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王家欢迎你(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猫猫猜 书名:江山诀
    <---凤舞文学网--->

    天湖郡比帝都的气候更显湿润,虽已至秋,天候也仍然温暖如。--凤舞文学网--

    “到了哦。”小君在她心里提醒,“记清楚了么?大哥和二哥他们,还有娘亲和从前服侍我的那些个婢子……”

    “没记清楚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啦。”梓君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给自己比一个胜利的手势,而后抬手撩起车帘。

    “既然到了,为何还不扶本太宫下车?”杏目微凛,玉颔轻扬,太子妃的派头做了个十成十。

    九钗还未及答话,便听得车外传来整齐的呼声:

    “臣王安佑,率王氏一门恭迎太子妃娘娘!”

    心口的小君似是有些哽咽,悄声道:“梓君,那是爹的声音……”

    她默默点了点头。便有两名皇卫走到车前,一左一右替她撩起纱帘。豁亮的天光瞬时洒入厢内,她绣着牡丹与桂枝的鞋面一片金光烁烁。

    起,拎着裙裾,莲足稳稳踏在车上,在一片寂静无声的臣服中步出车厢。

    借着皇卫的手跳下车来,绣着繁复花纹的裙裳轻若云霓,随着尘土一道扬起。便听见人群中有倒抽凉气的声响。

    她淡淡地扬眸——就像从前出席王氏家族企业的年会时那样,穿着怎样昂贵的衣裳,便要露出怎样傲然的模样,这才是贵介子弟当有的,亦是独有的气质。

    视线所过之处。只见人人弓背伏地。不敢造次。

    “众位都是梓君地亲人。何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罢。”她扬声。清越地嗓音落在王氏一族地巨大牌坊前。

    “礼义仁孝”。便是先代徵国地皇帝赐予这个家族地荣耀。

    梓君上前。轻轻扶起伏在最前头地父亲王安佑。心里传来小君激动地绪。她感觉得到。因此也一同红了眼眶。低唤:“爹。女儿回来了。”

    王安佑已过不惑之年。体已然强健。只乌发里多了些许银丝。然而他抬起头来时。脸上毫无表

    一点也不似见了省亲回来地女儿。那般激动地模样。

    “多谢太子妃。”王安佑沉声道谢。

    抑下心头即将涌出的疑问,梓君唇角微扬,方才的感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凤舞文学网--

    “娘,女儿回来了。”她又扶起跪伏在王安佑边的妇人。

    “让娘好好看看,我的阮儿……”妇人亦不过三十岁,生得格外美艳,眉目与梓君相似,想来梓君当是像她更多一些。

    不过……听到她唤自己“阮儿”的时候,还当真是以为妈妈回来了呢。

    梓君笑了笑:“女儿一切安好,让娘担心了。”

    族人纷纷起,而后为梓君让出一条通道。经过那块巨大的牌坊,便进入了王家宗室的本宅内。她悄悄回头望了一眼,从她进入天湖郡开始,至此不过三百米。偌大的郡县,竟有大半是在王氏一族的宅院内?

    九钗跟上来,再后头便是被一起折腾着来到天湖郡的孙祥德,以及一干随侍。

    王安佑走在前面,一侧便是方才的娘亲易氏。

    “阮儿啊,你不知,你走的这些子,你大哥他们可都想你得紧呢。”易氏握着梓君的手,一面絮絮叨叨地说着,一面以绢帕拭泪。“若是前些子,你大哥兴许还能去帝都里见你,可现下又被陛下遣去练兵,唉……”

    梓君跟着叹气,“娘不必着急,阮儿在此静养期间,若是大哥回来,不也能见着了么?”

    “说到这个,阮儿,”易氏捏着绢帕,小心翼翼地伸手来探梓君的肚腹,“这一路上奔波劳累的,可有伤到孩子?”

