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暗涌初现(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大统领,您别嫌弃啊。--凤舞文学网--咱们居远小地方,没什么可~菜品端上桌来,一盘白砍鸡一盘卤豆干,再加一盘炒菠菜和一小碟咸菜,配上一壶茶。馆丞偷眼瞧瞧大统领,这位长官似乎并未露出嫌恶的神色来。

    李沧城径自取来一只粗瓷茶杯,揭了壶盖替自己斟茶。馆丞觉着有些尴尬,赔笑道:“大统领,您……”

    “嗯?啊,没关系。”李沧城摆摆手,“军中对伙食素来不挑剔,凑合就成。你下去吧。”

    馆丞暗地里地舒了口气:“是,大统领请慢用,小的告退。”

    提这食盒毕恭毕敬地退出屋来,掩上门之前,馆丞又悄悄往门内看去。只见大统领一脸平静,已自顾自地开吃了,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回运气不错,来的仨大人物都还不难伺候,尤其这个大统领,不挑吃也不挑住,比上次来的那个谁好多了。他寻思着是不是还可以讨点赏赐什么的,一扭头,就看见前方的回廊上走来一双锦衣华服的年轻人,正是那太子夫妇。

    “小的拜见太子下、太子妃娘娘!”馆丞快步奔过去伏地跪拜。

    太子一愣,随即露出笑容:“馆丞大人不必多礼,请起吧。”

    “多谢太子下!”馆丞脸上快要开出花来,可当他眼见太子妃手中提着食盒时,心中没来由地打了个突。

    哎呀呀,莫不是这二位要把晚膳拿去大统领房中?这下就难办了:伙房里替太子夫妇备下地吃食都是上佳的,可大统领就不同了,若是叫太子夫妇瞧见大统领那些个清粥小菜,还不拿馆丞们开刀?

    太子妃眼尖。见馆丞地眼光黏在食盒上不走。便冲着馆丞软声笑问:“馆丞大人是觉着本宫这食盒好看么?”

    “啊?啊太子妃说笑了……”馆丞赶紧别开眼神。欠了欠开溜。又听太子妃凉凉地道:“哦。照馆丞大人地意思。是本宫这食盒不好看咯?”

    馆丞忙不迭解释起来:“不不不。小地不是这个意思。呃……小人是说娘娘地食盒很好看……”

    “梓君。你就别逗馆丞大人了。”太子摇头苦笑。“得了。馆丞大人这就下去忙吧。”

    完了。看来太子果真要去见大统领。馆丞一头冷汗。口中讷讷应了。却又不敢挪动步子。太子携了太子妃绕过他。--凤舞文学网--径直往大统领地房间走去。他心中一紧。脱口问道:“太子下可是要去见大统领?”

    “正是。”太子转过来。漂亮地凤眸清亮如玉。“怎么。难道大统领不在?”

    馆丞抓抓脸:“在是在的……呃,只不过大统领正在用晚膳,大约不想给人打扰吧。”

    太子侧过脸与太子妃对视一番,太子妃笑道:“无碍,我们不也正好来找他喝酒么,一起闹也不错。”说着她挽起太子的手臂,“走吧下,咱们这就进去。”

    呀……二位若见了那吃食,可千万别怪罪到小的头上来啊……馆丞哭无泪,只得看着这对夫妇走去了房门前。

    梓君不着痕迹地回头瞟了一眼,见馆丞还缩在那里不动弹,便低声道:“……这家伙该不会饿得慌吧?”

    “兴许是看上你那食盒了。”元昭嗤笑一声,“装着这么些好酒好菜,我都快等不及尝鲜了呢。”

    “要是人家大统领真不愿意同咱们喝酒,你说要怎么办?”

    “拿份压他呗。”元昭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抖抖袖摆露出半截白晢的腕子,伸手靠近门扇。

    笃笃笃。敲了三下:“大统领在么?”

    过了片刻,门扇吱呀一声对开来,露出男子轮廓刚毅的脸庞。见了元昭和后的梓君,他微微一愣。

    “大统领,这位便是太子下。”梓君在后头介绍道。

    李沧城瞬间睁圆了双眼,眼角那条白色疤痕也随之拉伸,薄唇轻启:“……是太子下?”

    元昭扬唇:“本宫可以进去坐坐么?”

