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暗涌初现(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言,元昭登时一副生吞鸡蛋似的憋屈表,轮廓精作一条线,以示无声抗议。--凤-舞-文-学-网--

    “哎呀呀……太子下,您现在这模样可是珍贵得很呢。

    ”梓君笑得像只狐狸:“哪,这条件本宫事先也同九钗说明白了,想必您也知道嘛。再说您人也站在这儿了,再开开尊口说句软话,有什么不行的?唉……本宫就知道有些个人的脸皮子堪比城墙,架子跟云梯一个样……”

    “王梓君,你要记得你是本宫的太子妃!”元昭端出老祖宗的传家宝来:“什么是三纲五常,什么是三从四德,嗯?这些都被你忘光了?”他上前一步近她,语气稍缓:“快说,否则小心本宫治你的罪。”

    哦?死活放不下段来么?梓君施施然拢了鬓发,轻松道:“嗯呀。”

    元昭眉心一紧:“什么‘恩呀’?”

    梓君眨眨眼,唇角漾开格外妩媚的笑痕:“就是本宫要去陪李大统领喝酒呀。”

    “不准!”太子下瞬间炸毛,“凭什么他要你陪你就陪?!你可是本宫的太……”

    “谁跟你说是他要我陪的?是我自己要去陪他呀。”梓君替无辜的李沧城开脱,“若下有兴趣,也可以来参一份子的嘛。”

    “鬼才想跟你们参一份子……不对!你不准去!”

    梓君抱着双臂满脸悦:“太子下。您这算不算限制我地人自由啊?放在我们那儿可就是违法行为喔!”

    “这是大徵。不是你们那儿。”元昭忽然得意起来。不错。既然此地是大徵。也就算是他地地盘——谁地地盘谁做主。哼哼……王梓君。看你这妮子往哪儿跑。

    梓君嘴角抽搐不止:“大徵怎么啦。大徵就可以无缘无故凶人家啦?这种破国家。早点见马克思去吧!”

    “哟。想不到你还当真跟本宫记仇了?”元昭摸着下巴。一张脸笑得像是调戏良家妇女地恶少:“好呀。--凤舞文学网--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首先来说说几个月前某人在乘风上掐本宫脖子地事……”

    唔。就是穿越地那个时候啊。当时她还没弄清状况嘛……梓君地嘴角又是一抽:“那……那个不算。”

    “为何不算?”

    “因为……因为当时我以为你是色……嗯哼。”她的俏脸上霞色乱飞,目光游移不定。

    元昭强忍住心头越发柔软的触觉,佯怒道:“哦?你以为?那你现在以为呢?”

    “你强词夺理!”梓君扬眸,不甘示弱:“明明就是你先冲着我发火来着!”

    忽然她的眼前一花,那幅竹着璨金纹饰的锦袍已到了跟前,待她瞪大了杏眸反应过来时,嘴唇已经被叼住了。

    某只下忍无可忍地偷腥,双臂将她紧紧箍在前,只觉的体内的火焰越烧越烈,长指不由自主地向她的腰带探去,唇吻也沿着她线条姣好的下颔缓慢下移,直直吻去了脖颈,脑中有个念头在疯狂叫嚣……

    “……啊。”

    只觉耳垂突地一痛,元昭直起头来,凤眸微扬,琉璃似地瞳子怒瞪怀里这只咬人的野猫子:“你居然又咬了本宫!”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吧?(上次咬人请参见第一卷“不是做戏”部分章节……)

    梓君烧红了一双粉:“哦哟还敢吠?你的手在摸哪里?”

    见她意犹未尽又不得不维持着段、假作冷淡的模样,元昭愉快得要死:“不生气了?”

