扯嘴角:“纵是我,你查不到我的底细,会亲近于我么?”

    就算我是你的太子妃。

    “你这女人,真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元昭察觉到她的忐忑,放下邸报,抬袖将她拖至跟前,双臂箍在她的腰间叫她逃无可逃。梓君直直对上他的视线,且听他轻笑道:“娶你,自然是有十成十的把握,让你们王家无法控我……况且,我也喜欢你,不是么?”

    梓君眼中却是一片淡漠。

    好吧,就算这是表白,可在她听来,却是对着另一个人说的。

    “不做太子。也是摆脱王家掌控地方法之一么?”她平静地问道。

    元昭长舒了口气。额头抵上怀中女子地额际:“你这又是怎么了?只不过是要查清李沧城地来处。并非什么大不了地事。你为何要生气呢?”

    生气?“我没生气。”就是有点不爽罢了。

    “还是说。你真地觉着李沧城不错?”元昭地羽睫轻扬。“是不是?”

    “你又胡说八道了。--凤舞文学网--”她兴味索然地将他推开一些。继续道:“你查了他们二人地官档。然后打算怎么做?”

    “方颖自然是要尽快找到地。另外……我打算折道往清波一趟。而非直抵翎州城。”他地呼吸又凑近三分。唇角擦过她地唇珠。极尽暧昧之能事。“阮儿要陪我一起么?”

    梓君心头似有电光飞转,杏眸蓦然一动:“你打算放弃太子车驾,微服前往?”

    元昭偷得腥,笑得十二分欢喜:“不好么?”

    “清波乱事未平,你这么贸然前去,岂不危险?”梓君蹙眉。

    这话引得元昭心头舒畅,他俯首在她唇上浅啄一记,扬唇笑道:“安心,有你跟着,就是再危险的形,我也得留着条命护你周全。”话音方落,他加深了这个吻,直得梓君的一双唇瓣俱作湿软嫣红。

    呼吸摇摇坠,肌肤轻柔摩挲,梓君的脑中一片浆糊迷蒙,晕乎乎地陷在他的吻间自拔不得。脑后被他的大掌牢牢扣住,她闪避不开,他巧取豪夺抽走她地呼吸,再迫她接受自己的气息。丝浮动,似有暗香撩人。梓君双臂挂在他脖颈后,只觉腰上的玉带被解开,一只手登堂入室……

    “等、等一下……”她总算是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地衣襟已给元昭挑开大半,前的雪肤映在他的眸子里,烧作一片琉璃色的野火。他不由分说地按住她地嘴唇,亲吻向她的细腻颈项蔓延。唇吻碾至锁骨处,他才觉得双耳有些发疼。

    梓君勉强稳住心神,使劲往两侧拽他的耳朵,企图使他停手(嘴?)。

    “王梓君,你晓得现在住手很容易让本宫憋出毛病来的么?”太子下非常不满,雨点般的轻吻落在太子妃的颈项和下颔上。

    “呃……可是,九钗在外面叫我啊。”梓君苦笑着侧开脑袋,最后一吻点上她地耳廓,带着炽的气息。

    元昭这才听清屋外女子的声音:“太子妃——太子妃——?”

    “你不是支她去照顾那饿晕的小孩了么?怎

    快就跑回来了?”他半眯着眸子睇向屋外,梓君心只好回道:“九钗又不是那些不识趣的,现下折回来必定是有要事相告……喂,放开我啦,要亲晚上再亲!”

    元昭恋恋不舍地撤回咬在她颈侧地嘴唇,发出得逞的笑声:“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晚上再亲。”

    梓君瞪他一眼,从他放松地怀抱里抽退离,往门边走去。

    他带笑的嘴角这才缓缓收敛,眼神重新落回案头地邸报上。那上头,迟宁的字迹藏着几分张狂——

    士沐展等四人具表帝昶,请立皇二子百里元晖为新储。

    “……有趣。”

    凤眸之下,暗潮翻涌如沸。片刻后,视线悠悠然飘向窗外。

    头顶天苍云淡,秋时深。

    “请立皇二子……不知父皇对此作何感想呢?”他笑得滴水不漏,仿佛此事与他无干。

    “太子妃,那孩子醒了。”九钗说过这句,左右看了看,忽然压低嗓音凑近梓君:“还有啊,方才婢子随口向梁大夫问及那德贵妃产子之事……梁大夫说,是‘奉了某位大人之命’喔。”

    这话可说得玄乎。“奉了某位大人之命”,难保不是那梁大夫信口雌黄,或是存心要加害谁呢?梓君思忖片刻,道:“梁大夫还说了什么?”

    九钗摇摇头:“婢子刚要往下问,那孩子就醒了过来,梁大夫急急忙忙地就跑进去询问病了,看样子也是不太愿意说什么地。”

    “你做得很好。”梓君点点头,对她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既然那孩子醒了,咱们就去看看吧。”

    “是。”

    两人来到西跨院,一进院子就闻到浓浓的草药味。梓君微微蹙了眉,九钗会意地上前去拉开嗓门:“太子妃娘娘到了,里头的人还愣着作甚!”

    梁大夫忙不迭跑出屋门前来迎驾,见了太子妃好一阵揖:“小人拜见太子妃娘娘!”

    “那孩子醒了?”梓君拂袖示意他平,脚下径直往屋内走去,“可有用过膳?”

    “娘娘真是考虑周到,方才九钗姑姑已着人了粥给那孩子……”

    穿过外间,梓君便看到一个干瘦的小人儿坐在榻上,前拢着层层叠叠的锦被。他头发稀疏,面色暗黄,只一双细长黑眸亮得出奇。见梓君进屋来,不等九钗和梁大夫的提醒,便挣扎着要起来磕头告礼:

    “草民拜见太子妃娘娘!多谢娘娘救命之恩!”

    梓君微微一笑,伸手将他扶起,由梁大夫重新送回榻上。她在榻边坐下,柔声问道:“不必谢我,救你的人是太子下。太子下宅心仁厚,不忍见百姓遭难,你该谢他才是。”

    小男孩忙道:“是,草民多谢太子下!”

    “好了,你子还虚得紧,就别那么激动了。”梓君压下他的肩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眸光闪闪:“回太子妃,草民牛儿,今年十岁!”

    “本地人?”梓君又问。

    小男孩使劲点头:“草民住在居远镇边上的双虎村。前一阵村里来了一队人,抢了我们的吃食,还把我们关起来不准我们出去。草民好不容易才从村里逃出来,因为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才……”

    他笑得尴尬,梓君心中了然,颔首道:“那队人是怎样的人?你可知他们的份?”

    小男孩撇下嘴角,想过半晌,摇了摇头:“草民不知他们的份……不过听娘亲说,他们的口音,像是翎州那边来的。”

    翎州?

    梓君的眸底燃起一簇微亮的光焰,然而转瞬即灭。她的面上慢慢起了温婉笑意:

    “牛儿,能把那些人进你们村的前前后后,详细告诉我么?”

    又没推倒?唉……钞票君定力不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