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太子不值钱(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门闩干脆利落地断作两截,门扇借着余力向内洞开,露出一只黑靴和一片乌底镶金边的袍服下摆来。--凤-舞-文-学-网--而后,那只黑靴慢腾腾落地,再迈入房内。

    梓君猛地用锦被罩住自己的脑袋。黑暗中,她听见状似闲适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噤若寒蝉的九钗与众宅邸家仆小心翼翼地合上门扇,速速退下。

    “哎呀呀,太子下真是心急得很。”一个家仆面带讪笑,“果然是小别胜新婚啊。”

    这话落在九钗的耳中,自然是怎么听怎么别扭:“不对啊,太子下该是迫不及待地要欺负太子妃才对吧……”

    “对对对,就是‘欺负’!”众人附和道,“唉,只不过太子妃怀皇嗣,只求太子下这‘欺负’别太过火就是。”

    孙祥德跟在人群里,一张老脸道貌岸然,心下却憋笑憋得险些成内伤。

    现下的这些个年轻人真是……唉唉,老了老了,听不得这些荤段子似的玩笑了。

    “这位姐姐,今晚你还是别守夜了。”方才来报的那个家仆笑着拍拍九钗的肩,“否则,保管你一晚上都不得清静。”

    众人又是一阵不怀好意的笑,直笑得九钗满头雾水。

    梓君听见屋外的笑声,脸上红了红。转念一想,全都是大家误会了,也没什么好尴尬的。索将被子拉下来,露出一脑袋蓬乱的头发来。

    百里元昭抱着双臂站在榻前。凤目内满是魅人地笑意。

    “你也听见了吧?”他指指屋外。睨着她道:“……脸红得像是猴子。”

    姑娘家终究是脸皮薄些。知晓他在揶揄自己。她不甘示弱地道:“听见就听见。没什么大不了地……只不过。就这么让人家误会去了。没关系么?”

    “当然没关系。你是我明媒正娶地妻。名正言顺。”他大大咧咧地在榻边坐下来。

    梓君条件反似地往后缩了缩。

    “……害怕我?”元昭对她地反应感到兴味十足。

    “男女授受不亲。”她实话实说,“况且,这是本姑娘的闺房,你踹坏了我的大门不说,还叫我惹来一腥。下,你该当何罪?”

    “哟,还端起架子来了。”元昭笑了两声,却未如平常那般立刻展开毒舌攻击,转而奉上绵软软的笑脸。他的凤目极是漂亮,邪魅时暗光流转,单纯时也可以卖卖萌。--凤-舞-文-学-网--

    梓君只觉后脖子上掠过一阵凉风,警惕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他轻轻抚过自己搭在肩头的长发,竟是有些湿润的。“方才一路进来,也未撑伞,似是弄湿了呢。”

    “笨蛋,这样会感冒哦。”

    不待元昭开口问“感冒”是什么东西,便见梓君起来,在衣橱前一阵捣腾,翻出一条布巾来。她走回榻前,将手中的玩意“哗”地丢进元昭怀里。

    “把头发擦干,要不明天早上会头疼的。”她说着,拉开那扇完全崩坏的门,冲着外头道:“来人,给我送水进来!”

    “怎么,你想要与本宫一同沐浴?”元昭擦着头发,布巾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他一弯勾着姣好弧度的嘴唇来,“鸳鸯戏水,嗯,也是不错的。”

    梓君才懒得搭理他:“木桶在后屋,有屏风挡着也有门帘遮着,不必担心本姑娘偷瞧你的子。”

    “你不一起么?”他放下布巾,几缕发丝悬在睫前,凤目微挑,那模样很是惑人。

    这家伙不安好心。梓君暗暗白他一眼,“本姑娘早就洗过澡了,下自个儿享受去吧。”她慢慢爬回榻上,“沐浴完毕就出去,不准打扰我睡觉。”

    为了防止他自觉爬上这张来,她故意睡在外头一侧,将帐放下,用锦被罩住脑袋。

    不一会,果然有小仆进来送水。百里元昭乖乖地去后屋沐浴,房间内一时安静下来。

    梓君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

    她的怀里藏着根烛台呢。要是百里元昭敢动手动脚,她不介意将他一棒子敲晕。

    可是待他出来时,榻上的姑娘早已睡得熟了。

    粉腮露在锦被外面,青丝散在榻头,她蜷着子,把自己裹得像是一只蛹。元昭站在榻前定定地看了她一阵,忽然叹了口气。

    “……阮儿。”他低低说道,“我与元晖,当真差得这样多么?……”

    梓君翻了个,被子微敞,现出怀里的那截烛台来。

    修长洁白的手指伸过去,将这支凶器拎出来。他苦笑不已,顺手把它放回桌上。

    “……我要怎样对你,你才肯看着我呢?”