    她正要回答“还早得很呢”,嘴就又给他堵上了。

    “不是我要欺负你,是这些个玩意要欺负我啊。”

    屋内,元昭敲着案头上一摞子邸报,向站在一旁的梓君投去无辜的眼神。梓君撇了撇嘴:“那是你该做的。”又想抓包让她帮忙?没门。

    太子妃脑子里在想什么,元昭也还是有数的,他抬手拉住梓君的袍袖:“好梓君……好阮儿……人家只是想听听你地意见嘛……虽说多数时候你还上不了台面(-_-)。”

    最后一句他说什么?风声太大我听不清。梓君若无脑袋。

    “哪,本宫告诉你哦。翎州境内目前已知的乱民数量大约在六百左右,他们活动的范围是雍山、伍宁、竹城至清波一带。这些乱民活动时有个特点……嗯,就是总能赶在州军到来之前撤走。所以到现在,州府大牢里关着的乱民也不过七人。梓君啊,你说这是究竟怎么回事呢?”

    “哦呀,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她连帝都城都还没转悠全呢,更别提什么翎州了。

    “你先前不也见过大统领了么,他没跟你说过?”元昭抬头望来。

    “我没问,人家自然就没说。”她耸耸肩,“这些事他不必知会我,直接告诉你不就得了么。”

    元昭睨着她瞧了半晌:“嗯……看来你还没进入角色呢小梓君。”

    “喂,这话什么意思?”

    “你别这么紧张嘛,我没有什么意思。”元昭露出无奈的笑容来,抬袖揽住她的腰肢:“我只是觉得,这趟咱们来翎州,并不会如你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或许再过几,我就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同你解释当下战斗的势。所以我希望,你能真正地跟上我,而非除了恐惧便是一无所知,嗯?”

    梓君并未觉着这亲密的动作有何不妥,口中只讷讷应道:“……我尽量。”

    “那就告诉我,对于方才我所述之事,你是怎样一个看法?”

    “唔。”听到他意外温柔地嗓音,她脸上有些发烫。“就是觉得……翎州军内必定有乱民的内应吧。”

    “还有呢?”

    梓君眨眨眼:“还有什么?我听不出来了。”

    元昭想过一阵,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没看过翎州地图啊……”说着,他松开她伸长了手臂,从案头那只招文袋里取出一张折好的绢质方巾。将这方巾展开来,现出绢面上细密而无规则地纹路——原来正是一方地图。

    “这就是翎州。”元昭的指头在方巾上敲了敲,接着点上靠近地图顶端地一条黑线,“你看,这里是雍山,”指头下移一段:“这里是伍宁,”又跳到地图西面的一处黑点:“这里是绣城。”

    梓君自觉地伸手,指向居地图中央略靠东面地一个大黑点:“而这里才是清波城。”

    元昭望着她露出浅笑:“发现什么了?”

    “一北一南,一西一东。”梓君轻蹙眉心,“这距离未免也拉得太开了些。”

    “不错。”元昭满意地颔首:“照常理说来,大多流民作乱会有一个起始之处,而后向四面邻近的城镇扩散。可翎州之乱,却是当真乱得毫无头绪。”

    “雍山、伍宁、竹城和清波城,这四个地方有什么共同之处吗?”

    “如今还不得而知……”元昭沉吟片刻,忽然凤眸内亮起一片如魔似魅地暗光:“梓君,我有种预感,此番翎州之事必然牵连甚广,甚至……”

    “甚至?”梓君歪了脑袋瞧着他。

    这位太子下若不乱来,看他现下认真处理政务的模样,还当真称得上妖孽一只哩。

    “甚至,我们前来翎州平乱,也不过是替一场谋推波助澜罢了。”元昭的嘴角悠然扬起,“嗯,非常好,本宫很有兴趣同这帮人玩玩。”

    梓君听懂了他话中的意味,杏眸微微眯起:“你是说……这流民动乱的背后,有幕后主使者?”

    太子下沉默。

    半晌,他忽然仰起脑袋,迅速捉住她的脸庞拉近来,狠狠啾了一记。

    “梓君呀,”见前的宝贝老婆满脸嫣红加莫名,他笑嘻嘻地在她耳畔道:“咱们今晚一起找大统领喝酒吧?”

    ---------------

    _=为毛一写钞票君俺的脑袋里就蹦出剑无极那张脸……他们俩明明一点都不像啊一点都不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