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你是我的她(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不论如何呼唤,她的体里都是空一片。--凤舞文学网--仿佛疾风掠过大地,只余下清凉与荒芜。

    小君似乎是真的不见了。

    她抚着口,不知道心里是开心还是失落。一直以为自己会是被驱离体的那一个……说到底,这的确不是她的体。然而,为何是小君不见了?这下子算不算偷天换,李代桃僵?

    “她会去哪里了呢……?”难道是去了那个世界,即是玩反穿越了?她的嘴角抽了抽。

    无所谓啦……反正她与元昭会如何,已经不在她所关心的范围之内。想到这里,她颇为愉快地翻了个。压在枕上的长发乌黑芬芳,她捻起发梢细细看了一阵,心里总觉得对小君有些歉疚。

    “九钗!九钗!”她略微撑起子,强忍住脑中来由不明的晕眩,向着门外大声唤道。

    着一袭藕色长裙的小丫头兴冲冲地跑了进来:“是,太子妃,有何吩咐?”

    “昨儿个那位天师……”她轻轻蹙眉,斟酌着字句,“可有说过什么?”

    “昨儿个?”九钗眨了眨眼,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太子妃,您已经睡了五天了。”

    “管它多少天,你且想想,天师是否说过什么特别的话?”

    九钗想了一阵,露出苦笑来:“太子妃,您上祭坛的时候,婢子还在赶往帝都的路上呢。若您真是想知道详,不如去问问太子下吧?”

    梓君语塞。

    ……她就是不想面对元昭才来问九钗地好吧?虽说那个生猛地梦魇里。主角并不是百里元昭。可她就是觉着别扭得紧。加诸自她醒来之后。元昭一连两不知所踪……鬼晓得他是不是跑去哪里风流快活了呢?

    “太子妃?”九钗歪着脑袋。只见面前地这位主子俏脸飞起了可疑地绯红。不由得开口询问。“您子是不是还有些不舒坦?”

    “啊?”梓君回过神来。对上九钗狐疑地眼神。下意识地应道:“是……怎么了?”

    九钗叹了口气:“您还是先歇着吧。--凤-舞-文-学-网--婢子这就去找孙大夫前来为您看诊。”

    “不用了。我并没觉得不舒服。”梓君这才明白过来。遂连连摆手。“……嗯。对了九钗。太子下呢?”

    闻言,九钗的脸庞泛起未曾见过的诡异(?)笑容:“太子妃您别担心,太子下好着呢。现下应是去宣政听陛下的训导去了罢。”

    原来如此……还算是个正经地方(梓君你在想什么_)。她撇了撇嘴角,“在榻上躺了这么些子,骨头都快发霉了。九钗,扶我出去走走,怎么样?”

    小丫头乐呵呵地点头:“是!”

    那位原本该在“正经地方”的太子下,如今正坐在酒肆里,望着桌上的酒盅出神。

    “元昭,你又在发什么呆?”坐在一旁的迟宁敲了敲桌案,指下发出答答声响。

    元昭的眸子淡淡扫来,又重新回到酒盅上头。因着迟宁的那一敲,清亮澄澈的酒液在杯盏中漾开圈状涟漪。元昭垂下睫毛,忽地觉着中烦闷,径自伸手取过酒盅,仰脖干杯。

    坐在方桌对面的男子着赭衣,抑着嗓子笑起来:“元昭,好久不曾见过你酒到杯干了呢。”

    “泰禾兄,你就别取笑我了。”元昭推开酒盅,凉凉地扯了扯嘴角,“我方才不就喝给你看了么。”

    这赭衣男子正是尹泰禾,时任礼部侍郎。他与元昭等人乃是忘年之交。若单论资历,他在京中也算得上是一员重臣了。

    元昭成婚的三个月前,正是他与迟宁、王青梧以及元昭四人,在城东的琼楼上赏花饮酒。

    而尹泰禾,也显然是这四人中最老成的那个。他瞥一眼桌上的酒杯,嘴边的笑意更盛。“先前听青梧说,你和太子妃闹别扭,还以为是玩笑话。想不到啊……你倒是个痴的,为了太子妃,竟自己个儿跑回帝都来了。”

