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打得火热咧~(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辰时,太子夫妇的舆车和卫队一同出发。--凤-舞-文-学-网--领头的大统领李沧城,此番前往居远迎接太子,他带来了约百人的州军卫队,与皇卫共同保护太子夫妇。如此一来,太子一行的人数便陡然增至近三百,玄金二色的驾前旗迎风招展,队伍浩浩,煞是威风。太子似乎也非常喜欢这等阵仗,他不时会从车厢里钻出来,与李沧城骑马并行。

    “还需多少时才能到达翎州城?”马背上,太子问旁的李沧城。

    “回下,尚有七

    ”

    太子一副了然之色,点头道:“那这么说来,咱们现下已到钟州境内了?”

    钟州位在翎州,是前往翎州的必经地。李沧城闻言,略微颔首:“下所言不错,方才咱们穿过的那条山道正是钟州与王域的界线,此地已是钟州了。”

    太子露出期待的笑脸:“本宫曾听说钟州有一名为‘玉容’的美酒,不知大统领可有耳闻?”

    李沧城侧脸看了看太子,见他笑容无辜,只得答道:“微臣的确有所耳闻。”

    “呀,真有此物?”太子惊喜道:“那滋味是不是美得很?”

    李沧城素来对酒食不挑剔,自然也就没在这上头花费心思,如今听太子问起,顿时语塞:“这……”

    “唉呀呀。本宫真是期待啊……等到了钟州城。咱们不如也去尝尝?”太子努力拖他下水。

    “可是下。”李沧城抿抿薄唇。挑了种委婉地说法:“……您不是上翎州来平乱地么?”

    “平乱当然得平。可喝酒也不能误了嘛。”太子轻描淡写地摆摆手。“况且连赶路。大家伙也受不住。大统领觉着本宫地提议如何呢?”

    原来这位太子下竟是个酒罐子……李沧城抑下眼中地惊异。垂首礼道:“微臣遵命。”

    太子转头望向后冗长地尾巴。银甲地皇卫与乌甲地翎州军丝毫不敢松懈。将舆车外圈围了个严实。

    琉璃般地凤眸若有所思。不知太子是想到了什么。眉心忽地一蹙。旋即又舒展开。

    李沧城睨着太子意味深长地表,默然不语。

    舆车内,梓君一人敛裾枯坐,车晃得她昏昏睡。古代的路况毕竟不比现代,加上她坐的是马车而非宾利,若没有椅座上的软垫,她地早就给颠成四半了。

    说到宾利……她的睫毛轻轻扬起:那个世界的元昭,也不知怎样了呢。--凤-舞-文-学-网--

    小君离开这个子之后,她曾梦见自己回到原本地世界,还差点和元昭那个啥……嗯。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当时心里的确惊惶不已。

    不能接受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对于现在这位太子下,她大概……有一些喜欢吧?

    真奇怪啊,她居然会承认自己……唔,难不成是思期到了?

    想到这里,梓君的面颊上泛起柔的嫣红,贝齿轻咬下唇,被自己这般小女生地想法弄得颇有些羞赧。

    忽然眼前的车帘被一只白皙的手背迅速撩起,现出这紫衣公子的面容来。元昭白净俊秀的脸庞带着似笑非笑的神,一双凤眸直直瞧着梓君收敛不及地沉醉模样。他迈入厢内,勾唇微笑道:“……怎么,想我了?”

    “我想睡觉……”梓君困兮兮地说着,打了个呵欠。

    元昭嘴角一抽,黑了半截的脸又白了回去,极为欠抽地笑道:“本宫明白,只要没有本宫陪着,你就无趣得想睡觉,是不是?”

    “你就臭美去吧,过来……”梓君一把捉住他地袖子,往自个儿前拖,“老实摊平,让本宫睡一会,呼……”又是一个呵欠,她似是万分不满地动动脖子,抱住他的手臂。

    太子下地眉梢猛地一抖,顿时涌起满脸的狐之色:“……喂,莫不是昨地碧桃酿把你喝出毛病来了?”

    以前她可从未这般主动地投怀送抱过啊。元昭睨着她半明半寐的模样,总觉着有谋的味道——万一这妮子又想出什么损招来折腾自己呢?

    梓君登时张开杏眸,狠狠白了他一眼,然后放开他的手臂,趴去另一侧的车壁上。一副“就算颠死我也绝对不赖着你”的表

    ……脑残太子,老娘对你好你还不干喔?简单,那就无视你。

    臂上的软玉温香撤得干净利落,倒叫元昭有些遗憾:“喂,又怎么了?”

    “睡觉。”

    “哦,睡觉那就过来啊。”太子下万分大度地敞开怀。

    “去死。”

    “乖嘛,你靠在车板上如何睡得着?还是为夫的怀里软……”

    “老娘比你更软。”

    废话,你是女人嘛。元昭悻悻地扯了扯嘴角:“喔?你比本宫更软?本宫才不信咧。”除非你让我摸摸看。

    “不信就算

    以为老娘会中你的么?

