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打得火热咧~(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确是个小男孩,看上去约莫岁的模样。--凤-舞-文-学-网--

    面皮蜡黄眼窝深陷,浑上下皮包骨头,胳膊和小腿细瘦得仿佛一捏就碎,上的布衫也破败不堪,还沾满了土灰,想来该是已在此地躺了好些时候。

    太子看着这孩子,脸上现出怜悯之色,颇为惋惜地摇头叹息:“……真可怜呐,才这么小。”

    李沧城悻悻地垂下眼:“咳,下,这小孩还没死呢。”

    “哦,本宫只是怜他小小年纪便命途多。”元昭转过头来,“随行的御医呢?”

    “微臣已派人去通传了。”

    太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笑道:“还是大统领想得周到。待会再拿些吃食给这孩子,咱们准备赶路吧。”

    “咦?太子下,要把这孩子一人丢在荒郊野岭里么?”李沧城蹙眉,似是觉着有些说过去。“就算给了他吃的,这孩子指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危险……”

    太子思忖片刻,颔首道:“说得也是,咱们也不缺那点口粮……那就把这孩子一并带上。”他的凤眸扫来,“本宫与太子妃也不甚方便,不若就由大统领亲自照顾一下这小孩,如何?”

    李沧城抱拳一礼:“微臣遵命。”

    待元昭返回车厢内。梓君果然问起了这小孩:

    “是难民?”她秀眉微蹙。眸子中藏着不安。“为何会出现在钟州?”

    “有可能是从翎州逃出来地。”元昭并不看她。只微微一笑。在她侧坐下来。“当然。也有可能是本地人。”

    奇怪。若真是本地人。怎么会饿晕在半道上呢?梓君心中暗道:若要说是翎州逃出来地难民……

    元昭瞧着她在自己面前难得一见地严肃模样。忽然笑了起来:“好啦梓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还在钟州呢。就算有人要耍花样。--凤-舞-文-学-网--未免还早了些。”

    翎州流民之乱本就是个足够分量地幌子。那些所谓地黑手。自然要把所有麻烦都归去“乱民”地名头下。可如今太子一行尚在钟州境内。要是现在动手。只会提前暴露他们地行踪和势力范围。毕竟。太子一行地路线是朝廷机密。只要有人轻举妄动。朝廷定会一查到底。

    嘛……不过若是那些人有恃无恐,小瞧了他这位太子下,说不定此行大家会遇上非常有趣的事呢。

    “雍山、伍宁、竹城、清波四地乱民的流窜速度,加上无端失踪地翎州刺史方颖方大人。”元昭凤眸带笑,却是含着十二分诡异的迷离光华。“梓君,你说下一个到来的会是什么?”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还真期望见到祸端再起?”梓君睨着他漫道。

    元昭摆摆手,“其实这翎州地麻烦越多,那幕后黑手的破绽也就越容易找到。虽说想要平平安安,可眼下咱们是来平乱的,如此形倒不如再乱上一些,我也好来个快刀斩乱麻。”

    梓君一时无话,半晌才又问道:“还有多久到下一个镇甸?”

    “先前听大统领说,还需大约两三个时辰才能到光永城。”

    说话间,车架开始向前缓缓移动了,想来是李沧城已将那饿晕的孩子安顿妥当。元昭撩起车帘向外探出头去,只见李沧城正在车队尾部地一架货车前吩咐着什么,而后有响亮的“是”传入耳中。

    元昭的嘴角缓缓勾起,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此时的帝都皇城—

    东华宫内,德贵妃与薛妃伴在太后侧,你一言我一语地品评着内廷新贡上来的绣样。

    “佳容妹妹,你说这花色可衬得起小下?”薛妃将一块暗金三爪龙纹的绣样拣出来抖了抖,“用头一回礼部送来地那些个枫红云锦做底,倒也搭得。”