    梓君只觉得脑袋上垂下重重的黑线来,嘴角抽搐道:“娘、娘……阮儿哪是这般不小心的人呐……”反正也没有,再怎么蹦跶也不会掉出来的,易氏夫人,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易氏总算是换下方才哭哭啼啼的表,“你与太子下恩,为娘的听了,也是欣慰得很。若能顺利诞下麟儿,后这皇后之位……”

    “好了,娘。女儿难得回家一趟,您就不能说点别的么。”

    打断了易氏的话,梓君这才觉着心头踏实了些。照这个女人这般说下去,指不定被什么心机暗藏的坏蛋听去,后反而要加害于王家。

    虽说她现下是太子妃,若无意外,未来自是会毫无悬念地成为皇后……

    走在梓君后的,除去九钗与两名皇卫,便是一名着素白绸衫的年轻男子。他轮廓清秀,看模样应该不超过二十岁,也就比这具子大上那么一两岁而已。

    他装束不差,又走得靠前,想来也该是宗室里的孩子。

    “那是你的二哥,王长瑛。”小君在心里说道。“那我上花轿时,只有他未到场……为这件事,我倒很是计较了一阵呢。”

    哦?为兄长,竟然不来送妹妹上花轿,这倒是稀奇了。

    从牌坊到本宅的大门前,走了有半盏茶的时间。这院子果真大得出奇,梓君暗想:“小君,你若是想要出门一次,那岂不是会很麻烦?”

    “嗯,不过,我不曾有过随意出门的想法……所以大多是有马车来接送的。”

    想起先前在乘风里,元昭说过的话,什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之类的……

    “待会进了堂屋,需要做些什么呢?”心里又问。

    “别忘了元昭哥哥给你的那几车东西,该打赏的就打赏下去。”

    “哦哦……不可以自己留着么?”梓君撇了撇嘴。

    “梓君啊,你可是太子妃下啊,那点小东西于你而言,算得了什么?在这些人看来,你与元昭哥哥感笃厚,要些珠宝首饰什么的,只消开口便能到手……不过,若是宗室之人,便会好上许多。”

    “咦?却是为何?”

    “王氏一族的宗室子弟,大多是在朝为官的人,所以自有俸禄在手。加诸你又是太子妃,往后仰赖你照拂的事还有很多,他们不会介意这一点小小恩惠的。”

    “那么,小君……你的意思是,不用打赏他们了?”

    “一切在于你,你决定便是。”

    唔嗯,可是这个子最后还是得还给你的呀……梓君想了想,没有说话。

    “太子妃,一路辛苦了,先喝口茶润润喉咙罢。”想不到竟是王安佑亲自奉茶上来,梓君正要起接茶,王安佑却示意她坐下:

    “太子妃乃是凤鸾之,贵不可言,况且此处乃是自家,不必记着那些虚礼。”

    梓君抿了抿嘴唇,只好笑道:“爹说得有理,女儿记下了。”坐着喝茶自然舒服,若非碍着这个父亲的份,她才懒得起来端茶呢。

    见那个唤作王长瑛的二哥站得远远的,梓君又道:“二哥,为何不过来一同用茶呢?”

    王长瑛先是一愣,随后别过脸,浓眉紧锁:“……承蒙太子妃厚,小人就不必了。”

    小人?这位仁兄的自称真有趣。好歹是个世家名门的公子哥,竟然在妹妹面前自称小人?太子妃的名头还有这等作用?

    “梓君,你怕是将‘太子妃’仨字看得太轻了吧?”小君在心里说道。

    她低头喝茶,心里答道:“不是看得太轻,是根本就没有概念呀。”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几乎一直被元昭盯在眼里,莫说是随意外出,便是在乘风里走动走动,也会招来他步步紧的视线。再说,几里都只见着了一干皇亲,她连撒撒威风的地方也不曾有,现下倒更觉着,做太子妃是件苦差事。

    “长瑛,你且下去,看看给太子妃收拾的院落是否准备妥当了。”王安佑吩咐道。

    长瑛抱拳一礼,“是。”

    兄长离去后,堂屋内便只剩下一双父母与梓君,九钗候在门前不得入内,而孙祥德早就给送去一边凉快了。梓君悄悄抬眼,正撞上这位父亲大人的眸光。

    严肃?不,或许……该叫做冷厉,更为贴切一些吧?

    为何一个父亲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女儿?梓君毫不回避,直直与王安佑对视。

    “怎么了,爹?”她朱唇轻启,问道。

    半晌,王安佑敛去异常的目光。“……在帝都过得如何?”

    唔,这句才对嘛,哪有一回来就用审犯人似的模样对着女儿的父亲?

    “托爹的福,女儿一切安好。”梓君应道:“女儿时刻牢记家训祖德,不敢有片刻疏漏。”

    “哦?如此,你且将家训再背一遍。”王安佑的嘴角一扯。

    ……果然,这个老狐狸。梓君在心里暗咒,想不到才打了一个照面,这厮就察觉了太子妃的不妥之处么?

    持续痛苦的一章……最近真是太废柴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