    说着,梓君将食盒举到前,脑袋一歪,笑嘻嘻地道:“这里有宫中的御酒碧桃酿喔。”

    李沧城地眉梢一抖,总觉得这二位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于是道:“这个……微臣的房中有些凌乱……”

    “无妨,本宫不过是来同大统领喝两杯的。”元昭凤眸弯弯,“就是不知大统领愿不愿意赏光了。”

    李沧城自然拒绝不得,只好欠让开:“……太子下请进。”

    “打扰了。”元昭笑了笑,抬步迈入屋内。梓君跟随而入,经过李沧城边时,见他面颊暗红,似是有些羞赧之意。她悄悄递去一眼,李沧城不自然地别开脸,沉着嗓子道:“……娘娘请进。”

    屋中并无什么琐碎之物,除去桌上的饭菜,便只看到一只

    头的灰布包袱。想来这位大统领应是为了不误时而来。元昭在屋内扫视一圈后,对李沧城笑道:“大统领这儿倒是干净利索。”于是拖来一方独凳,径自在桌边坐下。

    梓君将食盒搁上饭桌,小心揭开盒盖,一股腾腾的人香气自食盒内飘散开。

    “如此简单的饭菜,真是亏待大统领了。”元昭瞥一眼桌上的碗碟,“那些个馆丞不懂事……大统领平里带兵练,想来饭量也不小。本宫今特地备下了佳肴,愿与大统领分享。”

    冰玉瓷的盘子从食盒里一只只取出,元昭帮忙将桌上地菜端去一边,让梓君把自家准备的吃食摆上来。李沧城愣头愣脑地立在门边,看着这二人反客为主,自觉地在桌前起来。他张了张嘴:“那个,下……”

    “来来,大统领也坐过来一起吃吧。”元昭冲他招招手。

    李沧城被这对小夫妻搞得一头雾水,只好依言在桌前坐下来。梓君换了新的碗筷递来,李沧城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双手接过。

    醇香的碧桃酿斟满杯,元昭满脸带笑地举起杯盏,出口的却并非祝词:

    “本宫今在此处,想必大统领也明白,这‘太子’的名头早已名不副实。”

    李沧城没料到他会这么直白,便抿了唇角默不作声。

    “虽说如此,可本宫该做的事就好,你说是不是?”元昭勾唇微笑,一仰脖,整杯碧桃酿下了肚。

    梓君坐在旁侧,见他一上来便酒到杯干,俨然无节制之意,眉心不一皱。

    李沧城也慢慢蹙起了眉峰,拢着酒杯的手指渐次收紧:“……太子下有何吩咐?”

    “别那么紧张嘛。”元昭露出无辜无害的模样,杯底轻轻敲在桌面上。“本宫只是来找你喝酒聊天的。”

    鬼才信咧……梓君讪讪地垂下眸子。这厮早就做足了架势,一副“你不说实话我就弄死你”地派头,切,有这样喝酒聊天的么?

    李沧城沉默了半晌,也仰头干杯。他将干净的杯底亮给元昭看时,元昭笑意清浅,凤眸里却有光华漾起:

    “对于翎州诸事,大统领比本宫清楚多了。听说翎州刺史方颖方大人一直勤政民,对百姓体念有加,为何州内会生出如此事端来?”

    “方大人么?”李沧城看着手中地酒杯低喃,眸色渐渐沉郁:“……微臣不敢欺瞒下,事实上——早在两个月以前,方大人就已不知去向了。”

    “哦?”元昭眼眸微眯。梓君亦是怔怔抬起头来。且听元昭又问:“方颖乃是翎州刺史,一州的父母官,朝廷正四品大员。此等要人失踪,你们为何不立刻奏报朝廷?”

    李沧城深吸一口气:“下,微臣也曾往吏部去函,可是……两个月下来,也不见一点回音。微臣实在没有法子,只好着人往州内四处寻找,希望能早找到方大人。然时至今,也仍旧是毫无音讯。

    ”

    “这倒是奇怪了,本宫从未听闻吏部收到此等信函。”迟宁乃是吏部主事,有什么风吹草动,元昭岂会不知?

    “只怕那些信函在去往帝都地路上就被什么人给截了下来。”梓君低声说道,“若真是如此,那么流民作乱之事,至少在两个月前便有伏笔。”

    元昭却摇摇头:“别这么绝对,现下尚且不能肯定流民作乱与方大人失踪有联系。咱们只能先往翎州搜集消息,看看能否尽快找到方大人。本宫只是担心,时间拖得越久,方大人便越危险。”

    梓君看了看座上这二人,方才的嬉笑表早就没了踪影。她赶紧执起筷子,替元昭和李沧城布菜:“好啦,不都说是来喝酒聊天地么,快些吃吧,明儿个还得赶路呢。”

    李沧城看着碗里的卤鸭腿和猪肚,苦笑一声拿起筷子来,正要开动……

    “放开,这是我地。”只见尊贵的太子下火速伸出筷子,叉住一条被太子妃夹起的猪蹄。

    “谁先夹到就是谁的。”太子妃手腕一拧,将太子的筷子硬压下去,“你快放开。”

    “本宫是太子!”可恶,筷子被压住了。

    “本宫是太子妃!”太子妃杏眸瞪来,虎虎生风。

    “王梓君你再不放开本宫今晚就要你侍寝!”哼哼,杀手锏,看你从不从。(反正从不从他都不吃亏……_)

    “百里元昭你找死啊!”

    面带苦笑地看着面前这对年轻夫妇,李沧城忽然觉着,这次护驾的任务应该颇有些意思。

    ------------

    其实俺蛮期待侍寝的……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