    甫生过孩子,德贵妃静养几能沾地了,就往

    安,不想正巧遇上在太后这儿串门子的薛妃。虽:得紧,可也不能同她撕破了脸皮——此番太子和阮儿无缘无故前往翎州,定也是这女人在陛下耳边吹风吹出来地。德贵妃撇了撇嘴,漫道:“姐姐好意妹妹心领了,只不过这花色本是替太子下预备的,让儿胡乱用来,怕是要惹麻烦地。”

    听得她语间带刺,薛妃也无意继续撩拨,淡淡一笑将这绣样置在一边。

    “不过呢,这绣样若是拿给二下用,可就合衬得多了。”德贵妃轻笑起来,“姐姐说是不是?”

    太后忽然开口了:“对了,哀家前一阵听说清秋原本就风寒未愈,这些子好似又加重了些。你们两个也算是这后宫中管事的人,又与清秋相熟,不若找个时,替哀家去易府看看她。”

    清秋,便是指梓君那时在宫中凌波湖边遇上地妙龄美女易清秋,乃是三大家族之一、易家的二小姐,算来也正是梓君的表姐。

    “哦?易二小姐的病又加重了?”薛妃眉梢一挑,“昨儿个妾还听元晖提起易二小姐的病,不是说略有起色了么?”

    “宫中那些个御医的德行,只怕信不得。”德贵妃笑道,“我生下儿之后,他们倒是一个个巴巴地跑来跟我磕头请罪……,就不知那关键时刻,他们是不是受了谁的指使跑哪儿玩去了。”

    闻言,太后长叹一息:“罢了,佳容。得饶人处且饶人,那孙祥德不也给打发走了么,你就别去多想那些个烦心事,乖乖把子养结实了,再给哀家多添两个孙子才是。”

    这话总算是叫德贵妃舒展了眉头,她红了双颊垂首轻道:“是,都听娘娘的。

    ”

    薛妃只笑盈盈地看在眼里,手中却不由自主地攒紧了那块暗金龙纹的竹样。

    酉时,元晖从户部返回苑,陪薛妃一同用晚膳。

    “我的儿。”薛妃将嫩笋夹入他的碗中,笑意轻柔:“你知道,户部乃是我大徵的国脉纽,一国钱粮都由户部经理。而如今你替你父皇掌管户部……呵,你可有何打算么?”

    元晖吃一口菜,扬眸低声笑道:“儿臣不明白母妃的意思。”

    “你怎会不明白?”薛妃轻笑着摇了摇头,“你只是不愿说出来罢了。”

    元晖但笑不语,只恭顺地替薛妃布菜:“母妃,来尝尝这些个菜。”

    “……如今百里元昭已不在宫中,你便是长子。”薛妃看着碗里的菜,笑意更盛。

    “母妃此言差矣,虽说皇兄不在宫中,可他仍是长子。”元晖笑着纠正道。

    薛妃沉默片刻,又笑道:“说得错,是我糊涂了……可百里元昭虽是长子,又有几分长子之实呢?”

    元晖仍是微笑:“母妃又糊涂了,皇兄既是长子,也是太子,这长子之实可是铁板钉钉的呢。”

    “以他之能看来,这太子岂不是也太好做了些?”薛妃放下玉箸,“倒是比你这个二皇子惬意多了。”

    “母妃太小看皇兄了。”元晖淡淡笑道。

    薛妃见他有心回避,索将话头挑得明了:“不是母妃小看他,而是他本就当不起东宫之主的名头。”

    元晖没有回答,屋中一时沉默下来,只听得他细细咀嚼的声音。

    “元晖。”薛妃闭了闭眼,“男儿不可无志。”

    “母妃所谓的‘大志’……”元晖的黑眸慢腾腾掠过薛妃面上,“莫不是弑兄?”

    ----------------

    某猫华丽地发烧中_=……已有两位同班童鞋被隔离了,嗯。请各位亲多多保重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