    一夜好眠。

    梓君睡得浑暖呼呼,只觉得这被子舒服到了极致,还带着淡淡的香气。她不由得在被面上蹭了蹭,却蹭到一片温滑腻的肌肤。

    龙涎香的气息氤氲在呼吸里……

    她朦朦然睁开眼,正对上一片细致无暇的膛。

    ……梦到上好的白玉豆腐。她想也不想就凑过去,轻轻咬了一口。只觉得腰后一收,什么东西将她箍紧了。

    不对,不是豆腐。她半梦半醒地想着,像是……

    “……诶?”龙涎香唤回了她的神志。抬眸,果然见到一张熟悉的俊脸。

    凤目微眯,觑着睡得迷糊的她对他的口又蹭又咬。见她望上来,他嘴角一勾,柔声问道:“好吃么?”

    “百里元昭!”她猛地清醒过来,惨叫一声,立刻爬起子低头查看。

    上还穿着衾衣,还好还好,没被他吃干抹尽。

    他单手撑着脑袋,侧卧在榻上,欣赏她难得一见的手忙脚乱。

    “你、你、你!为何会在我的上?!”

    他微微一笑:“本宫困了,自然就上来睡觉了呀。”

    “这是本姑娘的闺房!”梓君气得直跳脚,谁料引来元昭一阵摇头:“你可是‘有孕’的人,怎么能这样剧烈活动呢?”

    说到这个,梓君更是来气:“你还敢说?我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谁害的?!”

    睡着的时候温软得像只没断的猫儿,一醒来就立刻成老虎了……这个女人,真是难伺候啊。元昭暗想。

    “我害的。”他乖乖认错,“我害得妻有孕,不是么?”

    房门外传来一声低笑,而后跑走。

    “……这里是王家,你好歹也收敛些嘛。”他懒洋洋地看着她吃瘪,心大好,遂拍拍榻边的空处:“来,过来坐下。”

    “不过来。”梓君拉出圆凳,在桌边落坐,坚决与他保持安全距离。

    他眸子一凛:“呵,还没同你计较你咬本宫的那口呢。”

    话音未落,梓君的脸颊上又是一片火烧,“……那是口误。”睡得迷糊了,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的呀,怎么知道是真的……

    “那么,我也要口误一下。”他笑嘻嘻地调戏她道,“过来呀,妻。”

    要是过去,我就和你一样是变态!梓君在心里怒吼不已。

    “哈哈哈……”他居然还低低笑了起来。

    梓君瞪他:“你笑什么?”

    “逗你真好玩。梓君呀,你生气的时候,脸颊鼓得像是球哦。”元昭点点自己的脸,“来吧,同本宫斗嘴吧,本宫期待得很。”

    这个样子,接下来的生活才不会单调乏味嘛,他如是想。反正也没几太子好做了。

    梓君自然不吃他这,静静地冷着一张脸:

    “我问你,百里元昭,你跑来天湖郡做什么?”

    “嗯?昨儿个不都说得很清楚了么?我是来看我亲亲娘子的呀。”

    “你这个太子倒是闲得快发霉了,竟然还有空往外跑?”她奇道,“我听说太子擅自离京,可是重罪一条哦。”

    昨夜听王安佑那口气,元昭应该是偷偷溜出帝都来的。

    “无碍,我等的就是那条重罪。”他的笑容滴水不漏,“在等待降罪的这段时间里,我就要待在你边陪你。”

    ……饶了我吧大爷。梓君深吸一口气:“你是笨蛋么?别人躲罪都还来不及,你自己倒还眼巴巴地贴上去……”

    “妻,那是因为……并非每个人都是太子。”他的笑意明晃晃的,让她不得不垂下头,躲开视线。“对于我百里元昭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江山,而是美人啊。”

    “没有江山,哪来的美人?”梓君冷笑一声,“你真是史上最脑残的太子下。”

    “我可正常得很呢……”他的手指缠着黑发,凤目如丝。“况且,史上最有趣的太子妃我也弄到手了,这不就有美人了么?”

    “我再说一遍,我不会在这里待很久,只要得到回去的方法,我……”

    “不必再骗我了,妻。”他笑眯眯地歪着脑袋看她,“本宫决定了,不论你怎样逃跑,本宫都要将你抓回来,捆在边,哪里也去不了。”

    他这模样,像极了那个世界的元昭……

    那时在车上,他冷淡的笑和冷淡的嗓音,她都记得很清楚。可是这两个人,明明是不同的个体,为何会觉得他们相似?

    是了。或许,他们都同样地令她感到……棘手。

    “能告诉我理由么,你来天湖郡的理由。”她认真地盯着他。

    他笑起来,“嘛……因为,本宫要去做一番大事业呀。”

    果然咱是萌欢喜冤家的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