    提到此事,迟宁顿时沉下脸来。不错,正是他逮着了太子妃,这才把元昭给叫来帝都的。

    也正是这一举动,才使元昭重新陷入险境之中。

    “陛下留着那几本弹劾东宫的折子,按而不发。”他低声说道,“可内廷和皇城中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说是这东宫之位,你恐怕坐不了多久了。”

    言下之意,即是你在这风口浪尖上回到帝都来,无异于自讨苦吃。

    思及此,迟宁抚额长叹:“……是在下考虑不周,被一时的绪冲昏了头脑。请下责罚。”

    元昭仍是勾唇不语。

    “这帝都城表面上安静得很,可派出去的探子来报说,薛家近段子里,可是闹得紧啊……”尹泰禾缓缓说道,“王家的那位德贵妃虽说颇得帝宠,然也只是一介女流,算不得王家最大的凭依。”

    “……听说德贵妃快生了?”元昭抬眸。

    尹泰禾点头,神肃然。“不错,想来……就在这几里了。”

    元昭的双手交握,支撑在颔下。“……若生了个帝姬,王家兴许还能安宁上一些时。”

    “元昭,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的处境罢。”迟宁又是一叹。

    “……我的担心有何用处?”元昭低头轻笑,“对了,最近元晖那边有动静么?”

    迟宁与尹泰禾交换个眼神,后者蹙了眉。

    “还记得那位易清秋么?这几里薛易二家走动频繁,说不定,薛家的长老正是相中了那位小姐。”

    “哦?”元昭似是来了兴致,凤目微挑,墨玉般的眸子下有暗光浮动,“那个易清秋?……有趣,薛家也想和易家联姻么。”

    迟宁的指尖继续敲在桌面上,发出有节奏的轻响。“你寻得了王家这棵树,就不许人家薛妃替她儿子也找个靠山么?再说……”

    此话甫出口,尹泰禾便瞪来了极凌厉的一眼:“迟宁,不可胡言!”

    迟宁并未反驳,却也未停下话头:“泰禾兄,我可没说胡话。太子妃的王家与易家本就是姻亲,现下薛家也想同易家攀个人,有何不可?世家联姻司空见惯,难道只有元昭娶得王家千金,而元晖就娶不得易家千金了么?”

    几大家族的势力盘根错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说表面上倒也和气,然私底下的暗斗也从未停止过。薛家现下向易家示好,企图以此迫易家保持中立,其野心也就可窥一斑了。

    “那易清秋也算是太后跟前的红人了。”元昭若有所思地道,“泰禾兄,迟宁,宫中诸事就仰仗二位照拂了。只怕德贵妃临盆之,会惹来一场难以预料的风浪啊……”

    若王佳容诞下的是帝姬,那还能免去不少麻烦。可要是个皇子……那薛妃和薛家,还能冷静几时呢?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他的眼眸微眯,唇畔扬起薄凉的笑意。

    梓君并不敢随意走出乘风,所以也只是搬了个椅子来,摆在园中晒晒太阳。

    难得一片晴空。秋的太阳早已失了暑气,光晕温暖柔和。梓君闭上眼,脑中的眩晕似乎在慢慢减弱。

    小君不在这具子里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处这座皇宫之中,她已不再安全?

    想来那天师登坛作法,她这位太子妃,早就被当做妖孽了罢……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隐约带着戏谑笑意的嗓音落在耳中。

    梓君睁眼,看见一袭玄青长衣的元昭负手立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神色莫辨喜怒。

    她没来由地窝火。这家伙凭什么每次都用这种bs人的眼神打量她?她很逊么?

    见她瞪眼不语,元昭嗤笑一声,缓步走近。

    梓君甩了个白眼,侧过脑袋不理人。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说了,只是在园子里晒个太阳而已,这太阳也不是你家开的吧?

    元昭自是懒得去考虑她的腹诽,径自伸出手来,将她松松垮垮的披风扯紧,长指翻动,从容优雅地替她系好带子,口中似是而非地奚落道:“……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了?在园子里吹风很爽快么?”

    只一句,便让梓君炸了毛。

    钞票君再展腹黑雄风,嗯……(某猫你真是个脑残作者。)

    没有了小君的世界,真是一片清净愉快呀~~有哪位亲是这样想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