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启程(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大徵麟安四年九月,帝昶敕令太子元昭携旨密赴翎州,太子妃王氏伴驾。--凤-舞-文-学-网--随行百二十人趁夜而发,帝昶亲送至南门长亭,临别之时涕泪俱下,诸人莫不动容。

    车内略有颠簸,一幕深绯的丝帘随着车轮滚动的节奏轻轻晃。绢带无声地滑开去,被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捻住,而后上下翻转一道,将带子系得紧了。只是结扣时不慎卷入了一丝黑发,那长指略一顿,将发丝小心抽出,动作轻柔地拢去女子耳后。

    指尖触到耳廓时,女子慢腾腾转过头来,晶眸下浮动着一层清浅光晕。

    “我以为你睡着了。”元昭忽然觉着面上有些尴尬,不由得缩回手来,“你貂裘的带子松了,所以……嗯。”

    “马车颠得这么厉害,我哪里睡得着。”梓君缓缓直起子,抬手将散发拨开:“我真是想不通,为何非要大半夜赶路……唉,我睡美容觉的权力又被剥夺了。”

    “美容觉是什么?”

    梓君瞪来一眼:“女人家的东西,你管这么多干啥?”

    “嗯?我听着也长长见识嘛。”元昭意外地没有反驳,他颇为自在地换了个姿势,倚在壁上看她:“反正你老是会说出一些我听不懂的词来,不如给我这个无点墨的白丁解释解释,好不好啊?”

    “与其听我解释这些玩意,不如好生想想,为什么你父皇要把你丢去翎州。”梓君并不领

    “你说呢?”元昭动了动子,往她的方向凑近了些。

    温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梓君略微朝旁边挪了挪,贴着车壁嘟哝:“……你别靠这么近。”车上本来就只得这一丁点空间,他的迫近使得她浑不自在。

    元昭唇角勾起。似是对她地这个反应非常满意:“哦哟。先前是谁在父皇跟前说愿随本宫一同前往翎州地啊?”

    梓君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不说话。

    “梓君。”元昭放柔了嗓音。凤眸中漾开溺死人地甜蜜笑影。“我很开心哦。”

    “抱歉太子下本宫一点都不开心。--凤舞文学网--”

    不知为何。听到元昭绵软软地哄。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扮出坚不可摧地模样来。

    话说回来。这也是实了。因为一只凭空出现地土偶得罪了**oss帝昶。差点闹得个小命不保地下场。任谁都开心不起来吧。不仅如此。她还得放弃宫中地米虫生活。转战那个动不安地翎州。

    不行,越想越气——“依我看,皇帝就是换着法子地折腾你。他分明就不想让你继续做太子,可明说不就得了?还非得把你发配到翎州去镇压乱民……想得倒好呢,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二下不就捡了个大便宜么。”

    元昭撑着半侧脸颊,面带莫名之色打量着她,半晌才闲闲地道:“……梓君啊,我怎么觉着,你比我还担心这个东宫的位子啊?”

    “当然担心啦!你成天就想着如何从这位子上掉下来,还不如考虑考虑该如何坐得稳哪!”嗷,居然还一副事不关己的讨打样,她真是白担心了。“就算是二下当真做了这太子,你该不会以为他会这么容易地放过你吧?”

    “所以我才说,你怎么担心成这样。”元昭垂下脑袋笑得更欢,“呐,梓君,你既然选择了跟我前往翎州,好歹也该对我有点信心嘛。你看我像是这么容易就被撂倒的人么?”

    “像。”梓君眉梢一挑,答得分外干脆。

    元昭险些被呛到:“喂,你究竟是哪只眼睛瞧见本宫如此劣势了?”

    “哎哟喂,当初在天湖郡时,不知是哪家的公子爷对着我二哥大献殷勤呢,怎么没过多久就忘了?”梓君转过脸来,对着元昭露出挑衅的笑容:“要不要妾稍许提醒您一下?”

    “我那不是为了讨得二舅子欢心嘛。”元昭满面无奈,“再说了,若要把这本来面目时刻挂在脸上,薛家和朝臣会如此轻易地放过我么?”

    梓君一愣:“咦?这话怎么说?”