    “不成,本宫偏要验明正。”说着便有咸猪手一只款款探来。梓君却如脑后生眼似的,一巴掌将咸猪手pia开,哼道:“老娘要睡觉了,慢走不送。”

    “方才我与大统领聊了不少趣事,你也不听咯?”元昭挑眉问。

    “翎州本就该是你心的地方,我瞎参合什么。”

    “嘿嘿……”元昭凑近来,半个子都伏在她的背后,“可惜本宫就是想说给你听,你奈我何?”接着便在她的耳边唠叨开了:“翎州盛产美女和美酒,尤其是终年雾气不散的翎州城,女子多容颜妖娆段婀娜,肌肤滑如凝脂……啧啧,那个滋味才叫人死呢。本宫已和大统领越好,待到了翎州城,就去城中最有名的花楼……”“泡妞?”梓君顺口接道。

    元昭眨眨眼:“啥是泡妞?”

    梓君坐直了子,一双杏眸变作死鱼眼状,咧开红唇现出白牙,皮笑不笑,一根纤指轻勾元昭的下巴,着嗓子学恶少的语气:“妞,给爷笑一个。”

    不料元昭有样学样,长指抚上梓君的脖子,挑起她几缕长发在唇边轻吻一记:“爷就从了妞,好不?”

    梓君顿时被呛到:“咳咳咳……这啥跟啥啊?什么爷从了妞?”

    “就是要你从了我啊。”元昭睁着一双无辜的美眸,“爷要是从了妞,妞就带爷一同去泡妞。”

    梓君正在试图理清这妞和爷的纠结关系,忽然腰上一重,给元昭偷袭了。

    “不困了吧?”他搂着她,将脑袋搁在她的肩上低声呢喃。

    当然不困了。从他进入车厢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没法保持冷静了。

    “……元昭,我一直有话想问你。”她亦是附在他的耳畔轻道。

    “嗯?什么话?”哦哦哦,该不会是本宫期待已久的表白吧?

    “唔……为何一直不告诉我秦皇后的事?”

    此言甫出,她察觉到元昭的形一僵。肩上的男人微微侧头,嘴唇蹭着她的颈项,唇珠软软擦过雪腻肌肤,梓君被这痒痒的感觉逗得发笑,缩了缩脖子,却招来元昭毫不留吻。

    “为何想知道秦皇后的事?”

    梓君稍稍一愣:他竟然称生母为“秦皇后”而非“母后”?

    然而元昭并未等她回答,又接着说道:“我以为你不会对她感兴趣……那个可怜的女人。”

    “可怜?”为何会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母亲?

    “嗯,可怜。”元昭似是低低叹了口气,“……自作多也就算了,偏生还自作聪明,到头来被人算计得体无完肤,知道痛了,却仍然不长记。”

    梓君正要再问,元昭又道:“现在我不想提她,嗯?我们来说点其他的嘛,比如以后要生几个孩子之类的……”

    关于秦皇后,其实她有许多想问的,比如是个怎样的人,是如何被选作皇后的……可看样子,眼下也问不出什么来。梓君只好换了个话题:“还是说翎州的事吧……昨天听大统领说,翎州军统共有两万四千人,且平里训练有素。就算这批乱民计划如何周详缜密,也不至于数千人才能逮着几个吧?”

    “有理,继续说下去。”

    “军中有细已是可以定论的了,但普通兵士并不能轻易得知行军路线,所以这细,必是翎州军中颇有权势地位的人。”

    “不错,我也这么觉得。”元昭略一点头,“其实大统领带来的这支州军,其间有没有细,也难以定论。”

    “咦?”梓君瞪大眼眸,“难道连这支州军也……”

    “目前尚且很难……”“太子下!”

    忽然,李沧城的声音从车外传来。梓君这才发觉舆车已经停住了。

    元昭扬眸:“何事?”

    “前方道路上发现一个晕倒的小孩。方才微臣查看过了,应该是饿晕过去的。”李沧城在厢外大声道,“您要不要亲自去瞧瞧?”

    “喔?”元昭与梓君对视一眼,他按住梓君起的去势:“你留在车内,我去便是。”

    “可是……”“好了,本宫去瞧瞧。”说话间,元昭已经起迈出车厢,“你们保护好太子妃。”

    梓君并未多言,只是心底隐隐起了一丝不祥之感。

    有什么不祥的呢?她暗想。

    ------友推荐------

    书名:妖语

    书号:1389849

    寻他百年,难道只为一夕兵戈相见?

    ------------

    今某猫整天外景,跑得快死了_不过回来看到有华丽的中推,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