    “不明白?”这下轮到元昭得瑟了,他精致的唇儿牵起一抹魅惑至极的弧度:“亲亲本宫,本宫就告诉你。”

    梓君望天:“嗯呀你的色相也不怎么值钱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忽然她感到脑后生出一股重力,将她往元昭的面门压来。她几乎是本能地往后仰头,却因着那股力道动弹不得。

    吻?no。(某猫怎么会好心到令汝等随处见吻……)

    两人的唇只差一厘便要碰在一起,可偏生那力道制着她的后脑勺,与他堪堪隔着这一丝暧昧的距离。

    温暖的呼吸落在面庞上,梓君登时烧红了双颊,不敢乱来。

    注意,此处亲到了和没亲到是有很大不同的。至于什么不同么,嗯……大约是偷腥与调戏(?)吧。

    只要谁开口说话或是稍稍动了子,这两片嘴唇就少不得亲密接触了。

    “呐……”元昭的鼻尖与梓君贴在一处,呼吸两相交缠。“本宫这色相……当真不值钱么?”

    发出“宫”字与“真”字时,太子下轮廓美妙的唇瓣微微撮起,毫无悬念地擦过太子妃红润的上唇珠。

    梓君察觉到唇角掠过的一丝颤抖,几乎要不由自主地将红唇喂给他。

    ……

    ——唔,很好很好,忍住了。梓君暗自松了口气,不料太子下又开口了:

    “梓君啊,本宫觉着这说话的方式蛮好的,以后咱们就保持这样吧。”这显然不是商量的口气,并且太子妃又被这三五下若有若无的碰触给成功镇住了。

    嗯,真乖。元昭在心头偷笑。他很乐意在她眼中看到只有自己的存在。

    “我不记得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母后的事了。”元昭继续笑着在她唇前呢喃吐息,见她面色变得嫣红,他瞬间感到小腹内涌起一撮燥不安的火苗来。

    ……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元昭忽然蹙眉:和当在临云阁亭子里抱着梓君时一样的感觉。

    那只扣在她颈后的手微微松开来,梓君却仍旧呆愣愣地定在那儿。

    “呜哇!……”

    车轮碾着一块突起的土石,马车猛地一颠,车夫连忙拉紧了缰绳,生怕惹恼了车厢里这对要命的主子:

    “下、太子妃,您二位没事吧?”

    车厢里一时沉默,过了小半会才传来太子妃略显颤抖的嗓音:“……还、还好。”

    真的还好哇?车夫狐疑地扭过头来。虽说有些不放心,不过既然人家都说了没事,也就别管了。

    “唉,还有十来的路程才能到翎州呢……”车夫摇头感慨,“可不要惹出什么麻烦来才好。”

    车厢内的场景,很囧很河蟹。

    “……我说。”梓君勉强抑制住嘴角的抽搐,悄声问道:“下,您是不是该起了?”

    虽说口不是没被他碰到过,可这一次——是不是太直白了点?

    方才还替梓君轻柔系上带子的长指,如今正精确地覆在她的脯上,重重地。

    太子下伏在她的怀里,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睫毛和散发扫过她的颈窝,元昭将她搂得更紧了,那只咸猪手也丝毫不见挪开的迹象。

    “太、子、、下。”

    “嗯……阮儿好软啊,呼呼呼。”某君撒的鼻音。

    梓君只觉额头有青筋活蹦乱跳,右手已在一侧悄然扬起,待命出击。

    某君忽而抬起头来,凤眸里一贯诈的暗色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两汪清澈盈盈的波光。

    看本宫的纯洁无辜必杀技!

    “……你一个大男人……”梓君的嘴角僵硬地翘起。难不成他以后还打算拿这招上阵杀敌么?

    “刚好啊,你一个小女人。”元昭乐呵呵地绽开天使笑,“来来,让本宫香一个,乖……”

    ……

    车夫听见后的车厢内传来一声脆响,而后便见太子下挂着一脸讪笑掀帘子爬了出来,左面的脸颊似乎还微微发红。

    “里头太闷了,本宫出来透透气,嗯。”太子下顺溜地解释。

    “……哦。”车夫悻悻地转开脑袋,无视太子面上那五根色泽艳的指印。

    --------某猫的废话时间----------

    翎州卷开始咯~~今也多些各位亲的支持!钞票君会继续卖萌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